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4章 章回49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和严默四人在风沙中潜行,这两只没有趁乱离开,反而打算深入王宫。

    按照严默的话来说:总不能白来一趟。

    原战对洗劫王宫宝库充满兴趣,他家祭司大人有存储空间,如果能装得下,他打算把王宫宝库全部搬空。

    九风听说要打劫,兴奋死了,他和原战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就不信找不到有角人藏宝贝的地方。

    巫果自从变成娃娃果,感应能力差了很多,但他对一些比较特殊的宝物仍旧能感觉出一个大致方向,从刚才起就催着他两爹往王宫西边走。

    原战忽然顿住脚步,身体一闪,出现在严默身后。

    严默跟着转身。

    九风还在和小白角兴奋地嘀嘀咕咕,夸耀自己刚才有多么厉害。

    小白角羡慕地看着他,他也好想有这么强大,这样就没有人敢再把他关起来了吧?

    一道修长的人影从沙尘中慢慢走出,他的身周似乎有气旋流转,那些沙尘不能接近他分毫。

    人影走近,变得清晰,是一名有角人。

    正在和小朋友嘀咕的九风倏地抬头,看向来人。

    严默也盯向对方。

    原战原本打算动手,却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到任何敌意,出于谨慎,他只是做好防范,并没有立刻出手攻击对方。

    那是一名身材十分高大、貌相极为酷帅、但眼睛却带着三分情意柔和了他刚硬气质的有角男子。

    那有角人先对九风眨了眨眼,又抬眸看向严默和原战,对两人微微笑了下。

    严默不具有真实之眼,但周围与他亲近的元气似乎在向他传达什么,他怎么看那人都觉得有一点违和。

    那人一个跨步,突然逼近他们身边。

    原战下意识把严默和两孩子挡在了身后,他表面看起来仍旧跟刚才一样松懈,但他自己知道他的肌肉已经变得紧绷。

    严默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恶意,他对来人也笑了下。

    那人停下脚步,“你好,无角人类。”

    这也是一个奇怪的叫法,一般有角人就算要称呼无角人,也很少会在后面加一个类字,这人这样的叫法就好像他不是人类一般。

    “你好,不知名的朋友。”严默轻轻推开原战,对他颔首。

    那人打完招呼似乎就觉得已经完成任务,转而把注意力又全部放到九风身上,还问出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你是自愿的吗?”

    九风歪头,一脸精明相地打量对方。

    严默觉得不妙,按理说他的愿力可以让绝大多数人都忽略两个小孩,可这人似乎从一开始就盯上了九风?

    那人笑了,伸出手似乎想抚摸九风的小脑袋。

    “啪。”原战不客气地打开他的手。他才不会让一个陌生人碰他家的娃!

    那人皱眉,有点动怒,可就在他要动手时,他突然感悟到什么一般,惊讶地低声道:“你竟然……唔,原来不是骨器之威,呵呵,我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过了,没想到这片大陆上的无角人竟然已经有突破十级的神血战士出现,看来这片大陆的格局又要改变了。”

    原战和严默动容。

    那人笑起来,“别瞪我,虽然我也很想和你打一场,但我俩如果真打起来,这座城市恐怕也保不住了。按照强者规则,只要是十级以上的神血战士都不准在有大量生灵存在的地方战斗,否则将会被强者共同讨伐。下次吧,我们找个荒郊野外,好好打个过瘾。”

    这是从没有听过的说法,原来强者之间是有明文制约的吗?听起来倒是很合理。严默猜测着对方的身份。

    原战则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力,这人的实力给他的感觉似乎比巫城的最强战士飞山还要强一些,但应该没有强过虞巫。

    虞巫就是个老妖怪——严默言。

    原战自我判断,他的实力和这人很可能相差不大,但真打起来他也不怕,他的手段多,并不是单一能力的神血战士,有些能力组合得好,阴人方便得很。

    严默总觉得这人不像是有角人。他试着用魂力去探索对方,却被对方的魂力阻挡在外——这人的精神力也非常强大!

    九风就在这时抓着原战的头发,忽然嫩嫩地大叫一声:“啊!大鸟!”

    那个眼带情意的酷帅男子笑了,“哟,小家伙,终于认出我来啦,传承接受得不错。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会儿就会有人找过来,跟我来吧。”

    男子转身。

    九风在确定男子的身份后很高兴,张嘴就冲对方吐了一口风刃。

    那人背着身体,抬起手,手指一绕,那道风刃竟围着他的手指形成了一个小小旋风。

    “桀桀!好玩!”九风拍手,眼睛看得亮亮的。

    “想学吗?小家伙。”那人笑着转头。

    九风拼命点头。

    那人示意严默四个跟他走。

    两大带着两小快步跟上。

    小白角抿着嘴,努力用自己的方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也感到了这名有角人的强大,这是他天生的能力。

    一路无话,那酷帅有角人很快带他们走进一座宫殿的一角,里面充满家居气息,看起来像是此人的住处。

    “请随意坐。”那人进屋解下外袍挂在钩子上,随手拿起桌上的水壶给几个人倒水,还另外拿了一枚果子递给九风,顺便摸了下他的脑袋,“小家伙,这个应该和你的口味。”

    九风开心地笑,抓起果子就咬,他似乎十分信任这名有角人。

    原战一进来就先大量四周,确保有无埋伏等。

    严默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对方的身份,再加上九风对那人明显的亲近态度,这让他说话都友好了七分,“原来是我们小九风的族人到了,你的伪装很不错。”

    那人哈哈笑,“原来小家伙叫九风吗?好名字!另外,我这可不是伪装,看来你对我们一族了解得还很少,以后等小九风成年,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以无角人的短暂生命,很可能等不到九风成年。

    严默也不需要等到那时候,他是一名医生和研究者,在见到两个例子,又听对方这么一说,他立刻就能推断出:“你们除了本族体态,是否也会选择第二体态?而这个体态则根据你们亲近谁或者喜好来决定?”

    那人不掩惊讶,“如果你是自己猜到的,那我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聪明的无角人,跟绝大多数愚昧的无角人都不一样。”

    “无角人并不愚昧,他们只是缺乏经验。”严默并没有感到被冒犯地实事求是地说。

    “你说得对,看到你和这位很可能超过十级的神血战士,我就知道你们无角人已经开始站起来了。”那人明明是个相貌很酷帅的人,却很喜欢笑,他一笑,再配上那三分含情的眼神,别说异性,就是同性恐怕都会对他动心。

    人人都好美色,严默也不例外,他虽然不受对方男色/诱惑,也不得不承认对方长相太犯规。

    原战敏感地察觉到什么,小小瞪了严默一眼。

    严默在心中暗笑。看来他家牲口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呢,乐。

    严默咳嗽一声,他从男子的话中又推断出一点,这位人面鲲鹏似乎没有去过东大陆,否则他一定不会这样说。

    酷帅男子在木桌边坐下,拿起一个水杯抿了一口,放下问:“能告诉我,你们来有角人的王城是为了什么吗?屠杀王族?还是想直接毁掉他们的王城?”

    严默微微一顿,反问:“你应该看到无角人在有角人统治下的现状吧?”

    酷帅男子点头,“嗯,我看到了。事先说明,我无意插手你们人类的纠纷和战争,但我选定的伴侣是一名有角人,如果你们要在这里开战,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会带我的伴侣离开。”

    非常冷漠的说法,但听起来又非常符合人面鲲鹏的处事态度。

    原战忽然开口:“你觉得我们会在这里开战?”

    酷帅男子转头,“其实今天下午我在路上就看到了你们,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我族的小家伙,我看到的是你,你身上有杀气。”

    随后,他又看向严默:“我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还是那小家伙做了什么,如果不是我注意到这位神血战士,又感觉到你身上传来一股很亲近的气息,用魂力仔细探索,我恐怕会和其他人一样把小家伙忽视过去。”

    严默听到这里放心了,酷帅男子注意到了九风,可他显然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孩子,这说明他的愿力效果还行,你看就连强大的人面鲲鹏族也无法全部看破。

    酷帅男子又和九风说话,这次他说的不是有角人通用语,而是人面鲲鹏族的语言,“小家伙,你从哪里来?你的哺育巢穴在哪里?我在这里时间不短,可我从没听说过这附近有哪个族鸟在养小雏鸟。而且看你的模样,你至少已经打开三层传承封印了吧?”

    九风很骄傲地竖起小爪子,“四层!”

    酷帅男子笑,“不错!这个无角人类战士是你选定的伴侣?”

    “桀?”九风张大嘴巴,都吓懵了,随后激动大叫:“这个大坏蛋怎么可能是我选定的伴侣,我才不要和他交/配!”

    “哦?那是另一个?”酷帅男子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问题对一个小孩子并不太适宜。

    而九风也不这么觉得,他得到第三层传承时就知道他们鲲鹏族可以在很小的时候就选定伴侣,也可以终生不选,总之鲲鹏族是一个很任性、很自我的种族。

    “默默啊……”九风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默默当自己的伴侣,可以说他之前就没有过这个概念,毕竟他还是太小了嘛。可是现在被这位成年族人一提醒,他忽然觉得让默默做伴侣似乎很不错,只是他可能需要天天和原战打架抢默默了。

    原战听不懂一大一小两只鸟人在说什么,但严默听得懂啊。

    九风还偏头看他,好高兴地问他:“默默,你给我生一只……不,生很多只小小鸟好不好?”

    严默:“……不好。”

    九风伤心了。

    严默看九风那小模样又不忍心了,改口:“我生不出来,你看嘟嘟和巫果都要靠你捡来的果子才能出世,我怎么能帮你生育出小小鸟来呢?九风,如果你喜欢小小鸟,等以后找一个能生的吧,到时你可以让她想生多少生多少!”

    这段话原战听懂了,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喜欢骑在他脖子上的小肥鸟连雀儿毛都还没长出来呢,想跟他抢人?做梦!

    九风挠挠脑袋,很为难地嘟囔:“可我喜欢你,不喜欢别人啊。”

    严默感动,他还没想好要如何安抚这个小家伙,那只变成有角人模样的大鸟带着笑意开口了:“你可以等他的后代长大,看看里面有没有你喜欢的。”

    大鸟说这句话是真心为两者着想,在他想来无角人生命短暂,而严默已经成年,就算鲲鹏族可以分享生命给自己的伴侣,也要等到成年后才能做到,而等到九风成年,严默可能已经死得只剩下骨头,与其让小九风等一个没有希望的伴侣,还不如一开始就把希望放在严默后代上。

    九风“唰”地看向原战胸前的育儿袋,大眼睛亮了,对啊,默默已经和坏大战在一起了,没办法做他的伴侣了,可他还生下了两个小小默,他可以等小小默长大呀!

    巫果在育儿袋里感到了一阵恶寒,他努力靠近嘟嘟,想要保护他,不让那股庞大的恶意伤害到宝贝弟弟。

    严默注意到九风的目光,压根没在意,孩子们都还小呢,谁知道将来会怎样。

    战爹则直接冷哼一声,想要他儿子做伴侣,也得看他这个做父亲的同意不同意!先打赢他再说吧!

    小白角看到九风盯着原战胸前的育儿袋看,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小小的他,还无法理解这叫“吃醋”,不是情人间的,只是单纯朋友和兄弟间那种自己不如另一个更得到好朋友喜欢的酸味。

    “请问我们该怎么称呼你?”严默向酷帅男子自我介绍,“我叫严默,这是原战,这个小宝贝叫苏门。”

    酷帅男子未语先笑,“元洲,我允许你们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原战在心中撇嘴。等以后找机会揍你一顿,让你以后叫我默都是默大人!

    元洲和严默又聊了几句,严默特意问了些教养人面鲲鹏雏鸟的禁忌等,可元洲不知是为了保护九风,还是不想告诉其他种族鲲鹏族的秘密,只说凡是人面鲲鹏都不需要特别养育,他们自己会从传承记忆中得到他们该知道的一切。

    严默也没有强求。他转而询问元洲知不知道巫运之果,以及他知不知道巫运之果的正确培育方法。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找到了巫运之果?”元洲打量严默。

    “我想把他养育成/人。”严默没有否认。

    元洲敲敲桌面,眼中流露出明显的赞赏,“你真的很不错,一般智慧种族得到巫运之果都会受不了它的诱惑,进而培育错方向,让巫运之果变成只知道吞噬的贪婪之物,最后自取灭亡。你如果真的得到了巫运之果,如今还能这么冷静地想要把它培育成/人,我想你的魂力一定很强大,运气也非常好。”

    元洲说到这里还看了眼九风,能让年幼的人面鲲鹏如此亲近,这人又何止好运?

    “不过很抱歉,详细的培育方法我并不知道,这要询问我族的祭司,只有祭司的传承记忆才包含这点。”

    严默没有感到失望,他觉得他现在培育的方法也没有问题,只是出于保险起见想再多一层保障而已。

    “所以,你们到有角人城市来,还大闹了一场,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们就不怕被围捕吗?你们两人虽然很厉害……嗯,我不太清楚你的实力,可就算你的实力和这位神血战士相当,有角族也不是你们两个就能打败的。”元洲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严默沉吟,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名刚刚见面的鲲鹏族,尤其对方的伴侣还是一名有角族。他和原战大闹一场并不是毫无计划的胡闹,如果可以,他还准备在后面的骨器大赛决赛中逼迫有角人承认他的大骨器师之名。

    他们只是想要加快步骤,不打算再一点点扶持无角人,经过和那些无角人相处,他们发现现在的西大陆无角人还缺些什么,沉睡的人太多,他们必须要用力推动他们一下,否则慢慢等他们自己苏醒和演变,还不知要等多少年。

    但他和原战的计划和谋算能告诉这个人吗?

    元洲看出他的顾忌,笑,“我们人面鲲鹏族不会为任何种族出战,只要你们不伤害我的伴侣和我伴侣在意的人,就算你们把有角人打到地位颠倒,我也不会出手。”

    严默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家九风好像已经多次插手帮他攻击别人了?唔,总觉得这件事一定不能告诉对面的成年鲲鹏。

    “其实我们并不是来自本土,而是来自东大陆。”严默决定透露一些,正好他需要一个内应帮他一些小忙,之前没有遇到元洲前,他还想着他和原战可能要费一番力气在王宫中做一些手脚,如今既然有了这么一个好资源,如果不利用一下不是白认识了?

    至于这个人会不会转脸就把他们出卖,严默在心中呵呵笑,他小儿子不是说了吗,打架不好,给吃点药就行。另外他还可以做一次祈愿,愿对方在一定时间内不会背叛和出卖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