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6章 章回49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此时并不知道原战在大闹王城时手下留情没有伤害一条性命,他看那阵势,还以为至少有一半以上伤亡,而这个是他计划中能接受的数字。

    原战也没有特意说明他手软一事,虽然他们先被挑衅,继而才提出挑战,但他还是不希望神灵有任何借口去惩罚他的默。

    他给自己戴上了一层枷锁,可他却甘之如饴。当然,如果踩到他的底线,这层枷锁随时可以突破,他不杀人只是为了他的伴侣,同样他也会为了他的祭司大人杀尽一切!

    四人并没有立刻进入神殿,而是在神殿前的台阶上坐下。

    九风坐不住,拽着育儿袋要看里面的娃娃果,原战按住他,不让他捣蛋。

    小白角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严默面前,与他目光平视。

    严默抬手摸摸他的小脸蛋,和声道:“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小白角摇头。

    “这里是你们白角族的神殿。”

    小白角抬头看向台阶上巍峨的建筑。

    “而你天生三只眼,也就是白角族天生的大巫,你不是普通的有角族小孩,你可以说天生高贵。”严默在看到苏门的第一眼就知道了他的身份,无他,赞布也是三眼,而且这种最基础的常识,赞布和他聊天时说了不少。

    小白角再次看向严默。

    “我不想隐瞒你,所以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我后面的计划,以及我需要利用你的地方。”严默不在乎小白角以后怎么看他,比起小白角一个人,他更在乎东大陆以及九原的人。

    小白角抿起嘴唇,他感到了一丝害怕,他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只能做出呆呆的模样。

    严默可以什么都不说,只要实行自己的计划就好,小白角最后说不定还要对他感恩戴德,但他不想欺骗一个小孩子,尤其在其他三个孩子都在身边的时候,他希望能对孩子们更真诚一些,哪怕小白角听不懂。

    “我不知道莫顿公爵为什么要把你留在身边,还特意把你藏起来。但我想他大概也是想要利用你的身份,一个听话、只是他口舌的大巫,对他以后竞争王者之位应该会有莫大好处。”

    九风不扯育儿袋了,转过头看一大一小说话,他觉得小白角的神情有点古怪,走过去戳了戳小白角。

    小白角因为紧张,竟然差点被他戳跌倒。

    严默乐,赶紧伸手扶住他,“你别害怕,我不会把你交还给莫顿公爵,也不会把你培养为我的口舌。我后面要做的事情虽然有利用你的地方,但只是利用你的身份,你自己并不需要为我做什么,我更不会伤害你分毫。”

    九风拉住小白角,好奇地问:“默默,你们在说什么呀?”

    严默摸摸九风的脑袋,干脆让两个孩子分别坐在自己的左右大腿上,手揽着他们的腰解说他将要做的事情。

    “我希望能通过苏门取得白角族的支持和妥协,如果可能,也希望白角族以后尽量给予无角人庇佑。”

    “默默,你是要把苏门送给白角族神殿吗?”

    “嗯,他本来就属于这里,他留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也会学习到相应的大巫传承。”

    “啊?可是我都跟苏门说了,要带他去九原玩,苏门可高兴了!对不对,苏门?”

    苏门低下头,他很聪明,可九年的禁闭生活,他除了偷听偷看学到一些,很多常识连四五岁的小孩都不如。他相信救他出来的九风,想要离开莫顿公爵远远的,他对九风口中描绘的九原十分向往,可如今九风家的大人却跟他说要让他留在白角族神殿。

    苏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对于白角族有多宝贵,他只对自己要被抛弃、被留下的事感到恐惧和失望,还有一些说不出口的愤怒。

    严默并不清楚苏门内心的想法,他想当然地以为苏门知道了自己高贵的身份,肯定是想留在神殿做至高无上的大巫。话说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已经交代得差不多,把两个孩子放下,起身,对原战目光示意。

    小白角不想跨上台阶、不想进去神殿,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他进去后留下,以后他就很难再见到九风,也很难再见到其他人,他……又要被关起来了。

    可严默看他站在原地发呆,以为小孩在震惊自己的身份,便弯腰抱起他,抱着他一步步踏上台阶。

    小白角心中突然冒出了一股恨意。严默之前对他有多好,他现在就有多恨严默。他不想去神殿,他不想被留下,被九风救出、和几个人生活在一起的这几天是他活到现在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他以为他可以长久地和他们生活下去,他是那么期待和他们一起去九风口中的东大陆。

    极少哭泣的小白角眼中流下泪水,他不敢让严默看见他眼中的恨,就跟他不敢让莫顿公爵发现他的任何感情一样,只低下头,无声滴下大粒大粒的泪珠。

    严默现在对周围气氛的变化十分敏感,小白角的灰暗立刻感染到他。他立即站住脚步,空着的一只手抬起小孩下巴,愣了下,用大拇指抹去他的眼泪,好笑又有点心疼地问:“你怎么哭了?”

    小白角咬着嘴唇不说话,鼻涕堵住他的鼻孔,让他十分难受,他也不愿发出声音。

    严默随手从空间里摸出一张柔软的草纸,很自然地盖住小孩鼻子,让他擤鼻涕。

    小白角突然觉得心里特别特别难受,平生有自我意识来的第一次,任性地转着头不肯让严默给他擦眼泪、擦鼻涕。

    九风仰头,“苏门,你哭啦?”大约觉得看人家小孩流眼泪有趣,这小祖宗说着就抱着严默大腿哧溜哧溜往上爬。

    原战迅速把他提溜过来。

    育儿袋里的两个娃娃果又开始用力顶开盖子,想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神殿台阶上也有其他人来往,看到四人并没怎么特意观察。白角族对于无角人比较宽宏,无角人也可以来神殿祭拜,不过不能入内而已。加上适逢五年一次的骨器大赛,这段时间来神殿祭拜的人非常多。

    严默也不明白小白角为什么突然哭了,还突然任性了,之前这小孩要有多乖就有多乖。

    “是不是擦疼了?这草纸已经是最软的了。等这次回去,我一定让他们做出更柔软的面纸。乖,不哭了,来,把脸擦擦,告诉默叔你在难过什么?是不是生气默叔利用你?”严默对小孩子永远都有无尽耐心。

    不知道是不是严默的声音太柔和,还是严默特意释放出的魂力感染让小孩心灵松懈,小白角先摇头后点头,只觉得自己委屈得不行不行,无声流泪变成小声抽泣。

    原战皱眉,这有角小鬼到底在哭什么?

    巫果发出嘲笑声:“哭包!”

    嘟嘟:“大哥哥哭哭,羞羞脸。”

    巫果怒:“他不是你哥!你怎么见了谁都叫哥?”

    嘟嘟:“呜,你再凶我,我也哭!”

    巫果和听到的两爹:“……”

    严默给儿子们打了个岔,好笑之余,继续努力释放善意,引诱小孩说出心中想法,“苏门,小宝贝,来,告诉默叔,你在难过什么?你只有说出来,默叔才知道你的想法,乖,不要怕,大胆说出你的想法,不管是什么,默叔都会支持你。如果你真的不想默叔利用你,那……默叔就不利用你了,等你的族人什么时候找上门什么时候再说。”

    “……不要。”小孩突然冒出两个字。

    “嗯?不要什么?”严默声音放得更柔和,还轻拍小白角背部,好让他放松。

    “不要……送我走,呜……”

    严默再次愣住,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想回到你们白角族的神殿吗?你不想成为伟大的三眼大巫吗?”

    小白角用力摇头,抽噎着说出他目前最大的心愿:“我、我要和你们去九原,九风答应……我了。默叔,不要扔掉我,我会听话,我会乖乖的……呜呜。”

    严默囧,心脏也在此刻软得一塌糊涂。

    原战看严默脸色,心想:完了,这小白角看来是甩不掉了。

    九风大惊,“默默,你要扔掉苏门?为什么呀?”

    严默好想揍九风的小屁股,哭笑不得地说:“谁说我要扔掉他了。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苏门额头的第三只眼代表了什么?如果让人知道苏门在我们这儿,到时恐怕就不是我们带不带苏门回去的问题,而是有角族让不让了。”

    苏门摸摸自己额头的眼睛,轻轻抠了抠,“……默叔,是不是挖掉它?我就能……跟你们去九原?”

    严默心脏震动,虽然苏门说这话九成是因为他不懂得他的第三只眼有多重要,可是这孩子能说出这话来,显然在他心中去九原比留下做大巫对他更具有吸引力得多,还不是一般得多。

    苏门抬头,眼含乞求地看着严默。

    严默看着小白角那双天真、懵懂、恐惧、绝望和希望混合在一起的复杂小眼神,心中的决定动摇了。

    “别胡说!以后再也不准提挖自己眼睛的事,想都不要想!不止眼睛,其他任何部位都不允许你自我伤害!”严默啼笑皆非,怕小孩真的做出难以挽回的事,连忙打消他的一切不应有念头,同时认真地问他:“你真的不想留在白角族神殿?”

    小白角眼睛亮了亮,神采重新回来,毫不犹豫地用力摇头。

    “好吧,如果你真这么希望,我会带你一起回九原,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徒弟。”严默对原战做出了一个抱歉的眼神,计划又要改变了。

    原战无所谓,严默有严默的计划,他也有他的打算。

    小白角不明白什么是徒弟,但严默的话听到他耳朵里,他自动把徒弟和儿子联系起来。默叔这么说是要留下他了吗?不会再把他送走了?不会再让人把他关起来了?

    小白角喏喏地问了。

    严默给他气笑,点点他的小鼻子,“不大一点,倒是会胡思乱想,就怕你长大以后会后悔放弃现在的身份跟我回九原,到时你要敢以此为借口跟我闹,小心我揍烂你的屁股!”

    “噗!”小白角的鼻子中冒出一个大大的鼻涕泡。

    三个缺德的小鬼一起发出笑声。

    小白角羞死了,好不容易止住一点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

    严默拿他无可奈何,怕草纸擦疼他,特意找出一枚棉布巾,让原战用水打湿了,再给他擦脸。

    “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眼睛就要肿了,我从没有说要扔掉你,我只是希望能给予你更好的,顺便再利用你身份一下。你哭得怎么像我要卖掉你一样?唉,都是祖宗!我就是闲得没事才给自己找一堆祖宗侍候!”

    巫果得意,觉得自己肯定是头一号大祖宗!

    小白角天生敏锐,谁对他真心好、谁对他坏,他说不出来,可他心里清清楚楚。他伸出小短手,猛地抱住严默的脖子,小孩天性安静,就算心情再激动也不会有太大的表现,他连哭泣都不会大声哭。

    “默叔……”

    “以后要叫我师父。小祖宗哎,什么事?”

    小白角想笑又想哭,抱着严默的脖子,眼角挂着泪珠绽开了微微的微笑,慢慢的,他低下头,放松全身,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到抱住他的人身上。

    小孩把自己的额头抵住严默的脖子,感受着那份柔然和温暖,突然就觉得好安心好安心。

    严默超级无奈,对原战说:“下面要怎么做?提前吗?”

    原战抱起小九风,和严默走了个并排,“既然来了,就去见见再走。迟早的事。”

    原战说得隐晦,严默却懂了,不管苏门想不想回去,白角族都不可能放弃他,如今小白角心里向着他们,对他们反而有利,拿小白角谈条件也是迟早的事。

    严默轻拍小白角,“苏门,你还小,不知道你的身份对于白角族有多重要,但我却不能因为你不懂事就欺瞒你。我希望在回去九原之前,你能多了解一下你的身份和重要性,如果那时候你还想跟我们离开,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只要你想跟我们走,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师父也会带你离开。”

    小白角的小脸蛋在严默脖子里滚了滚,他喜欢默叔……师父的怀抱,他希望将来天天都能这样被师父抱着走路。

    严默在心里叹,这就是又一个缺爱的小孩。想到这里他突然看向原战,调侃地道:“觉不觉得和你当初很像?”

    原战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同时快速低语:“像个屁!都是我把你干哭,你看我哭过吗?”说完转身就逃。

    严默怒追,“你给我站住!当着孩子的面胡说什么呢!”

    九风乐得桀桀大笑,“快跑快跑!要被追上了!”

    小白角抬起头,想要鼓励师父追赶,又说不出口,只能捏紧小拳头,在心中为师父助威。

    两娃娃果发出只有两爹能听到的笑声和叫闹声,小白角也感觉到了一点,快乐的心情总是特别容易被感染,他的笑容又变大了一点。

    两大两小四个无角人在神殿台阶上快乐地追闹着。来拜祭的人纷纷对他们侧目:这是哪里来的野人?真是太不像话了!

    哦,这时四人的衣服已经换回平常。

    眼看有神殿护卫要来找他们麻烦,原战和严默立刻放慢步伐混进人群。

    四人到得神殿门口,被阻拦住,理由是无角人不经特别允许不得进入神殿拜祭。

    “哦,这样啊。”严默和原战很干脆地离开。

    走下台阶后,严默问:“里面的禁制对你有影响吗?”

    原战摇头,“有一点。我感觉到里面有保护,想要从地下走可能有点困难,不过只要给我一点时间……”

    严默笑,“用不着那么麻烦,你忘记我的愿力了。我可以祈愿我们通行无阻。”

    原战先点头,忽然想到什么,转头嘲笑爱人:“那你是不是也忘记你的愿力可以让我们现在就进去?”

    严默张大嘴,反应过来迅速埋怨对方:“都是你闹的!”

    两人抱着孩子再度转身。

    这次神殿最外围门口的护卫没有阻拦四人,在他们眼中,四人就是四个白角人。

    严默和原战就这么顺顺利利带着两小进入了白角族神殿。

    下面就是怎么找到那位白角族硕果仅存的三眼大巫亚兰了。

    小白角和九风出于瞧稀奇,都睁大着眼睛观看神殿内的辉煌装饰。

    “两位请止步,从这里往后,非经磐阿神或大巫许可的人都不能再进一步。”一名白角神侍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突然就拦住了两大两小的去路。

    与此同时,去过王城宴会后用最快速度赶回来的白角族大公爵萨米正在向族长、长老和亚兰大巫禀报他在宴会中看到的一切。

    “我有可靠消息,在王宫出现的那两个无角人很可能就是给出疫病治疗药方的巫者和他的战士。”萨米公爵说道。

    “哦?有人确认了他们的身份?”族长裘恩问。

    萨米公爵很肯定地点头,“这次参加宫宴的人恰好就有乌乾城大巫,不过他没有亲自看过两人,只是从那名战士的身高和脸上的特殊印记才猜出两人身份。”

    “乌乾城大巫怎么会离开乌乾城?”长老奇怪地问。

    萨米公爵哂笑,“听说乌乾城神殿和城主两方夺/权,最后以神殿失败告终。而乌乾城主要求置换大巫的借口就是他们没能在疫病防治中起到作用,这次乌乾城大巫相当于是被赶了回来。他参加宫宴,大概是想找个下家,有想挽回面子的意思。因为我之前和这位大巫见过两次面,还帮助过他独子一次,跟他聊了一会儿才知道。”

    “他既然能跟你说出这件事,那么他也会跟别人说出。”裘恩族长负手而立。

    “嗯,我离开前他还没有走,大概是想用这个消息和莫顿公爵或者尼尔王交换一些什么。”

    “那两个无角人的身份先放到一边,”亚兰大巫开口:“你刚才说那两个无角人还带了两个小孩?”

    “是。”

    “那两个小孩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萨米公爵迟钝了一会儿才回答:“这也是我感到最为奇怪的地方,当时我明明看见那两个孩子了,可后来、包括现在,我怎么想都想不起那两个孩子的样貌。”

    亚兰大巫腾地站起。

    “大巫?!”

    “那两个孩子年龄怎样?”

    “我记不太清楚了,大约一个比较小,还有一个约莫七八岁。”萨米感到很抱歉,“无角人的小孩,我也看不出他们的详细年龄。”

    “萨米公爵,我想麻烦你一件事。”亚兰大巫和蔼地道。

    “大巫您请说。”

    “请你派人去仔细查探那两名无角人和两个小孩的底细,我要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做了什么,什么时候进的玄宇城、带了多少人、进来后又干了什么。总之,消息越详细越好。”亚兰大巫猛地生出一个错觉,他突然觉得自从提到那两个无角小孩后,他竟然感觉到新生大巫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近。

    萨米公爵欣然受命。

    “另外还有件事情。”这次说话的不是萨米公爵,而是一位高级神侍。

    “什么事?”众人一起看向他。

    “有人在打听一名大骨器师,说那大骨器师的名字叫……赞布。”高级神侍说出骨器师的名字时,抬头看向了亚兰大巫。

    “赞布是谁?”族长和长老还在问。

    “啪!”亚兰大巫竟失态地倒退一步,被绊得一下坐倒在宽大的石椅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侍者传声禀报:“大巫,族长,各位大人,外面有人求见,说他们知道新生大巫的下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