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8章 章回47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有了这枚骨牌,中年有角人的态度全变了。

    他虽然不明白布华世子的深意,但该骨牌的作用却明明白白:保护该无角人不受他人伤害。

    这个不受伤害的范围可广了,往大了说可以当作免死牌用,往小了说人家要认证骨器师,你不让不也是一种伤害?

    虽说按规定,就算有这面骨牌,按理说也只能让持牌者一人进入测试,但那也要看这块牌子的主人是谁。

    中年有角人再三打量严默,脑中不知转过多少不可言说的猜测,表面上却没有多少犹豫,很快把骨牌还给严默,并说道:“按照规定,一名贵族只能担保一名无角人测试,但我们骨器师协会本着对人才的看重之心,也愿意给那些衷心想要学习我有角族文化和技术的智慧种族一个机会,你们三人可以一起进去,但测试认证费用需要双倍。如果你们没有那么多骨币,就还是按照规定来。”

    中年有角人示意如果形六把他的骨牌拿过来,加上布华世子的那枚,他们便可以按照正常缴费进去两个人。

    但这时形六和严默哪可能再把另一枚骨牌拿出来自爆身份,形六收到严默目光示意,立刻道:“能三人一起测试那最好,我愿意给他们交双倍费用。”

    中年有角人看看形六,心中奇怪为什么布华世子会把骨牌交给这人的奴隶,而不是交给他。如果世子看中了那名奴隶,完全可以要过来啊。难道说这白角少年的身份也比较特殊?

    中年有角人看形六不愿再拿出身份骨牌,顿时又脑补了一番。

    骨器师测试认证费用根据级别从低到高,一级到三级最便宜,只要五百骨币。四级到六级需要一千骨币。六级到九级需要一万。十级十万,十级以上无需任何费用。

    测试费用很高,但骨器师等级越高赚得越多,想要做骨器师的人也不在乎这点测试费用。同样,想要做一名厉害的骨器师,前期花费也非常巨大。

    为此有角人中能成为骨器师的大多都出自贵族,或有贵族资助。其他贫穷或普通的有角人除非机缘巧合或者天赋真的非常好,否则想要走骨器师之路也不容易。

    有角人都如此,无角人自是更不必说。绝大多数无角人骨器师在跟随有角人学习时,都会做好几十年的学徒和助手,等开始有自己的作品后,也大多是上交给自己的主人,运气好的,可以赎身,运气不好的,哪怕是升到三级骨器师也只能继续给主人做白工。

    飞章和斯图就属于后者,他们就是因为受不了有角主人的剥削才会冒死逃出,最后被逼逃进恶魔深渊。

    不过还好骨器师协会并不会管骨器师的恩怨,哪怕飞章和斯图已经被他们的主人家族通缉,但他们的骨器师骨牌并没有被取消或者加入什么特别信息。

    中年有角人在收了两人四千骨币后,让两人进入了右侧的门。

    严默进了左侧,因为他没有任何等级,只能从第一级开始测试。

    形六交完骨币退出。

    后面排队的人迫不及待地进入大门,同时狠狠瞪了眼形六。

    排队的人看形六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家伙不但担保了三个无角人,还花了这么长时间!不过他到底是怎么一个担保三个的?

    原战看他出来,低声问他:“怎么要了这么长时间?”

    骨器师协会有屏蔽作用,他并不能听到和看到里面发生的事情。

    形六下意识抹了把汗,低声把经过说了。

    再说骨器师协会里面。

    严默走入左侧门,进去后竟是一个大厅。

    大厅内有一个正在削骨头的老头。

    严默在心中猜测对方是大骨器师或是协会长之类高身份者的可能性有多少。

    “我就一个普通六级骨器师,别做梦了。”老人随口调侃,抬起头,诧异,“无角人?哟,稀客!”

    “您好。”严默礼貌以对。

    “嗯,你是平民还是哪个贵族的奴隶?”老人笑眯眯地问。

    “平民。”严默忍不住问:“您刚才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这人有窥伺他人想法的能力?

    老人闻言哈哈笑,“因为很多人都会抱着这个梦幻,以为巴结我就能平步青云。以前也确实有过大骨器师甚至大祭司一时无聊冒充测试师和接待者的事发生,但那种机率就跟你能否成为大骨器师一样低。孩子,过来,把你的姓名、种族、年龄、性别、所属家族等告诉我,等通过了,再在骨牌上滴上一滴血,以后这就是你的骨器师牌了。”

    严默走到老人面前,看到老人拿起一枚骨牌和一支造型奇特的骨笔。

    “严默,种族无角人,年龄……22岁,性别男,所属家族无。”

    “有先生教导吗?”

    “有。”

    “想要加上他的名字吗?”

    严默摇头,“教我的有角人没有留下他的名字。”

    老人做出一个了然的表情。

    骨牌刻好,老人拿起身边一根骨棍对墙壁某处点了点,“你是来测试一级的吧?去,进那个门就可以。”

    墙壁后退,出现一个硕大的蚌壳,蚌壳张着嘴。

    严默感到了一丝熟悉感,他记得骨承中似乎就出现过类似的蚌壳,而且也是在低级教学中/出现。

    “谢谢。”严默对老人点点头,走入了那个大张嘴巴的蚌壳中。

    一进入蚌壳,空间立刻改变,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小房间。

    房间正中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摆放了一些骨头等物。

    “一级测试,辨识桌上的十枚骨头,并分别说出它们的作用。可手持观摩,全部时间十分钟。现在立刻开始!”

    声落,桌上的骨头浮起一枚。

    严默出于谨慎,伸手抓住那枚骨头细看。他对自己辨骨术有信心,但西大陆和东大陆的动物品种不同,如果败在这上面就好笑了。

    不幸的是,第一枚骨头,他就有点认不出来。最后十枚骨头,他只认出了三枚,竟有高达七枚全靠指南作弊。

    严默对此不禁苦笑,这简直就跟让一个小学毕业几十年的大文豪背汉语拼音一样,别看是基础中的基础,能完整背出来的人真不多。

    不过测试并没有到此结束,桌上的骨头下陷消失,出现了十枚常见药草。声音再次响起,同样要他辨识这十枚药草并分别说出其在炼骨方面的主要作用。

    对于药草,严默显然更有把握一点,就算其中有西大陆特有的药草,但他手中有指南,一样轻松过关。

    全部测试过程二十五分钟不到,严默从蚌壳中/出来,那老人当场就对他笑道:“不错,基础打得很扎实。虽然只有十枚骨头和十枚药草,但能全部认出来的人千中无一。你能把基础学得这么好,以后前途……如果你是有角人,我倒真想把你推荐给我的先生了。”

    严默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感谢坑爹牌指南。这时他还不知道老人这个夸奖对有角人来说有多难得。

    “你第一级过得很轻松,要接着测试第二级吗?”老人问。

    “呃,我没那么多骨币。”严默有,但是作为无角人,他的骨币必须不富裕。

    老人笑,“我问你就是因为你现在测试第二级不需要再交骨币,不用感谢我,这不是我给你的优待,而是骨器师协会的规定之一,凡是每一级测试结果能达到完美的,下一级别测试都不用再缴费。这也算是协会对人才的一种激励和奖励吧。”

    “那我能不能以后……”

    “可以是可以,但你何必再费两道手续?反正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大概来王城测试低级骨器师的人很少,而本城的人也会特意避开这段时间,老人明显有点闲。

    严默想了想,一级骨器师确实太低,也许三级刚刚好?既然不要再交骨币,那就继续测吧。

    大致来说,测试程度和过程都和骨承中的差不多,只是内容稍有改变,变得更有当今特色。

    严默有过硬的技术,遇到不认识的草药和骨头也有指南帮他作弊,第二级和第三级的考试都过得非常轻松。

    第三级测试时他本想着要不要故意弄出一点错误,后来一想,他是要在骨器大赛中争取大骨器师身份的人,现在故意犯这种低级错误就没必要了,也许保留一个完美的测试记录反而更适合他将来的操作?

    有了这样的想法,严默就没有藏拙。

    等严默第三级测试结束后出来,老人看这名无角人的目光已经与刚才大不相同。

    无角人目前最高确实能考到第三级没错。但三次考试,且都连在一起,中间没有丝毫休息和累积的时间,次次测试结果都是完美,这就少见了。

    不,应该说在无角人的测试记录中,这样的成绩绝无仅有。而就算是在有角人中,也是极少数。

    也许有人说不过是低级测试,为什么达到完美测试的人是极少数?

    因为考题之难!

    对于这点,骨器师协会自然是有周虑考量的。

    哪怕是人才也有高低之分,有些人穷尽一生之力可能也就能考到第三级,但有些却能在短短十几二十年内成为大骨器师。更有些人也许擅长辨骨,有些人也许擅长草药,有些人也许擅长炼骨,有些人擅长能量构图,有些人也许擅长设计等等。

    所以在骨器师的晋级考试中,内容也包含万千,出题者尽量把所有方面都考虑了进来。这样有特长的人只要完成他擅长的,其他知识知晓些许也能过关。

    而作为基础的一到三级测试看似简单,其实包罗万象,这不但考验其经验学识,更考验了其教导者的底蕴和学习者的吸收能力,真正能达到完美成绩的几乎每一个都在未来有了了不起的成就。

    老人有点震惊,也对严默感到了深深的惋惜。

    其他人不知道,但骨器师协会的人都知道,凡是测试达到完美的,其测试结果在刚一结束时就会传至几名高级骨器师乃至大骨器师手中。

    会这样,是因为这样的人才实在难得,而大骨器师谁不想收一个能青出于蓝的弟子?

    如果这是一名有角人该有多好。如果他是有角人,可能现在就有人传音给我,安排他去和上面几位见面了吧?

    “要继续考吗?”老人怀着复杂的心情问道。

    “不了,我有点累,再考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成绩。”严默故作疲累地摇头。

    老人理解,还给严默倒了杯水,“你坐下歇一会儿,然后在这枚骨牌上滴上你的鲜血就完事了。”

    “谢谢。”严默和有角人接触越多,越能感觉到有角人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魔头,他们跟无角人一样,有好人也有坏人。

    但种族不同,天生就有了隔阂。在他前世哪怕只是皮肤颜色之分都能斗个几十上百年,更不要说信仰之争等。

    无角人和有角人不但外形有差异,信仰的神灵也完全不同,再加上不可调和的资源战,这两个大种族想要变成一家亲,那真的需要很漫长的时间,还需要一个特别强有力、能兼顾到各种族的统治阶级。

    严默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全世界智慧种族一家亲的场面出现,但他希望能往这个方向努力。或者把这个目标交给他两个儿子也挺好?

    不负责的严爹就在这么一瞬间,就为两个还没出世的儿子定下了一个极为远大和伟大的终生目标。

    外面,一枚娃娃果突然在育儿袋中滚了一圈。

    原战感到动静,低头看。

    “怎么了?”摸摸小果子。

    娃娃果憋了半天冒出一个字:“……冷。”

    “冷?”原战抬头看看天空的大太阳,如果是在九原,这时确实是寒冬腊月,但在这里却正好相反,天热得他周围的人不住流汗。

    与此同时,就在严默刚刚把指尖血滴到骨牌上时,骨器师协会上层某个房间内出现了几个人。

    “白高兴了!我以为是什么好苗子,特地中断炼制过来,结果竟然是一名无角人!”一名黑角大叔满脸懊丧。

    另外三人互看,其中一人刚刚赶到。

    “你们怎么说?”刚来的貌似青年的有角人问其他两人。

    “一级到三级测试结果都是完美,这样的成绩已经整整十年没遇到过了,上一个有这样完美测试结果的还是你。”保养得很好的美妇人把长发撩到耳后道。

    “我先生一直都眼馋红角大巫胡艾刚收的那名弟子,你们知道他老人家一直都嫌我们笨,不能把他的学识全部学去,但这是一名无角人……”另一人也是满脸愁苦。

    美妇人问青年:“你的意思是?”

    “我打算见见他,虽然他是一名无角人,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就因为他是一名无角人,这得是多难得的天才才能做到这种程度?你我都有家族培养也不过如此,而那名无角人能得到多少资源?如果他只凭自己就能学到这种程度,将来如果哪位大师肯稍稍指点他一下……”

    青年的话让其他三人全都变了脸色。

    一开始满脸懊丧的黑角大叔也立刻改变口吻:“正好我们家族从来没有豢养过无角人骨器师,这次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先说好,你们就别跟我抢啦,一个无角人而已……”

    “我呸!”美妇人不客气地呸了黑角大叔一脸,“凭什么给你?我也没收过无角人学徒,正好找他打个下手,再教他一点更深的炼骨知识,说不定之后会出来一名无角人高级骨器师呢。”

    “你别乱来,至今为止都没有出现过中级以上的无角人骨器师,你竟然想培养出一个高级的?你以为之前就没有聪明有天赋的无角人吗?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下来无角人最多只能到三级?你有没有想过?”黑角大叔貌似苦口婆心。

    “不用你提醒,这里面的门门道道我可比你清楚得多。”美妇人无限风情地斜睨了对方一眼,看得黑角大叔浑身一麻。

    另一人也期期艾艾地说道:“虽然这是一名无角人,但我还是想带给我先生看看,也许他老人家会让他做个助手什么的。”

    青年抬手,“人还没见到,现在争也没意思。这时候该得到消息的人都得到了,但现场只有我们四个来,这说明其他人对那无角人都不感兴趣。我看不如这样,我们直接去见那无角人,如果他有主人,就把他买过来,看他主人愿意卖给谁。如果他没有主人,我们就看他愿意跟谁。”

    “一个无角人而已,还要他来挑我们吗?”黑角大叔嘀咕。

    美妇人和另一人则表示这个法子最公平。

    严默这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作了绝世天才,更是在资源极度缺乏下自学成才的超级大天才,如果他知道一定会哈哈大笑三声。

    天赋很重要,但后天培养更重要。

    他能有现在的骨器成就,第一个靠的就是骨承。骨承是什么?那可是累积了有角人不知多少千年的全部炼骨知识,里面更有一个比图书馆还要博大精深,并且带有自动搜索功能的魂海。

    如果单论师父的人数和知识面,有谁能比得上他?当然有角人迁徙到西大陆这七千年的发展暂时不考虑。

    再说炼制资源,他可是在有角族垂涎无比做梦都想夺回来的遍地魔骨的东大陆!而且他还是祭司。前面几年不说,后面这五年多,原战和其他人给他弄来了多少骨头?有些智慧种族为了表达友好,还特地送一些含有特殊能力的骨头给他。

    更不用提,他前面还比别人多了近四十年的学习时间,而中医知识中的草药方面显然给了他在炼骨上很大帮助。

    如果不是他太忙,精力又大多放在医疗和修炼上,他说不定早已经试着把金属加入骨器,开发出新的骨器。

    不管事实如何,严默刚拿起他鲜鲜出炉的骨器师骨牌,那位老人就一脸惊讶又理所当然地跟他说道:“孩子,你的运气来了,有几个人想见见你。”

    同一时间,在外面等待的九风最先不耐烦了,天气热,虽然坐在原战脖子上很爽,但时间久了,就坐得一屁股汗。

    九风很利落地顺着原战肩膀往下爬,因为默默说了不让他在城里人多的地方使用翅膀。

    “我要去玩!”九风站到地上,仰头对原战道。

    原战低头,“记得回去的路吗?”

    “记得!”

    “嗯,去吧,别被人抓住。”

    九风哼唧,他是伟大的有翅膀的山神大人,怎么可能被满地走的两脚怪抓到,就算他们有角也一样不能飞。

    形六看原战竟然就这么放心地让一个看起来才三四岁的小毛头自己一个人钻入人群,简直无法理解,瞪着原战看了半晌。

    原战很淡定地开口:“你忘了他另一个样子?”

    形六一拍脑门,对哦,他担心个屁!那可是一只能变成鸟的神奇娃娃。而且他还听渊主说过,那鸟的原形大得跟一座海岛一样。

    不过看着那么小的娃娃一个人去逛街,还是感觉好怪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