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9章 章回49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苏门只有九岁,可当他刚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严默以为看到了一位历尽岁月的睿智者。

    不过这种“错觉”很快就一闪而过,苏门抬手很孩子气地揉了揉眼睛,再放下手时,神情和眸色都变得跟他的年龄相符,就像这孩子刚做了一个长梦才迷糊醒来的模样。

    苏门低头看了看手中头盖骨,很大人地小小叹了口气。

    亚兰大巫走到他面前,想要抚摸他的头,苏门没有闪避,抬起手把头盖骨还给亚兰。

    亚兰没有接,“你先留着,大巫的传承根据你的魂力成长要分多次才能全部传授给你,直到下一位大巫出现前,这枚大巫传承就交给你保管。”

    亚兰大巫心想以后苏门肯定是要留在神殿的,那么大巫传承是放在他那儿还是放在苏门那儿都一样。

    苏门想了想,收回头盖骨点点头。

    亚兰大巫忍不住道:“你的魂力很强大,你是第一个接受第一次大巫传承能承受这么长时间的人。孩子,以后我白角族的振兴就要交给你了。”

    苏门没有回答,他的神态有点疲累。外面的人看他握着骨承只过了近两角时,可他的灵魂在骨承中却生活了很久很久,他看着一位三眼大巫出生、成长、学习……到后面都分不清他自己和那三眼大巫到底谁是谁,等他觉得分不清、心里开始产生厌恶感、想要脱离这种状态时,他就醒了过来。

    很奇怪,刚醒来的一刹那,他似乎能记得他那位三眼大巫的一生,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份记忆就开始变得模糊、遥远。

    苏门晃晃脑袋,想要让自己变得更清醒一点。

    亚兰大巫伸手,想要接过苏门。

    苏门转头可怜巴巴地看向严默。

    亚兰大巫接人的手落空,当即受到会心一击!

    严默莞尔。厚实温暖的手掌盖住小孩的额头,低声问他:“是不是感到很累?头还有点疼?”

    苏门用手指点点太阳穴,呆呆地点头。

    严默对苏门的状况深有感触,当初他刚从那枚炼骨传承中/出来时,也是要吐不吐头晕脑胀难受得很,而他那时比苏门还大了几岁,才九岁的苏门想来会更难受一些。

    亚兰大巫张口:“苏门,不要怕,你这种情况很正常,我可以帮助你……”

    严默拍拍九风,让他飞到原战怀里坐着,示意苏门坐到他怀里来。

    苏门立刻从椅子上跳下,爬到严默腿上坐着。

    亚兰大巫心灵受到了第二次严重伤害!

    严默对亚兰大巫点点头,厚实温暖的手掌轻轻按摩着小孩的头部穴位,诊断一般地说道:“有一点低烧,应该只是精神太劳累的身份本能反应。”

    手松开,过了一会儿给小孩递过来一杯清水,“先喝点水,等会儿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小苏门觉得他师父好好,他正好渴得不得了,就着他师父的手,抱着杯子,咕嘟咕嘟地把一杯水都喝了。

    “师父,我还渴。”小孩扭头提要求,不知道自己的口吻带了点撒娇。

    严默一边笑着给小孩又倒了一杯清水,一边慨叹传承的厉害,看,原本呆呆的胆小的小孩只不过接受了第一次传承,都会主动提要求了。

    不过对这个发展,严默喜闻乐见。他喜欢单纯的孩子,可同样也希望小孩能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而不是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亚兰大巫看着无角祭司和他们新生大巫的互动,心中莫名生出一点不安,他很想把苏门从无角祭司怀里抱出来,可又不想让自己的举动显得太失礼和突然。

    听严默说苏门有点低烧,亚兰大巫以为找到了机会,连忙道:“让神侍来照顾我们的小苏门吧,他这种情况,神侍们最了解,会给他最好的舒解。”

    亚兰转头示意高级神侍过来,那神侍忙不迭地快步走来,对苏门单膝跪地,伸出双手道:“苏门大巫,请让我带您去休息。”

    苏门扭头就抱住严默脖子,他害怕严默会违反之前的承诺把他送出去,更怕这些跟他一样的白角人会来抢他。

    亚兰大巫和神侍:……心脏好痛!为什么他们的大巫会这么倚赖一个无角人?神啊,您是哪里安排错了吗?

    严默轻拍苏门,“别怕。他们是你的族人,没有坏心。你要跟他们去休息吗?”

    苏门用力摇头,抱住严默脖子的小手臂更用劲。

    亚兰大巫、神侍和众白角高层同时受到负数一万点的致命打击!

    严默被勒得都有点喘不过气,抱着小孩无奈起身苦笑,“这孩子大概被关怕了。咳,时间不早,我和我的战士就此告辞,至于我们与你们协商的事情,你们可以再仔细考虑考虑,如果想好了,就到玄宇城一位仲神侍的下城神庙来找我们。”

    原战抱着九风跟着站起。

    亚兰大巫还没有得到远古炼骨传承,哪能让他们就这么离开?这时他们还以为苏门一定会留下,现在不过是小孩在闹别扭。

    “你们现在如果再回去玄宇城恐怕不妥,不如就留在我们洛兰城神殿,至少尼尔王还不敢直接到我神殿来抓人。”亚兰大巫亲切地说道。

    严默表示不需要,“我和我的战士既然敢来王城,就不会害怕某些势力的抓捕。”

    “我知道两位能力一定非常强大,但你们不是还带了一个孩子吗?再说我们的小苏门也不会舍得这么快就和你们分离,不如两位就带着孩子留在神殿做客?”亚兰大巫不死心地说服道。

    严默做出为难表情,“可是我们在途中还碰到了一队无角人,虽然他们不是我们东大陆人,但我答应过他们家大人带他们出来见识,也会把他们安全带回去,如果我们不回玄宇城,只怕那队人会被误抓。”

    萨米公爵插话:“尼尔王陛下确实有派人去抓他们,不过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那队无角人在战士到达前已经逃走。”

    “哦?那我们更要回去了。”严默在昨晚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甚至知道是谁把形六他们抓了去。夕阳、后狮、祈鸿志和老人赫四人在他们的叮嘱下已经事先藏入下城,夕阳几天活动也没有白干,至少找到了一处还算安全的新落脚点。

    至于形六那几个,严默为了怕指南惩罚也跟他们透露了一点口风,让他们事先找地方撤离,可这几个人生地不熟,又没人帮助,更因为心里和严默闹别扭,竟轻视了他的警告,仗着形六可以变形为有角人,竟没有及时离开,最后被莫顿公爵暗中派来的人带走。

    亚兰大巫眼看怎么都留不住这两人,只能退后一步,“好吧,请允许我派人送你们去玄宇城,这样至少尼尔王在动手前也要来问我一声。你的那队无角伙伴,我也会让人去寻找。”

    严默这次没有再推拒,还表达了谢意。

    亚兰大巫和裘恩族长等人亲自把严默和原战几个送到了神殿后门处,一队神殿护卫过来,他们将护送严默几人前往玄宇城。

    亚兰大巫对苏门伸手,“孩子,过来吧,他们要走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如果你想见他们,可以随时见到。”

    小苏门扭头看看亚兰大巫,张嘴:“再见。”

    这个词他是跟九风学的。九风之前没把他带回来前,每次跟他玩耍后离开都会这么跟他说。

    九风跟着凑热闹,挥舞小爪子,嫩声嫩气地连声道:“再见再见!不送不送!”

    亚兰大巫愣住,严默无声闷笑。

    亚兰大巫听不懂他们的新生大巫在说什么,可看苏门没有离开严默怀抱的意思,当下就头疼地看向严默:“默祭司,您可以把我们的大巫交给我们了吗?”

    严默为了不让对方误会,弯腰把苏门放到地上,手摸着他的小尖角,“我说过,我会尊重这孩子的所有愿望,一切都看他自己的意思。如果他愿意跟你们,我绝不会阻止他。”

    这话之前听着没问题,可现在……亚兰大巫心中大喊不妙,忙弯腰对苏门和蔼地召唤道:“孩子,过来,不要怕,以后你就是白角族最高贵的大巫,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

    其他白角高层也连忙纷纷出声引诱,向苏门述说回来当大巫的各种好处,还有人当场拿出一些珍贵的元晶、骨器、皮毛等物表示要献给他。

    苏门听到九风笑声,抬头看他,九风对他扮了个怪样,示意苏门把那些好东西都拿过来。

    苏门很听话地对高级神侍等人招手,神侍等看到苏门有反应,都很高兴,忙走到他身边,献上他们的宝物。

    苏门拿起一样看看,再扭头看严默,伸手,递给他:“师父,给。”

    严默忍笑,“好,师父给你收起来,你想要的时候随时来拿。”

    神侍甲:算了,好歹那无角人把我们的大巫送了回来,就是送他一个宝贝又怎么样?

    苏门又拿起一样宝物,这次他连瞅都没瞅,又递给严默:“师父,给。”

    严默再次忍笑收起。

    白角高层都要崩溃了!这是在搞嘛?!为什么他们的新生大巫把他们的宝贝就这么轻易送给外人了?吃里扒外也别做得这么明显好吗!好想揍我们的小大巫怎么办?

    等苏门要把第三样裘恩族长送给他的巨大如足球的元晶递给严默时,白角众高层再也忍不住了,裘恩直接说道:“苏门大巫,这枚元晶很宝贵,整个大陆也找不出这么完美、这么浑圆、这么巨大的黑色元晶,这是我族供奉给新生大巫的祭品,是我族的宝物,您不能把它轻易送给别人。”

    “哦,不能送啊。”苏门表情又恢复了之前呆呆的小模样,“那还给你。”

    苏门很干脆地把巨大的黑色元晶又塞回裘恩手里,然后,他转身主动握住严默的手,抬头很疲累地说:“师父,我累了,我们走吧。”

    被塞回礼物的裘恩族长:……心脏要碎了!

    严默弯腰蹲下,平视着苏门的眼睛,认真地说:“你的身份对白角族很重要,如果你留下,他们会对你很好很好,应该也不会关住你,还能为你惩罚以前囚禁你的人。”

    苏门伤心了,小嘴巴眼看着就瘪了,眼眶里也开始聚集起泪花,“师父,你不要我了吗?”

    严默就怕小孩哭,额头抵着小孩的额头蹭了蹭,一把把他抱起来,“只要你愿意跟着师父,师父就绝不会不要你。”

    苏门忙搂住严默脖颈,这次不管亚兰大巫他们说什么,他都不肯回头了。

    众白角高层:……神啊!为什么您会这么残忍,把希望送到我们眼前,竟然又要我们眼睁睁看着他离去?

    不行!让谁走都不可能让大巫走。何况苏门大巫手上如今还握着他们的大巫传承。

    亚兰大巫后悔死了,要知道小孩不肯留下,他怎么也不会把那么宝贵的大巫传承交到他手里。

    既然不能让人自愿留下,那就只能强抢了!

    亚兰大巫一个眼色,护送的神殿护卫散开,围住了严默几个的去路。

    亚兰大巫几个也纷纷站位,堵住了可能的离开路径。

    “诸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严默收起脸上笑容。

    苏门也变得紧张。

    原战抱着九风仍旧老神在在地站在一边,丝毫不为气氛所影响。

    亚兰大巫抱歉地道:“新生大巫对我们太重要,我们不能就让你们这样带走他。”

    严默冷笑,“我想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根本?现在不是我要带走你们的大巫,是他自己不愿意留下。他本来就受过长达九年的精神伤害,如今你们还摆出这种阵势,是想让苏门更加排斥你们吗?”

    亚兰大巫下意识看向苏门,看到苏门疲累且明显对他们排斥的眼神后,心神大为震动。

    裘恩族长也有点担心,低声对亚兰大巫说道:“这两个人底细不明,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还有什么手段。就算我们能把他们留下,抢过苏门大巫,可是苏门大巫一看就和他们很亲密、还很信赖他们,如果苏门大巫因此记恨我们……”

    亚兰大巫也有此担心,他恐怕也是在场所有白角人中最不希望苏门对他、对白角族留下坏印象的一个,但他也不能就这么让两个无角人把他们的大巫带走……要怎么办才能两全齐美?

    眼看后门处就此僵持住,严默突然发出一声叹息,“我知道你们担心苏门,我也担心他,我对他的心不会比你们差,他是你们的大巫,也是我的弟子,就算他只是一名普通白角族,我也十分重视他,在见到这孩子的第一眼,我就打算把那份远古炼骨传承传给他。这样吧,你们可以派人跟着苏门,照顾他、保护他,感情是处出来的,等他和你们熟悉,再接受传承了解自己的责任后,我想他还是会回到你们身边。可现在,你们越急,他就越害怕,这样只会把他推得更远。”

    一听严默要把那份远古传承交给苏门,亚兰大巫大喜!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僵,更不想让苏门对他们有什么偏见,见严默软化,还有意外的好处,连忙见好即收道:“也只有如此了,我会派战士和神侍随侍保护苏门,大巫传承现在就在他手上,他自己会知道什么时候要接受第二次传承。如果他还能接受那份远古传承那就更好,这样可以让他接受的传承更加完整一些。”

    苏门别看表面木呆呆,耳中则把几人的对话全部牢牢记在心头,而今天严默和亚兰大巫等人的对话,对他今后的成长、性格和立场也影响至深。

    小孩的心一开始就偏了,听了他们的对话更加偏得一塌糊涂。他就觉得他师父对他才是真正的好,因为他师父根本不在乎他是否有第三只眼,但他的族人前面九年对他不闻不问,等师父把他送回神殿,他们发现他是族里的新生大巫才想对他好(可也不是真正的好,给个元晶还要收回去),而他的父亲更是因为他有第三只眼而把他囚禁了九年!

    嗯,其实小孩的想法也不算太偏激,严默确实不在乎他是否为天生大巫,只要他看小孩顺眼,而小孩又恰好是白角,就已经符合他想传授炼骨传承的条件。

    事情至此总算有了一个解决办法,为了新生大巫、为了他手上的大巫传承,同时也为了那份远古炼骨传承,白角族派出了最高等级的十二名神骨甲战士和十二名高中级神侍专门负责保护和侍候苏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