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5章 章回49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几人在屋里谈话时,外面找人的已经快找疯了。

    尼尔王下令,允许卫兵搜索王城全城。

    虽然有人说那四个无角人很可能已经逃出王城,但在没有得到对方明确下落前,尼尔王绝不允许王城出现任何不安定因素。

    尼尔王同时下令,让人去抓捕和两名无角人有关的任何人。

    可不久后就有回禀,说和两人同来的那队人已经全部消失,只带来了借他们住处的神侍仲。

    莫顿握住妻子的手,垂着眼眸站在右列上首处不说话。

    大厅中站满了人,凡是有资格出现在这座大厅中的贵族都在这里,其他没资格的只能集中等在某个外殿中。

    尼尔王有令,在戒严没有解除前,谁也不能离开王城宫殿。而之前逃散的人也一一找了过来。

    仲神侍被带上来,他并没有任何惊慌神色,面对一众高层,行了个神侍礼,很平淡地把他对于严默和原战的了解全部说了出来。

    形六自称白角人的身份,被尼尔王勒令速查,想来很快就会暴露。

    而仲神侍提到这行无角人只带了一个小孩的事情,有些人注意到了,有些人听过就算。

    白角族大公爵萨米和手下目光交流:那多出来的一个小孩哪里来的?

    白角战士:可那两个小孩明明都是无角人。

    萨米按住额头,可他为什么还是感到了一丝怪异。

    仲神侍结束他的叙述,之前惹事的有角少年被叫进来,之后不久,一名眼中含情的酷帅男子走入大厅,凡是看到他的人都赶紧向他行礼。

    男子进来时,尼尔王正在质问事情经过。

    当初惹事的几个少年显然已经串好供,众口一致地表示他们是觉得那几个无角人可疑,上前质问却遭到毒打。

    布华捏拳。他很看不起那几个无角少年和他们的家长,有角人就算使用谋算也应该勇于承担自己的过错,而不是颠倒黑白推卸责任!

    他看向父亲,想要说出事实。

    莫顿公爵还未给出意见。

    “全部经过我都看到了,那几个被揍的小子先去找人家无角人小孩麻烦,那么大的孩子竟然先对那么小的小孩出手,还用上了武器,作为有角人,我感到很是羞耻!”另一个人的声音已经先响遍全场。

    众人一起寻找说话者。

    “你!你胡说!”闹事的有角少年这时哪敢承认自己先动手打人小孩,这种事放在平时不算什么,就算他们弄死十几二十个无角人小孩,只要不闹大,随便给他们按个罪名,最后保证什么事没有。但在这种场合就不一样了,大孩子欺负小孩子,还是欺负软弱的无角人小孩,说出去他就不用在同龄者中做人了。

    “你说我胡说?”说话的人发出轻笑。

    “扎克城主都说了……啊!磐阿神在上,元洲大人,请您原谅小儿无礼,他只是太着急了。”少年的父亲一看清说话的人是谁,立刻软了,想打儿子又下不了手,“您、您会不会看错了?其实我儿子和他的朋友只是过去询问他们的来历,并没有对他们小孩动手。”

    “你说我看错了?”元洲的笑容没了,一张脸冰冷酷寒。

    少年的父亲吓得浑身一颤。这位可是鼎鼎大名,在三族中都是杀神般的存在,元洲侯爵,红角族,好战,武力强大,除了自己伴侣的话,其他人的全都不听,就连尼尔王都拿他无可奈何。

    几个少年的家长看向扎克。

    扎克脸色阴沉,突然怪异一笑,“我和元洲大人看得角度不同,看到的经过自然也就不一样。”

    元洲点点头,“的确,刚才在宴会厅,我没有说出事实,因为我想要维护我们有角族的尊严,可如今并没有外人,既然王要我们说出事实,那就不应该隐瞒。”

    扎克表情未变,心中气死。

    莫顿微笑。其他人不敢插入这两个人的明争暗斗中,全都假装聋子和哑巴。

    尼尔王心中已经清楚是非对错,当下挥手,“把这几个小子和他们的家人都带下去,问清楚了!”

    “是。”

    那几个有角少年和他们的家人吓傻,连忙纷纷喊叫自己“说错了”,承认真实过程就如元洲大人所说,他们只是害怕承担责任才会颠倒黑白扭曲事实。

    “陛下,既然要说实话,那不如索性说清楚。我想那两个无角人一开始并没有抱着大闹王宫的目的,而是因为有人冤枉他们,加上后来嘉德殿下处置不公,他们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发出挑战。”元洲说话一点不给嘉德脸面。

    嘉德尴尬万分,可他根本不敢得罪元洲,这位可是被誉为最强者之一的战士,他的伴侣也不弱,是王城神甲战士统领,很厉害的一个女人。他嘉德得罪谁,也不敢得罪这两人。

    尼尔王斜睨元洲,用眼神问他:为什么要帮两个无角人说话?还把嘉德扯进来了?

    元洲,“只有知道最真实的事情发生经过,后面的处理才可能不出错。陛下,我不想对您有任何隐瞒。”

    尼尔王又气又觉得慰贴,元洲来历成谜,可他的强大却毋庸置疑,他的侯爵身份完全靠战功累积,跟那些大族后代完全不同。且这人只说实话,虽然有时候很讨厌,但作为王者,身边也确实需要这样大无畏的人。重点是,元洲和他的伴侣都拥护他的王权。

    “不管如何,那两个无角人敢在王宫大闹,他们就必须承担其后果。”尼尔王下了决断,刚要再次下令。

    元洲扬声:“陛下,你们就不好奇那无角人是从哪里学会的炼骨本领吗?”

    大厅中一静,其实很多人都想到了这一点,尼尔王也不例外,“把他们抓来就知道。”

    “拷问他们吗?如果换了众位,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被拷问,会有几个人交代自己的秘密?”

    尼尔王皱眉,“元洲,你到底想说什么?”

    元洲从左侧高层中迈出一步,走到中间,行礼道:“陛下,我刚才在路上询问过卫兵,这次事件中至今并无一人真正死亡,就是最开始的采泥子爵也在挑战坑底下被挖了出来。这说明那两个无角人并无意和我们为敌,可如果我们进一步逼迫他们,其他不说,只他们手上那些威力强大的骨器……”

    莫顿公爵也在此时开口:“那些骨器确实不凡,如果那两个无角人被逼狠了,把那些骨器随意交给一些对我们有角人有仇恨之心的人,比如恶魔深渊的恶魔们,到时我们想要征伐恶魔深渊会更困难。而那些魔战士再手持那些威力强大的骨器到处捣乱,我们就是再强大也要受到一部分巨大损失。”

    其他贵族有附和的,也有反对的。有人直接就说那两个人肯定就是恶魔深渊出来的。

    元洲反驳:“如果他们是恶魔深渊出来的,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会只刮刮风、埋埋人,一个都不杀?”

    有人觉得元洲说得有理,有的梗着脖子还想反驳。

    尼尔王抬手制止大家讨论,问两人:“你们什么看法?打算怎么做?”

    莫顿公爵看向元洲,元洲却在此时不说话了,连给他一个眼神都没有。

    莫顿公爵无奈,心中暗骂元洲狡猾,一边斟酌着说道:“第二轮骨器大赛在后天举行,如果那两人仍旧到场,大家就暂时不要抓捕他们,这说明他们至少没有叛逃的意图。赛后我们可以让那两人将功赎罪。”

    “怎么将功赎罪?让他们交上所有骨器?还是交上他们的炼骨传承?”玄宇城主扎克讽刺道。

    莫顿公爵似对对方的讽刺一无所觉,仍旧用刚才的语气说道:“一开始就让他们交出保命的武器和重要传承,那跟把他们逼向恶魔深渊又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他一顿,“大家还记得其中一个无角人曾说过什么吗?”

    有人意识到莫顿公爵要说什么了,因为身体不好,小殿下罗杰不在现场,他如果在,大概会第一个反应过来。

    果然,莫顿公爵说道:“那无角人说他能治疗罗杰殿下的病情,而且说他一开始就抱着这个想法才来的宴会。我想我们可以以他能医治好罗杰殿下的身体为条件,来免除他们的罪过。如果那两个人真的没有反叛之心,他们应该会接下这个条件。反之,就不用再留下他们!”

    尼尔王凶残,但他很疼爱几个儿女,尤其是生下来身体就很糟糕的幼子,听说闹事的无角人竟然有可能治好他的罗杰,他的杀心动摇了。

    他身为王者,一堆大骨器师可以为他所用,他才不在乎几具厉害的骨器或者是炼骨传承,但如果那无角人真的具有特殊的治疗巫术,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并不想断绝幼子生的希望。

    “莫顿,追捕这两名无角人的事就交给你如何?”

    莫顿很想拒绝,追捕两人并让他们给罗杰医治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如果他不能抓住那两人,势必会对他明年竞争黑角族族长乃至王者之位有莫大影响——谁也不想未来的十年王者会是连两个无角人都抓不住的无能之辈。

    莫顿清楚尼尔王的阴谋,但尼尔王已经明确问出,阴谋变成阳谋,他不答应也不成。不过他也不是毫无把握,至少那两个人的同伴都在他手中。

    之后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王宫各仓库总管依例巡视各处仓库。

    最重要的仓库有两个,一个是存储高阶元晶的仓库,一个是存储高级骨器的仓库。

    管理元晶仓库的是王宫大总管,他先用自己的身份牌验明自己的身份,之后才掏出骨钥打开看似普通实则具有攻击性的骨器大门。

    大门打开,里面是一个很深广的库房,货架无数,元晶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由外朝里摆放在货架上。

    半晌,仓库深处突然发出一声惨叫,门外看守的卫兵警惕,转头就看见大总管打开大门,抓着一张纸条踉跄跑出,也不知他是不是受打击过大,连仓库大门都忘记关了。

    不过大门是骨器制造,敞开没一会儿就自动关闭落锁。

    另一头的骨器仓库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尼尔王听到汇报,看着两名总管呈上的纸条,不怒反笑,“用宝物换他们同伴的性命和自由?好,很好!两位,我只想知道被誉为最安全、最牢固的两座宝库,那两个无角人是怎么进去的?”

    两名总管身上被冷汗湿透,可他们又不能不回复,其中一人咬咬牙,大胆道:“听说他们中间有一名厉害的骨器师,也许……”

    “就是大骨器师也没办法进去那两座宝库!”尼尔王没有呵斥两人,他虽为红角族,却比黑角族还要冷静,遇事很少暴怒,“去请胡奇大巫来。”

    他想他还是太轻视那两个无角人了。只两个无角人,哪怕他们拥有不受魔力禁制限制的骨器,想要在王宫自如行走也不是件容易事,更别说在大闹王宫后还弄走了两个宝库中的大部分宝贝。

    而严默和原战,他们这时在哪里?在干什么呢?

    他们这时已经来到白角族所统治的洛兰城,且就站在神殿外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