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2章 章回49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卫兵也在这时进入宴会大厅,不过他们一看里面情形就没有轻举妄动。

    尼尔王长子嘉德的目光从严默和原战身上一掠而过,看到是两名无角人,当即不动声色地微微皱了皱眉。

    而他这个小动作并没有被他的手下放过。

    手下看向嘉德大王子,嘉德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那手下便开口大声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惊动卫兵?”

    挨揍少年之一、地位最高的那位家长左右看看,不慌不忙地上前回禀:“诸位殿下,诸位大人,今天宴会中突然来了四名无角人,我儿觉得奇怪就过去询问他们缘由,结果那几个野蛮无礼的无角人竟然动手打了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朋友!”

    “是啊,我的孩子现在还昏着呢!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也有真心焦急的家长,看着墙角那边就想跑过去。

    嘉德大王子偏头,对身边人道:“去看看那几个孩子怎么了。”

    “是。”接令的人立刻带人过去看那几个昏迷在墙角的少年。

    原战没有阻止他们,只和严默静静地站在一角。他们身后就是长桌,桌下还躲着两个孩子。

    九风一下一下地戳小白角。

    小白角紧紧抓着衣角,小脸蛋又是一副木呆呆的样子。

    原战胸口的育儿袋被顶开了一条缝。

    “那几个无角人是谁带进来的?”嘉德大王子又问。

    “大哥,是我。”罗杰小王子排开侍卫走到兄长面前。

    “哦?你邀请的人?”嘉德看到最小的弟弟,脸色和语气立刻柔和下来。

    “是,他们就是那个炼制出透视仪的骨器大师的……人。”罗杰不知道该怎么给严默两人定位。

    听说是弟弟邀请的客人,嘉德总算正眼看向两名无角人,而这仔细一打量,嘉德从心里就感觉到了异样。

    这两个无角人不一样!

    在嘉德大王子打量严默和原战时,厅中其他人也都在看这两人。

    而不少敏感的人心里也都冒出了和嘉德大王子同样的感觉。

    这两个无角人看着就和其他无角人不一样!

    不止是他们身上穿的服饰,最重要的是他们从灵魂里溢出的自信和骄傲,那是这片大陆上任何一个无角人都不具有的。

    不是说他们没有碰到过更加骄傲和自信的无角人,但也许无角人长期受有角人奴役,七千多年洗脑下来,他们的奴性已经深植到灵魂中,不管再特别的人才,在遇到有角人时总是会自觉低他们一等。

    有时候自尊心太强,强到无法忍受一点漠视、轻视和冷淡,本身就是一种对自己不自信的表现。

    这时,就算是恶魔深渊出来的无角人遇到这种被颠倒黑白、被众人无礼打量的事情,他们恐怕也早就受不了地冲上来拼命了。

    但这两个人却跟看笑话似的反看着他们。

    布华、单顿、扎罗、卡列、莲娜、霍普等见过严默的人,这时都没有随便开口揽事。

    政治嗅觉敏锐的布华倒是想和严默搞好关系,但看到罗杰小王子已经出面,他也就没有冒头。

    几个少年被救醒,其中一个醒来就大喊:“父亲,抓住那四个有角贱奴!抓住他们!我要把他们的骨头全部活生生地抽出来做成尿桶!”

    “住口!”少年父亲尴尬地呵斥儿子,随即又向嘉德请求原谅:“两位殿下,我儿并不知道那几个无角人是小殿下请来的客人,如有得罪之处,还请两位殿下海涵。”

    少年反应过来,噗通一声单膝跪地,对嘉德道:“殿下,是我的错,跟我父亲无关。我只是没想到这么重要的宫廷宴会中会出现无角人,我只是觉得奇怪……”

    嘉德抬手,“你没有什么错误,就算有错,也是你事先并不知情。”

    少年低着头。他父亲在旁边唉声叹气。

    其他几个少年也过来跪下,他们的家长都站在一边。

    嘉德看向弟弟,“你邀请的那位骨器师好像没有来。”

    罗杰看向严默那边,没看到有有角人站在他们周围,心中顿时也生出点不高兴。他的教养不错,但他毕竟是被宠大的,从小就被人告知他身份高贵,他以为自己亲自邀请一个人,哪怕对方是大骨器师,也会重视几分,可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给予正式回复,还让两个无角人代替他来了。

    这往严重了说,可以说是对他的轻鄙了。

    嘉德看弟弟面色不愉,心中立刻做下决定,转脸面对严默和原战,淡淡说道:“看在你们是我弟弟邀请来的份上,免你们死罪。不过你们一来就得罪贵族,还敢动手打伤贵客,如果不处置你们,对被你们伤害的人也太不公平。你们用哪只手打人的,就把哪只手留下来,事情便到此结束。”

    嘉德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宽容,在场极大多数人也觉得这两个无角人幸运极了,竟然只要用一只手就能换回一条命,所有人都在等着两人跪地谢恩。

    罗杰听到兄长要那两人留下手臂,心下有点不忍,可想到两人做的事,也不好替他们开口求情,只叮嘱自己的专属治疗神侍等会儿去帮两人止血。

    布华对严默印象极好,当下就跨前一步想为两人转圜一下。他总觉得这两人不一般,嘉德下的这个命令,别的无角人也许会感激涕零地接受,但这两个人……

    “呵!”宴会厅中响起了一声说不出是什么意味的笑声。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严默脸上。

    嘉德皱眉,他的手下见之立刻呵斥道:“你笑什么?”

    严默慢腾腾地开口:“我笑你们有角人审案子原来都只听信一面之词?那你们有角人得有多少错案、冤案哪。”

    之前拿骨勺要打苏门脑袋的少年跳起来,“大胆!你在说嘉德殿下冤枉你吗?”

    他父亲瞪他:闭嘴!

    少年还在洋洋得意,不觉得自己说错。

    布华收回迈出的左脚,低声跟父母介绍严默两人。

    嘉德心想:如果红角族的下一代都这样,他们还争抢什么绝对王者的位置,干脆洗洗睡吧!

    严默再次发出笑声,“明智如嘉德殿下当然不会冤枉别人,可那也要别人不欺骗他才行。”

    这话说的,好像嘉德很好骗一样,聪明的人都听出了其中的讽刺。

    嘉德心里真正冒出了三分怒意。

    宴会厅中一些大人物也开始特别注意严默,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无角人会这么大胆。

    严默才不管别人脸色,继续慢悠悠地说道:“嘉德殿下如果想知道经过,不如询问厅中众位贵客,我想当时的过程应该有不少人看到。”

    嘉德想说没这个必要,但又不想在两个无角人面前失了身份,思考间,他差点不知道后面该说什么,而这样的情况会让很多人都下不来台。

    但嘉德毕竟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脑子就是比一般人转得更快,只略顿了顿,就把重点转移了:“罗杰,他们是你请来的客人,可前后过程你我并没有看到,你觉得有必要详细问一问吗?”

    严默在心底给这位大殿下喝了声彩!

    这位不但把皮球踢了出去,语气和神态间还透露出他会那么快做下决定都是为了自己弟弟考虑的模样。

    罗杰不知道心里怎么想,但表面上他似乎也很无奈的样子,“大哥,既然他们不服,那就问问吧。就算是无角人,那也是我们的子民。”

    “好!”嘉德转身面对众人,问:“有没有哪位看到了全过程?事实到底是如何?”

    一开始并没有人开口说话。

    嘉德也不急,并不催促他们。

    厅中不少人互看,他们中有些人确实看到了全部事情见过——谁叫那四个无角人那么显眼?忍不住就一直盯着了。

    但是这些人并不打算说出实话,一来那四个人只是卑微的无角人,二来那几个少年的家人虽然不是什么大贵族,但也有不低的身份,否则那几个小子也不敢在宴会厅中随便就揍人——虽然他们只敢揍无角人。

    霍普见此,叹了口气,决定站出来说出实话。

    “不用问了,事情已经很清楚,我看得也很清楚,那两个无角人确实动手打了人,这已经足够定他们的罪!”说话的人是玄宇城城主扎克。

    嘉德先向扎克行礼,他虽然是大王子,但论起身份,扎克可是黑角族当代族长,他一点都不敢轻慢,而这位也是他父亲要拉拢的重要人物之一。

    等罗杰和他的长姐曼迪也向扎克行礼后,嘉德这才环看众人,“大家听到了,扎克城主亲眼看到了事情经过,可还有人对我的处置不服?”

    有人开玩笑地说道:“殿下,我不服,您处罚得太轻了。”

    宴会厅中响起一片笑声。

    霍普沉默。他只是一名骨器师,就算有大骨器师的名头,可作为黑角族,他并不想得罪目前的族长。

    布华要动,被莫顿公爵拦住。莫顿公爵用眼睛提醒儿子:两个无角人而已,还不值得为了他们与扎克正面对上。

    有人在暗中发出冷笑,静观事态进展。

    嘉德再次看向严默和原战,很耐心地问:“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们把你们的右臂剁下,我便饶恕你们所有罪过,之后你们就可以离开。回去后记得告诉你们的主人,让他到王城来一次,就说是我邀请他。”

    “当!”一把骨刀被扔到严默原战面前。

    严默低头看看,啧啧两声,转头对原战说道:“看来不用找理由了。”

    原战摸摸脸上的刺青,“不忍了?”

    严默嗤笑:“再忍我就真成神仙了!”

    两人说话故意用的都是有角人通用语,宴会厅中的人都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

    包括嘉德在内,几乎九成九以上的人都感到了好笑。

    两个无角人竟然在有角人的王城宫殿,在这么多有角人的包围下说什么不想再忍耐的话。

    他们想干什么?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难道还胆敢违抗大殿下的命令不成?”另一名少年的家长代替所有人问了出来。

    “不,我们只是想见识见识你们有角人的武力是不是跟你们颠倒黑白的能力一样强大。”严默抢在原战说出难听的话之前说到,同时伸手一指罗杰,“本来我今晚来此,还想着如果你们的治疗者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帮你做个手术,让你多活些年头,手术如果成功,不说从此成为战士高手,但最起码能让你能跑能跳,基本和常人无异。可惜!”

    罗杰怔住。

    他身后的神侍发出讥讽的笑声:“连最擅长治疗的亚兰大巫对殿下的病情都无可奈何,你以为你是谁!真是大言不惭!”

    “我是谁?我就是炼制出那具透视仪的骨器师。至于我能不能做到?我只能说如果这世界上有不用任何巫术就能给人做心脏手术还能让患者活下去的人,除了我大概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全场哑然。也许因为严默的口气太大,他们太过震惊,反而忘记了嘲笑。

    布华在心中狂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果然跟我猜的一样!

    数人心动:如果这无角人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不但擅长炼制骨器,还擅长治疗……不,怎么可能?一个无角人怎么可能炼制出十级的骨器?

    罗杰嘴唇抖动了下,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个无角人说的是真的。

    可在罗杰开口前,严默已经收起笑容,不紧不慢地发起了挑战宣言:“大殿下,还有各位,因为你们的侮辱和不尊重,我们决定挑战你们,既然你们不讲道理,那就看谁的拳头大吧,谁输谁道歉!诸位高贵的有角人士,敢问你们敢不敢应战?”

    九风一听要打架,骨碌就从桌子下面钻出,两手一插腰,挺起小肚子,奶声奶气地吼:“敢不敢应战!”

    本山神大人要揍死你们,桀桀桀!

    小白角也从桌下慢腾腾地爬出,悄悄贴到严默身边,抓住他的手指。

    巫果兴奋坏了,在育儿袋里一个劲叫嚷:“战爹上!揍死他们!把他们身上的能量全部抽出来给我!”

    嘟嘟软糯糯,“打架不好呀,让爸爸给他们吃药药就好了。”

    严默:……他教儿子的方式是不是错了?

    战爹:小儿子跟他爹耳闻目染都学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觉得小儿子比大儿子更凶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