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0章 章回49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从表演度和观众的热情度来看,严默的这具骨器表现一般,但连王子都亲自下场配合的骨器,再加上那些高级骨器师和神侍的重视,哪怕不懂的人也会感到不明觉厉。

    为此,在意料外也在意料中的,这具骨器得到了相当高的票数,超越了九千点,成为了当天该赛场最高得票者。

    之后本来赛方还准备了两件高级骨器想要撑撑场子,可是严默的这具骨器一出,赛方立刻当机立断宣布初赛到此全部结束。代替大骨器师准备上台操纵的骨器师也没有任何抗议,他们拿到手的骨器是不错,但论起创意和实用性,怎么看都比无角人演示的那个要弱上几分,在这种情况下还上台,只能给炼制者抹黑。

    严默并没有因此自得,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若真的论起炼制骨器的本领,他比起有角族那些一生都浸淫在骨器中的大骨器师还是要差上一些的,而他能比有角族大骨器师强的地方,说句俗话,只是他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还是两大巨人共同扛着他,一位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不知多少年的知识积累,另一位则是包含了炼骨族所有传承的骨承。

    有这么两位巨人相助,他的眼界和起/点就已和一般的骨器师不同,再加上他本身对医学的研究,只要他想,他就可以走出一条与有角族炼骨术相通却不同的道路。

    而他原本已经有了模糊的概念,如今来到西大陆亲自参与了有角人的骨器赛事,看着、听着别人的骨器和议论,他的概念也越来越清晰。

    骨器,金属,生物向发展,他以后要走的就是把这三者完美结合的炼器之路。

    而且对此他已经有了可行性办法。

    “请问你主人的骨器拍卖吗?”之前提议的中年护卫耐心地等到十秒投票结束,再次询问道。

    严默看原战站到了看台边沿,对他挥挥手,示意他不用过来,随后对中年护卫不亢不卑地道:“抱歉,这具骨器的炼制者并没有拍卖这具骨器的意思。”

    “哦?先不用这样肯定地拒绝,你不如把我的话传给你的主人……”

    “波叔,这位大概是没有主人的。”少年殿下打断中年有角人的话,走到严默身边。

    少年很瘦弱,可他的身高并不矮,两人身高几乎平齐。

    “这具骨器非常好,它有名字吗?”

    “有,因为它能看到人的身体内部,所以就叫透视仪。”严默对病人的态度向来温和。

    “我听你刚才介绍说,炼制这具骨器的人曾经就是因为苦于看不到人体内部,这么说他原本是一位治疗师?”少年问。

    “是。”

    少年点头,“今晚王宫有宴席,我以我个人的名义邀请这具骨器的炼制者,希望他能亲自前来。”

    少年被教得很好,并没有因为严默是无角人就轻鄙他,跟他说话和跟一名有角人说话并无异样。

    “我会把您的话传到。”严默接过少年让侍者递给他的骨牌,明白这大概就是进入王宫的通行证和邀请函了。

    少年似乎觉得严默的态度很有趣,上下多看了他两眼,能在一名王族身边还能保持这么镇定和淡然的无角人他从没有见过,他见到的无角人大多是他还没有走近就已经跪趴下一片的卑微者,可这名无角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和他具有同等地位,对他甚至是长者看后辈的目光。

    “你叫什么名字?”

    严默微微一思索,回道:“严默。”

    “我记住你了。”少年脸颊微红,似乎刚才试用骨器的兴奋之意还未完全退却,这让他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但同样他也感到了些微疲累,达到目的后少年就没再继续停留,很干脆地带着人离开。

    严默收起骨器回到原战身边,不久主持人便宣布了当天得票数最高的两具骨器,一是严默演示的透视仪,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烤箱。

    当天,初赛结果一出来就被传到了某些人耳中。

    正在城外庄园里寻找蛛丝马迹并安排搜寻的布华听说严默竟拔得头筹,真正愣了片刻,“单顿,你说什么?那个三级骨器师得到了头名?”

    单顿很肯定地点头,他可是把赛事从头看到了尾,之前在赛场上让众人安静闭嘴的就是他。

    “你不用这么惊讶,那样的骨器,你觉得一名三级骨器师可能炼制得出来吗?那具骨器十成是他背后的先生所炼制。”

    “那位先生没出现?”

    “没有,不过我们的小王子罗杰殿下特意邀请了该炼制者参加今晚的宫廷宴会。如果那人是个聪明人,只要操作得当,今晚他就会成为王城和贵族间新的宠儿,等大赛过后,也许真的就要有一名新的大骨器师诞生了。”

    布华总觉得自己忽视了什么,这让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你觉得今晚那位骨器师会出现?”

    单顿抱臂,“为什么不?”

    布华摇头,“我也说不好,但我觉得那个骨器师恐怕不会亲自出现。”

    “你是说?”

    “信不信,如果今晚真的有人应邀去山顶王宫,到达的必然还是那两个无角人。”

    单顿不是很信,但是他又对布华的判断充满信心,“反正我们今晚也在应邀之例,那位骨器师到底肯不肯露面,到时候我们就知道了。”

    布华心中有个模糊的猜想,虽然这个猜想很可笑。

    “对了,你在找什么?我看你把你的近卫都派了出去。”单顿突然问道。

    布华复杂地看向友人,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把单顿也给拉到这件事中来,最后只像是很随意地问了声:“今天去赛场的小孩子多吗?”

    单顿莫名其妙,“不少。”

    “是不是有很多白角小孩过来?”

    “这个真没注意到,应该有一些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布华斟酌着回答:“因为我一位朋友的弟弟不见了,是一名白角小孩,他很急,委托了很多人在找。”

    “啊!要我帮忙吗?”

    “如果不麻烦你的话。”

    布华在找小白角,他的父亲莫顿公爵也在找。

    洛兰城更是派出了秘密人手,现在亚兰大巫已经可以锁定小白角的方向——在他时隔九年再一次感到下一代大巫的魂力波动后,这之后他又接连感觉到好几次。

    就好像下一代大巫很兴奋地在做着什么事一般,一阵一阵的。

    “明暗队伍都要,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让人发现你们的目的。而且如果我们的下代大巫真的是自己逃出来的,为了躲避,他一定会遮掩他的显著特征。”这是必然的,否则一名小三眼大巫出世的事能在半个角时内传遍三城。

    严默看时间还早,和形六他们分开,带着孩子们在外面好好转悠了一圈,给他们买了些还算有趣的玩具。

    也许因为王子的邀约被传了出来,严默一行人走出赛场时并没有受到什么围追堵截,也没有人利用权势来逼他们进行交易。

    “晚上你打算参加那个王宫宴席?”原战握着九风的小爪子问。

    “嗯。你不想去?”严默牵着小白角。

    “为什么不去?”原战笑得肆意,“这可是送到我们面前的好机会。”

    “你是想?”

    “你救你的人,我做我的事,你放心,我不会让神抓住惩罚你的把柄。”

    严默想说自己不在乎,但……好吧,他确实在乎,指南的惩罚他可是受够了,所以他此时只说了一句:“我会为你祈福,你一切小心。”

    他其实已经想到原战有可能用什么方法,可是他终究是一个恶劣又自私的人,明明猜到了却仍旧当作不知道。

    原战瞅瞅他,忽然伸手拉了他脸蛋一下。

    “嘶!你干嘛?”严默吃痛,一巴掌打开他的手。

    九风桀桀怪笑,小白角抬头看着他们。

    原战凑近他,舔了舔嘴唇,目光充满侵略性,“我不要看你心疼的表情,我只要知道你事后会怎么奖赏我?”

    严默斜睨他,“你想我怎么奖赏?”

    “……我要你自己扒开……哭着求我……”也许因为有孩子在,饶是脸皮厚如原战这一句话也说得极低极低,为了让严默听清楚,他近得都要咬着严默耳朵了。

    严默抱起小白角,一脚踹过去。

    原战哈哈大笑,离开前还咬了人耳朵一下。

    严默耳朵都给他咬红了。

    九风看着好玩,有样学样,跳起来扑过去竟然对着小白角的耳朵就是咔叽一口。

    小白角迟钝地捂住耳朵:“……”豆大的眼泪珠子吧嗒就掉了下来,耳朵好痛哦!

    两个大人:……

    原战赶紧把还想补第二口的九风给夹了回来。

    严默也连忙安慰小白角,还给他吹了吹耳朵。

    就在这时,一支完全由白角人组成的游勇小队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的目光从原战和严默牵着的小孩身上一掠而过,脑中没有留下任何印象的就这么与他们擦肩而过。

    小苏门看到熟悉的白角,含着眼泪盯着他们看了好一会儿,可惜那些人很快就从一个转角消失了。

    九风好像知道自己做了坏事,一个劲嘿嘿傻笑,可配上他那张精明可爱的小脸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坏心小鬼在想着什么新的坏主意。

    小苏门扭过头,决定今天都不要和九风说话。

    两个大人也低声吵起来,嘴里互相说着“都怪你”。

    “喂!等等!那两个无角人你们等等!”

    严默听到略感耳熟的声音,停下和原战极度没有意义的斗嘴,回头。

    “嗨,还记得我吗?在城外遇见的,我是卡迪,你怎么不和你的主人走在一起?”白角少年卡迪带着朋友追上来。

    严默想起了这名少年,“有什么事吗?”

    卡迪抓抓头,“是这样,我刚才看到你演示的骨器了,我能不能求见一下这位骨器师大人?只要一小会儿就可以!”

    卡迪大概还不太适应向一名无角人乞求,语气有了,表情却没配合好。

    “抱歉,那位大师现在还不想见外人。”严默做出为难的表情。

    “啊?求见一下都不行吗?我想向他定制骨器,治疗方向的,如果他手头没有适合的魔骨,我可以负责收集。不用现在就炼制好给我,只要能在一年内……”

    “你说治疗方向的骨器?”本想拒绝的严默改变了主意,“我记得你上次好像也提过,能描述一下你具体需要什么样的骨器吗?”

    卡迪一看有希望,转头四看,“我们去那家店说话,路上人太多了。”

    “不用了,就在路边说吧。”

    一行人移到路边,九风伸手要原战抱,原战直接把他放到自己肩膀上。小白角抬头看了,有点羡慕。

    严默揉揉小白角的脑袋,示意卡迪:“说吧。”

    卡迪和他的朋友都看到两个小孩了,但不知为何两个小孩都没有给他们留下什么印象,他们说话和看人时就好像完全忽略了两个小孩。

    “不用太新奇的,只要跟胡尔大师曾经炼制过的一套治疗骨器差不多就行。”卡迪含糊地提出要求。

    “能说的具体一点吗?”

    卡迪的朋友奇怪,“还要具体?你是三级骨器师,会不知道胡尔大师的成名作?”

    严默反应多快?当即失笑道:“难道你们要我跟一位高贵的骨器大师说,请您模仿另一位大师的作品?”

    卡迪连忙拉开朋友,带着点歉意地说道:“抱歉,是我没说清楚,我想你应该知道治疗骨器是什么吧?就比如你今天演示的那具伟大的骨器应该也属于治疗骨器范围。但是直到今天为止,都没有类似的治疗骨器出现,您的主人……咳,我是说炼制了这具骨器的大师完全开创了一个新的治疗流派。”

    “你直说你想要具体什么功能的治疗骨器吧。我还真的不太清楚什么是治疗骨器,毕竟我只是一名三级骨器师,而且之前一直都待在很偏僻的地方。”

    严默的说法得到了卡迪和他的朋友的认可,卡迪便花了些唇舌,还带严默去了骨器店,给他普及了一下何谓治疗骨器。

    原来很久以前有角人就已经不满足于骨器的单一功能,他们开始希望骨器本身就具有战士或者治疗者的能力。

    于是护身骨甲和治疗骨器等便这么陆续出现了。

    “我想当一名治疗师,我跟神庙的神侍学了很多草药知识,可是草药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如当我想要让一个人的断骨快速恢复时,我希望能有一个专门可以促进骨骼生长的骨器,其他例如还有让伤口消失并止血的,可以消除腐肉和赃物的,可以进入人体内部紧急挽救生命的……。胡尔大师曾经就炼制出了一套这种治疗骨器,可是胡尔大师当时就已经是大骨器师,这套治疗骨器他耗费了很大心血,连那时的三族王者要求购买都没有买成。之后虽然也有人模仿他,但炼制出的骨器总是不如他的效果好。”

    卡迪坦言,“我想要求一套这样的骨器,我还想要你今天展示的那具,可是我知道那样的骨器我肯定没有那么多骨币可以买下,所以我想恳求那位骨器大师,只要帮我炼制一个治疗骨器就行,止血、生骨随便哪种都行。”

    严默没有立刻答应,卡迪的话给了他很大启发。对呀,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利用骨器来做这些事情呢?

    也许他不止可以弄出一台透视仪,他还可以炼制出一间完整的手术室!

    想想看,如果他能炼制出一套具有治疗功能的骨器,再给它们增加生物性,之后再凭借他强大的魂力控制这些骨器,也许他一个人就可以做下一台大型手术。

    虽然他还有更加方便的愿力和信仰点数,但这两者都是他独有的能力,他一个人能救多少人?

    可如果他炼制出能让普通人也能操纵的治疗骨器,只要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人就可以进行自救或者帮助别人,到时候他哪怕坐在家中什么都不做,他的人渣值也会刷刷往下减!

    严默脑袋被彻底点亮了,作为感谢,他决定帮助卡迪炼制一件具有独立治疗功能的治疗骨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