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4章 章回48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英俊的骨器师没有继续为难严默,不是他好说话,只是他觉得没必要和一个无角人奴隶计较。

    至于这个很可能九级以上的骨器,他虽然好奇,可看外形真的不算很优美,完全不符合现在的有角人的审美观,尤其不符合他的,他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对于这个一看就很可能只是实用性的器具也就好奇一下它的用途而已。

    而想要知道这件骨器的用途,他只要再等待两天就行。

    “我是霍普,你回去把我的名字告诉你的主人,告诉他,我对他的心血很欣赏,如果有意,欢迎他来我府做客。”

    霍普没有说出全名,也没有说出他住在哪里,严默想:对方大概觉得说出自己的名字就已经代表一切。

    霍普按照规则询问严默要不要住进大赛安排的统一住所。

    “如果不住进去,是不是就要把骨器留下?”严默问。

    霍普哈哈一笑,“用不着,那是往年。现在测试骨器已经进一步提升功能,凡是测试过的它都会记下。你可以把骨器带走,也可以不住在统一住所,到大赛时,你只要把初测后通过的骨器带来就行。”

    严默仔细考虑后决定还是不换住所,大赛安排的统一住所听起来也不错,但是那里势必人多眼杂,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留在有心人眼里,那倒不如继续待在神庙自在。何况他也不放心和形六等人分开。

    两人离开时,没有注意到大厅中不少人看他们的目光都相当复杂。之前嘲笑他的无角人和他认识的人也全都闭上了嘴巴。

    之后两天,一切看起来都像很平顺。

    严默和原战在这两天内到其他两座城也逛了逛,如果不是时间不够,他们还想去山顶的王城看看,不过对外都说是在玄宇城中逛街。

    不过在大赛的前一晚,他们很早就回去神庙,因为不知道大赛中具体都会出现什么事,两人不敢托大,都打算这夜早早休息,好好养精蓄锐一番。

    可是两人刚进小院院门,就听到九风的桀桀叫声。

    九风变成小鸟落在严默头顶上,很高兴地叫:“默默,我给你看好东西,在你房里,他可好玩啦!”

    而与九风的兴奋相比,同样在院落说话的形六和苍奇等人的脸色却不太好看。

    严默没注意形六等人的神色,听到九风叫声心脏一颤,暗道不好,当即加快脚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门一推开,严默和原战刚刚看清屋内多出来的“东西”,严默转身就把大门关上了。

    九风桀桀叫着飞到小白角人的头上,用弯钩嘴去磨他的小尖角。

    小白角人木呆呆地坐在地上,任由九风“欺负”他。

    严默眼角一抽,“九风,你……怎么把人带回来了?”

    严默心声:亲爱的,当初明明跟你说了,只监视,看他们有什么奇怪举动,暂时不打草惊蛇,你咋把人给偷回来了?

    九风跳下来,还没落地就变成小娃娃,上前一把扑住严默大腿,抬头,“因为他不想待在那里,他想出去玩,我就带他出来玩啦。”

    小白角毕竟是小孩子,看到这几天跟他相处的小小鸟竟然转瞬就变成了一个比他还小得多的奶娃娃,眼睛立刻睁大了,但很快他就收敛好自己的表情。

    严默只顾着和九风说话,没看到小白角的神情变化,但原战却把小白角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巫果突然发出哼唧,“又一个小鬼!”

    因为严默经常小鬼头小鬼头的叫,他也学会了这个词。

    嘟嘟头顶的嫩芽往上顶了顶,似乎也想看看外面新来的小朋友。

    可是巫果立刻把他撞下去了,还凶巴巴地吼他:“睡觉!不准乱动。”

    嘟嘟打了一个呵欠,竟然真的又睡了。

    两爹莞尔。

    严默回神,头疼地揉揉九风的脑袋瓜儿,“你带他出来时,有没有人看到?”

    “没有!那些两脚怪怎么能看到我,一阵风就让他们迷了眼啦。”九风一兴奋就还是习惯说两脚怪。

    “那你带他回来,有没有人看到?”

    九风歪头,“默默,我很聪明的,我才不会笨到让人抓到。不过进院子时,形六他们看到了。”

    严默笑,夸奖他,“是,你最聪明。形六那边,我来解决。”

    原战闻言立刻转身推门出去。

    严默握住九风的小爪子走向小白角,蹲下/身,与他目光平齐,“你好,我是严默,你叫什么名字呀?”

    九风:“他叫苏门,他可会装了,跟别人都不说话,只跟我说话!”

    小白角:“……”

    严默噗哧笑出来。

    小朋友忍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小嘴巴里冒出两个字:“叛徒!”

    严默哈哈大笑,伸手对两个孩子的脑袋一阵揉搓,“起来吧,别坐在地上,就算夏天,地上也很凉。”

    严默把两个孩子抱起来,送到床铺上坐下。

    小白角很乖巧,被抱起来也不挣扎。

    一个大人、两个小孩,三人成三角形对坐。

    “苏门,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养过儿子的严默对小朋友还是很有一手的。

    苏门点点头。

    “嗯,你想回去吗?如果你想回去,我可以让九风送你回去。”

    苏门没点头也没摇头,只睁着大眼睛看着严默。

    严默看看他头上的小白角,再想到这孩子的来历,总有一种自己被命运击中的感觉,不过他还需要观察这孩子一段时间。

    这孩子虽然看起来比较小,但真实年龄应该已经九岁。而大多数九岁的孩子性格已经养成,并且有了自己初步的世界观。且并不是所有小孩子都天真善良,他无从分辨,只能从慢慢相处中得知。

    “我知道你,他总是说起你,默默这样,默默那样。”小白角突然冒出这句话,又把嘴巴闭紧了。

    严默感到一丝诡异,小朋友这是在妒忌吗?

    “那你想留下和九风在一起玩吗?”

    小白角看向九风,九风滚过去抱住他,伸爪子捏人家的小脸蛋。

    小白角愣了下,也反手捏回去,虽然小小鸟不见了,但这个胖娃娃抱着也很好玩?

    两小家伙捏来捏去,九风不时发出鸭子一样的怪笑,小白角却很沉默,两人到最后干脆滚成了一堆。

    完全被忽视的大人默叔叔:“……”

    小白角不是不能交流,但显然拒绝和他交流,严默想了想,拍拍两个小孩,“你们先玩,我给你们弄点吃的。”

    既然小孩不想说话,那他就等着吧。

    就在严默在桌子上放食物和清水时,外面忽然传来争吵声。

    严默奇怪原战怎么没能搞定他们,放下食物,招呼九风和小朋友一起享用后,就也推门出去看了。

    看到严默出来,苍奇的矛头立刻对准他,愤愤地吼:“都是你们!你看看你们做的好事!”

    “怎么回事?”严默转看向原战。

    原战正要解说,形六已经抢过话头,“两位,你们这两天在城中到处转悠,难道就没听到下城无角人被驱逐、无角人小孩被抓的事情吗?”

    严默还真没留心玄宇城内的事,“能说下详细吗?我没怎么注意。”

    苍奇发出冷哼,阴阳怪气地道:“你们就记着去巴结那些有角贵族了吧?真恶心,我还以为你们是真心为我们无角人着想,其实你们和那些有角人一样!”

    严默被斥责得莫名其妙,懒得理会苍奇,只看向形六。

    形六说出了原因,“因为魔童。说是之前被魔童抢了魔兽的有角贵族中有一个死了,现在城中到处都在抓捕魔童。城主和城卫所的人怀疑魔童就被藏在下城,逼迫下城的人交出魔童,如果不,每天都会驱逐十户无角人家出城,还要留下他们的孩子。如今,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三天,下城的无角人都乱成了一团。”

    严默好笑,一开始当作食物吃的野兽转脸就变成了魔兽,而九风也被冠上了魔童的名义。

    好笑归好笑,但这个城主的手段却很毒辣并有效。如果九风真的藏在下城中,这时要么已经被逼得自己跳出来,要么就已经被人举报。

    “你们觉得九风就是那个魔童?”严默看向院落中的人,人很齐,有些听到争吵声的也从房里出来了。

    只夕阳和后狮不在,祈鸿志默默走到严默身后,老人赫盘坐在一边嗑着果仁。

    苍奇呛声:“难道不是吗?而且今天我还看到他带回来一个白角人小孩子!他想干什么?想引来有角人把我们全部抓走杀死吗!”

    “你声音能小点吗?巴不得别人听见是吧?”严默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苍奇还想叫,嘴巴突然喷出泥土,呛得他当即跪倒在地,不住往外呕吐。

    形六等人脸色也变了,骨器师之一的飞章皱眉,“就算苍奇声音大了点,也没必要这样对他吧?再说他也没说错。那个白角小孩是谁?为什么要带回来?他家大人知不知道?还有外面魔童的事,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你们?”严默轻笑,心也有点冷了,虽然他是抱着想要利用这些无角人对付有角人,通过釜底抽薪的方式来解决东大陆危机的想法,但他想要帮助这边无角人的心思也是真的,可这些人哪怕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在心底仍旧把他们三个和他们自己分开了。

    严默环视众人,“就算九风是魔童,他做错了什么?你们又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形六想说话,被飞章按住,“不是我们有什么打算。我们其他不谈,事情终归是那位九风大人引起,他那么厉害,下城那些无角人都没什么特别能力,那些小孩更是无辜,我想九风大人肯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对吗?”

    严默深深看了飞章一眼,“你说得对,这件事我会解决。其他还有什么问题?”

    “那个白角小孩……”

    “大人!”夕阳和后狮从后院门跑了过来,他们跑得很急。

    后狮完全没留意到现场的气氛,夕阳刚刚叫出大人两字就闭上了嘴巴,脚步也放慢了。

    后狮看夕阳不说,他先冲过来一股脑儿全说了:“大人,糟糕了!不知是谁传出魔童就在我们这儿,现在有好多无角人带着城卫所的人向这边赶过来了,我们看到情况不对就先跑回来了。大人,您看怎么办?”

    怎么办?先礼后兵呗!

    不久,仲神侍得到消息也过来了。

    老神侍忧心忡忡,“来的人非常多,看规模大约有两三百人,加上城卫所的人,这事恐怕不好解决。严默,我听说布华世子有意招揽你?你能请他出面……不,只要请他府上稍微有点分量的官员出面就行。”

    严默并不想欠布华人情,前面可以说是公平交易,可如果他请布华出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仲神侍您不用担心,事情我们会解决。”严默安慰他,和原战一起走向大门。

    外面的噪杂声已经传入神庙里面。

    严默让祈鸿志和后狮两个去陪伴九风和小白角,让他们不要轻易露面。其他人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全都跟过来了。

    大门口已经被堵住,两三百人听起来不多,但围在门口时,加上群情激奋,看起来非常有压迫力。

    城卫所的人站在外围,像看热闹一样。

    化形白角少年的形六不愿面对众人质问,不肯站在最前面。严默也不需要他。

    严默站在台阶上俯视众人,原战如一座大山般稳稳立在他身侧。

    下面的无角人等看到疑似当事人的出来,叫嚣声顿时变大。

    严默和原战只看着他们,也不说话。

    下面的叫嚣再度拔高,全是让他们把魔童交出来之类。

    可因为严默两人不说话,仲神侍想说什么也被制止,下面那些无角人大概发现这次碰上的很可能是硬茬子,叫嚣声慢慢低了。

    过了一会儿,一名壮年男子排众而出。

    男子*地质问严默:“你们和那魔童是一伙的?把魔童交出来吧!”

    “什么魔童?”严默习惯地在脸上套上笑容。

    “就是那个伤害了有角贵族,在城中捣乱,又偷窃了魔兽的魔童!”男子身后有人喊。

    严默淡笑,转头看向貌似城卫所头目的有角人,“这位大人,你们也是这么认为,认为那魔童就是我的孩子?”

    那有角人头目呵呵一笑,“到底如何,我们也不清楚,只不过听有人举报说那魔童就藏在你们这里,我们就跟过来看看而已。”

    一句话,严默明白了城卫所的打算。

    城卫所的人肯定知道他是布华世子庇护的人,但城主有令,他们也不敢抵抗。两边都不能得罪,那么他们能做什么?

    如果说今天无角人的群聚逼迫没有城卫所的手脚,严默是一点都不相信。

    城卫所的人八成是想让无角人自己逼出魔童,期间他们绝不会动手。

    这样一来,将来如果布华世子质问,他们完全可以说他们并没有为难严默等人,而魔童会被逼出来或者自己跳出来自首,那都是无角人自己的选择,他们只是顺势而为而已。

    而城主府那边,只要他们能抓到魔童,那就算差事完成,至于过程并不重要。

    城卫所不能用,严默便不再管他们。

    那壮年人看严默不理睬他们,大概觉得被忽视、被侮辱了,铁青着脸又把他的要求说了一遍。

    严默转头看向对方,“谁告诉你们,我的孩子就是那个魔童?”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们的!赶紧把那个魔童交出来,交给城卫所的大人,让他们带回去给那几个贵族看看,如果不是,自然会给你送回来!”壮年人不耐烦地说。

    如果是之前,严默并不介意带九风去转一圈,然后用愿力让对方认不出九风就可以,但现在他可以百分百地确定,背后有谁要整他,也许是被拒绝的骨器师,也许是莫顿公爵的政敌,但不管是谁,如果他把九风带过去,除非他们暴露实力,否则九风就别想要回来了。

    “我不会交出我的孩子,如果那几位贵族想要验看,那就让他们来这里好了。”严默一挑眉,“我说你们也有意思,城主府下令你们不交出魔童就要驱逐你们还要留下你们的孩子,你们不去抵抗这个暴君,却跑来找我们麻烦,是不是看我们比城主好拿捏得多?”

    无角人们愤怒的同时也倒抽一口凉气,严默的说法在玄宇城绝对算得上大逆不道了,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斥责城主是暴君,还指责他的做法。

    谁不知道城主这样做不对,可是谁敢说?就算那位明年不做城主了,他也还是大贵族之一,他们这些小小的无角人哪里敢得罪这样的大贵族?

    但这些话大家心里明白就好,说出来就难看了。

    偏偏严默把这层遮羞布给毫不客气地扯了下来。

    “你、你!好大的胆!你纵容魔童行凶,现在还敢说城主做的不对,你……都怪你!如果不是你们的魔童,城主怎么会下那样的命令?”壮年男子身后的人再次说话,这人不知是想拍城主马屁,还是害怕,索性把所有过错全部推到严默头上。

    “就是啊,都怪你们!如果你们不让魔童乱来,我们又怎么会被牵连!”

    “对!城主都是被他们逼的!只要交出魔童,我们的日子还会恢复以前,我们的孩子也会回来!”

    “交出魔童!”

    “交出魔童!”两三百人异口同声地大喊。

    “赶他们离开!”

    “抓住他们!交给城主府!”

    “冲进去,抓住他们!找到魔童!”

    “冲啊,跟他们拼了!”

    两三百人眼红脖子粗地都开始往前涌,仗着人多就想冲进神庙。

    仲神侍大急,拼命喊:“大家冷静些!大家冷静些!”

    严默冷冷看着快要冲上来的人群,手一翻,多出一个骨器,交给原战,“让他们冷静一下。”

    原战接过骨器,脑子一转,明白了,当即嘴唇一咧,露出白牙,“明白。”

    原战举起那支像圆筒一样的骨器对准台阶下的两三百号人,做了一个按下开关的动作。

    “噗——!”

    粗大的水龙从骨器中喷出,喷向人群。

    原战抓着骨器一阵摆动,他摆向哪儿,水龙就冲向哪儿。

    “啊啊啊!他们有骨宝!”

    “天哪!救救我!”

    “杀人啦!”

    城卫所的人眼看情况不再受他们控制,刚想出手,水龙突然变大,如浪涛般冲向人群。

    呼啦啦,人群彻底被冲散,被冲趴下。

    想要动手的城卫所的人呆住了,上面可没跟他们说,这队人手里有这么厉害的骨宝!现在他们要怎么办?

    原战收起骨器,随手揣进怀里,以后这就是他专用了。嗯,他以后一定会努力发挥出这支“十级骨宝”的所有能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