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1章 章回49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心中已打定主意,但嘴上仍旧没有给出肯定答复,只说会把卡迪的要求传达给透视仪的炼制者。

    卡迪虽然对见不到那位注定伟大的骨器师有点失望,但他也没有进一步逼迫严默,而且他对这个无角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信任感,似乎对方说了会帮他传达,就一定会帮他传达。

    卡迪最后留下了自己在玄宇城的住址后带着朋友离开。

    “有人在监视我们。”原战抱着九风低声跟他说。

    严默,“嗯,感觉到了。大概他们想通过跟踪我们好得知那位骨器师的下落。”

    九风突然转头,盯着不远处一个劲看。

    严默注意到,“九风,怎么了?”

    九风没说话,一直盯着那边。

    严默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只看到一个远去的高大有角人背影。

    当天傍晚,严默和原战赴宴,因为不放心把两个孩子留在家中,再三权衡利弊下,还是把他们也带去了。

    这次严默祈愿任何人看到两孩子都只会把他们看作是无角人小孩。

    形六等人听说严默他们有机会进入王城也想跟去,被原战毫不客气地拒绝。

    看形六等人脸色尴尬下不了台,还是严默补充了一句:“鸿志他们也不会去,王城太危险,我们打算趁机去探一探,带着你们不方便脱身。”

    苍奇不服气,“那你们还带小孩子?”

    “要跟他们打一架吗?”严默似笑非笑。

    苍奇脑子一热就想答应,被飞章拍了一巴掌才想起来那小孩可不是真正的普通人类小孩,至于另一个小白角……能被人面鲲鹏带回来的小孩,又怎么会是普通小孩?

    祈鸿志和夕阳等人没有要求非要跟去,夕阳和后狮看起来很累,连话都没有和严默多说就进屋睡了。

    等严默带着一大两小换了衣服出来,形六等人全都看傻了眼。

    祖灵在上!这肯定是人世间没有的衣料和手艺!

    被三座城拱卫的有角族王城,平民和不得应召者都不可进入,而无角人除了做脏活苦活的奴隶,更是别想进入王城一步。

    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在今天被打破了,因为有无角人持有王族派发的邀请函。

    严默在进入山顶王城被城卫兵拦阻时拿出那位红角小王子送给他的邀请函,对方再三验证,还请示了上级,最后惊动了不少人才同意让他们进去。

    走进去好一阵子,严默都能感觉到身后及左右传来的各种目光。

    这些目光大多是惊讶,还有一些包含了厌恶和排斥。

    “那两大两小四个无角人是什么人?他们怎么能进入王城?还穿得那么华贵?”

    “对啊,我怎么从没有见过这种布料?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有人认识他们吗?”

    “那不是今天在玄宇城骨器大赛生活用具赛场上演示了那透视仪的无角人?”认出严默的人给出了答案,但也带出更多疑问。

    “他的主人怎么没有来?”

    “就是,他的主人好大的胆子,竟然就让几个无角人代替他赴宴?还带了小孩子?他们当今晚的宫宴是什么?”

    “呵呵,我其他不想知道,就想知道他们的衣服是在哪里做的。”

    “我也是。”

    “我也是!那么好的衣料,那些无角人怎么配穿!”

    同样的议论,在严默四人进入王宫宴会厅后也没有停止,反而因为人多变得更盛。

    九风这次没有骑在原战脖子上,而是和小白角一边一个拉着严默的手自己走路。

    九风耳力好,把周围人的议论听得一清二楚,这让他很奇怪,“默默,这里的有角人说话都好奇怪!”

    严默乐,“怎么奇怪?”

    九风苦恼地皱起小眉头,“我说不出来,总之怪怪的。”

    小白角忽然冒出一句:“因为我们不容于他们。”

    严默惊到,就连原战都低头看了眼小白角。

    九风探出脑袋,“苏门,为什么我们不容于他们呀?”

    小白角认真回答:“因为我们和他们不同。”

    九风恍然大悟,“我们当然和他们不同!我们的衣服比他们漂亮多了!”

    对啦,九风和小白角今天也换了一套由人鱼亲手纺织和制作的超美鲛纱夏服。

    两个小朋友的衣服都是仿华夏古装的斜襟小长衣,只不过他们的衣服颜色并不是从头到脚都是一个色,而是上半身为银白色,下半身的衣摆则为亮眼的五彩。

    每当两个小家伙走动时,那五彩的衣摆就像霞光一样耀眼却不炫目。

    这样的颜色,如果是成年男子来穿就未免过于华丽且不庄重,但让小孩子穿不但显得孩子活泼,更昭显出一种说不出的贵气。

    严默和原战则换了一套比较适合走动和……打架的夏服,胳膊和小腿都露了出来,再加上鲛纱看起来就有冰感和坠感,任是谁看到他们都会感到一阵冰凉清爽。

    不同的是,严默穿了一身银白,原战穿的是一身黑,而两人的服饰边沿用的都是赤红的料子。

    严默在手臂上系了一圈赤红鲛纱以遮掩骨承,可别人不知,只当是什么穿衣风俗,还觉得很好看。

    领他们进来的王宫侍者对他们充满好奇,但良好的训练让他没有多话一句,把四人带入宴会厅后就躬身离去,也没有因为四人是无角人就轻忽他们。

    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宴会厅,每当有身份地位比较高的人士到达时,门外都有侍者专门报出其头衔,而厅中的人会向进来的人行礼。

    “红角族扎罗将军携夫人、长子到——”

    “白角族萨米大公爵携夫人到——”

    “玄宇城城主大人到——”

    有人发出小声的惊呼,“怎么这位大人也到了?”

    “他到有什么奇怪?”

    “扎克大人可是当代黑角族族长,我以为他会在骨器大赛最后一轮王宫赐宴上才会出现。”

    “你也说了他是当代族长,等明年他就不是了。”

    “听说他上次征伐恶魔深渊被无角人打伤,到现在还没有痊愈,本来听说他不会这么快就退下来,就因为他的伤,莫顿……”

    “嘘,那位大人的手下看过来了。”

    说悄悄话的人立刻噤声,停止了对黑角族下一任权力更替的议论。

    之后,

    “卡列大师到——”

    “莲娜大师到——”

    后面又有一连串的名字被报出。

    更高昂的声音响起:“霍普大骨器师到——”

    好嘛,他们认识的几位大人物好像都到了。

    再是什么大人物前来,也没有严默四人更引人注目,哪怕他们什么也没做,还是被人不住偷看,还被大肆品头论足。

    不过这时还没有人顾得上他们。有大贵族,就肯定有小贵族。很多人到此都是为了在大人物面前求个脸熟,或者寻找一些必要的对自己有助益的关系,四个无角人虽然打眼,但在上面没有明确指示前,没有人愿意把力气花到他们身上。

    严默前辈子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次宴会,就算换了地方换了种类,他对这种场合不说游刃有余,也自有他一套应对的方法。

    “我们去那边。”严默指向大厅角落。

    大厅靠墙的两边摆满了长桌,长桌上堆放了大量瓜果食物等。

    原战表情有点僵硬,他也习惯了大场面,但像这样上规模和上档次的宫廷宴会他还是第一次参加,他不怕这些人,也不在乎那些人的议论,可他就是感到不自在。

    严默难得看原战如此僵硬的模样,不由暗中偷乐。

    “多看看多学学,以后你也会搞这种宴会,而且次数恐怕不会少。”

    原战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表情瞬间放松。刚才还有点僵硬的人,如今自如得看起来就像这里的主人。

    两个小孩,九风完全无所谓,小白角则比原战更僵硬,他还带着点只有熟悉他的人才会看出来的恐惧和紧张。

    九风绕到严默另一边,一把拉住小白角的手,欢快地嚷嚷:“门门,走,我带你去吃好吃哒!”

    小白角抬头看严默。

    严默对他含笑点头,揉揉他的脑袋,“不要怕,我们会在边上看着你们,去玩吧。”

    小白角放心了,跟着九风就跑去长桌找喜欢吃的食物了。

    长桌边现在还没有什么人,大概大家都自恃身份没好意思一来就找吃的。就算有一两个在桌边徘徊,看到过来的是小孩子,哪怕两小孩都是无角人也没说什么。

    当然,严默知道这种平和只是暂时。现在厅中人还没有摸清他们的底细,只要不是太无脑的都不会在这时候找他们麻烦。

    可惜,严默刚这样想,就有人来打脸了。

    严默看到几个有角少年向长桌走去,分出了一部分注意力。

    “他们为什么要办这个宫宴?”原战如隐藏在草原中的独狼般,一边仔细且不带任何感情地观察着周围众人,一边问道。他在大赛回去的路上没有打听到相关详细。

    严默思量,“也许跟他们明年要换王者有关。听仲神侍的意思,似乎这一代的红角王想要续任。”

    可惜仲神侍说得很模糊,但严默硬是从对方的含糊话语中听出了这层意思。

    而连一个神庙的老神侍都能感觉到的事情,其他身份更高的人会感觉不出吗?

    “那他们想在宴会上得到什么?”原战又问。

    “并不一定是要得到什么,时间不多,该拉拢的,他们大概都已经拉拢到手,现在趁着骨器大赛的名义办宴会,十有八/九不过是为了联络感情,顺便再看看有谁在明着反对自己。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也许他们真的有什么目的也说不定。”

    原战点点头,可没点完,他脸上突然出现了怒容!

    长桌边,几个有角少年抓起桌上的长骨勺用力敲向苏门的脑袋,嘴中还骂道:“哪里来的臭奴隶,竟敢跑到这里来偷吃!”

    苏门愣住,眼看那长骨勺就要打到他头上。

    九风忽然往前一冲,跟个小炮弹似的撞在那持勺的少年人身上,竟把那少年撞得飞了出去。

    “啊——”少年发出惨叫,人落到地上还往后滑了一段。

    “你这个小贱奴!你在干什么!”少年的朋友大怒,竟不顾九风年幼,挥手就要打九风耳光。

    原战身影倏地从原地消失,抓起那少年就扔到了一旁,同时捏住九风的小嘴巴。

    九风要吐出的风刃憋了回去。

    严默快步走过去,第一件事就是往九风怀里揣了个小骨器,“拿着,这个可以增幅你的能力,要用的时候把它放到嘴边吹。”

    九风瞬间忘记那些讨厌鬼,抓着那像漏斗的骨器就凑到嘴边。

    “九风,等会儿。”严默把苏门拉到怀里,喊住小九风,现在还不适合闹大,为了几个讨厌的小鬼暴露实力也不值得。

    严默想放过这几个少年,可那几个少年却不想放过严默四人。

    像这种年龄段的小孩,用严默前辈子的话来说就是正处在中二期,他们也许聪明,可做事全凭喜恶,有时明知不该这样做,可仍旧会由着性子去做。

    那被九风撞出去和被原战扔到旁边的两少年伤得并不重,可他们却像是受到了奇耻大辱般,疯了一样就冲了上来。

    “你们这几个贱奴!竟然敢对我们动手!我要杀了你们!”

    大厅中不少人留意到了这一幕,顿时就有人向这边走来。

    还有人边走边喊:“那几个无角人,你们在干什么,还不住手!”

    更有认识少年或者与少年有关系的已经直接喊道:“卫兵!卫兵!这里有无角人闹事,快把他们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宴会大厅门口再次响起了报名声:

    “莫顿公爵携夫人、长子到——!”

    所有人顿住,包括喊着要抓人的有角人。

    原战把几个冲过来的有角少年打昏了随手扔到墙角,和严默一起看向宴会厅门口。

    而本来紧紧靠在严默身边的小白角第一个反应先是发呆,后竟一弯腰钻进了桌底。

    九风不知苏门心境变化,以为他在玩什么游戏,这个不知“愁”字怎么写的小调皮桀桀笑着也弯腰钻到了桌子底下。

    此时,宴会厅中的人已经超过两百,该来的大人物基本都来了。

    玄宇城城主扎克的脸色一如既往的青白,但他手下的人都能感觉出来他们的主子不高兴了。

    扎克一点都不愿意看到莫顿,谁看到一个即将抢走自己一切的人会高兴?

    尤其当他发现在场的人重视莫顿更超过他时!

    莫顿公爵一家到达不久,今晚的宴会主人也露面了。

    当代三族王者的红角尼尔王并没有露面,出来主持的是他的长子和长女。尼尔王一共有三男两女五个孩子,按照有角族的继承规定,他这五个孩子不论男女都具有继承权,只按照年龄来排顺位。

    令不少人惊讶的是,平常极少露面的小王子罗杰今天居然也来到了宴会现场。

    本来想趁机找严默四人麻烦的有角人尴尬了,他们这时该继续还是维持大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