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8章 章回49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亚兰大巫一边看护着苏门,一边示意侍者侍候贵客。

    议事厅中的氛围彻底松懈下来,在场的白角族人感觉像是一下活气了很多,那股勃然生机哪怕不说话都能迎面扑来。

    裘恩族长主动接过接待贵客的任务,满面笑容地款待严默和原战。现在在场的白角族人看他们已经不把他们当敌人,裘恩还夸赞了九风两句,说他是好孩子,这么小就懂得保护友人什么的,还送了他一把小巧的骨匕。

    亚兰大巫看裘恩与严默相谈甚欢,脸上含笑,心里却有说不出的为难。如果严默在暴露苏门的身份前提出一些要求,他反而好应对,可人家什么要求都不提,他才真正为难。

    就算两人没有送回新生大巫,就凭他们能穿得起这样一身衣饰、还有着不凡见识且身负强大的神血能力、又是从异大陆而来,只凭这些条件,不管无角人在西大陆和在有角族眼中是什么地位,他们便不能只把两人当作普通的无角人来看。更何况他们还没有任何要求地送回了他们的新生大巫!

    可就因为如此,亚兰大巫才头疼无比。人家不要报答,他们就可以什么都不做了吗?当然不可能,他们白角族还不至于这么厚颜无耻,但他们要怎么报答才合适?

    如果只是普通的无角人,那好办,给地、给粮食、给骨器,再给一些庇护,就足够普通无角人感激涕零。可问题是人家不是普通的无角人,来的地方也大大有问题,那可是正被有角族攻打的东大陆。

    不说亚兰大巫心里如何愁苦为难,忠心的侍者们动作很快,只几分钟,议事厅中每位有资格坐下的人面前都多出了一张木案,案上放了当季的水果和干净的清水。

    严默闻到一股奶味,用手拿起一个水壶看了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可以自动保持冷温的冰骨壶,这个水壶里就装着满满一壶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鲜奶。

    座椅的排列方式没有改变,苏门那里更是没有人敢动他。

    亚兰大巫表示大家说话不会惊扰到苏门,厅中的说话声这才提高。

    “默祭司,有一件事我想……必须让您知道。”亚兰大巫走回主位坐下,斟酌地开口道。苏门就在他正对面的下方,小孩有什么变化,他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严默给自己和原战各倒了杯冰奶,抬头:“什么事?”

    “关于有角族攻打东大陆一事,”亚兰大巫还有点犹豫,可当他的目光落在被白光包裹的苏门身上,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犹豫地说道:“其实我白角族并没有参与。”

    严默就回了一个字:“哦?”

    众白角高层总觉得是面对苦主,还是对他们有大恩的苦主,神情都有点不自然。

    裘恩不想他们的亚兰大巫跌*份,接过话头道:“不怕两位客人耻笑,我白角族就因为拒绝参战,让一力支持外战的尼尔王和红角黑角两族对我们都很有意见,甚至之后多次会议都没有再让我白角族高层参加。”

    严默和原战对视。

    裘恩也在与亚兰大巫目光交流,很快就对严默给出承诺:“二位这次能毫无所求地把我们新生大巫送回,我白角族也不是知恩不报的冷血者,我作为白角族族长,可以向二位保证,只要我还是白角族族长一天,我白角族就绝不会派人参加其他两族与东大陆的战争。”

    严默在心中冷笑,真是够狡猾的承诺!他本来还想如果这白角族不错的话,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做个温和礼貌的高人样,来个君子之交。

    可事实告诉他,白角族也许比其黑、红两族要温和得多,但他们的总体立场却是和所有有角人都是一致的,而且和其他两族一样,打从根子里就看不起无角人。

    想到这里,严默计划略微修整,也没给裘恩面子,当场笑出声来,偏偏还一脸温和可亲地口吻:“我还以为你们白角族天性温和不喜战事,原来你们并不是不想参战,而是因为我方恩情打算放弃参战?那真是谢谢了。不过,你们哪天想要参战了,是不是换个族长就可以?”

    裘恩族长和其他高层冏得一塌糊涂,这无角祭司说话也太犀利了吧?

    裘恩最难堪,他表面说得大义凛然,其实心中多少还是抱了一点糊弄的心理,哪想到人家一点都不好糊弄,还很不留情地当面就戳穿了。

    严默笑容依旧,“呵呵,你们有角人果然好聪明,怪不得能在万年前就研制出骨器进而差点称霸整个东大陆。可惜,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如今东大陆做主的可是各个智慧种族。当年他们和我们无角人能一起把眼中只有材料的贪婪炼骨族赶出东大陆,如今自然也能保护住自己的主人地位、驱逐侵略者。毕竟,如果稍微放松一下,原本自由自在快乐生活的生物们就又要变成各种骨器材料。”

    原战带着疑问看向严默:不是说要什么“以德服人”的吗?怎么开始明言讽刺了?

    严默对他眨了下眼睛:如果惹恼他们,记得带我们逃跑。

    原战:“嗯。”

    另一边,尴尬、羞恼、愤怒……

    遮羞布被扯下,在场的白角人都不知道要用什么话回复对方,如果对方对他们没有恩情,他们恐怕早就出手教训“敌人”,可偏偏现在对他们口出不敬的无角人刚给他们送了一个天大恩情,各位白角高层真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难受得要命。

    怪异的气氛在议事厅中弥漫。

    严默想要彻底让这些人清醒一下,免得他们还抱着有角人比无角人高贵的态度来跟他谈事。

    “还是你们以为我们东大陆的生物都很弱?以为我们今天送你们新生大巫过来是为了讨好你们?”严默发出大笑,明明态度气人,笑声却很爽朗,“本祭司都说了不用你们报答什么,可你们却用言语来搪塞,把你们本就不打算做的事情当作给我们的回馈,把我和我的战士当作无知的愚者来耍,这就是你们白角族报答恩人的态度?”

    裘恩族长站起身,想插话:“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

    “诸位!”默大祭司笑声一收,气势全开,“你们怎么不想想,你们找了那么长时间的新生大巫怎么就恰好给我碰上?另外,如果我记得不错,那位应该去过昨晚的山顶宫宴吧,你觉得我和我家阿战与你们比起来很弱吗?”

    萨米公爵苦笑,不知该如何回答。

    “再说,”严默停顿了下,“你们西大陆敢跑到我们东大陆乱来,难道我们东大陆就不能打到你们西大陆?让我想想,阿战,我们花了多长时间从我们东大陆来到西大陆?”

    至此一直收敛个人气势的原战沉沉回答:“一天。”

    “飒!”如果脸上血色下降有合适的拟声词,大概就是这个字了。

    亚兰大巫和裘恩族长等以为自己不动声色,就连被扯下遮羞布时也能保持正常表情,可此刻他们脸上的血色已经出卖了他们的真实心情。

    一天!从东大陆跨越到西大陆?这怎么可能?!

    严默拍原战,“阿战,你看你都把人家吓坏了,一天只是我们少数人等的速度,如果是大军的话,怎么也要半个月的时间。对了,我们来这里多久了?”

    原战:“快三个月。”

    严默点头,“嗯,三个月啦,该调集的人手应该也调集得差不多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亚兰大巫、裘恩等白角族众高层一起盯向严默。

    亚兰大巫示意裘恩暂时不要说话,他亲自开口问道:“听默祭司的意思,你们东大陆的战士已经集结到西大陆上?”

    严默笑而不语,硬生生转换话题:“其实你们白角族说来和我还有些渊源,我曾经误入一个巨大的古老遗迹,在那里得到了某些远古灵魂的承认,进而得到了一个宝贵的传承,我的骨器炼制学识就全部来自于那里。”

    电光石火减,亚兰大巫把听到的传闻和严默所说之事结合起来:参加骨器大赛的无角人,很可能达到十级甚至以上的医疗骨器,名叫赞布却没有露面的大骨器师……

    “你得到了我族的炼骨传承!”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严默微微一叹,“我曾经答应其中一位尚未沉睡的远古灵魂,如果有机会,就把我所得到的炼骨传承教给一名有角人,最好能是白角族,这也是我跨越海洋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他当初说出赞布之名,就是带了试探之意。而今看亚兰大巫的表情,对方应该已经知道有人在寻找一个叫做赞布的大骨器师,而且亚兰对赞布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否则他的说法不会这么肯定。

    亚兰大巫按住额头,他要晕了。巨大的惊喜来得太突然,他需要时间来消化。

    其他人没有大巫传承,不知道严默所说的炼骨传承对白角族有多重要,只略微知道一点的高级神侍握紧了双手,可他不敢泄漏自己的感情,怕让严默知道那炼骨传承对他们有多么重要,进而产生巨大贪心。

    亚兰大巫同样有此想法,他借助手按额头的姿势好好平复了一下心情,确保自己不会泄漏太多表情后,这才抬起头。

    “那么您已经有看好的人选了吗?远古传承虽然宝贵,可与现在的炼骨知识相差还是比较多,如果找人学习,最好能找一个天赋好、但还没有固定思维的年轻人,如果您没有好的人选,我可以推荐您几位。当然,您把我族的远古传承带回,我族自会给予让您满意的答谢。”

    严默笑了下,这是又在拿他当没什么经验的无角人哄骗了吗?不说那骨承魂海中沉睡的那些灵魂所包含的海洋般的巨大知识量,不说骨承那可以类比醍醐灌顶一般的精神学习方法,就是它教导的一到十级的基础,哪怕真的和现代有角人炼骨知识有很大不同,只是“远古传承”四字,对于一族就有多少精神上的意义?

    这是一族文化和一族精神文明的万年积淀,任何一个族类越是发展到后来越会需要这么一份精神支柱,它代表的是根、是起/点。他就不信白角族会真的如此轻忽这份传承。

    如果亚兰大巫真的知道这份传承的价值却还这么说,那只能说明一件事:传承太重要,重要到他们不知该用什么来赎回,只能忽悠他。

    可他严默是能让人忽悠的人吗?他不忽悠人就不错了!

    “您说的事不急,反正那位远古灵魂也没有为我规定时间,再说他也只是抱着一个希望,到底传不传,最终也要我看得顺眼才行。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解决你们有角人侵略我们东大陆一事。我和我的战士被委托来打前站,怎么也要做出一点效果来,您们说是不是?”

    亚兰大巫怎么可能不急?可他天性稳重,又不希望严默知道那份传承的重要性,还能忍得住。可他手下的高级神侍和裘恩等人却急得恨不得狂揍这两人一通,把他们的传承抢过来!

    裘恩和长老等人虽然不知道这份传承的重要性,但只是看一名无角人掌握了本该属于他们的炼骨传承,心里怎么都不是味,而且这两人在立场上还是他们有角族的敌人。

    敌人,恩人,还是说话很不客气、一点都不给人留情面的恩敌。他们到底应该要怎么对待这两人?

    亚兰大巫暗中示意己方不要焦躁,稳稳地问:“默祭司说的效果是指什么?我看默祭司似乎也无意和我们开战?那么你打算在我们这里做什么呢?如果您要做的事情对我有角族无害,也许我和我的族人可以帮您在我们有角族中斡旋一二。”

    “那就太好了!”默大祭司转脸就做出非常高兴的样子,很欢快、很体贴地说道:“我是一名祭司,主要是巫医,也就是治疗为主。如果你们有角族有高层身体不好、而其他治疗者怎么都看不好,我愿意帮忙。有一点您说对了,我们过来不是想和你们开战,其实我们九原人和你们白角族很像,都是喜好和平、生性温柔的善心人,我们来这里就是想和你们有角人做好朋友,您看,我们一来就又是参加骨器大赛、又是送回你们的新生大巫,就是想表达友好的意思。我们九原人觉得吧,大家与其争夺地盘打得你死我活,不如想办法双方共赢、让彼此族人过得更好!”

    严默的言辞有些比较新颖,但他的言灵能力让在场任何一位都听懂了他的意思。

    “对了,说起来,我刚到这里来的时候正好碰上瘟疫流行,我一看死了那么多无角人还有有角人,心里可难过,立刻祭天问祖神,好不容易求来治疗和防范疫病的药方和方法,当时就全部传了出去,你们知道这件事吗?”

    在场的白角高层知道,不但知道,他们还因为是治疗主力,而对前后发展经过结果都十分清楚,自然也知道药方的真实来历。

    “原来您就是提供了治疗疫病药方的无角人巫者。”亚兰大巫神色复杂。

    严默一脸不用太感激我的表情,用眼神告诉众人:我就是这么好的善人!

    亚兰大巫根本不相信东大陆的人会真的这么天真善良,费劲千辛万苦跨越海洋来到西大陆,不是为了反攻击,而是为了救人,还要和有角族搞好关系?开玩笑呢!圣人也做不到这一点。

    可事实上,人家却真的帮助了这座大陆上的所有生灵,其中自然也包含了有角人,甚至可以说受益最多的就是他们有角人。更不要说他们现在还送回来白角族的新生大巫,又带来了同样重要的远古炼骨传承。

    亚兰大巫头疼度升级,人家都对你们这么好了,你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真正报答和补偿人家?

    亚兰想:就算是脸皮最厚的红角族也做不出承恩之后立刻翻脸开战的无耻举动吧?

    严默一副闲话家常的模样,看向萨米公爵,脸带同情地说道:“昨天当我通过透视仪看到那名红角少年患了绝症时还想着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治好他,后来他送邀请给我们,我们才知道他是现任尼尔王的幼子。我们本来不想去昨晚的宫宴,可想着如果能通过帮助那位小殿下进而唤醒尼尔王的良知,停止对我们东大陆的侵略就好的想法,我们就去了,结果……你们有角人,尤其是红角族真的太暴虐、太欺负人了,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对着苏门和九风就直接用骨勺打他们的头。”

    众人唰地看向萨米。

    萨米公爵:……各位,能别用这么谴责的目光看我好吗?昨晚这两小孩可都隐瞒了真实模样!如果我知道他们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的大巫,不用这两无角人出手,我就先把那几个红角崽子给揍死了!

    严默说完,还啧啧两声,又摸了摸坐在他怀中的九风的脑袋。

    九风瞅着在场的白角人,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那双精明的丹凤眼看着可淘气。

    亚兰大巫和在场的白角人都要真的相信这位无角祭司是真善的大好人了,可是可能吗?自己家园被攻击,不仇视仇敌还想帮助对方?

    “这么说,你们有意想要救治罗杰殿下?”亚兰大巫问。

    “对,明天就是第二轮骨器大赛,我们希望能正常参赛,然后借由一些治疗骨器治疗好那位小殿下,亚兰大巫如果有兴趣参加的话,也欢迎一起。这也是赞布……啊,这也是那位远古灵魂的期望,他期望远古的炼骨手法能够得到弘扬,而不是消失在历史洪流中。”

    “你们想当场治好罗杰殿下?”

    “是。我希望借此能换得尼尔王一个承诺。”

    亚兰大巫摇头,“不是我打击你,但尼尔王恐怕不会为了一个儿子而放弃他计划了多年的返东作战。”

    “总要试试。”严默慨叹,“谁叫我们东大陆人如此爱好和平呢。”

    原战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巫果直接评价:“默爹越来越坏了。”

    嘟嘟:“不准说爸爸的坏话!”

    亚兰大巫静静思考了一会儿,开口:“如果你们担心尼尔王会因为你们大闹王宫而追捕你们,我可以去跟他说说,让他取消对你们的追捕令。另外,你们想要救治罗杰殿下的意思,我也会转达给他。但尼尔王是否会接受你们的条件,我就不敢保证了。”

    “多谢亚兰大巫,这样就足够了。”

    亚兰大巫已经感觉出眼前无角祭司的狡猾,知道想让他立刻交出传承不太可能,就很自觉地没有提起,而是问出了另一个他十分关心的问题:“默祭司,有一点还请告知,我族寻找新生大巫已经多年,可是总找不到他,你们是在哪里……”

    “这个就要问苏门和九风两人了。”严默笑眯眯,非常骄傲地搂住小九风,“苏门是我们家九风找到和救出的。他说当时苏门被人关了起来,没人和他说话、没人和他玩耍,苏门只能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发呆。”

    白角人都心疼了,他们的大巫竟然被如此对待!太可恶了!

    亚兰大巫也怒上心头,“那么你们知道是谁关了苏门吗?”

    “这个……我们没有细问,问了这孩子也不肯说,他似乎很害怕。苏门刚到我们身边时连话都不怎么会说,小孩子成天呆呆的,如果不是九风喜欢他,天天和他一起玩耍,恐怕他到今天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与其让他说出莫顿公爵的身份,不如让白角人自己从苏门口中问出。

    众白角高层气得发抖。

    严默叹息,“如果你们能从苏门口中问出是谁囚禁了他,请一定也告诉我一声,囚禁他的人太心狠了,按照九风所说,对方完全隔绝了苏门与其他智慧生物接触,不是想养废他,就是想要将来利用这孩子做什么。我很喜欢这个孩子,如果知道那个心狠者是谁,很想为他出出气。”

    “到底是谁这么对待我们的大巫!这些恶魔,他们是想绝了我们白角族啊!”长老痛心疾首。

    双方在同仇敌忾地口头讨伐了囚禁苏门者后,又谈了谈彼此的“合作”意向,裘恩等人目的是想套出炼骨传承和已经上岸的东大陆战士的藏身处,而亚兰大巫却对严默的巫医能力表示出莫大兴趣。期间,严默还把透视仪拿出来给秀了秀。

    这间议事厅中一时气氛好得不得了,可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也只有他们彼此才心知肚明。

    关于严默身份和东大陆战士已经登陆之事,已经有人暗中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白角族不好战,和其他两族也有龌龊,但事关整座西大陆有角人安危,他们不敢有丝毫隐瞒,包括亚兰大巫在内,没有谁希望成为通敌者,更怕被栽上这样一个罪名。

    严默对他们有恩,他们会尽量想办法给予报答,但严默对有角族的不利举动,他们也一定不会隐瞒。

    谈论中,严默几次看向被白色光芒笼罩住的苏门,皱眉,“这已经早就超过一个角时了吧?”

    亚兰大巫心中也担心,就在他要走下宝座仔细查看时,笼罩住苏门的白色光芒突然倒退消失,被吸入那枚头盖骨中,当白色光芒全部匿入头盖骨后,苏门睁开了眼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