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7章 章回49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当两个无角青年带着两个无角小孩走进议事厅时,厅中诸人看着他们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按理说,陌生的、不知来历的无角人怎么都不可能一下见到这么多位大人物,哪怕他们说他们知晓新生大巫的下落。

    可是这四个人直到走到议事厅门口,主动和守卫打招呼,这才引起守卫们的注意。

    侍者负责禀告时,闻讯赶来的神殿护卫才把四人围起来。

    如果那时这四个人被拦住了,他们一样不可能立即见到亚兰大巫。

    可是!明明就四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小孩,身上且没有穿任何骨甲等物,那么多护卫和神侍竟然没有拦住他们!

    没有人可以接近他们两米以内,所有护卫神侍全部在两米以外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挡住。偏因为两人所言之事,也没有人敢轻易对他们动手,只能围住他们。

    最可怕的是两个大人还突然消失了一小段时间,等他们再出现时,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更换。

    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个无角青年在众护卫环伺下,竟然还有闲心给两个孩子换衣服。

    而这衣服一换,原本四个普通贱民一下就像是变成了四位高不可攀的贵族。

    四人进一步,护卫们就退一步,眼看众护卫已经退无可退,“看到”事情经过的亚兰大巫亲自开口,让四人进入了议事厅。

    严默进来后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坐在最上首的亚兰大巫,亚兰大巫就如传言般已经不年轻,他的头发已经雪白,松松地束在背后,但他的脸看起来却仍旧如同中年人,气色很好并不见衰老。

    除亚兰大巫外,在场还有不少白角族实权人物,分左右两列坐在下手座位上。除去过宫宴的萨米公爵,严默还有点印象,其他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但看这些人都能坐在椅子上和亚兰大巫说话,想来地位肯定不会低到哪里去。

    苏门已经从严默怀里下来,小孩紧紧拉住严默衣角,表情木然地观察着这个议事厅里的白角人,小孩看得最多的就是他们头上的白色尖角。

    九风受到叮嘱没调皮,只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又看看那个。

    无声的沉寂也是一种下马威,可惜严默和原战这两人艺高人胆大,走到哪儿都跟走进自己家里似的,别说只是几个人盯着他们不说话,就是一进来就被围殴,他们也顶多打回去而已。

    “我听说亚兰大巫就在这个议事厅里,想来就是您了。”严默感觉到苏门的紧张,先一步打破了沉寂,对上首的亚兰大巫微微一笑,行了一个九原礼节,“众神在上,九原祭司默和战士大战向西大陆的有角族人带来我九原子民的问候,愿亚兰大巫您长寿安康。”

    “磐阿神在上,也愿您和您的……九原人安康。”亚兰大巫不动声色地坐着回礼,同时就像忘记了之前的沉寂威逼一样,微笑道:“也许我很久没有离开过洛兰城,竟没有听过九原这样一座城市或部落?”

    严默料到他会有此一问,未做任何隐瞒地道:“我们来此远方,很远很远。”

    “哦?远到什么程度?”白角族长裘恩插话。

    没有人因为四人的无角人身份就对他们看轻,不说他们能走到这里的能力,就是他们那一身看不出材料的华丽衣饰,也没人敢瞧轻他们。

    对于众人审视的目光内容,严默表示很满意——果然换衣服是对的,虽然实力很重要,但包装也是必要。

    严默闻言转头看向裘恩族长,“今天我既然来此,就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我和我的战士来自东大陆。”

    在场众人先是一愣,继而大惊。

    虽然没有人失态地做出什么或喊出什么,但几人迅速交换眼神是实。看某些人表情,似乎在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

    厅中的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严默环视众人表情,低笑,“不用怀疑,你们没有听错,我们确实来自东大陆,对,就是你们正在派人攻打的那片大陆。”

    裘恩族长一下抓紧椅子扶手。

    其他人像是随时做好了战斗和叫人的准备。

    亚兰大巫却似放松地往椅背上一靠,声调温和地说道:“真是失礼,原来是远方来的贵客,四位请坐。”

    亚兰大巫此时已经收拾好心情,今天给他震惊的内容太多,他反而平静了。至于刚才神侍提到的大骨器师赞布,大概是某个使用了远古圣者之名的狂妄者,毕竟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很多圣者的名字、尤其是他们白角族远古圣者的名字已经给其他两族有意无意地遗忘在历史长河中。

    侍候的侍者悄无声息地搬来四把敦实的木椅放到严默和原战身后。

    严默和原战大大方方地并排坐下,小白角也端端正正地坐到了严默左手方,九风不肯一个人坐,非要和小白角挤到一起。

    苏门看大人们没有阻止,他也愿意和九风坐在一起,就让了一半位置给他。

    亚兰大巫的目光落在两个小孩身上,就此就没有怎么转移开。

    议事厅又陷入一片沉寂中,不过这次的沉寂却是源于尴尬。亚兰和裘恩等人对这几个无角人的身份做过种种猜测,但最远也就是想到他们出自魔鬼深渊,再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是来自东大陆!

    亚兰等人也不愿保持这种沉寂,他们心中并不是没有疑问,相反他们一肚子问题,可是很多都不适合立刻问出来。

    比如“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们这里?到我们这里想干什么?”等等诸如此类问题。

    “之前侍者通禀,说四位贵客知晓我族新生大巫的下落?”裘恩族长再三衡量,还是先问出了这个大家最为关注的问题。

    萨米公爵有点担心,来者已经表明身份,而有角族现在正在攻打东大陆,偏偏就是他们的敌人说知晓他们新生大巫的下落,这无论怎么看都对他们白角族很不利。

    其他人也是同样心思,可是新生大巫对他们实在太重要了,眼看希望就在眼前,他们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

    亚兰大巫也默许了裘恩族长的问话。

    严默很干脆地点头,“是,我知道。”

    裘恩腾地站起,“我族新生大巫在哪里?”

    小白角垂下眼眸。他明白师父的做法,进来前,师父就跟他说了,希望他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对白角族有多重要,说等他亲眼亲耳了解到一切后,如果他还想和他们回去九原,那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会带他回去。

    严默没有看小白角,而是好脾气地笑道:“别急,我知道新生三眼大巫对你们很重要,我刚才在外面稍微打听了一下,据说你们白角族目前仅剩下亚兰大巫,而其他两族却仍旧都有三位三眼大巫?”

    裘恩没有回答,严默也不需要,如果他听来的有错漏,事关大巫,裘恩肯定会反驳他。

    亚兰大巫抬手,裘恩族长配合地慢慢坐下。

    “默祭司,我这样称呼您可以吗?”

    “当然。”

    “既然您已经知晓新生三眼大巫对我族的重要性,且像是已经得到我族那位新生大巫下落的确切消息,又特地闯入神殿来见我等,那么我是否可以猜测您对我们有所要求?”

    “我说没要求您相信吗?”

    “没有要求?”亚兰大巫笑得越发和蔼慈祥,“我当然愿意相信您,那么是不是可以让我看到您的诚意?”

    严默笑得更可亲、更像一个无所求的好人,非常干脆地吐出两字:“好啊。”

    亚兰大巫再稳重也忍不住微微激动了,其他人更不用说,全部身体前探。

    “既然你有诚意,那能告诉我们,我们的新生大巫在哪里吗?”一名长老按捺不住道。

    严默伸手一指小白角,“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就是你们在找、在盼望的新生三眼大巫。”

    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苏门身上。

    小苏门浑身汗毛炸起,一把抓住九风的小爪子。

    九风丹凤眼一吊,冲着众人凶狠地瞪回去,同时嘴中还霸道地威胁:“看什么看!你们都把苏门吓坏啦!再看揍你们!”

    亚兰大巫盯着苏门不说话,其他人面色各异。

    那长老生气地低骂:“东大陆的无角人,你在骗我们吗!那明明就是一个无角小孩!”

    “哦,看我!”严默一拍脑门,口中含糊地吟唱了一句。

    而他的吟唱最后一个音节刚吐出,“唰!”“哗啦!”所有坐着的白角人全部站了起来。

    亚兰大巫也没有例外。

    那个大点的无角小孩的外表改变了!原本隐藏的特征全部显现了出来。

    亚兰大巫刚才看到苏门就有所怀疑,虽然苏门没有使用他的魂力,但已经靠得这么近,小孩子又不会掩藏自己的魂力波动,同样身为三眼大巫的亚兰多少感觉出这个孩子的不同。

    如果不是他眼中看到的和他感觉到的不符,他早就可以肯定苏门的身份。

    如今不止苏门,九风的真实模样也暴露了。

    看到身后一对小翅膀、头顶三根金黄翎毛的小家伙,白角族众高层顾不得惊讶,他们的心神已经全部被苏门吸引。

    额头中心似睁非睁的第三只眼,头顶正中的短短白色小尖角,这两个特征想要作假都难!

    亚兰大巫深吸一口气,从储物骨器中掏出一物,亲自走到苏门面前,弯腰,和蔼得不能再和蔼地对他说道:“孩子,不要怕,我绝不会伤害你,你试着摸一摸这块骨头好吗?”

    严默目光被那枚骨头吸引,看那枚骨头的外形竟然和他当初第一次见到的骨承外形差不多,就是一块头盖骨,而原本可能是尖角的地方镶嵌了一枚卵形的黑色元晶。

    像!太像了。

    这也是一枚记载了传承的骨器吗?

    小白角转头看向严默,表情木愣,眼含哀求,“师父……”

    严默揉揉他的脑袋,“别怕,师父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这应该只是一个验证你身份的东西,而他们都是你的族人,也不会伤害你,你摸一摸就是了。”

    小白角这才大着胆子伸出手。

    所有在场白角族都对他们的新生大巫竟然会听一个无角人的话感到愤怒和震惊,但他们急于想要知道眼前的小孩到底是不是真的新生大巫,暂时就顾不上其他了。

    “啪!”九风一爪子把苏门的小手拍开,自己的爪子抢先一步搭上那枚头盖骨。

    这一下太出人意料,白角族那边看九风是小孩子不好说什么,严默反倒紧张起来,他甚至来不及喊“别乱摸”这三个字。

    九风的小爪子已经搭上了那枚头盖骨。

    不过还好头盖骨没有任何反应,它没有承认九风的身份,也没有攻击他。

    严默呼出一口大气,隔着苏门,一巴掌轻拍到九风的后脑勺上,气得笑骂:“真是胡闹,我知道你担心苏门,但这个东西是白角族用来验证身份的,对白角族没有伤害,可不代表它对其他种族就没有伤害,九风小爷,你下次要摸这种东西之前能不能先问问我?”

    九风被拍得不痛不痒,他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还得意洋洋地说:“我才不怕一块骨头呢!”

    大约九风小爷得意的小模样太可爱,又是出于保护苏门的举动,不但亚兰大巫不以为忤,其他白角高层也都纷纷笑了起来。

    苏门看着九风,越发不想和他分开。

    严默眼中笑意一闪而过。

    有了九风这番护友举动,议事厅的气氛也变得缓和了不少。

    等到苏门再次伸出手,大家一样紧张和期盼,却没有了刚才那种“只要确定了身份就立马抢人”的剑拔弩张感。

    终于,苏门的小手碰到了那枚头盖骨。

    亚兰大巫松开手。

    而就在苏门小手刚刚碰触到头盖骨的一刹那,那枚头盖骨便亮起了柔和的白光。

    亚兰大巫眼中冒出欣慰的喜悦光芒。

    之前的长老跳起来,孩子一样欢喜大叫:“亮了!亮了!哈哈哈!神没有抛弃我们,神没有抛弃我们!”

    “噗通!”有人当厅跪倒,激动高呼:“磐阿神在上!感谢神恩赐福!”

    “真的是我们的新生大巫!”本应该安静无声负责侍候的最忠心侍者们眼眶全都红了,也都跪了下来感谢神恩。

    裘恩和萨米等人虽然没有跪下,但情绪无一例外都十分激动,他们实在盼一位新生大巫盼得太久了,他们等了这么多年几乎都要绝望了,现在说他们的心情如同绝处逢生一点都不夸张。

    亚兰大巫的呼吸都在颤抖,他看着苏门,就像看到一个举世瑰宝。

    柔和的白色光芒还在扩散,渐渐地笼罩住苏门全身。

    严默注意到苏门一开始还睁着眼睛,但在光芒冒出后不久他的眼睛就闭上了,而且手也没有从头盖骨上松开,那位亚兰大巫也就这么看着苏门继续与头盖骨接触。

    从亚兰大巫和其他白角族的举动来看,严默可以确定那光芒应该对苏门无害,说不定还有益处。

    九风看苏门被白光笼罩,担心他,伸手想要把他拽出来。

    还好严默早就防备,他已经离开椅子走到九风身边,看他动手就立刻把小家伙从椅子里提溜出来抱入怀里。

    九风转头,“默默,苏门要被白光吞掉了!”

    “不,他应该是在接受最初步的传承。”

    “哦。”既然是接收传承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九风的注意力立马转移,他扑腾着要去原战那里,他到现在还念念不忘在两枚娃娃果中找一个做他的伴侣。

    听到严默言语,亚兰大巫惊讶地转头看他一眼。

    严默趁机询问:“这要多长时间?”

    “要看这孩子的承受力如何。”亚兰大巫竟然回答了,“每位三眼大巫接受传承的时间都不一样,不过凡是第一次接触大巫传承的人最长也不会超过一个角时。”

    “这么说,你们有角族大巫,或者说你们白角族新生大巫接受传承不一定非要留在大巫身边?”

    亚兰大巫警惕,“抱歉,这是我族巫者传承的秘密,就算你把我们的新生大巫送回来,我们也不能告诉你详情。”

    严默摇手笑,“不用那么紧张,我既然把苏门送回来,就不会和你们抢夺他,我和这孩子接触了一段时间,很喜欢他,你们希望他过得好,我同样如此,总之一切看他自己的意思,我会尊重这孩子的所有愿望。”

    不知为何,亚兰大巫总觉得对方像是话中有话,他正想问个详细。

    “希望你说到做到。”亚兰大巫还没有开口,萨米公爵先说了。

    严默嗤笑,“要我发誓吗?”

    眼看气氛又要变得不愉快,亚兰大巫连忙打岔,“尊敬的默祭司,您把我族新生大巫送回一事,我代表白角全族向您表达最崇高的谢意,以后您和您的战士将是我白角族最尊贵的客人!”

    “不敢当。我九原同样欢迎喜好和平、天性善良的白角族人前往做客。”严默斯文地回礼。

    这一打岔,亚兰大巫也把自己刚刚感觉到的那点不对劲暂时放到了脑后,反正苏门就在他身边、就在神殿里,他们这么多人还怕两个无角人跟他们抢人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