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7章 章回48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在参赛者中大该属于最不经心的一群人之一,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名参赛者,也没有什么特殊准备,他就跟局外人一样坐在观众席上,跟着大家一起笑、一起叹息。

    第一个上场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拿着骨器进场后竟然呆愣了好一会儿,等得到大赛主持者的提醒,才想起来似的把自己的骨器亮出来给大家看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演示。

    在这里为了公平,主持者不会介绍该骨器,连级别都不会,所有演示和介绍全部靠演示者自己。

    严默以为第四层往后的观众会看不见,没想到有角人的视力显然要比无角人好很多,他已经听到议论声从身后传来,很多人都在猜测那骨器是干什么用的。

    “啪嗒。”那人的骨器掉地上了,那人赶忙去捡,可第一次竟然没有捡起来。

    现场一愣,随即哄堂大笑。

    严默看到那人的手在颤抖,脸红成了猴子屁股,看年龄也不大,就二十刚出头的黑角人。

    笑声越来越大,现场竟然传来了让严默熟悉的口哨声、喝倒彩声。

    严默看那名黑角青年都快哭了,而最后这名青年虽然没有哭,却在捡起自己的骨器后,演示得乱七八糟,他甚至连介绍都没有,就在那里干演示。

    严默作为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未来人一看那骨器弹出的模样就知道青年做了什么,他做了一把自动伞。

    可那青年就这样撑开、收起,举着伞走了两步,什么介绍也没有,连五分钟都没有熬到,他大概觉得演示得差不多了,收起骨器就跑了。

    场中再次一静,随即更大的笑声响起。

    “诸位!”主持者的声音响起了,声音超过了众人笑声覆盖了全场,严默想有角人可能也弄出了可以放大声音的骨器。

    “磐阿神保佑,今日阳光明媚……”

    观众狂兴奋地唱对台戏:“热死啦!要下雨!”

    看不见的主持者:“我想磐阿神会听到诸位的祈求的,不过真要下起雨来,你们又要换要求了。”

    观众:“哈哈哈!”

    严默:……他似乎有点明白什么叫参与者最多的骨器大赛了,这其实就是一场五年一次的有角族全民娱乐吧?

    主持者:“好了,我们的第一位参赛者已经演示结束,下面就是投票时间,不过在第一次投票前,我不得不跟往年一样再说明一遍,免得一些不知道规矩的初次参与者以为有机可趁。”

    主持者一顿,接着道:“首先说明投票器的使用方法,当我说到让大家举起投票器时,请诸位把你们的投票器举起来对准那面收集骨屏,看到了吗?”

    观众笑着回答:“看到啦!”还有人在催促快点快点。

    主持者镇定得很,一点不受观众影响:“当诸位按下投票器的按钮时,带有诸位一丝魂力的能量弹会从投票器中投往收集骨屏。而每个人的魂力都是极为特殊的,磐阿神已经用事实告诉我们,这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魂力。所以不管诸位拥有多少个投票器,也不管诸位对同一个骨器按下多少次按钮,收集骨屏每次只会记录一次投票,魂力相同的其他票数它不会予以计算。所以,诸位,就别想着帮参赛者作弊了。”

    观众再次发出大笑声,这种事大家都知道,投票器刚出来时还真闹过这样的作弊事件,可最后结果告诉他们,那只便宜了骨器师协会多卖了很多投票器而已。

    严默:厉害!他还在想大赛方要如何防止作弊,结果人家在设计和炼制投票器和收集骨屏时就已经考虑到了这点。用骨器记住魂力吗?这个功能好,他得记住,以后可以考虑利用到九原的方方面面。

    这时,主持者的声音陡然提高:“现在,诸位,想要给刚才那位演示者的骨器投票的人,可以举起你们的投票器了!”

    “唰!”几乎动作一致的,想要投票的人全部举起了手臂。

    严默等人左右前后看看,也学着举起那投票器。

    主持者:“投票时间只有十秒,请在十秒内按下你们的投票器按钮!十、九……”

    严默作为尝试,而且也确实觉得那把骨伞在实际生活中很有用,便也举起投票器对准骨屏,按下按钮。

    奇景出现了,这可能也是大赛亮点之一?

    炫彩缤纷、大量的能量光点冲向场地正中北方上空的一块巨大骨屏。这些能量光点在砸到骨屏上时,骨屏会炸开大团礼花一般,发出炫目的光彩。

    现场小朋友都发出了尖叫和欢呼。

    这些能量光点全部都是从投票者的投票器中喷出,红橙黄绿青蓝紫白黑,各种颜色都有。

    严默看着这些漂亮美丽宛如烟花的能量光点,心想:这些颜色是不是就是人的灵魂的色彩?

    他看到自己喷出的能量光点颜色,是……竟是各种颜色组成的彩团子。

    严默莞尔,他的灵魂有这么复杂吗?

    再看身边原战,他刚才只顾着观察周围,都没有留意到身边人能量光点的颜色。

    原战挥挥自己的投票器表示他没投。

    九风小朋友高兴得不住大笑,他连按了好多下投票器按钮,就为了看里面射出的能量光弹。这位射出的能量光点是非常漂亮的淡青色,就好像最晴朗的天空的色彩。

    小白角很严肃,木呆呆地抓着投票器也不知投了没有。

    九风还想抢他的投票器玩,被小白角打了下小爪子。

    在主持者最后一个“一”字音刚落时,小白角也忍不住了,举起投票期对骨屏按了一下。

    浓郁的像牛奶一样的白色光弹射出,很快砸在骨屏上,与其他光弹一起砸出了漂亮的大礼花。

    小白角嘴角微微弯起了一点,外面的世界好好玩啊。

    就在同一时间,位于玄宇城旁边的洛兰城神殿。

    白角族如今唯一仅存的三眼大巫亚兰突然从静坐中睁开眼睛。

    随后,他不止睁开眼睛,还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旁边的神侍惊讶,亚兰大巫为了向神祈求未来白角族大巫所在,每天都要静坐很长时间,今天明明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大巫?”

    亚兰伸手,在神侍的帮助下撑起自己的身体,他已经很老了,可是为了白角族,在没有下一个三眼大巫出现前,他都必须撑下去。

    “让人去找族长,下代大巫出现了!”亚兰声音沙哑,因为激动还有点颤抖,可却字字清楚。

    神侍手一抖,整个人的精神气都变了,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拔高:“大巫,真的吗?下代大巫出现了?!”

    “去!赶紧去叫族长!我能感觉到下代大巫离我们不远,我们必须赶紧找到他!”

    因为这个天大的喜讯,整座神殿都像是活了过来,而等族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后,第一个命令就是让所有知情的人闭嘴!

    “这是天大的好事!为什么不能说出去?我们白角族因为大巫人数减少,下一代大巫又没有出现,族人早就心慌意乱,外面还传出了我们白角族已经被神抛弃的说法。”白角族长老拄着权杖在神殿中低吼。

    “对啊,如果说出去,让大家都知道下一代白角族大巫出现了,不但那些谣言会不攻自破,最重要的是我族的民心会安定下来。”最高等级的神侍也不明白族长为什么要发出禁令。

    白角族长看向上首的亚兰大巫。

    亚兰大巫叹息后开口,“九年前的某一天,我在冥冥中感觉到了下代大巫的诞生,但是等我想要再去仔细寻找那孩子的方向时,我却发现我失去了对那孩子的遥感。”

    “九年前?九年前大巫就诞生了?为什么……”长老想问,看到亚兰大巫抬起手,闭嘴。

    亚兰大巫,“因为我不确定那孩子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真的抛弃了我们。我只知道我感觉不到那孩子了,如果那时候我告诉你们,你们要到哪里找他?让民众怀有希望再失望后不是更无法收拾?而现在我感觉到了同样的气息,更加明显、更加活跃的魂力波动!”

    “同样的?”长老和高等神侍抓住了关键词。

    “对,同样的。”亚兰大巫点头。

    白角族长直到此时才开口:“为此,我和大巫都有一个猜想,下代大巫很可能不是诞生在白角族领地,而是诞生在了另外两族中。而当初大巫失去对下代大巫的遥感、时隔九年后又感觉到,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有人把我们的下代大巫藏了起来,还用手段隔离了大巫对下代大巫的遥感,而能做到这点且能藏起一名三眼大巫九年还能让外界一点都不知道的,你们觉得那会是普通人吗?”

    长老和高等神侍明白了,也立刻阴谋论了,长老脸都黑了,用力捣着权杖大声骂:“那些混蛋!黑角和红角的心都黑了,当年如果不是我们白角族牺牲那么多人,拿出所有能利用的逃命骨器,我们大巫更是用自己的灵魂之力和肉身祭炼,才炼制出了可以穿过遥遥大海的骨船,现在哪还有他们!”

    族长竖起手指,“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思了。重点是有人藏起了我们的大巫,而他们的心思无非也就是想通过下代大巫来达到控制我族的目的。”

    高等神侍忽然道:“我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藏了下代大巫九年,如今却又让他暴露出来?”

    族长和亚兰大巫对看,亚兰大巫说道:“我怀疑,我们的下代大巫自己想法从禁锢中逃了出来。”

    “啊!”两重奏。

    长老急得团团转,“这可怎么办?下代大巫才九岁,还是一个孩子,他知道要往洛兰城逃吗?大巫,您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我们赶紧派人去接他!”

    “派人接是肯定的,但这件事暂时不能传出去,我们在找那孩子,囚禁他的人肯定也在找他。而他们如果无法掌握那孩子的行踪,那么他们一定会想到从我们这边的动向着手,所以我们是要派人去找下代大巫,但只能派出最值得信任的、且丝毫不能把消息传出去。”

    白角族洛兰城的上层波动和打算,现在小白角和严默都不知道。

    严默也曾想过对方有寻找小白角的方法,所以他在使用愿力时,特别增加了“希望小白角的真实身份不要被人发现”的祈福。

    但是他显然没有想到那个使用了魂力的投票器会暴露小白角的魂力,他可以掩藏小孩的外表,可以让所有人都忽视苏门,但小白角的主动暴露却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只有亚兰大巫因为同是同族大巫的身份,对苏门的灵魂波动能有所遥感,另外在找小家伙的一群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敌人抓到”苏门后,会不立刻逃出玄宇城,还大大方方地跑去观看如今聚集人最多、也是有角族最热闹的骨器大赛。

    再说骨器大赛现场。

    主持者数完十秒,猛地提高声音:“停!投票结束,让我们看看第一位演示者演示的骨器一共得到多少票数?”

    按理说,刚才那人是第一个出场,又因为紧张表现得太糟糕,这票数怎么都不会好。

    可是最后统计结果却告诉所有人,这人的票数不但好,还很高!

    主持者:“呵呵,4675票!我们这个赛场可以坐满一万人,如今第一个骨器就得到了将近一半的票数!但是,现场有多少人知道那骨器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现场观众席传来大笑,显然没人在乎那骨器的用途,大家来这里看比赛就是为了图开心。

    这大概是每次骨器大赛的惯例了,第一个出场的人虽然看起来不太划算,但因为气氛还有很多小朋友,大家就是为了高兴,也会按下投票器。就比如九风小爷,这位九成九不知道那骨器干什么用的,他就是看光弹喷出来好看,还按了好多下,反正他按多少下,骨屏也只会记录一票。

    之后,第二位、第三位的演示都算正常,介绍有、动作也有,说明得也比较清楚,但比较干巴巴,还引来了几场哄声。而这两人的骨器的得票数都不高,就算有小朋友热情参与,他们的票数也都没有超过两千票。

    第四位这位比第一位都不如,刚进场听到大家的笑声和哄闹声,竟然抓着自己的骨器就扭头跑掉了。

    “哈哈哈!”观众们乐得大笑大闹,不过还好没有人往场地中扔东西。

    等到第五位上场,严默才算开了眼。

    只见这位一上场,先是连翻了十来个跟头,惹得现场气氛大大抬高,叫好声不断响起。

    然后这人说话了,声音一下响遍全场,看来这位准备十分充分,连扩声器都来了。在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是,不管是谁参加骨器大赛,大赛方都不会为他准备任何道具,所有演示介绍等全靠演示者自己。

    “磐阿神在上,保佑每一位今天来此的朋友!诸位,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的骨器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观众们大声回答:“是——!”

    “大家请看。”演示者打了个呼哨,观众席突然跳下两个有角少年。

    两个有角少年还抬着一个大木盆。

    两少年把木盆放到场地中/央,然后……突然就开始脱衣服。

    满场的胡哨声、尖叫声再次响起,观众一个个莫名兴奋。

    原战看看那两少年的身材,撇嘴,“差远了。”

    严默笑出声。

    两个少年并没有脱光,还留了短裤,他们把衣服脱下来还拿着衣服围着场地转了一圈,引来众人的鼓掌和欢笑,这才红着脸笑嘻嘻地把衣服放入木盆中。

    这时人们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演示什么。

    接着演示者从身上掏出一个储水骨器,往木盆里注水,他一边做还一边解释他在干什么。

    九风和小白角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战胸口的育儿袋的盖子打开了,两枚小嫩芽冒出袋口。

    接着,演示者拿起他一开始拿的骨器放到了木盆上空。

    开关打开,骨器伸出了四条腿,不对,应该说这支骨器变成了一个三角支架,架在木盆上空,而支架中间往木盆的方向则另外伸出了一支骨棒。

    “诸位!精彩的就要来啦!请睁大你们的眼睛!”演示者在骨架上方的中端位置按了一下。

    那支伸进木盆里的骨棒突然开始搅动。

    观众:……搞嘛?

    严默扑哧一笑,瞬间了悟:“这是简版洗衣机?”

    “什么洗衣机?”一大两小全部看向他。

    严默指向场地中/央,“喏,就像那样,把衣服搅来搅去不用人手来洗的器械。”

    那个演示者这时突然和两个少年一起唱起来:“搅啊搅啊搅,洗得真干净,不用棒槌不用手,最最方便的洗衣骨器,还能用来和面、搅泥,各种用途!有了它,你的日子就轻松啊真轻松!”

    严默要笑趴下了。这三人的表演用他的眼光看很挫劣,可对现在的有角族来说已经足够足够。

    全场观众也在笑,懂行的都知道这个骨器其实没有什么难度,难的是在于能想到。虽然简陋,但演示者卖命的表演还加上了歌唱,还是赢来了众人阵阵掌声。

    “喂,这洗衣骨器卖吗?”观众席中有人喊。

    “卖!卖!”演示者也是少年,闻言就高兴地跳起来回答:“底价一千骨币,每次加价最少一百骨币,价高者得!”

    “我出一千一百骨币!就当买回去给孩子玩,哈哈!”有人喊价了。

    主持者的声音插/进来:“五分钟到,下面是投票时间,等到投票结束,可以给予两分钟的拍卖时间。都给我按规矩来!”

    观众哄堂大笑,没人理他,喊价的声音时有响起。

    主持者也不管大家,只顾倒数投票秒数。

    洗衣骨器在投票结束后得到的票数还不错,但少年们显然对票数什么都不怎么关心,他们更在意的是这个骨器能卖多少骨币。

    最后洗衣骨器以三千骨币的价格被拍卖出去。少年们喜笑颜开,其实制作骨器的费用比他们得到的骨币要高多了,但他们不在乎,他们都是低级骨器师,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用自己的构想、用自己炼制的骨器卖到骨币,能卖出去就表示他们的想法被认可了,这才是最让他们高兴的事情。

    而且今天过后,一定会有人向他们订购同样的洗衣骨器的!

    在这三名有角少年抬着木盆重新跳上看台后,后面的比赛便“高/潮不断”,绝大多数演示者为了赢来观众们的喜欢,各种花招尽出,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有些羞耻度高的让在场大人都要去捂自己孩子的眼睛。

    严默也捂脸,完了,他没想到参加个骨器大赛还得加上个人和群体表演,早知就好好打听一下了,简直失策啊失策!

    怎么办?据说他的骨器被放在了很后面,他好像还有时间,要不要准备一下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