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1章 章回50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下城城卫所。

    里面的头领听说有无角人跑来要人,当场大笑出声,“哪来的大胆无角人,走,出去看看。”

    该头领出来后,头一眼先看到衣饰华美气势逼人的严默和原战,愣了愣,刚要出口的呵斥也咽回了肚中,再等看到立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白角族神骨甲战士和高中级神侍,脸上的轻视鄙笑全部收了起来,能做到城卫所头领位置的人,只要不是关系户,都不是没眼力见的蠢货。

    “诸位,来我城卫所有什么事吗?”该头领决定先礼后兵,他没有选择和两名无角人对话,而是看向白角族战士中貌似领头的那一位。

    那位战士没做任何回复,苏门虽然命令他们来帮忙救人,但他们并不是心甘情愿,来的人都抱着不到必要不动手的意思,更不会插口多事。

    严默也没指望这些白角族,更不希望该头领找错人谈话,“听说你们派人抓了三个无角人,都在你们这里?”

    这时经过城卫所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胆小的人看这阵势全部加快了脚步,胆大的例如游勇一类的人则停下脚步想看个究竟。

    严默一回到下城神庙,消息就已被传出,路上盯梢他们的人不少,自然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些人汇报了上去。

    该头领转而看向严默,心中奇怪那些白角族最高级别的战士和神侍和严默等无角人的关系,但看那些白角族似乎并无代替出头的意思,他的紧张也去除不少,虽然严默和原战衣饰和气势都很不凡,但城卫所的人就算对普通有角族都趾高气扬惯了,更何况对于低有角人一等的无角人。

    闻言,该头领嗤笑,“你是谁家的奴隶,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抓的无角人多了,谁知道你说的是……啊——!”

    原战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把该头领给扇飞了出去。

    围观者惊呆!谁也没想到无角人竟然会先动手,还是这么不留情面地直接打了城卫所头领。

    人群骚动,害怕事情牵连到自己身上的人,尤其是无角人全都远远避开。

    城卫所门口的士兵们一愣之后全部紧张起来,副手大怒:“你们干什么?竟然敢在城卫所动手,把他们抓起来!”

    严默不耐烦,“阿战,外面交给我,你进去里面找人。”救人如救火,他没时间跟这些人慢慢磨。

    原战身影一闪,消失。

    九风飞起,小翅膀一扇就是一阵大风。

    城卫所的人也没有硬站着挨打,在副手和各小头领安排下,迅速排阵举起武器开始攻击严默和九风,同时还有人逼问他们的身份。

    严默护住自己和九风,两手轻轻一扬,“九风。”

    九风懂得,适时地吹出一口小风。

    “咕咚!咕咚!”第一个城卫所士兵掉下,接着就接二连三地听到倒地声。

    不一会儿,所有接到命令冲到门口的有角士兵全部倒下。

    围观众人、白角战士和神侍们骇然,互相对使。

    严默看门口已经没有敌人,立刻迈出脚步向城卫所里面走去。

    里面还有不少人醒着,可是严默和九风配合默契,室内刮起了一阵怪风,那风不但会对着人吹,还会拐弯,凡是感受到这股怪风的人,无一例外全部倒下。

    严默和九风一直找到地牢,在那里碰见原战。

    原战对严默摇摇头,“城卫所所有能藏人的地方我都找过了,包括地牢里都没有祈鸿志三人。无角人小孩倒是不少。”

    严默已经看到。

    那些无角人小孩被分别关在几间囚牢内,一个个互相抱成一团,这些小孩看到严默和原战进来也不知道求救,反而看到大人就害怕得瑟瑟发抖。

    有几个小孩甚至吓得大叫:“不要吃我!我父亲会来赎我的!吃他吃他!他肉多!”

    严默和原战诧异,后想起当初那位向导跟他们说的话,脸色都变了。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他们现在虽然没有看到某有角人吃无角小孩,但看这些孩子的惊恐就知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秘密,甚至那些关押他们的有角人很可能就用这种事恐吓他们为乐。

    被推出的几个小孩或嚎啕大哭,或哭着往人群里面挤想要躲藏起来,还有的直接吓尿了。只一个大约十岁出头的孩子紧紧握着双拳,用仇恨的目光紧紧盯着严默和原战。

    这些被关押的小孩不少都已经超过十岁,明显不符合魔童外表条件,可城卫所的人大概想多从无角人身上压榨一点钱财,一开始还只是抓三到五岁之间的,到后来就慢慢变成六七岁以下、十岁以下,到现在只要没成年的,他们看到就会抓回来。

    而无角人们想要自己的孩子回去,就只能拿大量骨币来赎回。

    倒是有些牢房中的有角人大声叫喊着让两人放他们出去,或是威胁或是许诺给他们骨币等。一些被关的无角成年人则麻木地瘫坐在囚牢里,有些囚犯都不知是死是活。

    严默懒得管这些大人,他也分不清这些人是好是坏,但那些孩子既然看到了,他就不能不管。

    “你把那些孩子弄出来,我去找人问。”

    原战没有二话,走过去就一掌劈开关押无角人小孩的牢门。

    严默转身外出,走到城卫所门口抓起那个昏迷的头领,啪啪两耳光把人打醒,不等对方怒骂吼叫,就往对方嘴里塞了一枚药丸,再往对方喉咙处一抹。

    该头领不由自主把那枚药丸吞下。

    “早上被你们抓来的三名无角人在哪里?”严默双眼冰冷。有角人既然敢动手抓人,他也不指望能和平解决此事。

    “你们是谁?你们给我吃了什么?”该头领想要吐出那枚药丸。

    “啪啪!”严默又是两个耳光甩出。

    那头领神色忽然恍惚起来,严默再次问他,声音中已经带了魅惑的魂力:“那三个无角人在哪里?”

    “我不……唔……城主府……城主府来人把他们都带走了……”

    严默得到答案,一把扔下那头领。

    随后原战带着一群无角人孩子出来,有远远围观的无角人发出哭叫声,可很快就被堵住嘴。

    原战轻轻一推最大的一名孩子,“去吧,回家去。”

    那孩子回头,满脸惊恐和不安,他还不敢逃。

    严默皱眉,放开声音,喝问:“有没有这些孩子的家人,过来把他们领走!”

    有人冲出几步又被人拉住。

    严默气笑,这些无角人真的是奴性深植,七千多年的调/教、恐慑和洗脑,他们早就没有了平等这样的意识,有这种反抗意识的人也不可能生活在有角人的城镇里。

    如今恐怕没有大的天灾*,不逼到这些无角人完全活不下去,他们恐怕永远也不会主动去反抗有角人,哪怕有角人天天欺压他们、甚至以他们的孩子为食!

    孩子群中突然冲出一个小孩,那小孩冲到被严默丢开的首领头边,伸手就往他脸上抓,张嘴就往他脸上咬。

    严默回头,发现这小孩就是之前唯一用仇恨目光看他们的男孩。

    那有角头领被小孩抓挠、啃咬得血肉模糊,眼珠子都被那小孩抠出一颗。可他身体吸入迷药、又被严默用药物控制了大脑,一身武力不能使出分毫,竟只能躺在那里任小孩报复。

    人群发出惊呼声,似乎在惊讶那孩子的残忍和暴力。

    可那小孩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解恨,看地上有骨刀,抓起骨器,疯了一样用力向那头领身上劈砍。

    原战和严默都没有阻止那小孩。

    其他小孩看他疯狂劲,几个心中有鬼的,尖叫着就往外逃。

    小孩本来注意力都在这头领身上,听到尖叫声,猛地抬起头,竟是拖着骨刀就要去追砍那几个无角小孩。

    原战拉住了他,小孩砍有角人头领也就算了,砍无角人小孩就过了。

    小孩拼命挣扎,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

    “啪!”严默一个耳光让小孩安静下来。

    小孩仇视地瞪向严默。

    “说,为什么杀他?为什么要杀你的伙伴?”

    “他们不是我的伙伴!”小孩先是发出低吼,后发泄一样的大叫,再次举起骨刀去砍那名头领。

    围观者有人想要过来阻止那孩子,可慑于严默和原战,无一人敢随便动弹。

    那个最大的小孩本来已经逃出几步又停住脚步,对严默和原战快速但结巴地说道:“这、这位大人喜欢吃小孩,尤其喜欢吃女孩,他他他让大家自己选,大定的妹妹上上上次被被被大家推出来,大定咬、咬了大人一口,这位大人就当着大家的面……把把大定的妹妹……”

    小孩说不下去了,眼泪流了满脸,他们亲眼看到了大定的妹妹被活生生吃掉的全部经过,自那以后,所有小孩都变得乖巧无比,没人敢在试着偷跑,更没人敢随便哭闹,每次大人来选小孩,大家都会“主动”推选出一到两个,大定是推选最积极的一个,其他小孩害怕他,每次也都推选他,可有角大人不知为什么每次都没有选大定,反而会选大定推选的人。

    小孩说的话,周围围观的人不少人听到了,有角人还或皱眉、或撇嘴,可无角人竟跟麻木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严默一直在注意观察那些无角人,渐渐的,他的眼中被失望布满。

    “都走吧。”严默对那些小孩说。

    一些小孩跑了,可有些年龄偏小的仍旧呆立在原地,或哭泣或不知所措。

    “你们过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给我这些孩子都送回去!”严默心中莫名生气一股怒火,一指跟来的一名白角神侍道。

    那神侍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又闭嘴,默默地示意同伴中/出来两人带这些小孩去下城神庙安置。

    围观的无角人中有些人终于动了,他们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跟着两名白角神侍和他们带着的孩子。

    严默几乎可以想象,等这些小孩被送到神庙,仲神侍出面让人把这些孩子领回去,那些无角人最后感谢的也是仲神侍和有角人的神庙。

    第一次,严默感到了无力。对一群根本不想自救的人,你就算再努力、再刺激他们,也只不过是做无用功。而且,他们还会反过来怪你破坏了他们的“美好安稳”生活,你对有角人的任何反抗在他们眼里都是“不好好过日子、不听话”的罪证。

    不是说这些无角人不想过好日子,他们也想,但一旦有人触犯了他们主人的利益,他们的主人开始惩罚他们了,他们便会和主人一起去对抗“敌人”,哪怕敌人的根本作为是为了他们好。

    很可怕的思想控制,哪怕他们身上连奴隶骨也没有。

    可是并不是所有无角人都无感无识,年纪大的只想要求安稳的日子,年纪太小的又什么都不懂,最好煽动、也最容易被点燃火焰的都是一些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青少年。

    比如那个满心满眼仇恨,连自己族人都恨上的孩子。

    那头领已经被小孩活活砍死。

    小孩喘着粗气,两手拄刀,双目赤红、满是仇视地瞪着周围所有人。

    九风围着小孩飞了一圈,那小孩竟然挥刀要砍他。九风怪笑一声,飞到严默身边。

    严默目光落到这无角小孩身上,用医者角度看,这小孩的心理状态已经出现很大的问题,如果今后不能善以疏导,这孩子如果能长大,绝对会成长为一个冷血无情反社会的可怕罪犯。

    如果是在九原,遇到这样的孩子,他肯定会设法为他疏导一下心理,再找人好好照顾他,给他一个更加正常和健康的成长环境,可这是在西大陆玄宇城,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帮助这个孩子。

    “喂,你还有家人吗?”

    “没有!”发泄了一通的小孩本来不想回答,可也许怕再次挨耳光,只能压抑着仇恨不耐地*地回复。

    其实他有家人,但他家人在听说赎回他和妹妹需要两百个骨币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自从妹妹被活活烤熟吃掉那天开始,他就当家人全部死光了。

    原战拧过那小孩的头,眼中竟满是欣赏,“想变得更加强大吗?想要杀死所有你想要杀死的人吗?”

    “想!”小孩在原战破门的那刻就体会到他的强大,对原战的态度也比对严默尊敬许多。

    “扛起你的骨刀,跟我走。”

    小孩眼中暴起亮光,慌忙用力扛起那把对他来说太大的骨刀,跟上原战问:“你会教我怎么杀人吗?”

    原战,“嗯。”

    严默翻了个白眼,暗自决定以后家里所有小孩的道德教育都不能交给原战。至于这个小鬼,原战喜欢养着那就养着吧,他会找机会好好把这小孩的三观给扭正过来。

    虽然他三观也不咋健康,但从嘟嘟的性格来看,他养孩子还不至于养太歪。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和原战就够三观不正的了,实在不想再养出一堆反社会反人类没有一点良心的小刁民。

    坏人也是喜欢好孩子的!

    另一头,在严默和原战带人赶往城主府救人时,玄宇城城主扎克已经先一步得到消息。

    “城主,那两个无角人正往城主府过来!”管事快步过来禀报。

    “不知是哪里来的两个无角人,仗着一点恶魔能力就以为能在我玄宇城为所欲为?”扎克冷笑,“把那三个无角人都给挂出去!我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带走那些可怜虫!”

    管事舔了舔嘴唇,“城主,那两个无角人不止他们自己,他们还带了六名白角族神骨战士和中高级神侍。”

    “哦?你用我的名义派人去问问洛兰城主,他们白角族是不是打算从此就跟无角人搅合在一起了?还是说他们准备投靠无角人?”扎克这话说得非常恶毒,意思相当于主人反过来投靠奴隶一样,只要白角族还有点血性,听到这话都会受不了,更何况说话的人还是目前黑角族的族长扎克。一个弄不好,两族就可能埋下裂痕。

    可扎克即将失去城主和族长之位,之后也可以确定必定会被上位的莫顿公爵进一步打压,他现在就是抱着我不好过,也不想让以后上位的莫顿公爵好过的心理,谁都敢得罪,做事也越发肆无忌惮。

    但扎克并没有蠢到直接挑衅其他势力,他说得、做得过分,可也都占了一个理字。

    “城主,那要再多调一些战士过来守卫吗?”另一名管事小心翼翼地询问。

    “当然!去把我黑角族的神骨甲战士能喊来的都喊来,就说是保护族长!另外,再去通知我黑角族神殿大巫们,让他们派出大巫和神侍来对付那些白角族人!”

    “是。”

    听说严默等人的目标改为城主府,得到消息的人又是头疼又是气怒。

    “这两个无角人真是嚣张!他们以为送回了白角族大巫,白角族就会为他们所用吗?加派人手过去,今天务必要把那两人抓住!”玄宇城某势力。

    “不是有谣言说那个默巫是什么无角人的神子?那就看看我们这位神子能做到什么程度吧,传我的命令,让薇薇神侍带领一队神侍去会会他们,避免那位神子使用什么巫法伤害到我有角族人。”黑角族神殿。

    “他们去了城主府?我们的人手先不要动,等我的命令。”莫顿公爵。

    “那两个无角人跑去找玄宇城主要人了?正好,卫一、卫四,你们分别带一支骨甲战士去支援扎克族长,把两个无角人给我带回来!生死不论!”尼尔王。

    得到消息的胡莲祭司也以三族神殿之首的名义派人去责问白角族亚兰大巫,问他们为什么要派出神骨甲战士和神侍帮助无角人对付自己的族人。

    亚兰大巫有苦说不出,在胡莲祭司和玄宇城主的责问刚到之前,被赶回的杜可已经把苏门的要求跟他说了,他总不能说或自己家新生大巫做得不对吧?哪怕他心中这么想,也不能向另外两族就这么承认,只能给出回答说正在调查此事。

    玄宇城城主府门口竖起了三根旗杆,只不过粗大的旗杆上绑着的不是城主府或扎克家族旗帜,而是三个无角人。

    像是这种门口悬挂或捆绑奴隶和罪人的行为在有角族中也属常见,一般这些被悬挂出来的都是做了错事的奴隶或者小贼、刺杀者等。

    有角贵族对自家奴隶和危害到他们安全的人,有不通过城卫所抓人、审判和处置的权力,有些严厉的贵族的家门口经常会悬挂几个倒霉鬼。

    而这些被悬挂的人如果命好还有可能被放下来,有些命不好的会被挂到死!

    扎克不是好脾气的人,不过他更喜欢亲自折磨人或者亲眼看到人被折磨,所以他家犯错的奴隶和冒犯者等很少会被悬挂出来。

    为此,城主府门口三根旗杆一竖,不少人都围过来观看。

    三名无角人被扒光衣裤赤/裸地捆绑在旗杆上,三人全都低着头不知死活,只看到他们身上各种伤口留下的鲜血一滴滴往下滴落,染红了旗杆下的土地。

    一只火盆里放了几根粗大的木头在燃烧。

    一名头戴皮套的高大有角人手持皮鞭站在三人身侧,先把皮鞭放入盐水桶里浸湿,慢慢抽出来,再“啪”地抽到三名无角人身上。

    每次皮鞭挥下,那三人才会生理性地颤上一颤。

    为了防止严默他们一来就抢人,这三人的外围守了一圈战士。

    “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人群哗动,围着三名无角人的有角战士全部绷紧了弦。

    严默、原战、九风,加上新收的无角小孩刚一出现。

    “射箭!”

    城主府的墙头上突然出现大量战士,千百箭头铺天盖地地对着四人倾斜而下!

    围观的人吓得纷纷逃避,不少人破口大骂玄宇城主胡作非为。

    严默手一扬,口中轻喝:“护!”

    千百飞箭全部在离四人三尺处停顿。

    “啊!巫术!”

    “那人肯定是无角人巫者!”围观的人叫起来。

    玄宇城主府的人并没有惊慌,命令改变:“□□上!射火箭!”

    “咻咻咻!”这次从墙头飞射出来的飞箭没有刚才多,但无论箭枝还是力道都大了许多,箭头更是燃起熊熊火焰,射到看不到的护盾上还发出了剧烈的炸裂声。

    跟在严默几个后面的白角战士和神侍没有动手,严默没开口叫他们,他们也不会主动上前。

    严默这时还没有看到绑在旗杆上的三人,拦住他们的有角战士太多,把旗杆遮掩得严严实实。

    “上骨炮!”玄宇城主府看火箭不成,再次改变口令,他们就不信那堵看不见的护盾能一直支持下去!

    城主府墙头出现了小型骨炮。

    “操!扎克城主是疯了吗,竟然在城中开炮!这热闹不能看了,快跑!”

    看热闹的人群一退再退,全部退到了周围的房屋顶上,如今大家看严默四人的目光已经跟看死人无疑。

    白角族战士和神侍看到骨炮出现也都皱起眉头,一名战士上前想要劝阻严默暂退。

    就在这时,城主府已经再次发出命令:“白角族战士神侍后退,三声后,我们将对渎神者开炮!一,二……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