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0章 章回50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没有再特意遮掩两小的身份,加上他们身后跟着的白角族战士和神侍,苏门的新生大巫身份以最快的速度流传至全有角族。

    路上,凡是白角族看到苏门,惊讶过后,纷纷狂喜跪倒,口呼神恩赐福,就是贵族也不例外。

    苏门太小,他没有为此感到骄傲,反而因为害怕和紧张抱紧了严默。

    被亚兰大巫指名以后专门负责侍候苏门的高级神侍杜可为此妒忌得心疼,他几次想要接近苏门,都被苏门拒绝,这也让他十分伤心,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气馁,反而生起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家大巫抢过来的雄心壮志。

    严默一行刚进入玄宇城,凡是该收到消息的人已经都收到了。

    莫顿公爵府。

    莫顿公爵站在府中最高建筑的窗户前看向外面的玄宇城,低笑道:“我应该相信你的话,那两个无角人确实不简单。”

    布华并没有因此得意,反而很沉稳地问:“父亲,那些无角人的嘴巴很紧,我们能问出来的事情不多,虽然已经可以确定他们确实来自恶魔深渊,但恶魔深渊里面的情况和那两人的身份,目前还没有问出关键。”

    “对那两个人的底细,那些无角人说了什么?”

    “他们只说那两个无角人来自外面,他们以前从没有见过那两个无角人。”

    “不是恶魔深渊的领头人?”

    “他们不承认。”

    “继续拷问,我要得知恶魔深渊的所有部署,还有破解及进入恶魔深渊迷雾的方法。”

    “是。”

    “另外,你准备一下,等会儿以朋友的名义去和那两个无角人接触。”

    “是,我也正有此打算。”布华犹豫了下,最后还是问道:“父亲,苏门那里……”

    “苏门那里你不用管,就算白角族知道是我藏了他九年,但不管如何我都是他们白角族三眼大巫的亲生父亲,我只要说一句舍不得儿子离开我,他们也拿我无可奈何。”

    “可是苏门……”

    “你担心苏门恨我们,报复我们?”

    布华没有否认。

    “他恨我们什么?恨我们关了他九年吗?我们是少他吃了,还是少他喝了?是打他了,还是骂他了?他凭什么恨我们?布华,你安排一下,把当年的事情传出去。”

    布华惊骇抬头,“父亲?”

    莫顿公爵负手看着窗外,“你母亲也同意了。”

    布华瞬间明白了父母的打算,一旦当年的事情泄漏,虽然莫顿公爵会遭到一定谴责,但有角族无论哪一族都崇尚对伴侣忠贞,结合时必须在神殿或神庙,并当着磐阿神的神像立誓,结合后极少有谁会背着唯一伴侣另找情人,一旦有谁这样做,一定会受到舆论的极大谴责,如果其伴侣问责,当地神殿或神庙可以派出神侍惩罚背叛者,并让背叛者赔偿其伴侣的一切损失。

    同样,如果有谁勾引已经有伴侣的人,更是会被视为渎神者、下贱者,严重者可以押至神庙杀死。

    为此,如果当年的事情传出去,莫顿公爵就算有一定责任,但作为被陷害方,那名白角族女子及其父亲更是会被人鄙视和轻贱,而作为私生子出生的苏门大巫势必也难逃这种舆论非议。

    换言之,只要这件事处理得好,莫顿公爵不但不会背上虐子和隐藏三眼大巫的罪名,反过来说不定还会引起众人同情。因为按照有角族不成文的规定,他当初完全可以杀死勾引和陷害他的白角族女子和私生子苏门,可就因为苏门是天生的三眼大巫,他才会放他们母子一马,但因为到底心意难平,也因为要考虑伴侣的心情,当然不可能让苏门和其下贱的母亲以三眼大巫和三眼大巫亲生母亲的名义荣耀回到白角族。

    想通这一切的布华立刻退下去仔细布置这件事,还好当年的事情,莫顿公爵为了取信妻子,想尽办法留下了一些物证和人证,如今就是要找到这些人证来向三大神殿申诉。而那白角族女子和其家人也要想办法保护并抓捕起来,避免被敌对势力利用。

    莫顿公爵府这边忙得脚不着地,其他势力也没有就闲看着。白角族新生大巫出现一事,对三族任一族来说都不是件小事,首先其他两族神殿和王城都要向白角族神殿送去祝福和贺礼,然后便是黑、红两族对白角族的战略计划的重新布置。

    原本两族都以为白角族已经走向衰败,而强大的一方当然不愿意让弱小的一方和其分享同样的权力和地位。黑、红两族都抱了占有白角族来增强己方的意思,可如今白角族新生大巫出现,至少说明神并没有放弃该族,原本气势衰弱的白角族也会因此重新挺直背脊,不会再像之前几年一样一直保持着沉默和自保的态度。现在只看白角族一气给新生大巫增添了二十四名最强保护者来看,就能看出他们对这位新生大巫的重视。

    此时,除了极少数人,绝大部分有角族高层还不知道严默和原战的来历。

    而收到消息的尼尔王立刻去见了他们红角族的大巫,也是三族最高祭司胡莲。

    胡莲正跪伏在磐阿神像前做着祈祷,另一名红角族大巫胡齐跪在他身后。

    尼尔王不由自主放轻脚步,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站定。

    胡莲完成了全部祷告,这才缓缓站起,走向一边用来歇息的地榻,胡奇跟在其身后。

    “陛下来了,有什么事吗?”胡莲在地榻上随意坐下。

    尼尔王从暗处走出,“大祭司,东大陆的敌人都已经深入我有角族腹地,为什么神没有给出预示?”

    胡莲,“你这是在责怪神吗?”

    “当然不是。不过我以为这么重要的事情,大祭司一定会收到一点警示。”尼尔王表示不解,以前有什么大的危难,胡莲总是会通过祷告提前从神那里得到警示。

    胡莲并没有因为尼尔王的质问而生气,“我也在奇怪这一点。是谁告诉你东大陆的敌人已经来到这边?”

    尼尔王把亚兰大巫传过来的消息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胡莲。

    胡莲沉默了一会儿,“等会儿我会准备祭祀,向神询问此事。在这之前,先不要对无角人有什么动作。”

    尼尔王,“您说的无角人是指我们大陆上的无角人?”

    胡莲,“我知道你的打算,可全灭无角人并不能就此解决后患,你能杀尽西大陆的无角人,可还有东大陆呢?而南北两大陆对我们还是谜,那里有什么智慧生物我们还不知道,如果那里也有无角人呢?陛下,您要记住,我们的敌人不止是无角人,而是所有智慧物种。杀戮和逼迫只会让七千多年前的历史再重复一遍。”

    “那么您认为给他们装上奴隶骨控制他们就能解决问题?”

    “那也比全部杀光好,虽然我不清楚东大陆的无角人数量如何,但只从我们西大陆来看,无角人的数量明显比其他智慧生物多得多,利用无角人对付其他智慧生物才是最有利、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方法,这样可以让我们有角族置身事外,其他智慧物种要仇恨的也是无角人,而不是我们。”

    “那也只是您的猜测,我们控制了无角人,无角人再去对付那些智慧物种,那些智慧物种怎么可能只仇恨无角人。”

    胡莲摇头,“你身为上位者太久了,对你来说,你想杀谁就可以杀谁,想要找到幕后人也很容易。但对于大多数普通的有角人和其他智慧物种来说,他们往往只会把仇恨集中在能看到的生物身上。就算他们知道无角人背后的是我们有角人,但在无法够到我们之前,他们只能把仇恨的怒火宣泄在无角人身上,而任谁的怒火一旦宣泄出来,想要再次聚集就不容易。”

    尼尔王是个很难被说服的人,就连他的唯一伴侣都很难动摇他认定的事情,而胡莲大概是唯一能影响他的人。

    胡莲看着面前的王者,目光柔和,“陛下,我们有角族隐于后面,进可控制无角人做事,退可以把无角人推出当替罪者。我们没有必要再走七千多年前的老路,这次进攻东大陆,我仍然认为应该让无角人打前阵,而不应该是我们有角族领头。”

    “可我们没有时间!”尼尔王有点暴躁。

    “是您没有时间,不是我们。”胡莲不等尼尔王生怒,又道:“我明白您想统一三族的伟大意向,可是这并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事情,您还是太急切了。”

    “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尼尔王脱口喊出,等喊出口他又后悔了。

    可胡莲和胡奇都没有说话,胡奇更是低着头,就像是耳朵聋了。

    胡莲起身,走到尼尔王身边,叹息一般地道:“我的陛下啊。”

    胡莲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尼尔王忍不住晃了晃神,他抬起手,想要抚摸胡莲的面庞。

    胡莲退后一步,让尼尔王的手落空,“陛下,唯一祭司的身份虽然尊贵,但我更在意的是您,我想您也明白这一点。我依旧认为,与其把时间花在统一三族上,不如先集中精力对付恶魔深渊的无角人,等收服了那些无角人,再利用无角人去东大陆收集魔骨,慢慢蚕食东大陆的地盘。我们有了足够的魔骨、有了更多的魔战士,我们才有凌驾于其他两族之上的力量,一旦我们的力量远远超过他们,到时不用您逼着他们一统,他们都会主动奉红角族为王者。”

    尼尔王眸色有点痛苦,但很快就隐去,“你刚才说只有我没有时间,那你呢?你自己说的西大陆从空气到土壤都限制了你的能力和寿命,就连神都对西大陆不满意。你说只有回到东大陆、找到远古传承之地,接受真正的祭司传承,你才能拥有与神接近的能力和更长的寿命,才能让我炼骨族更加强大,如果不是这样,我为什么要急着在自己王位的最后一年逼迫利诱其他两族一起向东大陆发起攻击?”

    “我的陛下……”胡莲主动伸手握住了尼尔王的手掌。

    这让尼尔王很激动,反手紧紧握住他。

    胡莲似无法承受尼尔王眼中投注的激烈感情,垂下眼眸,轻声道:“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我的陛下。您是我眼中唯一的王,任何人都无法与您比拟。磐阿神也给出了明确指示,您是最适合统一三族的王者,但不要急,陛下,短暂的退让并不表示什么,我已经收到东大陆那边胡德大巫传来的最新消息,他们已经打下一块地盘并稳定了脚步,也解决了骨器不能使用的最大难题,下面我们要做的就是稳打稳扎,一点点收复东大陆。”

    “你是让我暂时不要和莫顿他们争抢下一届的王者之位,而是退保实力,把重点放在东大陆上?”

    “是,您把王位甩出去让他们争抢,借此消磨那些势力的力量,我们躲在暗中,谁弱就帮谁一把,不必要出头。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借其他两族的力量,用最快速度收服本大陆上的所有无角人,给他们戴上奴隶骨,利用这些无角人去攻打东大陆,把东大陆上我们的人尽量收回。然后利用东大陆的魔骨、元晶、奴隶战士等来蓄养我们的力量。我这边你也不用担心,只要能把东大陆那些神血战士或者具有魔力的智慧生物带给我,我就可以利用他们延长自己的生命。”

    尼尔王被彻底说服了,“那两个无角人显然也是所谓的神血战士,我一定会把他们抓来献给你!”

    另一头,严默和原战带着两小堂而皇之地回到玄宇城下城神庙。

    仲神侍看到他们浩浩荡荡地回来,满脸苦笑,他原本还想拦阻一二,可在看到苏门和他身后的卫队后,很干脆地侧身让开,让一行人进入神庙安顿。

    严默还是选择了原来居住的小院落。

    等他们刚安顿下来不久,严默正要让九风去探看夕阳等人,就听说有无角人自称是他们的奴仆,从后门归来。

    来的人是老人赫。

    严默一看只有老人赫一人就心感不妙,“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同时快步上前查看对方伤势。

    老人赫受伤了,左臂垂着不能动弹,衣服也被撕破几处,身上隐见血迹。

    “大人,我们暴露了,当地无角人出卖我们,祈鸿志为了掩护我逃走被抓,后狮脾气暴躁和城卫所的人硬拼,也被打伤抓走,夕阳本来能逃掉,可是他为了救祈鸿志和后狮,主动暴露自己说自己就是主谋者。”

    “什么主谋者?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慢慢说,不要急。”严默心里急得要死,可脸上越发平静。

    老人赫被他的镇定影响,坐在椅子上慢慢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夕阳和后狮在下城中以祖神派遣的无角人神使麾下的名义,到处传播无角人也有神助的事情,并主动帮助一些贫苦困顿的无角人。

    夕阳从严默手上拿了很多巫药,他就用这些巫药医治下城生病受伤的无角人,从不收取任何骨币,但每次医治都要求受治者口呼“默巫”之名,并感谢祖神感谢默巫,一些病情或伤情十分严重者,则直接要求对方沐浴神恩,成为神之子默的侍奉者。

    同时他还解释了当初严默在神庙门口用水龙冲击众人的事。只不过事情到了他口中,就变成了神子默不愿伤害众无角人,可有城卫所的人在一边,他不得不做出一些反应,于是就用最轻微的水龙冲击大家,最大可能地避免了彼此伤害。

    最后相信他这番说辞的人还不少,毕竟当时确实没有人受到多少伤害,而受到伤害或者感染风寒的人,夕阳都用神子默的名义拿药去救治了他们。

    一开始他们只是小打小闹,那些无角人受了恩惠也没有把事情传出去,倒是有很多无力无钱治疗的无角人主动找到夕阳,主动希望沐浴神恩成为神之子默的侍奉者。

    不几日,夕阳甚至把这股力量发展到城外,在更多的无角人村落中传播无角人神子默的各种奇迹,而祖神盘古之名也因此传开。很多无角人都知道了原来磐阿神只是祖神之后的众神之一,而有角人也只不过是众多智慧生物中的一种,有角人是神的血脉,同样无角人也是,而且由于无角人中有能继承神血能力的人出现,说明无角人的血脉更加接近众神。

    也就是说,无角人不但不是天生卑微者,比起自诩血统高贵的有角族,无角人才是更高贵的种族。

    因为夕阳多少听到严默和原战提到东大陆的事情,在传播无角人血统更高贵论时,就把其他大陆的无角人生活得十分美好,而有角人因为过于贪婪和杀戮重而被无角人和其他智慧生物共同驱逐的事情说出。

    等到严默在骨器大赛初赛中得到玄宇城生活骨器首名的事传出,夕阳更是大力传播无角人天生聪慧、有角人刻意打压才造成无角人没有中高级以上的骨器师出现的情况。

    到这个时候,夕阳的举动多少传到了有角族某些上层的耳中,只不过大多数人都不在意。

    之后,严默叮嘱几人不要再做任何活动隐藏起来,夕阳就带着大家躲入了受他们恩情最重的人家,这家人也是目前神子默侍奉者中最忠诚的一户。

    当晚,一切安然。夕阳和祈鸿志还跑出去了打听消息,只不过王城把消息封锁得十分严密,夕阳他们什么都没打听到,还是严默让九风传消息给他们,他们才知道一个大概。

    第二日,也就是今日,早上还没什么事情,可就在夕阳他们准备按照严默吩咐向城外秘密撤退时,城卫所的战士找到了他们的藏身处并包围了他们。

    而出卖他们的人竟然就是他们以为最忠诚的、提供他们藏身处的那家人。

    后狮最为暴躁也最为愤怒,指责那家人,说如果不是神子默的神药,这家人早就死光,质问他们为什么背叛。

    结果这家人不但没有感到羞愧还愤怒地反击,说他们家会被城卫所的人打伤,一家人都快被打死,就是因为假神子默手底下的魔童惹是生非,惹得城主不高兴到处抓捕无角孩童,他们家的两个孩子都被抓去,他们想要夺回孩子才被打伤,而追根究底都是因为魔童!

    为此,假神子默派人来救治他们本就应该,根本不值得他们感激。而因为他们家揭露并帮助城主抓捕宣扬错误神论的魔教徒,城主便把他们家的孩子作为奖励送了回来。

    严默至此才知道夕阳都做了些什么。他无意责怪夕阳自作主张,就算夕阳有他自己的目的,敢于做到这点并能做到的人并不多,而夕阳的所作所为,最终的得利者则是所有无角人。

    既然他严默有利用当地无角人的想法,自然也不能责怪这里的无角人利用他造势。

    “你说是城卫所的人抓走了夕阳他们?”严默问老人赫。

    老人赫肯定地点头。

    “阿战,走!”夕阳、后狮和祈鸿志,这三人哪一个他都不想放弃,救人势在必行!

    九风飞起,表示要一起跟去。

    苏门下意识也想跟去,严默对他摇摇手,“你留下,照顾好赫,你这些战士和神侍会保护好你。”

    苏门看向老人赫,第一次被托付做事,让小孩有点激动,他对严默用力嗯了声,表示一定好保护好老人赫。

    小孩想了想,转头看向身边紧跟的神侍杜可,“你能带一半战士去帮助我师父救人吗?”

    杜可看小孩第一次跟他主动搭话,很高兴,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就昏了头,而是脸带抱歉地摇摇头,道:“苏门大巫,很抱歉,我们的职责是保护您,我们不能离开您。”

    杜可以为小孩会就此被说服,严默看小孩举动,本想说不必要,可又临时收住口,站在院落门口看小孩要怎么应对,他想看看小孩接受过第一次大巫传承后会有什么具体改变。

    小孩看着他师父“鼓励”的眼神?脑中顿时闪过一幕景象,他想起了他做的那个长梦的片段,梦中那个三眼大巫似乎也遇到了和他同样的事情,那位三眼大巫是怎么做的呢?

    小孩觉得有人撑腰,胆子大了,又有了具体方法,当下慢慢转头,一双纯真无暇的大眼睛与杜可相对,他额头的第三只眼也跟着微微睁开,“来之前,亚兰大巫是不是跟你们说过,以后你们就是我的战士、我的神侍?”

    杜可不明所以,但出于对大巫的尊重还是回答:“是,不过……”

    小孩打断他,“你们既然是我的战士、我的神侍,那么就应该听我的命令,对吗?”

    杜可为难地看向战士头领桑叶,桑叶跨前一步,“是的,苏门大巫,我们将听从您的任何命令。”

    小孩转看向桑叶,“那么,我命令你们,分出一半人手去帮助我的师父,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必须做什么。如果你们做不到,那么就回去吧,我不需要不听我话的战士和神侍。”

    杜可心惊,这才是只是接受了一次传承的大巫啊,他才九岁竟然就能说出这样的话,该说不愧是接受传承超过一个角时的神赐者吗?

    严默也挑起了眉,不过他不是惊讶和警惕,而是得意:看,这就是我选的徒弟,怎么样,不错吧?

    原战看他那样儿,弹了九风额头一下。

    九风抱头痛呼,不明白原战为什么突然欺负他,不甘被欺负的小鸟人冲上去就啄了原战脸蛋一口,可他忘了自己现在是人形。

    被九风用力亲了口的原战笑了起来。

    九风看原战被啄还笑,觉得自己赢了,立刻趾高气扬地飞到苏门头顶盘旋。

    苏门抬头看九风,也跟着露出微笑。

    战士桑叶比神侍杜可干脆得多也纯粹得多,他们这支战队本来就是为了新生大巫而准备,苏门的命令对他们来说就代表一切,如今苏门下令,他二话没说,当下单膝跪地领命,起身后立刻派出六名战士跟随严默几人。

    杜可焦急,“桑叶!苏门大巫!这几个无角人是去城卫所救人,可是您刚才也听到了,那几个人在宣扬错误神论,还创造出一个伪神和伪神子,这样的无角人怎么能去救?您可是我们有角族的大巫!如果您派我们去救那几个渎神者,就不怕磐阿神降罪于您吗!”

    苏门面无表情,“你可以回去了。”

    杜可,“苏门大巫!您无权让我……”

    “桑叶,赶走他!”

    “是!”

    “桑叶!”

    苏门转而看向另一名神侍,“你叫什么名字,是否愿意执行我的命令?”

    那名神侍咬牙,跪地,“艾黎愿意听从苏门大巫所有命令。”

    “很好,选出至少六名愿意听从我命令的侍者跟着桑叶派出的人一起去帮助我师父救人。”

    “是。”

    “艾黎!”杜可没有了再喊出第二句话的机会,桑叶把他逼出了神庙。

    九风鼓掌,“桀!苏门,你变厉害了呀!”

    苏门严厉的表情速退,转而变得羞涩。

    严默没有拒绝弟子的好意,对过来的六名神侍和六名战士微笑了下,“那就走吧,希望你们不会给我拖后腿。”

    白角战士和神侍气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