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9章 章回48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少年看似病弱,却没有选择从楼梯道下来,而是跟绝大多数人一样从看台上跳跃至场地中/央。

    哪怕这一跳,让他身体负担很大。可他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得像个弱者,就算他本身就是,他也不愿意。

    看到少年直接往下跳,他身边的人脸色都吓青了,赶紧跟着跳到他身边,就这么跳下来七八个人。

    有些人认出了少年的身份,有些人没有。

    认出少年身份的人都有些惊讶,不明白这位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面就这么贸然要去配合一名无角人。

    可是想到这人的身份和病情,众人又有些了然reads;。

    九风和原战耳朵尖,已经听到有人提到少年的身份,竟是当代红角族族长也是当今三族王者的幼子。

    为表公平和一视同仁,每当有这种大型活动举行时,王者或者其家人要出席这些活动,一般都会不偏不倚,比如王的各个孩子就分布在各个赛场上观赛。

    而像骨器大赛这样隆重的五年才举行一次的盛事,作为王者的家人,更需要与民同乐,也就是别的贵族可以不出现,他们却必须要出现,哪怕到后半段才出席。

    原战听到第二排正好坐在他前方的人跟旁边的朋友低语:“这位很久没看他出来了,我以为他已经病得起不来。”

    “谣言不可信啊。”

    “可我听我父亲说……”后面一句话这人声音压得更低,“说大巫早就给出断定,我们这位小殿下将活不到成年。”

    “什么?这事是真的?据我所知,小殿下成年还有不到半年吧?”

    “嗯。”

    少年知道观众们肯定有不少人在议论自己,但他不在乎,对,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对于一个将要死的人来说,他只想做他想做的事情。

    不过和一个无角人配合而已,又不是和这个无角人结为伴侣,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严默打量少年,目光很自然地落在对方的脸上,很好看的一个孩子,五官很俊美,不过太廋了,面颊都凹了进去,这让他的眼眸显得出奇幽深,而不正常的苍白脸色更衬托得他发紫的唇瓣特别显目。

    一番打量后,严默对少年的身体状况有了初步判断。

    “我要怎么配合你?”少年说话了。

    少年身边的人还想劝他回去,少年当没听见。

    有人怒瞪严默,似乎在责怪他都是因为他让少年不顾自己身体。

    严默假装不知道少年身份有多高贵——哪怕他已经听到有人在叫少年“殿下”,就像对一个普通少年般笑咪咪道:“您只要走进这具骨器中,贴着这面骨壁站好,不要乱动就可以了。”

    “就这样?”

    “就这样。”严默说着从四方形的骨器上拉开一扇门,示意少年走进去。

    “殿下,我来吧。”一名侍卫主动上前。

    少年按住他,“不用。”他可以尝试生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既然已经下来,又何必再让别人代替?

    “殿下,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具骨器……”又有人阻止少年。

    少年站在门边回头,表情带了一点嘲讽,“就算这具骨器危险,就算这人想要害我,对我又有什么损失?如果我真的出了事,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怕这人跑掉吗?”

    一名年约四十左右的有角护卫对拦阻的众人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再劝阻殿下。他是最贴近殿下的一个人,也最明白殿下在最后的这一段时间想要做什么,这是他最后的纵容和欢乐,就算是王来了也不会阻止他reads;。

    少年终于走入骨器中,严默在合上门以前,又让他调整了一下位置,“对,让你的后背贴合后面的骨壁,直视前方,等会儿你就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内部。”

    “我能看到?”

    “能。”严默笑,“这面骨壁可以向里外的人都进行显示。显示期间请你尽量不要动弹,保持一个比较轻松但稳定的姿势,这样可以看得更加清晰。如果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也请不要害怕,我会在外面给你指示。”

    “好。”少年殿下背贴骨壁站好。

    严默关上骨门。

    外面的人都紧张地看着他。

    严默走到骨器的另一面,指了指那面平整的骨壁,扩大声音道:“等下我操纵骨器,大家就会在这面骨壁上看到这位勇敢者的身体内部。”

    少年的侍者和护卫们全皱起眉头,他们可不希望自己殿下的身体内部被人看光。偏偏一向安静的殿下竟然在这时候跟他们拧起来,他们也无力阻止。

    听说可以看到一位殿下的身体内部,在场所有人都被勾起了兴致,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那面骨壁。

    严默手指在骨器某处按了两下,同时声音温和地对内部的少年说:“现在开始,不要动弹。”

    骨器表面咋一看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很快那面原本骨白色什么花纹都没有的骨壁忽然亮了起来。

    一个人体外形从脚到头开始快速显现。

    “唰!”第一和第二排中许多高级骨器师站了起来。

    完整的人骨出现!

    “啊!磐阿神在上!它真的显示出来了!”观众席发出惊呼。

    还有人惊奇地叫:“原来我们的骨架就长这样?”不是所有人都见过全副的骷髅骨架,尤其是孩子们。

    有角人没有捂上孩子的眼睛,还让他们仔细看,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咦?”以治疗为主的人也开始意识到什么,这些人全都伸长了脖子,恨不得把眼睛贴到那显示出完整骨架的骨壁上。

    严默的声音响起:“这具骨器的第一重操作可以看到人体的内部骨骼。”

    严默站远了一些观赏少年的骨骼,还赞了一句:“很漂亮的骨架,比例良好。”

    随后他又叹息了一声:“可缺点是目前这具骨器还不能单独选择某部分的骨头放大,要看就只能看到全身的。”

    众人根本没把这个缺点放在心上,目前看到的已经足够让他们惊讶。

    接着严默又凑近骨壁仔细观看,“请看这里,显然,我们这位勇敢者的左小臂曾经折断过。”

    跟着跳下来的人中有一个排众而出,这人身穿神侍服装,似乎是少年的专属治疗师,他绷着脸皮凑近骨壁,重点看骨架的左小臂处reads;。

    随后这位似看出了什么,默默地退后,只眼睛发亮地看着面前的骨器。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观众席上有人询问。

    “对啊,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询问的人变多、声音变大。

    那神侍看到那中年护卫看向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哗!”观众席热闹了。

    “演示时间不多,我们开始进行下一步。”严默加快速度,按下另一道开关,同时提醒少年,“等下会有一个东西从你的头顶出现,它会把你包裹住,请不要害怕,放松身体保持原来的姿势,它不会伤害你。”

    里面的少年下意识点头,他盯着前面骨壁看得舍不得把目光错开,原来这就是他的身体,他的骨架原来就长这个样子!

    外面的无角人的声音刚落,一个看起来软塌塌的玩意突然从头顶冒出,慢慢地接近少年。

    少年抬起头,盯着那东西看。

    严默看时间不多,直接用魂力操纵那个软塌塌的玩意包裹住少年的胸膛。

    少年低头,被包裹住时他吓了一跳,但因为事先得到叮嘱,他动了一下就稳住了。

    严默在外面提醒:“请不要碰它。”

    少年刚刚抬起的手放下。

    外面骨壁上的骨骼消失,开始出现另一副发光的图像。

    严默解释:“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勇敢者的心脏,看到没有,里面的心脏正在跳动。”

    看到了!观众席上此时已经没有人坐着,所有人都无意识地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在伸头往场地中/央看,想要看清那面人高的骨壁上显示出来的图像。

    如果说前面显示出来的骨骼只是让他们惊讶,现在显示出的内脏则让他们感到了震惊。

    有角人除了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几乎都见过各种各样的骨头,所以就算这具骨器能显示出骨架,从视觉上他们并没有感到特别惊骇,可内脏就完全不一样了。

    除了经常杀人的战士或者负责屠宰的人,谁会经常看到内脏?更何况是他们有角人的内脏!更是活生生的内脏!

    有人自恃身份,终于忍不住从观众席上跳下。

    有人想有样学样,主持者的声音蓦地响起:“没有受到演示者的邀请,任何人不得随便进入比试场地,如再有人违反,不管是什么身份,赛场守卫都会把他给扔出去!”

    骚动的人群停下,想要往下跳的人也不敢跳了。往年不是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赛方说扔人绝对不是开玩笑,他们除了族长以上和大巫不敢动,就是长老他们也敢下手。

    跳下来的几个人有高级骨器师也有神侍。

    少年的专属治疗神侍看到那名跳下来的神侍立刻对对方抬手,那位年纪稍大的神侍走过来,和这位专属治疗者一起认真仔细地看骨壁图像reads;。

    多新鲜哪,活生生的心脏图,还是他们尊贵的小殿下的!

    严默也站在他们身后仔细看,从显示出来的图像上看,他的初步判断并没有错误,少年确实罹患先天性心脏病,图像上也很明确地表示出这一点。

    两位神侍手指图像私语着什么,他们很多人都医治过少年,可就算三族大巫,包括最擅长治疗的那位亚兰大巫最后也毫无办法,只说少年深受神的喜爱,会在成年前就回归神的怀抱。

    而他们这些治疗者为了医治这位小殿下,几乎绞尽脑汁,很久后才根据对方的发病状态等判断出他的心脏有问题。为此,他们甚至还生剖了不少无角人的胸膛观察他们的心脏,可是他们就算可以剖尽无角人的心脏,也不敢剖开少年的,所以虽然知道少年心脏有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治疗,只能通过巫药让他少受一点痛苦。

    如今这副显示出来的图案简直帮了他们大忙,他们看过剖开过的无角人的心脏,也对比过死去的有角人的心脏。通常,有角人的心脏会因为体形缘故比无角人的稍微大一圈,可基础构造完全相同。

    再对比这副显示出来的图案,他们可以非常肯定地指出少年的心脏哪里除了问题。

    只要找到问题所在,难题就解决了大半,至于要如何治疗……

    呃,他们还没想出来,不过两位神侍都很坚信大巫们会有办法。

    不过为什么这个无角人这么恰好地就显示出小殿下的心脏?

    少年的专属治疗神侍转身疑惑地看向严默,“你主人的这具骨器只能显示出骨骼和心脏位置?”

    “当然不是。只不过时间快到,我就捡了重点的来。”严默答。

    该神侍总觉得这无角人的笑容包含了什么,又疑惑地看了他好几眼。

    “你这个骨器拍卖吗?我代表王室想要买下你主人这具骨器,价格……如此高等级并特殊的骨器,我们开价是对它的侮辱,或者请你的主人到王城一叙?”中年护卫只看那两名神侍的表情就知道这具骨器有多珍稀和有用,当即走过来说道。

    现场观众听到这段话的人不少,不少人都在心中暗骂此人狡猾,竟然利用王室的名义开口索要这具非凡的骨器!他们也想买好嘛!

    “演示时间到!”主持者的声音不管众人纠结的心思,毫不客气地打断众人。

    严默干脆利落地打开骨门,让少年出来。

    少年盯着对面自己的心脏图,还舍不得出来,胸前包裹的东西消失,他还往那面骨壁走了两步。

    可图案立刻就消失了。

    少年失望地站住。

    此时,赛场某处的一个房间内,霍普从窗口回到座位,慢慢坐下,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外面主持者要求众人投票,他才点了点桌上一只小巧的骨鸟,对它说道:“告诉他们,又一位大骨器师要出现了。还有让他们全力打听赞布此人。”

    小巧的骨鸟飞起来,盘旋了一阵,从窗口飞了出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