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2章 章回48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个有角人版的狗血故事。

    莫顿公爵年轻时也极具冒险精神,当了公爵后偶尔也会在假期带领手下侍卫顶着游勇的名义接些任务做做,而且他认为是男人就不能只窝在一隅,到处看看有助于增加见识、勇气和智慧。

    布华也是因此从小就跟着父亲到处跑,长大后就自己拉了小伙伴组成了一支游勇小队。

    十年前,莫顿公爵在任务中头部受伤昏迷,并与手下全部失散,醒来后发现一名白角小贵族救了他,但不知为何醒来的莫顿竟然失忆了,而且身边所有亲近物品全都不见。

    莫顿在失忆又不知自己身份的情况下,与白角小贵族的女儿芭里相识,由于对方的刻意相交,莫顿对芭里产生了一定好感。但莫顿总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有伴侣,和芭里相处时始终没有太亲密。

    这里需要说到一点,有角人在对待伴侣的态度上,与狼兽相似,绝大多数人都是一生只有一名伴侣,且对伴侣异常众诚。

    莫顿虽然失忆,但也许灵魂深处刻印着自己的伴侣,所以哪怕芭里对他非常好,他还是没有与对方进一步发展。不久莫顿伤势痊愈,向芭里家索要他当时的贴身物品。

    芭里拿了一部分过来,但最重要的储物骨器却没有还给他。那时莫顿记不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储物骨器就没有继续索要,哪知就在他要离去的前晚,他竟突然发/情并占有了来到他房里做最后告别的芭里。

    事后,莫顿向芭里和其父亲许诺,如果他没有伴侣就会与芭里结合,如果已经有,那么他愿意尽力弥补芭里。那时莫顿已经开始怀疑芭里家里。

    芭里父亲向莫顿要求两人立刻到神殿进行宣誓结对,莫顿先是拒绝后又同意,但到达神殿后却向该地神殿的白角大巫求救,表示自己失去记忆,有可能是被下药或者是被巫术困扰。

    那位白角大巫没有理会芭里父亲要求莫顿与女儿结合的要求,而是帮助莫顿寻找记忆,后在一位出来游历的红角大巫的帮助下发现莫顿的失忆果然与巫术有关。

    虽然红角大巫不能帮助莫顿的记忆全部恢复,但足够莫顿想起自己的身份还有联系下属的方式。

    等莫顿联系到下属后,在当地城主和神殿大巫协作下,找到芭里家里,搜出了他们暗中使用的无角人魔巫,并找到了被芭里藏起来的储物骨器项链。

    事情到此已经明了,芭里外出时偶遇受伤的莫顿,对其心生好感,并带回家中。而芭里父亲认出了莫顿,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翻身机会,便与女儿商议,利用无角人魔巫和草药让莫顿失忆,再搜走一切可以证明他身份的物品,诱惑莫顿与芭里发生关系,最好能在神殿宣誓结合。

    而只要莫顿与芭里在神前结合,就算莫顿以后发现自己还有一个伴侣,按照有角人的法律,芭里作为不知情者也将可以分享莫顿的财产和地位等,至少也可以得到很高补偿。

    可惜他们还是太急了,下药让莫顿发/情,更被游历的红角大巫发现他的失忆属于人为,最后不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被该城城主取消了贵族地位并逐出了该城。

    芭里失去一切,却更加不肯放过莫顿,不断向莫顿哭求她是真心爱他,而她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她父亲所为。

    芭里越这样,莫顿就越讨厌她。尤其芭里在后来还追到了玄宇城,拦住外出的公爵夫人哭诉。

    就在莫顿忍无可忍想要彻底解决芭里时,却很狗血地发现芭里怀孕了,而根据孕期计算,这个孩子很可能就是他的,芭里也这么说了。

    无奈,出于对后代的重视——有角族刚到西大陆时因为人口稀少便制定了不准打胎等一系列对后代进行保护的法律规定,而这个法律延伸至今依然有效。

    莫顿虽然根本不想让这孩子出生,可芭里已经当着众人面喊出,一些政敌也趁机攻击他,莫顿便不得不让芭里生下了这个孩子,还是在神殿派来神侍监督的情况下。

    “孩子出生了,经过大巫验血,确定是父亲的孩子。我父亲便按照法律规定把孩子留下,给了芭里一大笔补偿骨币,让她离开。可那个芭里过了没几年竟然又出现了,之后就不断用想看孩子的借口向我父母勒索财物。”布华摇摇头,对于这个破坏他父母感情、破坏他家庭的第三者,极为痛恨和鄙视。

    “为什么不杀了她?”一直没开口的原战开口了。

    三人一起看向他,布华苦笑,“我们倒是想,但因为芭里闹得太厉害,很多人都认识了她,我父亲的政敌似乎也在暗中帮助她,如果我们杀了她,那些人就有借口攻击我父亲了,毕竟芭里罪不至死。”

    原战,“为什么不把她关起来?找人看着她?”

    布华,“我们试过,但总有人会帮助她逃出,她似乎还有人暗中保护,这也是她有时候能溜进我家的原因。”

    “白角族?”严默忽然问。

    布华摇头,“不知道。没有明确证据,我们什么都不好说。”

    严默抓起水杯把玩,过了一会儿开玩笑一般地说道:“那会不会是红角族在暗中帮助芭里?”

    布华一愣,失笑:“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严默耸肩,“我只是觉得那位游历的红角大巫出现得太及时了。而且你们不觉得芭里和其父亲的作为有几点大的矛盾吗?”

    “哦?怎么说?”

    严默竖起手指,“第一,他们太急躁,下药让莫顿公爵和芭里发生关系,莫顿公爵又不是傻的,怎么会觉察不出?第二,莫顿公爵事后都已经说了会尽力补偿芭里,只要芭里和她父亲不太蠢,就不应该纠缠着去神殿宣誓结合,而是接受莫顿公爵的弥补才对,毕竟芭里父亲也只是想要恢复过去的地位和荣耀而已,不是吗?”

    布华没有说话,神色变得凝重,他们不是想不到这些问题,只是他们身为当事人,很多事便没有旁观者那么清楚,俗话说当局者迷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严默能指出来,不过是他站在三族之外的立场,更是从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而来。

    严默也不确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但只要能给有角三族多增加一点罅隙,何乐而不为?

    “第三,既然芭里父亲能想到利用无角人巫者和草药让莫顿失忆,又为什么笨到非要让莫顿去神殿?难道他就不担心莫顿向神殿求救?而他能认出莫顿,其他人就认不出来?”

    “第四,那位指出莫顿失忆有问题的红角大巫来得太巧。我不相信巧合,我只相信世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迹可寻,所有偶然都是必然累积的结果。”

    “第五,你们也说了,有人在暗中帮助芭里,否则芭里不可能活到现在,更不可能把孩子生下来。你父亲是什么人?身为公爵他还会连一个没有什么武力的弱小女人都看不住?那么到底是谁在帮助她?其实这点很好推断,看谁获得的利益最大,谁就是暗中帮助芭里的人,更有可能此人就是所有事情背后的最大推手。”

    单顿看严默煞有介事地推测,一开始根本就没当回事,他从头一直笑着听过来,但听到最后他的笑容已经全部收起。

    严默总结:“你们可以好好想一想,十年前莫顿公爵身边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改变?你们有角人的政局又有什么改变?而芭里消失了几年又再出现后,你父亲对白角人的态度又是怎样?以及之后发生了哪些会影响他判断的事情?”

    布华的脸色已经彻底变了,他唰地站起身,又慢慢坐下。

    单顿把水杯推给他。

    布华抓起来一口灌下。

    严默善解人意地道:“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先离开。我和阿战他们就住在下城的神庙中,那里的神侍叫仲神侍。”

    布华抬头,重新拿出一枚骨牌推到严默面前,“这个你先收下,如果我不在你们身边,有这个至少可以帮你们解决一些小麻烦。”

    “那就多谢了。”严默最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他才不管人家脸色有多难看,“对了,那个孩子是白角还是黑角?你们有没有非纯色的角?”

    这个问题问得很不礼貌,布华这时却没什么心情和严默说笑,很敷衍地回答:“那孩子是白角。我们就算是混血也没有非纯色的角,要么继承父亲,要么就继承母亲。”

    “这样。”

    四人又勉强说了一会儿话,布华眼看着就坐不住了,严默挥手让他赶紧走。

    布华虽然急着要去见父亲,但还是和单顿两个亲自把严默和原战送出公爵府。

    这时天色已经变黑,但路上有路灯,天上有明月,视线还算比较清晰,一些回来迟的人自然就看到布华世子和友人亲自送两个无角人出府的经过。

    门口,趴在地上哭泣的芭里已经不在,严默仰头望望月空,微微一笑。

    原战抓住他的手,“你分析的那些是真的?”

    严默低头,笑得狡猾,“谁知道呢,万事都有可能。而且有些事情只看你怎么想、从哪个角度去看而已。”

    原战似乎明白了什么,用肩膀撞了撞他。

    两人一起笑起来,慢慢向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严默空着的手一拍脑门,“九风呢?”

    同一时间,玄宇城城主府。

    “大人,这是今天送来的无角羊羔。”

    管家样的有角人挥手,门口的侍者推开大门,外面正在等待的侍者抬着一排笼子进入大厅。

    笼子里传来幼儿低低的哭泣声,可他们的嘴巴无一例外全部被布条堵住,没有一个能发出大声嚎哭。这些孩子年龄都不大,看起来像是全在六岁以下,一个个都跟吓怕了的鹌鹑一样,缩在笼子里只会哭泣发抖,还有的孩子看起来像是已经吓傻了。

    厅里的人全都低着头,只有管家在不慌不忙地介绍:“近日因为要举行骨器大赛,各地来了很多同样喜食无角羊羔的贵客,为此,市场上嫩羊羔的出售量就少了点。”

    坐在上首的瘦削男子单手支在扶手上皱了皱眉。

    管家接着说道:“不过我已经安排人到附近城镇乡村去收购,还向游勇协会发布了任务,相信过几天就会有足够的羊羔送来府上。大人,您看今天您想用哪只?”

    管家随后示意侍者把把笼子一一送到男子面前让他挑拣。

    笼子里的无角幼儿大多瘦似排骨,稍微两个有点肉的,也没有小孩子应有的胖乎圆润。

    瘦削男子挑剔地全都看了一遍,最后身体往后一靠,一脸厌弃地问:“就这些?那个魔童还没有找到吗?”

    管家弯腰,“城卫所已经抓了不少回去,但目前还没有发现那名魔童。”

    “嗯。”瘦削男子手指捏捏鼻尖,“再向游勇协会追加一个任务,一个无角魔童换五千到一万骨币。”

    “是。”

    “另外,就说是我的命令,令那些无角人主动交出魔童,一日不交,从下城开始,每日驱赶十户无角人平民出城,并没收他们所有财产,七岁以下幼儿全部留下。”

    管家顿了下,“大人,这样做的话,各贵族和神殿那边……”

    瘦削男子无所谓地冷笑,“反正我就要不当族长了不是吗?但只要我还是玄宇城城主一天,我就能下达这样的命令。如果神殿和其他家族有意见,让他们直接来找我。一些无角人而已,他们也想跟我啰嗦?”

    管家低头,“是。”

    瘦削男子再次扫了遍笼子,“你刚才说城卫所抓了不少无角羊羔?”

    “是。”

    “去买过来,就说我全要了。”

    “是,大人。”

    再说九风这时在干嘛呢?

    九风这时正在逗弄一个有角人小孩。

    小孩头顶百会穴生有一枚短短尖尖的白色小角,额头中/央有一只七分闭合的眼眸。

    是的,是眼眸,哪怕看不见里面的眼睛,也可以判断出那绝不是普通有角人额头的元晶。

    这是布华家没有告诉外人的秘密,就连孩子的生母芭里也不知道,因为孩子一生出来就被抱开,她连一眼都没看到,而这么多年,她更是连孩子的边也没沾到。

    有角人是重视后代,但能让莫顿公爵重视到这种程度,还不惜冒着让自己伴侣难受、让自己儿子不舒服的境况,也要把这个孩子养在身边,这个孩子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特殊之处?

    芭里和她幕后的人不知道,这个特殊的有着第三只眼睛、天生就该是大巫的孩子才是芭里活到现在的最重要原因。

    按理说,这样的孩子一出生不管送不送到神殿,都必须要报给神殿知晓,可是莫顿公爵把这个孩子的情况隐瞒了下来。

    为什么?大概除了莫顿公爵和他最为信任的伴侣,还没有其他人知道。

    九风站在窗棱上跳来跳去,窗子里的小孩伸出手,手上有面包屑。

    可九风是谁,他怎么会啄食面包屑?所以他啄了小孩手指一下。

    小孩没有害怕,反而趁机伸手抚摸九风的背羽。

    九风看他是小孩就没动,小孩摸得他还挺舒服。

    “我叫苏门,你有名字吗?我给你取一个好吗?”

    “桀!”不好,小爷我已经有名字了,九风,这是多么威风了不起的名字!

    可惜苏门听不懂九风的桀桀叫,“你有一张像人一样的小脸,我叫你人脸好不好?”

    “桀!”这是多么可怕又难听的名字!九风生气地又啄了小孩一下。

    小孩低头,过了一会儿才发出笑声,“人脸,你喜欢这个名字吗?你可以留下吗?我……嘘,有人来人,你快躲起来!”

    九风也听到了脚步声,他没有意识到小孩不同于他迟钝反应的敏锐,很快就飞到了房梁上。

    小孩目光下垂,趴在窗口又恢复成之前呆呆的模样。

    来的是布华和一名看不出年龄的壮年英俊有角人,从两人的称呼上,可以知道那壮年人就是当代的莫顿公爵。

    莫顿公爵看到趴在窗口上的小孩,目光复杂,转头吩咐儿子,“给他转移地方,城中这段时间太乱,尤其明年……他继续待在府中恐怕不安全。”

    “父亲,您看是我给他安排地方,还是您给他安排?”

    “你来,地方不要让我知道。”

    “好的。”明明没有外人在,可父子俩说的话仍旧像在打哑谜。

    决定了小孩的去处,父子俩开始低声说些其他事情,两父子一边说一边亲自给小孩收拾行李。

    房梁上,九风把父子俩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全部听入耳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