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9章 章回47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王城每当有骨器大赛时总会出现各种稀奇事,但无论哪一件都不如玄宇城昨日发生的事更让人感到惊奇。

    传说一个就比有角成年男性的膝盖高那么一点的无角人小娃娃,昨日一个人在玄宇城最热闹的中城集市闲逛,没有一个大人跟随。

    别说无角人的小娃娃了,这么小的孩子,就是有角人的,无人带领下也很可能会出事,于是这娃娃就不出意外地出事了。

    据可靠目击者称:那小娃正蹲在集市一个摊子前看小孩玩具时,两个无角人过来要抱走他,还假称这孩子是自己的,可是他们刚想抱走这孩子,就被那孩子挠了个满脸开花!

    孩子还挺聪明,知道要大叫“骗子!”,然后还叫嚷了一些很奇怪的话,例如“本山神也是你能抱的,你又不是默默!”,还有诸如“你身上都没有大鸟的味道,还想冒充我父亲!”之类。

    本来这孩子就很引人注意,他这一叫嚷,关注他的人就更多了。摊主是有角人,看这孩子可爱,并没有因为他是无角人就赶他离开,看他不承认那两个无角大人是他家人,他还叫了城卫所的人。

    那两个无角人看关注的人一多,那摊主还叫了城卫所的人慌了,一边说小孩子调皮,一边要强行去抱小娃娃离开,结果……被挠得那个惨哦!

    围观的人那时还想:小孩子的爪子能有多厉害,就算被挠破了脸,两个大人想要抱走一个孩子还不容易?

    谁知那两个无角人被挠破了脸后,竟然血流满面地狂喊眼睛瞎了。

    等周围人注意到不对的时候,那小娃娃已经跑不见了。

    只是这样,当然还不能成为传说。

    “实在是昨天一天内,那孩子干了好几件大事!”格达摇头晃脑,一边偷瞧紧紧抱着严默脖子,窝在他怀里的小娃娃。

    严默真还不清楚九风昨日一个人出去闲逛干了什么事,只知道昨晚他回来时还挺兴奋,甚至还带回了几个骨币袋子和骨器。

    严默问他东西哪里来的,他说都是别人送他的。

    严默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过多询问。九风别看小,有着传承记忆的他精明得很,他出门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哪会吃亏?目前为止九风吃过最大的亏就是虞巫,可自从那次以后他似乎就学会了怎么分辨敌手的能力,如果对方武力值超过他,他一定会给自己留下逃走的机会再招惹对方。

    “哦?那孩子都干了什么事?”严默微笑,似乎一点都没察觉那个成了传说的孩子就是他怀中抱着的小娃。

    格达看看严默几个,叹气,“你们还记得我昨天跟你们说过不要把太小的孩子带出门的话吧?”

    “嗯。”

    “这是有原因的。”

    严默看他吞吞吐吐,只好耐着性子问:“什么原因?”

    明明院子里没有其他外人,可格达还是左右瞧了瞧,这才略略压低声音说道:“有些贵族,他们喜欢……咳,喜欢吃幼兽的肉,这幼兽也包括咱无角人的幼童,有些贵族还特别喜欢,说比其他幼兽的肉嫩且香。你们昨天就没注意到路上都没有什么无角人的小孩子吗?”

    形六骇然:“有角人竟然吃人?”

    格达感到一丝怪异,连忙做手势,“大人,您声音小一点。这事情城里的人都知道,但没人敢大声说出来。”

    严默拉了形六一下,形六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时还是有角人的形象,当下又气又闷。

    格达尴尬,弥补道:“也不是所有有角人大人都这样,您看您不就看不惯吗?也是咱们无角人自己不争气,如果您去了下城集市,就能看到有些养不起孩子或者懒惰的,就靠生孩子卖孩子过日子,那些人……唉!”

    “所以昨天那两个想要抱走小孩子的无角人是为了把那孩子当牲畜和食材卖掉?”严默语气仍旧温和,但在座的每一位都能感觉出他平和语气下的阴森。

    格达点头,“九成是这样。一般贵人家里为了面子,不会让自己家的奴隶动手,看中了都是让那些专门做这种缺德事的无角人出面。”

    严默嘴角挂着笑容,无意识地轻拍九风背部,问:“那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

    九风想说他知道,被严默轻轻掩上嘴唇。

    “听说那孩子长得好,比一般无角人的小孩都要白嫩,有那心思的就特别想抓住他卖个好价钱。加上前面那两个无角人想要报复,也找了人满城抓他。可那孩子就像不知道有人要抓他一样,竟然还跑进食庄买肉吃,而且还指明要刚送进去的活物,不要死的。”格达继续偷瞧小九风。

    九风一脸“尔等凡人”的表情看着他。

    格达缩了,掩饰地继续说道:“听说店家当时就要赶他离开,偏有几个进去用膳的有角人看小娃好玩,就故意逗弄他,竟从店家手上买下那小娃说想要的还活着的猛兽,对那小娃说只要他不被那猛兽咬死,就让他带回去。”

    原战目中厉色一闪。

    形六听了差点跳起来,“那孩子丁点大,他们怎么能做这么残忍的事!这些……”

    “少爷!”严默微微提高声音。

    形六好不容易才忍下来,可脸上的表情却极为愤慨,如果那小娃不是九风,而是普通的无角人孩子,怎么可能从猛兽口中活下来?

    格达心中对形六好感大升,越发觉得严默等人比较幸运,有这样心地善良的主人,这让他胆子也大了点,“是啊,他们很残忍。但谁也没有想到,放出的猛兽不但不敢扑咬那小娃,还被那小娃踹了两脚。还骂他‘没用,笨蛋,怎么会被抓住’之类。后来……”

    格达脸色变得诡异,“那小娃要带猛兽离开,那几个有角人不愿意,要留下他。那小娃竟然指挥那猛兽扑咬那几个有角人。本来那几个有角人对付那猛兽不成问题,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没办法靠近那猛兽和那孩子。据后来传出的话说,那几个有角人在打斗中一直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大风裹住了一样。最后那几个有角人不但没有能留下孩子,那猛兽也跟小孩走了,那孩子临走时……咳,听说还扒光了那几个有角人,连店主都打劫了。”

    九风发出得意怪笑,严默眼皮跳了下,很无奈地斜了眼某个坏榜样。

    坏榜样原战扬眉,对九风投以肯定的目光:不错,干得好!

    九风得意:“桀桀桀!”在西大陆混了这些天,他也已经知道骨币是好东西啦。

    格达再次叹气,“后来那孩子带着那猛兽继续在城里晃荡,打退了三波想抓他的人,而且只要有机会,他都把人的骨器、元晶和骨币袋抢走了,最后还打伤了去捕捉他和猛兽的城卫所的大人。虽说这些事都是一个小孩子干的,但他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有角人的容忍范围,尤其他抢劫的几个有角人和后来打伤的城卫所大人,那都不是一般身份的人。过了一晚上,事情传了出来,现在有很多人都想抓住那孩子。”

    形六等人一起看向严默怀中的小九风,几乎每一个人都肯定了格达口中的小娃是谁。

    严默看向格达,“你跟我说这些,应该不只是把消息告诉我吧?你想说什么,说吧。”

    格达很尴尬,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我、我以后不能再来了,还请你们理解。”

    “当然。”

    “另外,城卫所肯定会问到我们这些带路人身上,就算有其他也带着孩子进城的人,但近期带着一个无角人小孩进城的大概也就你们一行人,就算我不说,他们迟早也会找到这里来,而我,不可能不说实话。”格达苦笑。

    严默点头,“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为难。”

    “不,我的意思是,你们住在这里已经不安全,虽然这里是神庙,仲神侍人也很好,但是城卫所和一些贵族要抓人,仲神侍也不一定能保住你们。”格达终于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他不想让这些陌生人连累仲神侍,哪怕这些人瞧起来人品还不错。

    严默和原战互看,严默和声问:“那么你有其他地方推荐吗?”

    格达真心诚意地为这行人考虑道:“想办法投靠更大的贵族,或者逃去白角人的洛兰城。实在不行就……交出……”

    格达说不下去了。

    “没必要离开,这里是神庙,就算是城主想要到这里抓人也要问我同不同意。”

    所有人转头看向院子门口。

    穿着旧神侍袍的老人从院门走入,“事情我已经听到传闻,我先要确定一下,他们口中说的魔童是不是你们这个孩子?”

    “魔童?”严默抱着九风站起,对老人行礼。

    仲神侍回礼,“就是从小觉醒了魔战士能力的无角人小孩,对此,我们有个说法叫魔童。”

    严默摇头,非常真诚地道:“不是他,我不知道格达说的孩子是谁,但我可以很肯定不是我们家孩子。”

    仲神侍看着他的眼睛,“你保证?”

    严默点头,严肃道:“我保证。”

    仲神侍又看向形六,形六以严默为首,当然是严默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当下也点头保证道:“肯定不是这孩子。”

    格达怀疑,可看几人的表情,他动摇了。难道真不是这孩子?

    仲神侍忽然笑了下,“好,既然你们保证不是这孩子,那我要做的事就简单了,等城卫所和其他人找上门,你们把孩子抱出来给他们看看,如果不是,你们什么都不必担心,继续安心住下就是。”

    严默拍拍九风,笑道:“感谢神,感谢有仲神侍您能帮助周旋。”

    仲神侍明明有怀疑,可他竟然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就这么走了。

    格达等仲神侍走远才慌忙急问道:“真的不是这孩子?”

    “当然不是。”

    “可你们刚才……”

    “我们只是不想多事而已,就像你说的,带无角人孩子进城的只有我们,而我们的主人还小,又不是什么大贵族,如果那些贵族和城卫所的人想故意找事,或者找替罪羊,我们不就惨了?”

    格达嘘出一口气,“如果真不是你们的孩子就好……”

    等格达走了,严默和九风的目光对上。

    九风反手指指自己的小鼻头,“默默,那个孩子就是我哎。”

    “我知道,不过现在还不是暴露我们实力的时候,至少要等到骨器大赛最后一轮。”严默点点他的小鼻子笑。

    “那他们看到我不就知道了?”

    “放心,他们认不出你。”

    当日下午,有人找上了门。

    严默还想着这些人办事效率真高,等到前面会客厅一看,竟然是昨日在骨器师协会见到的四人中的一人。

    “你考虑得怎么样?”青年黑角人见到他就直接问道。

    严默脚步一顿,“我记得我昨天已经拒绝。”

    黑角青年面无表情,“我不接受拒绝。你也说了你没有主人,那么你有两条路,一,投靠我,成为我的人。二,找到比我更有权势的人投靠。”

    原战眯眼:什么叫成为你的人?

    严默好笑,“如果我都不愿意呢。”

    “听说你报名参加了骨器大赛?”黑角青年感到了一丝寒意,转头四看,没看到什么打眼的东西。他也看到原战了,但低着头的高大无角人并没有被他看在眼里,只当对方不过是一个普通苦力,当然这也跟原战收敛了全身气势有关。

    “对。”

    “首先,我会让你无法参加大赛。”黑角青年观察严默表情。

    严默竟然没有动怒,甚至带着笑问:“其次?”

    “其次,你会死。”黑角青年大概怕严默误会,立刻接着说道:“不是我要杀死你,昨天的四人中,恐怕只有我真心实意想要培养你,如果你跟着我,等你晋级到九级骨器师,我就放你自由。但其他人不但不会让你有晋级的机会,如果你没有任何主人,却在骨器大赛中崭露头角,那等待你的只有一个死字。你应该知道很多人都不愿意让一名无角人高级骨器师出现。”

    严默没有立刻回话。

    黑角青年不是很有耐心地说道:“我很忙,如果我不重视你,不会亲自过来。如果你再拒绝我,等会儿其他人来,你只有给他们做一辈子奴隶的份,别说自由,以后你炼制出的任何骨器都不会与你有任何关系。”

    严默慢腾腾地道:“如果跟随你,要到九级才给我自由?”

    “对。”

    “那我在九级以前炼制的骨器属于谁?”

    黑角青年正要说当然都属于你的主人,但看严默表情,他临时改口道:“扣除炼制成本后,卖出骨器的利益的三分之一会属于你,如果你想让别人知道那骨器是你炼制的也可以,不过无角人骨器师炼制的骨器通常很难卖出一个好价钱。”

    “我需要再考虑考虑。”严默压根就不想做任何人的奴隶。

    黑角青年皱眉,不高兴道:“你还要考虑什么?别说你是无角人,就是有角人的三级骨器师,听到我这样的邀约也会答应。你以为三分之一的利益很少吗?如果不是……”

    黑角青年及时收住口,他想说“如果不是看你顺眼”,可快要出口时却感到一丝怪异。他什么时候会对一名无角人如此和颜悦色?就是有角人也不值得他如此招揽。可他为什么会在对方明言拒绝后又再一次跑来找他?

    这样的行为如果让熟知他的人知道,一定会感到不可思议吧?

    难道他……不,不可能!他怎么会看中一个无角人?

    黑角青年逼着自己把这个荒唐的念头赶出自己脑海,对严默说话也含了几分故意的冷漠:“等下另外三人肯定也会派人来找你,你最好想想要怎么答复他们。”

    严默想到了昨天另外三人的嘴脸,满满的胁迫和傲视。他相信黑角青年所说,如果他今天不给另外三人一个明确答复——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投靠了谁谁,他之后就别想有安宁日子过,而且有极大可能不被弄死也会被弄成奴隶身份。

    严默后悔了,早知如此,他昨天就认证个一级骨器师拉倒,可谁知道他们的认证还有那么多名堂?

    黑角青年走了,原战对他似笑非笑,“做他的人?”

    严默翻白眼,“这些家伙都想我给他们做一辈子白工!包括这个黑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到九级给我自由,如果按照一般无角人的升级速度,到死都不一定能跨入高级。如果没有传承,更是做梦!他说培养我大概也就是不打压我,想让他或者他的先生教授更高深的炼骨知识,基本不可能。”

    原战露出白牙,“你做我的祭司,我奉献给你一个王国还有我自己。”

    “别肉麻了!牙花疼。”

    原战不觉得自己肉麻,他真心这么想,而且他会给予对方更多,只要他能做到,“那后面你准备怎么做?”

    严默原地踱步,“麻烦就麻烦在如果我不投靠他们,他们恐怕也不会让我参加骨器大赛上。如果直接在骨器师协会晋级,恐怕刚升到高级就会被带走。”

    “你有想法了?”原战很了解他,如果严默真心烦,不会是这种表情。

    严默站住,“我打算去求见那位世子殿下。”布华的身份,他从骨器师协会出来后就跟原战说了。

    “你能确保对方在知道你的能力后仍旧能对你没有恶意?别忘了,他可是有角人,而且按照我们打听来的,他的父亲很可能就是未来的黑角族族长。”

    “我知道,但我想和这个人见见,前面不知道他的身份,现在知道了,自然要和他好好接触一二。”

    原战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为什么不找白角人?”

    严默摇头,“按照武力值来说,白角人可能因为天性,并不喜欢争斗,加上他们失去重要传承,造成了他们现在在三族中变成势弱的一方,我们没有时间等他们站起来。而好战且极度歧视无角人的红角人必定不是我们的选择,那么处于中间的黑角人的态度就很重要。何况听说下一轮王者之位就要轮到黑角人坐,如果我们能影响到对方,多少也会起到一点作用。”

    “如果不能影响对方呢?”

    严默转头看原战,“还记得我在路上跟你说过的一些故事吗?”他不能仔细说出来,因为这会成为指南惩戒他的借口。

    原战阴阴一笑,他家祭司大人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该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巫果在育儿袋中打滚,在两个大人脑中叫:“什么故事?我也想听!”

    另一个更加细小的声音冒出:“爸爸,我也要听故事。”

    严默和原战一愣,巫果能说话会偷听不稀奇,嘟嘟也能用魂力沟通了?

    严默狂喜,正要说什么。

    “默默!”九风吧嗒吧嗒跑过来,一把抱住严默大腿,仰头。

    “怎么了?”严默低头,揉揉小娃娃的脑袋瓜,眼中自然带了笑意。

    “有个笨蛋受伤了,你帮帮他好吗?”

    “谁?他在哪里?”

    “跟我来!”九风松手,转头就跑。

    严默和原战跟上。

    巫果还在嘟囔:“什么故事,赶紧说给我听。还有那个笨鸟竟然叫别人笨蛋,他才最笨!”

    嘟嘟软软地哼唧,“巫巫,不要骂九风哥哥。”

    巫果不知被戳中哪个死穴,勃然大怒,当即就吼:“什么哥哥!我才是你哥!亲哥!”

    严默抱头,他几乎可以想见等这两只出生后,他的生活会有多热闹了。

    同样听到的原战哈哈笑,缺德爹非常期待大儿子出来后和九风大战。

    他现在看小风那么小,都不好意思下重手揍他好不好?偏偏九风那小雏鸟可气人了,晚上不肯一个人睡,非要钻他和严默的被窝!他已经忍很久了!

    巫果表示:他也忍那只笨鸟很久了,竟然敢每天都摸他和弟弟好几遍!还敢亲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