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3章 章回49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全宴会厅一片寂静。

    随后就是一阵疯狂大笑,有角贵族们像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般,一个个笑得东倒西歪。

    三名殿下和莫顿公爵等少数几个人并没有笑,他们不觉得这两个人是疯子,也不觉得他们在说笑话,那么问题来了,敢跑到王城宫殿中在有角人的包围下还敢说要挑战的无角人会是从哪里来的?

    之前他们还以为他们有主人,比如说那个炼制出透视仪的骨器大师,可刚才那青年无角人已经明确说出他就是炼制者。

    “你们来自恶魔深渊?”嘉德大殿下问出这句话时,他身边一人悄然退下,他们瞧不起无角人,但对于恶魔深渊那些魔战士却终究有几分忌惮。

    严默,“我们来自哪里,你们以后自然会知道。我最后问一次,你们敢不敢接受挑战?如果不敢,我们就不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你以为你们是谁?既然你们想死,那就成全你们!”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向嘉德等人行礼,“殿下,这几个无角贱奴就交给我吧。我一定擒下他们,让他们知道在这里无礼和放肆的代价!”

    嘉德等人看向请命者,见是以武力博得贵族称号且供职于王宫侍卫头领之一的采泥子爵,脸上露出了微笑,“我想这是神的旨意,那么就交给采泥子爵您了。”

    严默和原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有角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不少人嘴角勾起了虐笑。

    九风抓着严默的手,忽然盯向宴会厅某处,眨了眨眼睛。

    罗杰在此时突然开口:“如果你们挑战赢了,你们就可以安然离开,只要在王城范围就不会有任何人去抓捕你们。但如果你们输了,就留下那具透视仪吧。”

    严默轻笑,“可以。”

    后面彼此再无废话,有角贵族中虽然也有些养废了的,但大多数仍旧保持着好战的本色,做事也比较干脆,挑战有专门的地方,众人立刻转移到王宫挑战场,嘉德等人可不会傻到让实力不明的敌人在王宫里战斗。

    玄宇城城主扎克阴阴地盯着被两个无角人抱在怀里的无角小孩,对身边人毫不掩饰地说道:“这两个孩子我要了。”

    “是。”接令的人绕到前方与嘉德殿下交涉。

    莫顿公爵落后一步,低声问儿子:“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他们来时带了一个孩子?”

    布华点头。

    “那现在怎么变成了两个?”

    布华顿住。

    莫顿公爵手掌搭到儿子身上,“安排人去把这两个人的同伴带到他们该去的地方。嘉德现在还没有想到这点,我们可以赶在他们前面。”

    布华想问父亲为什么要控制那行人,可这里并不是问话的地方。

    莫顿公爵下面如自语般说了一句话,像是解释了他的目的:“下面我们就看看那两个无角人的实力吧。”

    布华有所了然,父亲大概是想利用这些无角人做一些他们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一路灯光如星光,夜色并没有给众人的视线造成多少阻碍。

    挑战场位于王城最偏僻的一角,场地下凹如天然陨石坑,整个场地约足球场大,全部由粗糙的黑石构成。可能事先得到吩咐,这里到处都点亮了骨灯,照耀得挑战场宛如白昼。

    严默打量场地,确定这里九成是自然生成,之后被后天改造了下,而这处天然石坑显然经常被用来比武,到处都留下了战斗痕迹。

    那位采泥子爵不屑地瞥了两人一眼,迅速脱掉外衣,一拍额头,身上已覆上一层骨甲,随即跳入挑战坑中。

    原战刚要动,严默忽然拉住他。

    原战侧头,用眼神问他:怎么了?

    严默感觉到什么,他进王城时就感觉到一丝异样,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此时这份异样被扩大,围绕着他的元气似乎想要告诉他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原战,“嗯?没有。”

    严默搭上他的脉搏,没有察觉他身体有异常,“奇怪,这里的元气似乎更加不活泼,就好像被困住了一样。”

    原战试着操控土地,感觉到脚下变化,对严默摇摇头,“没事,虽然有点凝涩,但能力使用没有问题。”

    严默看向两个小孩,有角人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两个小孩的异常,这证明他的愿力还在持续有效。

    “这里肯定有古怪,但对我们应该没有大碍。”原战只要能操控土地,他就什么都不怕,带着严默和两小跳入挑战场。

    等到严默和原战带着两个孩子跳入挑战场,嘉德殿下和其他人等站在上端都笑了。

    嘉德用一种怜悯的语调说道:“希望你们真不是来自恶魔深渊的魔战士,我想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整座王城都被大巫们下了魔力禁制,挑战场因为地势缘故,对魔战士的束缚更大,只有被允许的骨器才能在王城展现威力。需要我借给你们一些战斗骨器吗?”

    有角贵族们发出哄笑声。

    严默和原战终于了然,怪不得这些有角人听到有无角人挑战也仍旧不慌不忙,甚至不怕他们大肆破坏王城,原来他们对此早就有对策。

    魔力禁制?

    他们感觉到了,但也许是因为他们来自东大陆,那里的元气成分和这里的本身就有所不同,原战为了适应这里已经对自己做了一番调试,如今这个魔力禁制空间虽然禁制了魔力,但原战一样能从“剔除了魔力元素”的元气中吸取能量,进而转化为自己的攻击力。——默说过,那些元气看似没有魔力元素其实包含了所有,且任何能量都可以进行转化,而那些能让人明确感知到的不过是比较活泼的元素。

    而严默本身能力特殊,更是不受“魔力元素”的控制。

    至于九风,人面鲲鹏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受神灵青睐的物种,他们似乎可以自然而然适应各种环境,总之严默和原战都没有发现九风在使用自己的能力上有什么阻碍,九风自己可能都没感觉到。

    所以有角人的魔力禁制对他们来说……呃,毫无作用?

    看着上方那些有角人对他们的怜悯和嘲笑目光,严默和原战对视,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促狭的笑意。

    “速战速决。”

    “好!”

    说速战就速战,严默刚刚吐出一个“护”字音,原战已经结束战斗!

    下面发生了什么事?

    上面观战的有角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不少人还在谈笑。

    直到有人提醒他们,手指着下面都要说不出话,他们才察觉异样。

    嘉德也是说笑者中之一,他正在与幺弟低语,安慰他说那两个无角人不过胡扯,让他不要相信那无角人所说。

    罗杰勉强笑了笑。他健康的大哥又怎么明白他的心情,他就要死了,他确实已经做好了回归神的怀抱的准备,但他却在死前看到了透视仪,几乎在确定这具骨器作用的一刹那,他想要活下去的心就又活跃了起来。

    前面大巫和神侍们说看不好他,其中很大原因是因为他们无法确定他的心脏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如果有这具透视仪,如果那个无角人真的擅长治疗……

    “诸位殿下,下面、下面……”侍者结巴了。

    “怎么了?”嘉德等三名殿下一起看向下方,心想那两个无角人该不会已经跪地求饶了吧?

    两个无角人并没有跪地求饶,他们带着孩子站在原地,就好像动都没有动过。

    可是采泥子爵不见了!

    “采泥子爵呢?”嘉德殿下不明所以,就刚才那一晃神间,下面发生了什么事?

    “不、不知道。”侍者头冒冷汗不知该如何回答。

    嘉德殿下看向周围,总有人看到下面发生了什么事吧?

    确实有人看到,布华因为对严默的关注,从头到尾就没有开过小差,下面的情况他看得清清楚楚。

    “殿下,采泥子爵被打败了,被那个高大的无角人战士一拳打昏,埋进了土里。”

    “不可能!”多少人发出惊呼。

    嘉德也不信,“采泥子爵可是九级的神骨甲战士,他怎么可能会败?而且还……”败得这么快。

    布华也不知道原因,他只知道采泥子爵在那个无角战士手底下连反抗一下都没有做到,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只有严默和原战知道原因。

    原战能赢得这么迅速,除了他本身能力强悍,还因为严默给他的护身祈愿,哦,大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动作太快。

    原战每次攻击敌人时并不是全力以赴,因为他需要留有能量保护自身,还要留意照顾严默,这样可以确保敌人在攻击他时,他可以随时沙化,还可以把严默藏起来。

    但现在严默的护身祈愿就像是给他们都套上了一具无敌防御盔甲,原战不需要再分能量去做自我保护,他便可以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的能力提到最高,再加上让人反应不及的攻击速度,别说采泥只是九级神骨战士,就是十级乃至更高,原战也能轻松解决他。

    原战对上面晃了晃他手中的长喇叭状骨器,特气人地挑衅:“你们有角人就这点能耐吗?我看你们的骨器也不怎么样,还有谁来?我可以给你们三次挑战机会,免得说我欺负你们。”

    这话说得可太难听啦,高傲的有角人们都受不了,纷纷表示要下场教训这两个无角人。

    嘉德殿下不信邪,主要是刚才的过程太快,他提高声音质问:“采泥子爵呢?”

    “应该还活着。”

    嘉德没有在这时候去索要采泥子爵,他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问:“你们的骨器怎么可能还能使用?”

    “你是说你们王城的魔力禁制?”严默接过话头,“所谓魔力禁制也是用了骨器才达到的吧?你以为我既然敢到你们有角人的王城来展示自己炼制的骨器,会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吗?”

    嘉德等人变色,终于真正开始正视这两名无角人,“你们是谁?到底来自哪里?”

    恶魔深渊有这样强大的骨器师吗?不!不可能!

    “我说了,你们以后就会知道。”

    原战不耐烦,“不打我们就走了。”

    “等等!”嘉德现在怎么可能再放过这两个人,一挥手,他的身边出现了全副武装的四名神骨战士。

    “这是单挑变群攻了?你们有角人也不过如此,真是够无耻的。”严默讥笑。

    嘉德脸红都没红一下,他现在可不认为这还是挑战,而是抓捕图谋不轨的敌人。四个神骨战士,他还觉得少呢。

    不过没关系,他刚才已经让人去调动更多人手。今晚,他们势必不会让这两大两小四个无角人逃脱!

    可事实上呢?

    严默一手牵一个孩子,对原战点点头。

    原战望向坑顶那些有角人,狰狞一笑,“爷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不如就在这一场结束吧!”

    四个神骨战士跳下。

    原战手挥骨器,骨器口突然冒出四根藤蔓,缠向四名神骨战士。

    与此同时,大地突然震颤。

    莫顿公爵等反应快的,一拉身边人就往远处飞退,“快离开这儿!”

    他们不是害怕两个无角人的攻击,只是想要先保证自身安全,最主要的是他们的骨器在王城受到限制,就算想要反击原战也做不到——就算他们能做到,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能做到。

    其他来参加宴会的有角贵族也跟莫顿公爵差不多,不管是谁,他们的骨器都受到了魔力禁制影响,如今只有王城王室和侍卫、卫兵等人可以使用骨器。

    这种魔力禁制本来是为了保护王者安全的最佳防护,可谁知道他们会遇到两个不受这种限定的无角人?如今的场面倒是反过来帮助了原战和严默。

    严默抱着两个孩子浮上半空。

    原战多精明,从那些有角贵族的举动中立刻察觉如今形式对自己大大有利,当下一声大笑,猛地跃起扑向坑顶。

    “轰隆隆!”整座挑战场猛然崩塌,巨石滚落,站在顶上的有角人猝不及防,不少人惊叫着被卷入石坑。

    也有反应快的,也顾不上面子和难看不难看了,驴打滚也好,狂奔飞扑也好,全都用最快的速度向远方逃窜。

    可窝了一肚子火的原战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们,他把藤蔓当鞭子使,卷住一个就往坑里扔。

    有角人的卫兵和三名殿下的侍卫也不可能坐看无角人这么肆掠,只要骨器能使用的,就连嘉德也亲自出手,全都开始攻击原战。

    可是所有攻击都在原战身前一尺处停住,再也不能逼近丝毫。

    更可怕的是,有些纯能量攻击落到原战的保护圈上时,竟被吸收同化,转为保护圈新的能量。

    严默见此效果很满意,这是改进版的言灵护盾,在非物理攻击下,可以有效延长护盾的持续时间。

    九风挣扎,“默默!我也要去玩!”

    严默松开手,“五分钟,不要变成原形,五分钟后我们必须离开。”

    “好!”九风没了束缚,兴奋地怪叫一声,扇动小翅膀飞上天空,对准下面奔跑和反击的有角人就是一阵旋风风刃洗礼。

    “保护殿下!”

    “保护城主!”

    “这几个无角人到底哪里来的?”

    各种各样的叫喊声响起。

    王宫卫兵大量往这边赶来。

    严默计算着时间。

    小白角脸色粉红,小拳头握得紧紧的,倒霉的是他的族人,可他还是看得好高兴怎么办?

    巫果大声激励他战爹:“战爹,用火!用火烧死他们!”

    原战没理他,他出手看似狂暴,其实极有分寸,到现在他依然是以震慑为主,并没有大下杀手。

    “九风,掩护我!”

    “呼——!”九风刮起了大旋风。

    顿时,挑战场乃至附近王城区域变得飞沙走石,灰层漫天,任是谁都无法睁开眼睛。

    和父亲逃到安全地区的布华看着不远处的旋风肆掠,脑中一下闪过城外庄园奴隶的禀告。

    突然而来的狂风,消失不见的苏门,原本只带了一个孩子的严默,现在却变成了两个……

    布华轻“啊”一声。可是不对啊,另外一个大点的孩子怎么看都是无角人,也许第三只眼可以掩饰,但他的独角呢?总不能锯掉了吧?

    躲避的嘉德殿下不可置信,“他们的骨器怎么可能那么强大!”

    玄宇城城主扎克命令手下:“我要他们的骨器!”

    和扎克下了同样命令的贵族还不少。只要不是白痴,他们都看出了那无角人战士手中骨器的强大。

    莫顿公爵则眼睛发亮地对儿子和妻子说:“我们要想办法保下那个无角骨器师,我要他!”

    “阿战!”严默感觉到自己的能量在大量流失,他已经开始使用元晶支撑,可攻击他们的有角人太多了。

    原战明白,掠到九风身边,“加大风力,配合我!”

    九风在办正事的时候还是非常可靠的,二话不说开始加大风力配合原战。

    原战深吸一口气,双脚落地,身体与大地直接接触。

    “吼——!”一声暴吼,原战双手猛地一掀。

    完了!有角人整座王城都开始震动,如果不是有大威力的防御骨器压住根基,现在整座城可能都要被掀翻!

    原战察觉到地底变化,发现这座城不能在短时间内被摧毁,立刻放弃,改为分解大量石块和土壤。

    很快,以原战为中心,周围的黑色巨石和土壤等开始全部变成沙尘。

    九风发出唳叫,在飞沙中变出巨大翅膀,猛地扇动。

    “呼——!”

    有角人王城彻底变成了沙城。

    没有人可以走出屋外,所有人关门关窗,被惊动的王者和大巫纷纷使用各种方法来抵御这种自然侵袭。

    不久,等沙尘暴终于停歇,王城模样已经大变。整座城豪奢光芒不在,看起来就像是被沙漠吞噬的残城。好多人灰头土脸,满嘴沙子。

    各高层在侍卫保护下纷纷走出屋外,尼尔王知道事情详细后勃然大怒,下了死命令要求卫兵一定要抓住那两个无角人。

    嘉德殿下被父亲训斥了,他也很后悔,他再也没想到,那两个无角人会那么厉害,竟只凭两个人就把王城折腾得大乱。

    当时在场的不少贵族还失踪了,现在也不知掩埋在哪块大石或者沙尘下面。

    大量的卫兵一边到处寻找四个无角人,一边东挖西挖寻找被掩埋者。

    而闹事的四个无角人竟就这么消失了,谁也没有看到他们什么时候离开,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战斗。

    不,有一个人看到了,还跟上了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