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1章 章回48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对女子背后的故事有好奇之心,但严默看女子生命无碍,也不像有什么疾病的样子,就没去多管闲事——他也不觉得两个无角人去关心一个有角人,那有角女人会感激他们。再说女子明显被莫顿公爵府厌弃,他在不明是非的情况下插手,只会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求见布华的过程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困难,相反还很顺利。

    当他把骨牌交到门口护卫的手上后,护卫只略看他们两眼就拿着骨牌进入大门。两分钟后就出来跟他们说:已经把他们的求见向上通禀,让他们稍等一会儿。

    严默猜测门内应该也有一个类似骨器师协会的专门验证骨牌的骨器。

    两人被允许进入大门,一名有角人侍者出来带路,把他们安置在最靠近门口的一间小厅中。

    严默站在窗口向外观察,这个院落不大,整体更像一个放大了的玄关,有身份的客人可能会被带入更里面,像他们这样的无角人就只能在这里等待。

    九风无聊,跳来跳去地要飞出去玩。

    “你出去可以,但不要发出声音,在一个小时内都不会有人能看见你。如果有人发现,你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别被人抓住了。”

    “桀!知道啦!”好动的九风咻地就从窗户飞了出去。

    一刻角时后,又一名有角侍者前来,端着架子告诉他们:“布华世子殿下已经同意与你们见面。”一副你们有多大荣幸的模样。

    “带路吧。”严默挥手,浑不在意对方的态度。

    原战站在侍者身边。

    那侍者大概第一次看到无角人进了公爵府不但能站直腰背,还敢用一副上位者的腔调跟他说话,差点愣住。

    严默和原战只定定地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侍者心里十分不快,可想到世子已经在会客厅等候两人,终究不敢拖延,只把这两人的脸孔记下,当下冷着脸转身就走。

    严默和原战跟上。

    严默有数种方法可以让侍者对他大生好感,但那是在双方互相尊重的基础上,或者他想利用对方做什么。这次来莫顿公爵府,虽说是求见布华,但他们并不是来求着布华做什么事,而是想做一场交易。

    既然是公平交易,自然也没有谁要低谁一等的必要,这时候一名小小侍者给他们摆架子,他们还要讨好对方,那才会被人看轻。

    总体说来,他用药方换来这枚骨牌,可并没有利用骨牌得到多少好处,相反据他打听到的消息,布华利用那张药方,给莫顿家族换来了莫大好处,其中其父亲莫顿公爵为什么能成为下届族长唯一候选人,那张药方就在暗中起了很大作用。

    如果布华是个厚道人或者是一名聪明的继承者,听到两人求见,应该绝不会用像主人对待下属甚至奴隶的态度来对待他们。当然也有可能这人得到好处就把他们抛到脑后,或对他们有其他阴谋心思都有可能。

    但这些都需要接触才能得知,而布华的性格和为人,将也是严默判断是否要和对方持续合作的重要因素,如果这个人不适合,他也不会因为这个人的身份就硬要迎合对方,换一个合作对象对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要多费一点时间而已。

    侍者刚把两人带到地方,就看到他们家世子竟然已经走到客厅门口主动迎接。

    “我一看骨牌就知道是你,不过你们到底是怎么赶路的?竟然这么快就到达王城?我还以为你们会去明月城。”布华笑着迎上前来,这人除了穿着变得更华丽一点,其他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一张口就让人心生好感。

    “呃,你是?”布华顿住,看严默的目光充满疑惑。

    严默恍然,摸摸脸,一本正经地道:“这才是我的真实面貌。”

    布华发出笑声,“我还以为一个月不见,你就长大了好几岁。”

    “你怎么不以为我是兄长?”严默也笑。

    布华,“我刚才正准备这么问。”

    两人相视而笑。

    原战看两人气氛好得不得了,撇撇嘴。装,继续装!

    “听说王城有骨器大赛,我想参加,就直接过来了。”严默也没有掩饰,直接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骨器大赛?”布华目光下落,看到严默挂在腰间的三级骨器师牌,惊讶,“你不但懂巫药,还是一名骨器师?”

    严默笑,“我的本职是一名治疗巫师,至于为什么会成为骨器师,以及为什么要参加骨器大赛,却是因为一个委托。”

    布华想要听详细,当下笑道:“看我!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快请进。”

    那侍者微张嘴巴看世子殿下亲自把两名无角人迎入会客厅,心头大震。他本来还想给那两个无角人一点颜色看看,可现在……他想他有必要稍微改变一下对这两名无角人的态度了。

    不说门口的几名侍者和护卫的内心有多么震惊,且说会客厅中。

    这个会客厅约有近百平米,但目前只在最中间的位置摆放了一张精致华美的凉席,凉席正中放着一个矮桌,矮桌周围放了三把有靠背的无脚木椅。

    布华招呼两人落座,两条长腿很随意地盘在无脚木椅上。

    严默坐得也很随意,一腿曲起,一腿伸到矮桌下。原战更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两人没一个看起来有拘束感。

    布华把两人的神情动作都看在眼里,心下对两人更高看了几分。他特意选择了这种关系相近的朋友相处时才用的待客方式,一个是希望气氛能更加轻松一点,还有一个就是想看看两人的态度。

    而两人随意轻松却一点不显粗鲁的表现让布华很满意,如果不是对自己极有自信且有一定教养的人,和地位很高的人共同坐在这种席位上,一般都会显得十分局促,别说坐得舒服,恐怕会比一般座椅更让他们痛苦。

    无角人侍女过来,跪在凉席上给三人倒水。

    “这是我见朋友的小厅,你们随意就好,不用讲究礼仪什么的。”布华爽朗地笑,“我已经让人安排晚宴,就我们几个,再加上单顿。单顿你们见过,就是上次一起病倒的我的朋友中的一个,单顿一直都想当面向你表达感谢,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严默端起水杯轻轻抿了一口,“我听说瘟疫已经被彻底控制住了?”

    布华点头,“这要感谢你提供的那几个药方,各地贵族和神殿一起努力,总算把这波瘟疫给压制了下去。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我刚把药方交给药师和神殿进行研制时,大陆各地主要城市已经遍地开花一般出现了瘟疫的苗头,当时三族族长和王,还有神殿祭司都很急切。幸好!另外无角人那边,我们也派人尽量救治,并没有不管。”

    看来这位并没有抹去他的药方的功劳的意思,严默听出布华的言下之意,对此次交易结果也有了一些信心,“药方有用,我也很高兴。殿下,上次您说可以用药方交换明月城附近一块土地,不过那些人都走不了那么远,我们后来在一处深山老林安了身。”

    “需要我跟那附近的城镇贵族交代一声吗?”

    “多谢,不过不用了,那处深山老林人迹罕至,那些人都怕了,就想在那里好好过日子,也不想再和外界接触。如果以后真的被发现,那到时再说。”

    布华表示理解,不少无角人不愿受有角人统治和压迫,都从原来的祖地迁徙到更深远的深山中,而有角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每一块地方都占住,这片大陆有很多地方他们连踏足都没有踏足过。

    “那这次你们找来是希望我帮什么忙吗?如果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们。”布华很诚恳地说道。

    严默表达感谢,带着歉意道:“本来我并不想用那张药方交换什么,这次来王城也并不想打扰世子殿下您。可是……”

    严默轻轻一叹,摘下骨器师牌放到桌上,“我之前说我受人委托要做一件事,这件事想要完成的前提是我必须得到骨器师身份,并参加骨器大赛夺得一定名次。可是我没想到王城会如此排斥无角人骨器师,而且要成为骨器师还需要有贵族担保,为此,我不得不使用了您赠送给我的那枚骨牌。”

    布华笑,“这没什么,如果你提前来找我,我可以让人直接带你过去,连验证骨牌的必要都没有。”

    至于严默拿出骨牌不久,他就得到消息的事,就没必要在此时多言了。

    严默也从布华的态度中看出他应该昨日就知道自己来到玄宇城的事,但他也很理解地没有戳破这点。

    “是不是在你成为骨器师后,有人想要招揽你?”布华看到严默眼中笑意,也不好意思一直装傻,索性说出他知道的消息,“如果你很困扰,我可以向外界表明你已经效忠于我。”

    “不。”严默摇头,“我需要独立自由的身份参加骨器大赛,这也是我这次来找殿下您的原因。我希望您能向外界表明我受到您的庇护,并且保证我在骨器大赛中不受到不公平的遭遇,至于我能走到哪一步,那就看我自己。”

    布华听完严默要求没有立刻回复,而是沉默了一会儿。

    严默和原战也不急,原战还伸手拿了桌上的特色瓜果,剥给严默吃。

    严默品尝着甘甜的水果,放松地打量这座会客厅的内设,由此判断有角人的文明程度到了哪种高度。

    屋中摆设不算奢华,如果你忽略作为基础建筑材料的金银和宝石的价值的话,毕竟有角人的价值观都在骨器上。

    如果只看骨器,首先这座客厅在炎热的夏日仍旧很凉爽,这应该不是因为他们坐在地上的缘故。

    严默感觉到凉风,抬头向上看,看到屋顶正中悬挂了一只动物的骨骸,仔细看,就能看到从该骨骸的口中吐出了丝丝寒气。呃,他还看到了隐身的小九风,他正围着那只骨骸飞来飞去,似乎在享受寒气?

    “那是寒冰兽,生活在极寒之地,可吐寒气和冰雪,炼制后用来降温效果非常好。”布华注意到严默目光,笑着解说道。

    “确实不错。”严默心想,看来有角人已经把骨器利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寒冰兽,想必也有冬天产生作用的骨器。再看屋内某些装饰和桌上的水壶水杯,也奢侈地使用骨器制作,这大概就是贵族才有的财力了。

    布华无意识地点了点了膝盖,“你看,我们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和你战士的名字。”

    “我就叫默,我的战士也就叫战。”

    “那么我便跟那些无角人一样叫你默巫吧。”

    “可以。”

    布华笑起来,“你倒是一点都不害怕。磐阿神在上,你可是第一个主动来找我并这样和我说话的无角人,你真的不打算投靠我?凭借你的巫药能力,就算你只是一名低级骨器师,我也可以让你生活得很好,甚至我可以让我父亲赐给你一块封地,你可以让你的族人在那里生息,而不用上交任何供奉,只要你成为我的治疗师。”

    “我希望这一切能等我参加完骨器大赛以后再说,在这之前我必须保留自由独立的身份。”严默为了日后好行事,并没有把话说死。

    “我可以问是谁委托的你吗?”布华也怀疑过严默是否出自恶魔深渊,不过他和恶魔深渊的人接触过,那里的人可不会这么平和地和有角人说话,更不会什么都不要地主动把治疗瘟疫的药方交给有角人。

    至于瘟疫是恶魔深渊和严默主动放出的传闻,他更不相信。以他对恶魔深渊的恶魔的了解,如果他们能控制瘟疫,肯定会把瘟疫传遍有角人城市,更不可能把治疗药方交出。

    “我想您应该已经猜到了,教我炼制骨器的是一名有角人,而让我成为骨器师并参加骨器大赛就是他让我做到的事情之一。只有完成这两项要求,我才能说出他的最终委托是什么。”

    这话让布华好接受许多,看,一名初级测试能达到全部完美结果的无角人也是我们有角人教出来的。

    在布华想来,那名有角人很可能是一名脾气古怪的大师,他很有可能觉得教出一名有角人不算什么,能教出一名无角人高级骨器师那才是本事,而他会要求默参加骨器大赛,大概是想展示他某个作品?但他自己却不屑参加,就干脆派出一名无角人想要达到一鸣惊人的目的?

    布华自以为想通了,加上严默并没有把话说死,他对严默的治疗能力还是很重视的,之前没有时间,这次严默主动送上门,他当然希望能把这个人留下。

    抱着这些想法,布华终于给出承诺:“既然你没有用我的承诺去交换明月城附近的土地,那么我的承诺就还存在,等会儿我便会向外界宣布你是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师的弟子,而那位大师与我莫顿家族关系良好,为此,在你在玄宇城的这段时间,我布华莫顿都将给予你庇护。”

    保护有限定条件,但目前已经足够。严默以水当酒,敬了布华一杯。

    布华不明所以,但看严默一口喝掉骨杯中所有清水,还对他亮了亮杯子,以为那是对方家族的某种礼仪,也笑着做了一遍。

    正事说完,三人之间的气氛更加轻松。

    布华正在向两人介绍往年骨器大赛中的一些趣闻,得到消息的单顿赶到了。

    单顿和布华的关系很亲密,都不需要侍者带路和传声,直接走了进来,这位进来时,还用玩笑地口气说道:“听说那个女人又溜进你们府里了?我说你也得好好管管你们府中那些下人了,别什么人都敢偷偷放进府内。”

    布华闻言扬手,“你来得倒快,你不是一直都想再见到救治我们的无角人默巫吗,他现在人就在这里。”

    单顿目光转移到严默身上。

    严默对他微笑点头。

    单顿惊诧:“这位是?”

    布华,“这才是这位默巫的真实面容。”

    单顿恍然大悟,“虽然还是一样年轻,但比之前的少年模样好多了。我就想那么厉害的治疗师,怎么可能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

    严默但笑不语。

    双方客套一番,单顿落座简单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严默这才知道这名青年竟然是玄宇城神殿七名大巫中昆廷单顿大巫的次子,其全名叫做夜单顿。

    恰好有仆人来说晚宴已经准备好,四人便转移到了布华住所的餐厅用晚餐。

    路上,单顿再次提到了被赶出去的白角女子,瞧他的语气和不遮拦的态度,那女人似乎对公爵府并不算什么丑闻,至少公爵府这边似乎并没有不到的地方。

    严默和原战早就对那女子背后的故事好奇,也就跟在一边听了一耳朵,还随口询问了两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