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8章 章回48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报名的人很多,但最终能拿到大赛场地来展示给众人看的并不多,报名时的初选就已经筛下很多不符合要求的,比如说曾经已经出现过又没有什么改良的、想法很好但炼制很差的等等,最后可以参加大赛的合格者都会当场收到检测师的邀请。

    严默作为外人并不了解详情,当时给他测试的霍普让他把骨器留下就已经表示他的初测通过,毕竟连大骨器师都看不出作用的骨器还真不太多,更别说这还是唯一一个到报名处申请参赛的疑十级骨器。

    看到下午,严默发现能现场展示的骨器差不多是一个级别顶多四个这样,每个人上场五分钟,就算加上投票和拍卖的时间,总体也不会超过八分钟。这样,从早上九点开始的大赛,中午不休息,现场有人卖吃的,到下午刚过两点就轮到了严默上场。

    到了下午,观众不但没有少,反而更多。不止平民来得多,第一、二排在上午时还空出不少位子,到下午几乎已经坐满。

    有角人看大赛已经看出经验,有些人对前面的低中级骨器并不怎么感兴趣,就会特意选择下午过来。通常骨器级别越高,表演性质越少,趣味性虽然降低,但学究性和严肃性跟了上来,自然会引来一批只想看门道不想看热闹的看客。

    而喜欢看热闹的人更舍不得走,因为谁都知道骨器大赛能得到魁首的九成九都是高级骨器,谁不想亲眼看到其出现的过程?如果能幸运地猜对,主办方和外面办的赌局还能让他们大赚一笔。

    严默在早上进赛场前就被告知,他被排在了三十六号。

    三十四、三十五号展示的都是九级骨器,制作精美异常,功能也实用。

    三十四号展示的已经类似现代烤炉,展示者说骨器是由某某先生制作,他只是弟子,而某某先生会想到炼制这样一具骨器,乃是受到一个武器类骨器的启发。

    三十五号是一名年纪很大的八级骨器师,白角族,他亲身上阵演示他呕心沥血花了五年时间才炼制成功的、他的人生最高作品--一具可以说话的骨偶。

    骨偶穿着衣服,戴着帽子,乍一看就像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

    老骨器师摸摸骨偶的骨手,感叹:“今天天气真热。”

    骨偶重复:“今天天气真热。”

    老骨器师流泪微笑:“谢谢你陪伴我。”

    骨偶:“谢谢你陪伴我。”

    全场十分安静,没人开口评价老人的这具骨偶,而明眼人都看从老人的演示中看出这具骨偶虽说能说话,但也只是重复而已,并无自主说话的能力。

    老人拍拍骨偶,给它正了正帽子,像是对所有人说道:“这是我唯一亲人的骨骸,可是我留下了他的骨骸,却无法留下他的灵魂,也没有办法赋予它新的灵魂,不过它能保护我、陪伴我,这就够了。”

    老人牵起骨偶的小手,“传说在很久以前我们不叫有角族,叫炼骨族,那时我们的炼骨文明就如天上的太阳一般灿烂辉煌,当时据说已经有大骨器师能把灵魂附着在骨器上,比如我们传说中早已失传的、记载了全部炼骨族文明的白角族骨承。”

    老人叹息,“也许失去骨承就是对白角族最大的惩罚吧,我的先生告诉我,在来到这片大陆之前,白角族是三族中最擅长炼制骨器和炼制巫药的一族,白角族大巫更一直都是三族的最高大巫,那时神也最为眷顾白角族。可是自从大战过后,因为分歧、因为种种原因,记载了我们炼骨族所有文明和传承的最重要的一枚骨承消失了,而我们白角族也从此……”

    场中响起了微微喧哗声,但很快又安静下去。有角族尊敬老人,尤其尊敬这种有着丰富学识和人生经验的老人。就算老人说的话让其他两族的人听得不太舒服,他们也没有当场给老人难堪。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向天下所有骨器师发出一个恳求,如果有人能让骨器具有灵魂,让骨器活过来,请帮帮我吧,我是一个自私的老头,明知道亲人全部都死了,他们的灵魂也都应该安息在神的怀抱,可是我贪婪地想要一个人陪伴我,不止是冰冷的、机械的骨器,而是有灵魂、有反应的真正的生命体。哪怕没有灵魂,只要它还是活的,是生命……”

    老人发出咳嗽声,他旁边的骨偶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只是呆呆地站着。

    “我愿意付出所有!我愿意……”

    老人带着他的骨偶下去了,现场气氛沉重,和之前截然不同,连小孩子都少有嬉闹。

    不过安静也只有片刻,当主持者要求大家投票时,各种议论声纷纷响起。

    严默看着老人的背影,神色异样地凝重。

    原战伸手握住他,“那老头说的活的骨器……”

    严默转头看他,突然变成苦瓜脸,“阿战,我好像又在无意中做了一些不能做的试验?”

    “无意?”

    “我看那玩意都能装那么多灵魂了,我以为让骨器像生物一样具有成长性,也是正常的发展方向。”严默先是担心,后来想到他炼制出墨杀,而墨杀被他两次炼制后变成现在活物一般,指南也没有惩罚他,那么是不是这样的试验和骨器发展方向并没有违反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则?

    其实他后期炼制的骨器大多都有一定生物特性,比如受到损伤可以吸取周围的流动能量而让自己慢慢修复,或者手柄等处可以自动变形调整好更加适合使用者等。

    而能做到以上几点,并不是具有魔力的骨头的就行,严默还另外跟试验似的糅合添加了一些东西。

    这真的只是职业病!

    对于一个曾经成天折腾生命体的研究者,你让他改行炼制骨器,他怎么可能完全摒弃曾经的知识和想法?

    “我说那两把低级骨器除了布华,怎么还引来了骨器师注意,原来……”严默低喃,心想自己当初幸亏没跟那买走他骨剑的有角人见面,否则那时还不知要纠缠出什么事来。他更庆幸那骨器师虽然察觉他炼制的骨剑比较奇特,但显然也没有抓到重点,只以为是魔骨的特性。

    两人说话都刻意压低了声音,就是坐在他们旁边的九风和小白角都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原战想说什么,听到主持者的声音,拍拍他,“到你了,想好要怎么表演了吗?”

    严默对他竖起中指,起身。

    “不管你做出什么,我觉得都挺不错。”

    听到身后传来的笑声,严默勾唇,从第三层看台一跃而下!

    当人们发现这次演示骨器的竟然是一名无角人时,惊讶的喧嚣声顿时充满整个赛场。

    虽说无角人只要取得骨器师资格,他就能参加骨器大赛,但是不管是为了观众心情,还是为了被演示的骨器,没有哪个骨器师会傻到把自己的骨器交给无角人演示,最多在表演过程中使用一下无角人。

    可现在竟然有骨器师直接让一名无角人代替他上场做主演示,还是至少九级的骨器,这绝对是前无古人的壮举了!

    严默才不管现场观众怎么看,他在众人喧嚣中取出参赛骨器,在地面上放大到正常尺寸。

    弄好,他拿出一支小喇叭,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喇叭中突然发出一道极度刺耳的尖锐声响,该刺耳声震遍全场,令所有听到的观众全都下意识捂住了耳朵。

    观众席中不少行家挑眉,这玩意都可以当武器使用了。

    人群也因此渐渐安静下来,让无角人上场演示高级骨器,对于高傲的有角人来说,确实有点无法接受,但只要冷静下来大家就能想到对方背后一定有人,而且这人的地位或者能力还相当不凡,否则他也不敢使用无角人来演示自己的骨器不是?

    看现场安静得差不多,严默把小喇叭举到唇边,“这是一件被测试骨器师评定超过九级,很可能已经达到或者超过十级的骨器,你们不想知道它有什么用处吗?”

    “演示吧!赶紧的!”不少人发出催促。

    严默微笑,“那好,不过我演示这具骨器,需要有人配合,请问在场有人愿意下来帮忙配合一下吗?保证没有任何痛苦,也不用你脱衣服。”

    现场传来笑声,可笑归笑,却没有人出头,跟之前看比赛的热情和踊跃完全不一样。

    严默补充:“如果是自感身体不舒服又查不出原因的人更好。”

    “咦?你是说这具骨器可以给人看病?”第一排看台上有人问。

    严默笑回:“不,它不能给人看病,它只是工具,只能显示出人体中大家肉眼看不到的地方。至于判断被显示的人有没有病,还是要靠治疗者的判断。”

    严默说的很中肯,没有夸大,可观众们一听这东西就跟个镜子似的,顿时都没了兴趣。

    只有懂行的人听出门道,之前问话的人再次问道:“你说这件骨器能看到大家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是什么意思?”

    严默点点头,“就是显示出人体内部的模样,包括内脏和骨骼。”

    一静之后,“哎?”“呀?”等惊疑声响遍全场。

    “诸位,你们身体不舒服或者受伤时,如果是在表面,你们和治疗者都能看到,可如果不舒服和伤口等是在身体里面,你们要怎么办?”

    第一和第二排不少人挺直了腰背,更加仔细地去看去听。

    但也有人发出嘘声和催促声,表示不想再听无角人的讲解,第一排中突然站起一人,转头对上面几排观众呵斥:“闭嘴!安静!”

    这人的声音很大,有人不忿想反骂,可当看清对方的衣着装饰和面容后,几乎所有人都没敢骂回去,就算有不认识其人的也会被旁边认识的劝住。

    严默像是没注意到这一幕,依旧按照自己的速度继续解说:“炼制这具骨器的骨器师原本是一名治疗者,他就是因为苦于看不到患者身体内部,才想到要炼制这么一具骨器。诸位,有勇士敢下来试一试吗?”

    严默见没有人下来配合,把邀请变成了激将。

    一名坐在第一排视线最好位置的红角少年忽然慢慢站了起来,少年很瘦,面色一看就不太健康,有着异样的苍白。

    “我来试试你的骨器。”

    他身边的人狂惊,纷纷站起想要阻止:“殿下!”

    红角少年抬手,表示他意思已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