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7章 章回47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当天,严默一行人哪里也没去,就在小院好好休整了一番。

    等吃饱喝足,洗澡换衣,再美美睡了一觉后,第二天所有人看起来都比昨日精神饱满许多。

    “大人,我们进来了,后面要怎么做?”形六代替四渊的人问道。

    严默收回逗弄九风的手,回头笑道:“首先,我要先去城中骨器师协会弄一个一级骨器师的身份。其次,报名参加骨器大赛。”

    参加骨器大赛只要有骨器师学徒资格就可以,可惜他之前虽然受到伊凡大师青睐,却还没有来得及得到学徒身份骨牌,如今只能重新弄一枚。

    “默巫,您为什么要参加骨器大赛?难道您不能直接在那什么协会弄到大骨器师的身份吗?”后狮对严默深具信心,觉得只要默巫想做就一定能做到,在他看来,大骨器师牌就算稀奇,但默巫去了肯定能得到。

    其他人都很无语地看向后狮。

    严默理解后狮想法,很认真地回答道:“因为参加骨器大赛是获得大骨器师身份的一条捷径。”

    “为什么参加骨器大赛会是一条捷径?”后狮抓头,想不明白。

    严默轻笑。

    右上渊主的要求是带回一名得到有角人认可的无角人大骨器师,而这时候开始培养肯定来不及,只能他亲身上阵。

    严默有自信如果他去参加骨器师认证,只要不出意外应该能得到高级骨器师的骨牌。

    但问题就出在这个不出意外上。

    就算他真的有高级骨器师乃至大骨器师的能耐,可出于政治因素,有角人有很大可能不会承认他的能力,不但不承认,谋夺炼骨秘术再杀了他灭口才是正常发展。

    所以他肯定不能就这样一路考上去,那怎么样才能让有角人认可他的能力,甚至不能对他下毒手,至少短期内不能呢?

    综合考虑下,骨器大赛就成了一条通关的捷径。

    显然右上渊主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知道无角人想要成为大骨器师,靠正常路径基本不可能,才会想要利用这次的骨器大赛来搏上一把。

    严默看向夕阳,夕阳以为这是对自己的测试,代为回答道:“因为按照正常途径,无角人走到低级骨器师就是尽头,如果出现一个中级骨器师的无角人,不说有角人高层怎么看,那些有角人骨器师也不会甘愿。到时候用不着高层出手,只那些看不过无角人比他们还聪明的有角人低中级骨器师就会杀死这名无角人。”

    “可是默巫是谁?他怎么会被那些有角人暗害?”后狮与夕阳不对付,显然为了反驳而反驳道。

    夕阳哂然,“默巫是很厉害,但我们的目的是得到大骨器师认证,就算默巫可以一路走到有角人高层面前,让之前那些大骨器师测试他的炼骨能力,可如果他们不认账,我们的目的也无法达成。所以我们想要达成目的,就必须造出一个让有角人无法反悔、无法不认账的形式,而参加骨器大赛就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后狮还想哼哼。

    夕阳索性说了个明白:“骨器大赛对身份认证不严,只要默巫假装自己是代替有角人主人来参加骨器大赛,他很可能能走到最后,而如果默巫能走到最后夺得头名的话,再暴露他就是该骨器炼制者的身份,只凭他无角人的身份也会引来极大关注。那时默巫再用言语相迫大骨器师们在众人面前测试他的炼骨水准,进而获得大骨器师的名头,就算有角人们心中不甘,但凭他们的自尊也无法在事实面前公然否认默巫的炼骨能力,而只要默巫能得到有角人的大骨器师牌,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到时候就算他们想迫害我们,我们也可以随时抽身。”

    夕阳说到这里,后狮已经心服口服,但偏偏夕阳在最后又加了一句:“你听明白了吗?”

    后狮觉得自己的智力被鄙视,气得差点跳起来。

    严默没管后狮和夕阳怎么斗,他相信夕阳的能力,这人经常这样“逗”后狮,肯定有他的谋算在内。

    格达特意在吃过早饭的时候后过来,昨天严默和他约好,请他今天带路去骨器师协会。

    格达还带来了他的长子,他负责带严默几个去骨器师协会,他的长子则带领其他人熟悉附近。

    “你们的主人竟然培养出两名无角人骨器师,这真的很不容易,你们的主人对你们真不错。”格达羡慕地扭头看看那两名骨器师,小声对严默道。

    严默笑笑。

    格达又道:“他们是想去认证四级骨器师的吗?”随后兴奋,“如果他们中有一人能成为四级骨器师,那就相当于迈入中级骨器师之列了,我听说至今为止还没有无角人能成为中级骨器师呢。”

    “不知道行不行,反正让他们试试呗。”此试也是真试,两名三级骨器师在深渊琢磨多年,都觉得自己应该能更进一步,这次出来也是抱着如果能得到四级骨器师身份就更好的想法。

    “认证费用可不便宜,你们主人真舍得。”格达不是瞧不起这行人,只是看形六实在不像是什么有钱的大贵族,倒更像是他们所说的稍微有点财产的乡下有角少年。

    “那里是什么所在?”原战忽然指向一处有卫兵站岗的建筑物。

    格达“哦”一声,“那里是城卫所。城中大小治安事宜都是他们负责。你们以后遇到身穿骨甲的列队士兵,最好躲远一点,他们很可能就是城卫所的人,城卫所的人对无角人最是反感,认为我们会弄脏城中道路。”

    格达瞧瞧坐在原战肩膀上、抱着他脑袋的小九风,不赞成地摇摇头,“你们怎么把这么小的孩子也带出来了?这么小的孩子就该留在家里才对?”

    “怎么?我以为玄宇城治安要比我们乡下好多了。”严默听出对方有言下之意。

    格达含糊地道:“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到底怎样,他却不肯现在说出来。

    严默看看周围路人,猜想可能格达怕自己说的话会给人听到?

    格达不愿说,严默等人也没逼他。

    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因为城中无角人不允许使用任何坐骑,大家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位于玄宇城中心的骨器师协会。

    昨天没怎么细看,今天大家特意放慢脚步,带着参观游览的意味一路观看玄宇城风景。

    “有角人的城池建造得很好。”原战贴近严默低声道。

    “是啊,非常美丽的城市。”严默由衷感叹。

    “不止美丽,她的武力和防守也很强大。”

    应该说玄宇城不愧是王城三子城之一吗?炼骨术在这里得到了最大发挥。

    路边的街灯、街道上的车具、天空中飞翔的飞行骨器,城墙上一座座巍峨的大型炮台,让这座城市看起来就像传说中的魔法城市。

    而城中井然的秩序,道路两边的下水道,宽阔的能并行六辆马车的主干道,道路还是分出了行人、车辆的双向道路,以及路边可以主动捡拾、吞噬垃圾的骨质垃圾桶,无一不说明这座城的文明程度已经不亚于甚至在某些方面都超越了现代。

    “那些垃圾桶很不错。”严默看着眼馋,特别想抱一个回去好好分析。

    “那些城卫有一半都不是活人。”原战眼中看到的和严默明显不同,“城中地下还有很大空间,我怀疑里面很可能藏了大量骨兵,或者具有强大威胁力的武器。”

    原战打算找个时间好好探一探。

    形六和两名骨器师早已看呆,一路目不暇接,等格达说骨器师协会到了,他们才回过神,而等他们看到骨器师协会外形时,又一次变得目瞪口呆。

    严默也发出了惊咦声。

    原战和坐在他肩膀上的小九风一起抬头,小九风的丹凤眼瞪得溜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骨器师协会的外形会是一只占地超过两个足球场还要大的骨鸟架子。

    骨鸟呈展翅状,头颅高高昂起,目测高度不下于两百米。独腿,腿骨粗壮如巨柱。翅骨竟然有三对,分三层展开。

    格达面露骄傲,“这就是我们的骨器师协会!”

    “好大的……骨鸟。”严默侧头看小九风,想问他认不认识。

    小九风看了一会儿,非常嫌弃地道:“好丑的鸟,竟然只有一只脚,还有三对翅膀。”

    “你是妒忌人家翅膀多吧?”原战冷酷无情地拆穿他。

    九风恼了,抓住他的头发就是一通乱揪。

    “你再扯我头发就不让你坐我肩膀!”原战不怕疼,但调皮的小孩子还是要教训。

    九风正满意这个坐骑呢,哪舍得下来,又揪了两下就不揪了。但他不高兴被威胁,竟然用两只小爪子捂住了原战的眼睛。

    原战眼睛被遮,照样走得稳稳当当。

    骨器师协会在玄宇城大概是属于象征物之一,来参观的人很多,尤其是城中如今外地人特别多的情况下。

    严默一行在这些游客中并不打眼,直到他们要进入骨器师协会。

    “看,无角人骨器师。”有人留意到他们。

    要进入骨器师协会的人都需要排队,大概赶过来的骨器师都想趁着这个机会在王城显示一番,排队的人比往日多得多。

    这些人中有的是纯属顺便,有的是想着王城认证的名头比较好听,还有些人则抱着一种普遍的侥幸心理,那就是如果足够幸运,说不定他们能有机会被某些高级骨器师或大骨器师看中,如果真这样,他们的人生就会立刻不同。

    虽说遇到这种幸运的事就跟被流星砸中一样稀少,但人嘛,抱着希望才更有动力嘛。

    因为无角人不能自己单独报名,需要有有角人为他们担保,故形六就带着两名骨器师和严默一起排队了。原战和九风则跟在一边。

    格达还需要做生意,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陪伴他们,再说他也不能进入骨器师协会,留下也没用,讲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后就先走了。

    “呵,竟然有两个,虽然只有三级,但这是无角人骨器师中的最高级别了吧?”另一人高高在上的评价道。

    “白角族就是喜欢乱来,竟然一个家族就培养了两名无角人骨器师,啧,哪里来的乡下人?真不懂规矩!”

    “是三个,那个年轻的虽然没有骨牌,但显然也是在跟着排队。”

    有人吃惊:“三个想要认证骨器师的无角人都是那白角少年的奴隶?他什么意思?竟然培养这么多无角人骨器师?他家里大人知道吗?”

    “算啦,白角族就这样。不过这个白角族和他的奴隶为什么不去洛兰城,要来我们玄宇城?”

    “也许他以前去过洛兰城,这次就想到其他城里看看了。”

    对于形六变成的白角少年带领奴隶进入玄宇城的事并没有引起什么特别注意,各城这时候总是各族人混杂,越不是自己族的城就越是想看个究竟嘛。

    也有人对坐在原战肩膀上的九风注目,不知道是看他可爱,还是为了其他。

    形六和身为骨器师的飞章、斯图都十分不安,太多人看他们了。

    前面有排队的有角人想和形六说话,结果形六回答得前言不搭后语,人家也没心思跟他继续聊了。

    形六看前面的人不再和他搭话,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天知道,所有人中可能就属他最紧张,就怕有人看出他的变形伪装。

    严默却老神在在,一直在与九风和原战低声谈笑。

    三个想要认证骨器师的无角人太引人注目,因为整条队伍中就他们三个无角人。

    严默还担心遇到押队或者挑衅的有角人,结果不知是玄宇城治安太好,还是没人想当众丢脸,排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轮到了他们。

    原战和九风不认证就不能进入。

    进去后只能看到一个玄关,玄关还算宽敞,中间摆了一张桌子,桌子后有一名中年有角人男子。

    严默看到玄关两侧有两扇门,想来报名通过的人就会进入那两扇门后。

    “你要认证骨器师?”接待的中年男子眼也不抬地问进来的形六。

    “不,不是我。我是给我们家的骨器师做担保来的。”形六按照格达跟他们介绍的情况,编织语言道。

    “你们家?”中年男子抬起头,一下就看到了在他面前一字排开的三名无角人。

    “这三个无角人都是你们家的?”中年男子很吃惊,也有点不愉快。

    “对。”形六紧张点头。

    “你知不知道我们玄宇城骨器师协会的规定?”

    “什么规定?”

    “我不知道你是哪个乡下地方来的,但我们玄宇城规定了,一个有角人只能担保一名无角人成为骨器师,而且必须是有角贵族才行,你是贵族吗?”中年男子的眼神很是不屑。

    形六吞咽口水,挺起胸膛:“我当然是贵族!”

    “哦?”中年男子嘴角含着讽刺的笑,上下打量形六,“你从哪里来?你的父亲是谁?你的家族是几等贵族?你父亲或者你的封地在哪里?你身上为什么没有挂贵族的身份骨牌?”

    形六想抹汗,他没想到担保询问会这么严格,有点口吃地回答道:“我、我从明月城附近的乡镇来,我的父亲是……”

    严默眼看形六越来越紧张,嘴唇微启,轻声念:“愿形六顺利过关。”

    形六吭哧说完:“我的父亲叫形,我们是最末等的男爵,我们的封地就在明月城外,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明月城主封给我们的。”

    中年男子用骨笔敲敲桌面,“那就出示您的身份骨牌。再说一次,你只能保一个。你先想好要担保谁吧!”

    “好,我会好好想想。”形六拿出一枚骨牌,他背后已经湿透。这枚骨牌是他们打败攻击他们的有角人后,从一个人身上摸出来的。

    据飞章这位在有角人城市和骨器师身边生活多年的低级骨器师说,这枚骨牌就代表了一名男爵之子的身份。

    严默心中突然感到一阵颤栗,当下一把抓住形六的手,“大人,您忘了老爷的吩咐了吗?”

    形六不明所以,偏头看他。

    中年有角人也看向他。

    严默一手按下形六的手,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当初布华赠送给他的骨牌,递给中年人,淡淡道:“这是我们的担保。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去找这面骨牌的主人。”

    中年人不喜严默的态度,他觉得严默对他太不恭敬,本来不想接过那枚骨牌,还想把他赶出去,可他刚要开口,目光却多少从那骨牌上扫过,这一扫,不得了了,他以为自己看错,一把夺过骨牌仔细观看。

    形六嘘吐气,收起了他那枚骨牌。

    中年男子看完骨牌,疑惑又惊讶地看看严默,再看看形六。

    严默这次对他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中年人的不快消失了些许,“你等等。”

    说着,中年人把骨牌放进了桌上一个像青蛙一样的骨器中。

    骨蛙大张着嘴巴,骨牌就是放到了它的嘴中。

    一秒过后,骨蛙上方浮现光影,光影像是一个人像,不但如此,它还说话了!

    “骨牌来历,出自黑角族莫顿家族。骨牌原持有人,布华莫顿世子。骨牌被赠者,一少年无角人。骨牌作用,保护该无角人不受他人伤害。”

    中年男子的脸色在听到莫顿家族时就变了,只要是有角人,谁不知道莫顿就是当代黑角族除现任族长家族以外最尊贵的公侯家族?

    而能称为世子的除了莫顿公爵的长子,再无他人。

    而众所周知,莫顿公爵也是下一代族长的最有力竞争者,没有之一。

    再看那骨蛙显示出来的光影中的图像,虽说有点模糊,可看着不就跟眼前的无角青年很像,只不过图像中的人看起来更年少。

    中年男子大受震惊,严默也吃惊不小。

    原来这骨牌中包含了这么多信息,还能用工具读取出来?竟然还能看到被赠予者的画像!

    这真是先进又实用的防盗防遗失好技术。

    同时形六和两名骨器师也都在暗中抹汗,形六更是大喊侥幸,如果刚才他拿出那枚缴获来的骨牌,他们的身份不就立刻暴露了?

    这骨牌中含有这么多信息,说不定还能留下原主人的临死遗言和最后场景什么的。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就糟了!

    还好,还好!

    其实形六多虑了,骨牌也分等级,并不是所有骨牌都能记录下画面等信息,像子爵以下贵族的骨牌顶多也就包含一个身份信息,像说明被赠予者是谁以及赠予作用,甚至还显示图像的功能都是没有的。

    但就算他手中那枚骨牌只能说明身份信息也足够暴露他们,至少他们说的地名、人名,尤其是种族都会和骨牌中含有的信息不一样。

    严默也在心中大喊侥幸,幸亏他先祈愿了一下,否则就不会感到不对,进而及时拦住形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