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0章 章回48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受伤的动物似狼非狼,似狐非狐,询问了指南才知道这种动物就叫狼狐,有着大大的非常丰厚美丽柔滑的尾巴,没有狐狸的特有臊臭味,肉质也比狼肉嫩香,其血肉还具有补肾益气的良好效果,只是爪牙有毒,可吞入有毒瘴气再喷出,其骨头和爪牙以及毒腺囊都属于不错的炼骨材料。

    用严默的话来总结,这就是一种非常有经济效益的物种。如果不是九风介绍对方是半智慧生物,他都打算把这种狼狐带回东大陆进行养殖。

    狼狐不会说人话,但他可以通过叫声表达出具体的意思,虽然不是很连贯,但严默和他沟通完全无障碍。

    小狼狐怯怯地问:“你也是大鸟吗?”

    “不是,我就是人类。”

    小狼狐瑟缩了一下。

    九风小爷戳小狼狐,“默默不会伤害你,你要听他的话,不听话吃了你!”

    小狼狐吓得身体缩起来。

    严默哭笑不得,把九风拎到一边,让他和两枚果子一起晒太阳,蹲下/身,对小狼狐放缓声调:“别怕,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小狼狐盯着严默看了好一会儿,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严默释放出的善意,他的身体渐渐放松,侧身露出了自己柔软的腹部。

    小家伙的腹部像是被箭头开了一个洞,箭被拔/出,伤口的毛被血和泥污染得很脏。

    严默轻柔地观察伤口,发现这么重的伤只是流血就能流死,可这个小家伙竟然坚持到了现在,中途还和九风跑了一段路。

    如果换了一般人可能会怀疑狼狐的体质,但严默却第一时间注意到包裹住伤口的污泥。

    严默嗅了嗅手指上刚才观察伤口时抠下的污泥,问狼狐:“这是你自己蹭的吗?”

    小狼狐轻声呜咽。

    “从伤口看,你是不是带着箭跑了一段时间,然后自己想办法弄出了箭头,然后用这种淤泥止血疗伤?”

    小狼狐惊讶地小声叫。如果不是因为他逃跑中流下了血迹,弄出箭头又废了他很多体力,最后好不容易止血后却累倒了,他也不至于被那些有角人抓住。

    严默了解情况后,先安慰小狼狐不要害怕,接着给他做了一番详细检查,之后就给他安排了一场小手术。

    另一边,九风有了两枚果子就把小狼狐抛到了脑后。

    原战看太阳不错,就把育儿袋解下,打开盖子,让两儿子晒太阳。

    九风坐在地上扯过育儿袋,把他们放到自己腿上。

    巫果哇啦哇啦大叫,威胁九风放他下来。

    九风总觉得自己听到什么,但转头四看又听不清楚了。

    巫果气死了,他现在和嘟嘟还在孕育中,魂力只能和给予精血的两爹联系,九风就算魂力强大,也无法接受到他的抗议。

    偏偏嘟嘟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还特别喜欢九风,每次九风低头亲他、摸他,他就开心地咯咯笑,可把自封兄长的巫果给气坏了!

    “小叛徒!”

    嘟嘟软软地笑,他喜欢巫果哥哥,也喜欢九风哥哥,虽然他觉得自己才是大哥。小朋友已经有记忆了,他记得自己已经四岁半了,然后和巫果待了这么多年,他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但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很大很大了吧?

    他会叫两个弟弟“哥哥”,只是觉得弟弟们好像很喜欢他这样叫。做哥哥的要让着弟弟呀,电视上都是这么说!

    巫果听到嘟嘟笑声,更生气,跳起来就撞了九风下巴一下。

    九风愣住,忽然鸭子一样地大笑起来,他还戳巫果:“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巫果气晕。嘟嘟笑得可欢,哎呀,弟弟们都好可爱!

    原战爹摸摸下巴,为什么他会觉得软乎乎的嘟嘟好像更厉害一点?这会不会是他的错觉?

    以后的事实会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的错觉,三小中貌似最弱的嘟嘟完美继承了他严爹的阴险聪明以及他战爹的心狠手辣,然后还自带蠢萌属性,把一干世人和某些大人物骗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这是另外属于三小的故事啦,在这里就不提了。

    再说严默这边,他虽然不是兽医,但凭他现在的本事给小狼狐疗个外伤可以说并不费什么心神。

    只中途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就如之前的黑角青年所说,昨日想要招揽他的另外三名有角骨器师中的一个也来找他了。

    来的是那名充满风情的有角人美女,她还带了四名护卫。

    仲神侍似乎与她认识,两人还说了一会儿话。

    严默闻讯出来,那美女上下打量他两眼,当着仲神侍的面嫣然笑道:“听说你还带着一个孩子?”

    严默看向仲神侍,仲神侍摇头,表示不是他说的,为了提醒严默,他特地开口道:“莲娜听说你有了一点麻烦,想要给你提供帮助。”

    严默了然。

    美女骨器师莲娜笑容仍在,出口的却是命令式:“把那孩子带上来给我看看。”

    “他已经睡了。”严默淡淡地回,似乎并不把一位高级骨器师放在眼里。

    莲娜昂头,似很惊讶严默的态度,她后面的四名护卫保持沉默,并没有人站出来呵斥严默的态度。

    严默不敢轻视这名美女骨器师,这人要么对自己很有自信,要么就是御下极严。

    “看你像是个聪明人,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那小白角敢一个人就带几名无角人从明月城附近赶到王城,如果不是他本身就很厉害,就是你们这些无角人有问题,我猜你们中很可能有魔战士对吗?”

    莲娜不等严默回答,倏地抬起修长的手指,“不要骗我,那小娃娃都被传成了魔童,你们中怎么可能没有魔战士?不过我不是来抓你领赏的,我是想再来问你一次,你是否愿意发誓终生效忠于我?”

    严默哂然,“大人你是不是误会了?那小娃娃的事我也听说了,但并不是我们的孩子,如果你不信,等城卫所的人来,我可以把孩子抱出来给他们认认。”

    莲娜艳笑变冷笑,“不是又怎样?城卫所和那几个贵族从昨天到现在已经抓了多少同年龄段的无角人小孩,你知道吗?你说你的小孩不是,也得等城卫所的人把他带回去仔细询问后才能确定。而你的小孩能不能回来……”

    莲娜没有说完,但言下之意谁都明白。

    仲神侍皱眉,不赞成地看了眼莲娜。

    莲娜表情未变,不过一个无角人小孩而已。

    严默听说有很多无辜的无角人小孩被连累,心中特别不舒服,语气中自然也带了出来,“大人你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莲娜发出嗤笑,“如果不是看你还有点价值,你连被威胁都不配!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否愿意终生效忠于我?”

    “如果我愿意怎样,如果我不愿意怎样?”严默笑出来。

    莲娜惊诧严默此时竟然还能笑出来,心想这人是不是被吓傻了,但她还是骄傲地回答道:“如果你愿意,我邓普家族会给予你和你孩子庇护,城卫所那里自然由我的人会去说明情况,至于那几个贵族,还不敢找我邓普家族的麻烦!如果你不愿意……”

    莲娜轻抚长发,“你自己暂且不说,但你那个孩子可没人能帮你保得住,就算他不是那魔童也一样。对于无主的魔童和魔战士,神殿和王城向来是抱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念头。仲神侍,您说我说的对吗?”

    仲神侍叹气,却没有反驳莲娜的说法。

    “我知道了,我会仔细考虑,请再给我一天时间。放心,我还打算参加骨器大赛,并不会逃走。”严默低头,笑容也收了起来,似乎被迫屈服了?

    “你以为你是谁?还想再多一天时间考虑?实话告诉你,城卫所的人现在就在外面,如果你不肯现在就发誓效忠于我,他们等会儿就会进来抓人。”莲娜像是耐心已尽。

    严默不卑不亢地回复:“之前那位自称卡列的九级骨器师也来过,他答应给我一天时间考虑。如果我现在答应您,他也许不会把怒火发泄到您身上,但是对我,那位大人一定不会手下留情。您也不想刚刚效忠的骨器师没几天就变成一具尸体吧?”

    莲娜一听黑角青年的名字就撅起了红唇,跟孩子一样小声抱怨道:“那家伙!”

    一直没有离开的仲神侍在此时突然插话道:“莲娜,你也别为难一个无角人了,就再给他一天时间吧,他总要安排好家人,还要说服他现在的主人。”

    “他不是说他没有主人吗?”莲娜看仲神侍给了她一个台阶,也就顺势而下,毕竟她的家族再厉害也不好得罪一个注定是未来大骨器师的天才,尤其那天才还有一个神殿大巫当先生。

    “形少爷虽然不是我的主人,但我和我的家人受他们照顾良多,为此我曾与他的父亲有约定,答应他们等我成为骨器师后会先考虑效忠形少爷。”严默给出一个看上去还算合理的解释。

    “哼!”莲娜指指严默的鼻子,“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你最好给我一个明确答复!”说完,不高兴地就要带着护卫离开。

    “大人,门口那些城卫所的人……”严默忙叫住莲娜,如果有人能帮他解决,他又何必再多费口舌。

    莲娜回头,狠狠地瞪他一眼,“你倒是聪明,竟想要利用我!”

    “莲娜。”仲神侍很无奈地叫了声莲娜,快步走到她身边跟她低语了什么。

    严默耳力让他听得一清二楚,仲神侍在劝慰莲娜:想要收服人当然要给人一定好处,你现在把城卫所的人弄走,对你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那个无角人,却一定会对你感恩在心……之类。

    莲娜听了后再次跟个小女孩一样嘟起嘴唇,却没有拒绝仲神侍的意见,对严默甩出一句:“门外的人我会让他们离开,但也只有一天。”

    “多谢大人。”严默不介意这时候对莲娜弯弯腰。

    莲娜走了,顺便把来找麻烦的城卫所的人也带走,这座位于下城的神殿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严默对仲神侍表达感谢后,回去院落。

    仲神侍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院落九风的房间内。

    小狼狐内脏也有点受伤,缝合后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严默询问九风带小狼狐回来时有没有人看见,九风很肯定地说没人看见。

    严默相信九风的观察力,便没有转移小狼狐,就让他在九风房间里住下。野生动物好得快,他用的药也好,药性激发后,要不了两天,小狼狐应该就能有行动能力。

    小狼狐舔了舔严默的手指表示感谢。

    “你们种族都像你一样吗?”严默忍不住问。

    “一部分。”小狼狐回答,顿了下,他又羞涩地改口:“很少,我家,我一个。长老说,以前很多。”

    “以前很多?以前是多久以前?”

    小狼狐想了一下,“很久以前,没有有角人。”

    严默做出了推测,他想:也许在有角人没有来到西大陆时,这里应该也是由多智慧种族构成的生存地,只不过还没有哪个种族发展到称霸或者已经有具体文明流传的地步,也许有了苗头,但有角人一来,这些智慧种族便受到了毁灭性打击。

    有角人原本就是被各种族联手逼迫离开了东大陆,受此教训,有些人也许会想要和其他种族友好相处,但更大的可能则是施行灭绝主义,以求自我保护。这也算是好战且霸道的智慧种族的天性/吧?

    这样一来,西大陆上的智慧种族能发展的也发展不下去了,而还在发展中的更是大步倒退,而有些本来可以发展为智慧种族的半智慧族则直接被当成野兽处理了。只无角人因为外形做活方便或低能好控制等原因,被当作奴隶豢养。也许有角人的骑兽和战兽也是如此。

    当然这其中应该也有些智慧种族可能会像恶魔深渊里的无角人一样退缩到某个天险中,借由自然环境和全族力量与有角人争夺最后的生存地。

    “你家在附近吗?”严默原本心中就有一个想法,如今与小狼狐接触,这种想法变得更加明确。

    “不在,我……跑出来玩。”小狼狐很不好意思。

    好吧,看来他遇到了一个比较调皮或者处于叛逆期的逃家小鬼。“那你的家在哪里?”

    小狼狐没有回答,他对这个给自己疗伤的无角人充满好感,可是族地却是怎么都不能告诉别人的,哪怕他不懂事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不愿说也没关系,你先留下好好养伤,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严默笑着摸摸小狼狐的脑袋,临走前特地安抚他,伤好后可来去自由,不用担心自己会留下他。

    严大祭司心中真实想法:到时候让九风在天上盯着他就是,不怕不知道他的家族地藏在哪儿。

    “走吧,天色不早,我们得赶在太阳落山前去莫顿公爵府。”严默忙完小狼狐,不慌不忙地开始下一步。

    原战要把育儿袋收回,九风还不愿,抱着不让两果子离开自己。

    “他们每天都需要很大的能量,你还不够。”原战才没那份好心安抚九风,直接甩出事实。

    九风知道事实也没有多做纠缠,他只是习惯性和原战做对而已。

    严默叮嘱九风:“今后你人形时一定要跟着我和阿战,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而且有角人骨器强大,他们还有飞行器,你对上他们不一定就不会吃亏。”

    九风想说他才不怕他们,但严默又加了句:“我会担心。”

    九风唰地扑进严默怀里,他最喜欢默默了!

    严默抱起九风,蹭蹭他的小脸蛋,心里软软的,没把很多无角人小孩受他连累的事告诉他。他打算自己和原战两个联手来解决这个问题,谁叫他把九风也当儿子看呢?

    九风也回蹭他。

    原战哼唧。

    严默乐。一开始九风大概把他当宠物养,而他则把九风当作神兽。现在嘛,九风对他很可能已经改成了雏鸟心态,也就是把他当爹看了,而他也早就把九风当儿子在养在宠。

    三小如今在他心中的地位,如果说毫无差别那是骗人,但他真心把三个都当作了自己的骨肉、当成了心头肉魂中宝,任是谁受到哪怕一丁点伤害,他都觉得无法忍受。

    神庙前后门都埋伏有人,不管是黑角青年卡列还是美女骨器师莲娜都安排了人看守严默,防止他们看中的未来奴隶逃跑。

    另外两个对严默也有意招揽的骨器师看卡列和莲娜对其志在必得,而他们多少还是瞧不起无角人,觉得严默就算测试的成绩再完美,那也只不过是最初级的一到三级而已,如果是测试到六级,他的成绩仍旧是完美,那么他们怎么也要加入进去争上一争,可不过三级……他们连继续上报都没有,就这么放弃了。

    少了两个竞争对手,卡列和莲娜都很高兴。他们两个,尤其是卡列身后并无显赫家族,正是最需要招揽有用人手充斥自己的时候。而想要把一个好的骨器师招揽到自己旗下,有多难,是有角族都知道,更不要说让他们终生效忠自己甚至当奴隶,也只有对无角人,他们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逼迫。

    卡列自家人知自家事,就因为他自己测试时出过几次完美成绩,所以他才深深明白想要得到这样的结果有多么不容易。另外两人觉得不过是最低级的三级,就算完美也没什么,可他跟着当代大骨器师之一的大巫,怎么会不明白越是初级越想得到完美成绩就越难?那可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基础知识,甚至有一些动植物都不是这片大陆所产。

    卡列想要得到严默,更想知道他的传承来自哪里,如果能得到,那最好!

    卡列想,莲娜八成和他打的是一样的主意。

    可惜卡列和莲娜的人盯得再严,也防不住一个可以在地底下肆意穿行的神血战士。

    原战带着严默和九风,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神庙,直到快要到达目的地,才从地底出来。

    两人打量周围,发现四周墙壁高耸,像是某两家贵族宅邸的巷道。

    这种巷道一般不会有不长眼的人跑来利用,顶多是两府邸的人利用偏门时走一下。

    “莫顿公爵府就在这里?”严默问。

    原战一抬左手,“左边这家就是。”他已经在昨天确认过路径。

    两人见四周无人,调整方向朝南头走去。

    因为听说城卫所的人在到处抓捕类似九风的无角人小孩,为了避免麻烦,严默让九风变成小小鸟停在他肩膀上。

    九风乐得如此,蹲在严默肩膀上稳稳的。

    “隐!”严默手指九风,口中只吐出一字。

    原战侧头,发现严默肩膀上的九风身影瞬间消失。

    “你能缩成一个字了?”原战替他高兴。

    “只一些比较特殊的。”严默也很高兴,虽然只完成了几个,但前景显然不错,最重要的是这可大大提高了他的防守和作战能力。

    “怎么做到的?”原战与严默并肩,边走边问。

    严默微兴奋地回答:“魂力投射。意思就是……”

    在严默解释的过程中,两人穿过巷道来到大路上。

    这一片似乎属于高等贵族的住宅区,路上行走的路人大多衣着整齐,很少会看到像是贫民的人。

    莫顿公爵府占地很广,大门敞开,门内有类似照壁的遮挡,大门前有两名有角人守卫和四具有角人骨兵站岗。

    严默看到骨兵挑挑眉,这有角人对于骨头的利用真是快到极致了,连自己族人的骨骸都不放过。

    两人正要上前利用骨牌求见布华莫顿,敞开的大门中突然传来喧哗声。

    两人停住脚步,过了一会儿,喧哗声变大。

    一个女人,一个白角女人被两名壮妇提着手臂拎了出来,到了大门口,两名壮妇把那看起来十分柔弱的白角女人往大门外一扔。

    后面跟着的像是官员又像是管家的人物负手站到门口,冷冷地对那哭泣不止的白角女人说道:“我们莫顿家不怕丢丑!你敢再跑来一次,我们就敢再丢你一次!如果不是世子殿下有吩咐,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还不快滚!”

    白角女人趴在台阶上哀哀哭泣,不住哭求:“求求你们,我只是想要见见我的儿子,我只是想要看看他,求求你们……”

    “滚!莫顿府没有你的孩子,再敢来纠缠,后果自负!”管家似乎极度厌恶这名女子,转身就回转府内。其他人也对白角女人投以鄙夷的目光后,转身跟着走了。

    白角女人趴伏在台阶上想要往上爬,被守卫毫不客气地用骨矛挑了下来。

    女人发出痛呼,趴在地上哭得凄惨无比。

    路过的人不少人在偷偷看热闹,但没有一个人敢停下来,也没人敢拉扯或询问女人怎么了。

    原战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类型的有角人女性,很是好奇地多打量了两眼,“她是白角族。”

    严默,“嗯。”

    “这是黑角族在欺凌白角族吗?”

    严默刮刮脸:“……不,我觉得是小三找上门,结果渣男拔鸟不认人。”

    原战凭借强大的理解能力意会了,吃吃笑,“也许不是这样,我听她好像在喊要看儿子什么的。”

    严默第一个反应:“混血?有意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