当前位置:

第476章 章回47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玄宇城内部建筑非常豪华,房屋全都是用黑色石块建成,地面也用黑石铺路,路边还有路灯,房屋等都极为整齐,一看就是具体规划过。

    这并不是严默等人看傻眼的重点,重点是玄宇城城内凡是目光所及之处,从道路两侧的路灯灯杆、房屋边沿的装饰,到雕像等都是用一种金光闪闪的金属制作而成。而他们的房屋屋顶竟银光闪烁,太阳一照,耀眼至极!

    严默眼皮抽搐,望着道路两边呢喃:“好嘛,我竟然看到了一座用真金白银当建筑材料的城市,很好,非常好。”

    原战和九风:嘛意思?

    原战:“那发光的是金属?”

    “对,黄/色的叫金子,白色的叫银子。不过有角人可能不这样叫。”严默总算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拍掌提醒大家:“别傻瞪眼地瞅个不停了,我们得先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可惜昨晚的好机会。那白角少年卡迪对他们印象不错,严默本想和他结交,然后借由对方摸清城中形式,可那红角少年跳出来横插一脚,什么都没了。

    不过严默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他手上还有当初那个叫布华的黑角青年交给他的骨牌,这也是他选择进入玄宇城而不是对无角人偏见更少的洛兰城的原因。

    但在没有遇到实在无法解决的问题前,他并不打算随意动用这枚骨牌。能让明月城一城之主看到这枚骨牌就能用其交换一片足够千人生活的土地,这枚骨牌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而布华的身份也可以猜测得到绝对不是一般有角人。

    怎么样让这枚骨牌发挥出最大效用,他还要好好想一想。

    大家正想着要去哪里落脚,已经有人向他们主动迎了过来。

    刚才严默等人全都被玄宇城的基础设施材料给吸引,等那人带着满脸笑容走过来招呼他们,他们才发现进入城门的十字路口处有不少这样的人聚集在那里。

    那些人有无角人,也有有角人。不过无角人不敢找大队人马,比如向他们走过来的就是无角人,大概是看他们无角人比较多,带队的只有一个有角人的缘故?

    “这位少爷您好,你们在玄宇城有落脚的地方吗?”迎过来的无角人热情地堆满笑容,“小的叫格达,奉牙官的命在这里迎接各位贵客,如果各位有想去的地方,小的可以带路。如果诸位对玄宇城不熟,小的也可以代为介绍和引路。一天只要三十骨币。”

    三十骨币不算什么,可后狮还是忍不住嘀咕:“要那么多,好贵!”他原来在乌乾城讨生活,一天干得累死累活也不过才能得到五到八骨币左右。

    格达耳朵尖,听到后狮的嘀咕,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不过脸上的笑容一点都没少,只看着形六。

    形六身上带的骨币也不多,严默冒充大管家出头了,“格达是吗?那今天就烦劳你了。我们想先找一个可以居住一段日子的地方,你有什么价格适中又比较安全干净的地方推荐吗?”

    “有!”格达一看生意做成,顿时振奋起精神,“诸位放心,我格达对城里的情况再熟悉不过,你们想要找合适的落脚地,找我就对啦。诸位请跟我来。”

    格达一边带路一边和严默说话,兴许是因为严默和他都是同样的无角人,而且严默身周氛围很容易让人对其产生好感,格达的神情很放松,完全没有在形六面前说话的拘束感。

    能在城门口做导游接待的人,一张嘴皮子一般都比普通人都更能说一点,格达为了显示自己对城中情况熟悉,一路就没停歇过各种介绍,严默也想知道城中情况,就故意引着他说话,不时还赞叹两声,或用小小仰慕的神色看格达。

    格达只觉得浑身舒畅,看严默越发顺眼,到后来,他甚至拍着严默的肩膀亲热地道:“严兄弟,我看你人不错,咱也不赚你住宿的介绍费了。”

    如果他带人去旅店等地方,那些地方可都要给他一定的提成才行。去的地方越贵,他能拿到的骨币越多。

    严默意会地用笑容表示感谢。

    格达满意地道:“你们没来过咱玄宇城,不知道咱城中门道可多了,落脚地也不是能随便找的。除了那些在城中有认识的熟人可以直接住进友人亲族家里的,另外提供给外来客人居住的只有三种。”

    严默做出乡下人的样子好奇地问:“是哪三种?”

    格达一抹嘴唇,竖起手指:“第一种,有各贵族提供给有身份人居住的贵宾馆,这种贵宾馆传言甚至不收客人的住宿费。但这种贵宾馆,如果你身份不够,去了只会自取其辱,如果传开,以后在城中做事见人都难。可如果你能住进去,该贵宾馆主人的身份越高,你的地位也就越高。”

    “那怎样才算身份够?”

    格达小心回头看了眼形六,转过头来压低声音道:“必须是各地方的大贵族,有王城承认身份、带有大贵族骨牌的那种。战士必须是神骨战士,骨器师也最少要在八级以上。”

    明白了,他们表面上肯定不够格去这些地方。严默点头,“第二种呢?”

    “第二种是普通的旅店。但旅店也分层次,哪家好哪家不好,哪家收骨币少却住的舒服,外地人一点都不知道。甚至两家旅店靠一起,你看他们都差不多,但进去就差别大啦!不过这种旅店想要长期住,再便宜也不划算,还不方便。你们是要在王城待一段时间的对吧?”

    “对。”

    “所以我带你们去的地方就是第三种,是可以租给外地人长短期居住的当地人的房子。但这第三种却也是最不好找的。”格达故弄玄虚地住口不言。

    “格达兄弟,你就别吊我胃口了,我们家少爷住不好,回去我们老爷一定会收拾我。”严默苦笑。

    格达理解又同情地拍拍他,“算了,不瞒你了,我带你们去的是下城,也是无角人居住最多的地方。但别看是下城,好地方也有不少,一般那些有角人听说是无角人住的最多的下城,连看都不想去看一眼,这些人就活该被中城和上城人宰!”

    严默安心地笑了,“我们少爷人好,对无角人也好,他不排斥住在无角人的地方,只要干净、安全就好。”

    “我找的地方你放心,肯定安全!肯定干净!”格达大拍胸脯。

    虽然格达这么说,但严默还是背对原战做了个手势,让他帮着多提防点。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格达是好人还是坏人?

    而出乎严默预料的,格达带他们找到的落脚地竟然一点不吹牛的真的很干净,看上去也很安全,而且还不是普通民居。

    格达得意地笑,“怎么样,不错吧?”

    “很好,多谢格达兄弟。不过这里不是神殿吗?”严默站在庭院中打量周围带有明显神庙特色的建筑物不解。

    格达哈哈大笑,落在后面跟形六说话的穿神侍服的老有角人走过来,温和地笑道:“孩子,这里可不是神殿,只是一个寺庙而已。”

    寺庙这个词是严默按照对方语言理解后找到的一个最贴近的说法。

    格达接着道:“城中这样的寺庙很多,可以方便大家祷告、找神侍医治等等。听说你们明月城的寺庙不是更多?”

    “是啊,确实很方便。”严默腼腆地笑,故意压低声音像说什么悄悄话一样:“其实我们并不是明月城出来的,而是住在明月城附近的小乡镇中。我们那里也有寺庙,可那里的神侍总对我们说那是神殿。”

    老神侍和格达一起意会地笑起来,老神侍还感叹了一句:“有些神侍就是会欺负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老实人,一个小小的寺庙也敢说成是神殿,真正胡闹!”

    严默没有接话。

    老神侍也是说过就算,带领众人穿过庭院,来到一个安静的小偏院。

    小偏院一样继承了玄宇城的整体建筑风格,骚包又庄严,黑石为基础,金银两种金属用的非常多。

    “这段时间城里来的人多,不过到下城找落脚地的人很少,你们很幸运,受到了磐阿神庇佑,遇到了格达。今后你们可以就在这里住下,院子里厨房、厕屋等各种设施都有,后面有角门,你们可以直接从角门出入,出去后走不远就是下城集市,想买什么都能在那里买到。如果要去中城集市,从前面走会比较近。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可以来找我,我会尽量帮助你们。”

    “谢谢神侍大人。”严默右拳放到左胸口,表达感谢。

    老人摇摇手,和蔼地道:“叫我仲神侍,或者叫我神侍都行,不用叫我大人。”

    老人走了,格达留下,其他人对这个临时落脚地都非常满意,推开门看屋里,基础家具一应俱全,床上还铺着干净的被褥,就连原战和九风也觉得这里不错。

    原战抱着九风先去安顿他,出来后说九风已经睡了,但实际上九风小爷已经变成小小鸟从窗户飞了出去,他现在精力满满,就打算好好探索这座新地盘呢。

    格达得意,“怎么样,不错吧?”

    严默诚心诚意地点头,“多谢你了。这里租住需要多少骨币?”

    格达摇手,“仲神侍不会要你们的骨币,如果你们诚心想给,走的时候往布施箱里丢一些就行。仲神侍人特别好,对我们无角人和对有角人一样,这个寺庙是下城中最大的一个,但我们无角人最常来的就是这里。你们以后遇到什么麻烦事都可以找仲神侍,他刚才说的话不是跟你们客气,等你们住久了就知道,那是一位真正侍奉在神前的神侍大人。”

    严默掏出一小袋骨币塞进格达手里,那个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三十个骨币。

    格达有点吃惊。他把袋子拿进手里,只凭分量就能感觉出不少于百枚。他就算带严默等人去别的昂贵的旅店住,得到的赏钱加上他一天的工钱也不会比这个多。

    严默笑,“格达兄弟,如果你不急着走,就留下来跟我们说说城里的情况,可以吗?尤其是关于这次骨器大赛的。”

    “我当然会跟你们说清楚!三十骨币本来就是一天的价,真要不了这么多。”格达带着几分不舍地要把骨币袋还回去。

    严默没接,“如果不是格达兄弟你,我们还找不到这么好的住处,你就留下吧,还是你嫌少?”

    格达这才哈哈笑着把骨币袋收起。

    形六在严默暗中示意下,索性放下所有架子,坦言自己就是乡下有角人,说自己对王城充满向往却一点都不了解,让格达把一些常识性的内容也说了出来。

    格达难得看一名有角人对自己如此敬重,带着三分城里人的骄傲,越发说得口沫横飞。

    夕阳找到厨房,烧好水端出来奉给大家。

    格达得形六赐座,高兴地坐下,但也只敢半个屁股坐到凳子上。

    在格达介绍下,严默对有角人的整体情况总算有了一个明确的了解。

    比如,有角人共同的王者说是共同推选,其实是三族族长轮流坐庄,每族十年。期间如果该王不得人心,或者犯了什么重大过错,很有可能被强行拉下来,再换该族其他人上台,直到另外两族满意。

    唯一地位特殊的是磐阿神大祭司,他可以一直坐这个位子坐到死亡。而在大祭司死亡之前,他们一般都会得到预兆,进而培养下一代被选出的大祭司。

    每一代大祭司都是由磐阿神指定,人选一般都出自三城大巫。如果磐阿神对三城大巫都不满,神殿就会召集大陆上所有有角人巫者到王城参加祭祀,祈求磐阿神指定下一代大祭司。而从古至今,只有区区两次,大祭司是从其他城镇的巫者中选出。

    “这位少爷,我想你们住得再偏远也应该知道现在的王者是谁吧?”格达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形六:“嗯。”关于这些常识,深渊的战士都有出去刻意打听过,他出来前都死记硬背了下来。

    “那你们也应该知道今年是红角族王者尼尔王最后一年执政,而今年的骨器大赛会这么热闹、来这么多人,也跟下一期王者人选有关,大家都想早点知道黑角族的下一位族长是谁。”

    严默先没听懂,脑子一转才明白,“下一期王者轮到黑角族,而能坐王位的肯定是他们的族长,所以大家关心的是黑角族下一任族长谁来当?难道不是现任族长的儿子?”

    “当然不是!”格达似乎觉得严默的想法很好笑,“谁说下一任族长就一定是现任族长的儿子?像这样的情况在有角人历史上极少,基本上都是几个大贵族互相争夺,总之没选出来前谁都不知道下任族长会是谁,城里还有专门对这个开的赌局,如果你们感兴趣也可以去参加。”

    严默暗想,怪不得有角人的历史和文明可以维持到现在,也许就跟他们这个选举制度有关。虽然仍旧是大贵族比较占便宜,但好歹不是家天下/体制。就连王者都是十年一轮,最大可能避免了不作为甚至败坏国家的王者出现。

    原战听得很认真,有角人的施政方式对他有很多启发和值得借鉴的地方,以后九原必定会大大发展,但如何健康乃至尽量长久地发展下去,却需要掌权者和下方一起苦心经验,这时比较健全的体制和其他势力的发展经验就很重要,至少多听听可以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

    格达奇怪地看看形六,这些他们无角人都知道的常识,没道理有角人不知道啊,就算他们住得再偏僻,总要和其他城镇的有角人接触吧?

    格达想不通,心下难免对形六变成的白角少年多了几分轻视,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甚至想到,也许就因为这个白角少年太蠢,所以服侍他的无角人才能代替他说话,甚至能帮他做决定,脸上更一点惧怕自己主人的表情都没有。

    不过这样也好,格达为刚交的小兄弟严默庆幸,有这样一个主子总比跟一个严厉残酷的主子好。

    严默觉得自己已经很注意了,甚至在场只有形六和格达坐着,他和原战等人全都站着和格达说话。但他完全没留意到他和原战就算特意隐藏自己,可一旦时间长了,那种发自灵魂的自信就会洗去他们身上一切伪装。

    嗯,这大概就是真乞丐和家财亿万却扮演乞丐的人的区别——形似,神却不似。

    接着严默开始询问参加骨器大赛都需要一些什么资格等。

    格达告诉他们,参加骨器大赛的前提是你必须是骨器师,最少也是骨器学徒。

    报名地点在各城中心广场,报名分级别,会先由各级骨器师把关审核参赛骨器,因为是骨器大赛,对该骨器是不是该骨器师制作的相关审核并不严厉。当然如果你想晋级,那就要参加骨器师的晋级考试,想要作弊那是一点可能也没有。

    如果报名的骨器过关,带着骨器的骨器师便可以和该骨器一起入住大赛官方准备的居所。当然,如果你放心,也可以只把骨器留下。

    接着便是第一轮选拔,相同性质的骨器会分到同一个赛场,不分级别,由骨器的主人或指定的操纵者操纵骨器比赛,只有前两名可以进入下一轮。这时三城报名者的选拔是分开的。

    第二轮选拔,就是三城的各自胜出者,同样是同性质的分在同一赛场,再决出冠亚军。

    第三轮选拔,只能由第二轮比赛各赛场的第一名者参加,在显示各自属性和能力后,决出最后名次。

    “说是骨器大赛,其实也没那么严肃,主要还是每五年一次给大家乐呵乐呵,每次比赛都会出各种状况,更多人在每场比赛时就会喊价那些骨器,不少骨器师比赛参加到一半,为了怕骨器损坏,听到好价格能当场卖掉自己的骨器,之后就直接退赛。”格达笑呵呵。

    “听说往年第一名通常都是大骨器师炼制的骨器?”严默像是很随意地问道。

    “不,你说反了,大骨器师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自降身份来参加比赛?通常都是比赛最后的第一名会引起做裁判的大骨器师们的注意,进而考核他,有些人就很幸运地通过考核,成为了新大骨器师。但能做到这样的,几千来也不过十几个人而已。十几个人听起来多,但七千多年,每五年一次,你想想看,这个数额得多低。”

    格达说到这里慨叹:“所以能成为大骨器师的人都很了不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无角人能有一个大骨器师出现。”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别大骨器师了,能出一个高级骨器师,咱们无角人都是受神眷顾的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