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2章 章回50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在城主府数数之前就把唯一没有武力的五角小孩抛给后面的白角战士,“保护好他!离远点!”

    白角战士和神侍巴不得不参战,接过那小孩就迅速退到远处。

    那边城主府内“三”字刚落音,严默也同时低喝一声:“浮!”

    严默拉着原战一起浮空而起,九风本身就有翅膀,早就飞了起来。

    “轰!”火红的球形光芒从炮筒中迸射而出!

    毕竟是在城中心,城主府一开始也没敢太嚣张,只打出了一枚炮弹。

    如果是从没有见过骨炮的人,冷不丁被这么一轰,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但严默和原战都见识过骨炮,严默更清楚这些炮火的威力。

    眼看炮火袭来的方向,严默带着原战飞起很轻松地就躲过了这枚炮火。

    炮弹落地,竟然不是实物,而是能量一样的圆球,能量落地炸开,“轰”一声,地面被轰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阿战,你可以在天空自如地闪避攻击,我会至少让你我保持半小时浮空时间,你也不用担心对方攻击!”严默放开原战的手。

    “看来这两个无角人见过骨炮!再放!”城主府不信邪,第一枚炮弹本就是试探,如今知晓对方对能量炮不陌生,他们当然要改变计划。

    城主府墙头上出现了更多的小型骨炮,炮筒抬高面对天空。

    “放!”

    “轰!”十级枚能量炮同时升空。

    原战脚下踩着空气,先还有点不习惯,等他发现,不管他怎么挪腾都不会踏空摔下后,他的胆子变大了,闪避炮弹的动作也越来越自如。

    “桀?大战战能飞了?”九风看原战在天空如履平地,突然有了点危机感。

    原战对小家伙阴阴一笑。

    九风“吓得”噗噗噗就对下面吐了一堆风刃。

    城主府墙头有人发出惨呼,还有人直接从墙头掉了下去。

    “阿战,九风,你们俩离我不要超过百米!”严默为节省能量,收起了广域的护盾,把无形护盾只笼罩住两人一鸟全身。

    “知道了。”

    “桀——!”

    “默,能摧毁下面的城主府吗?”

    “随你便,等救出人来随你怎么样都行,速战速决!等等!给我两分钟,先看看他们炮火的威力和距离。”他们人还是太少,得尽快在有角人大军前来前把人救出并脱离,不过这么难得一个试探对方炮火实力的机会,他也不想放过。

    眼看连发几枚能量炮都打不到那两个无角人,城主府内的人急了,“放炮!只放那几个怎么够?给我把他们轰下来!”

    “管事,可是……”

    “没什么可是,这是我的命令。”扎克城主的声音响起。

    城主府的人再无顾忌,数十架小型骨炮全部对准了天空,“放!”

    “轰隆隆!”大量炮火袭来。

    严默三人迅速拔高远离。他们三人还算有点善心,闪避时并没有往人多的居住地躲避,尽量找了空敞所在。

    但他们长了眼睛,炮火可没有长眼睛,落下的能量炮无可避免地砸到了附近的建筑物和道路上。

    爆炸声响起,火焰和惨叫咒骂腾空。

    “啧!”原战控制着自己没有立即反击。

    严默对九风示意,让他变小下去城主府找人。

    九风立刻用翅膀刮起大风,原战配合地让地面尘土聚集。

    一时炮火和飞沙走石混合,天空的能见度一下降低许多。九风一闪,不见了。但注意到九风消失的人极少。

    远处屋顶上,刚刚跑来看热闹的元洲坐在尖尖的屋顶上笑了。

    “轰隆隆!”美丽庄严的玄宇城变成了战场,虽然范围只有城主府附近,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敌人攻打进了玄宇城。

    城民听到炮火声,好多都乱了,尤其无角人,到处尖叫躲藏。有角人也许全民皆武的彪悍特性还在遗传,听到炮火声第一时间不是逃跑尖叫,而是拿起了手边任何一样可以当作武器的东西。

    城卫所的人满城奔跑,大声喊叫让大家不要骚乱,说这些炮火只是城主府在收拾渎神者。听到喊叫的城民和游客等,有的开始往自认为更安全的地方迁移,比如另外两座城,还有人则仗着骨器或本身能力,开始跑向城主府想看个究竟。

    而不管前来的,还是后来的,无论哪一个看热闹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是看到了城主府亮出了骨炮,但他们都以为城主顶多放个几炮威慑一下,谁都没想到扎克城主真的敢这么肆无忌惮,竟然就在城中,只为了对付两个无角人加一只小鸟人就火力全开!

    前来的人惊讶过了,后来的人喧哗大起。

    莫顿公爵和尼尔王等人听说扎克城主竟然在城中大肆轰放只有被攻城和最后自保时才能使用的能量炮,一个个气得发晕。

    尼尔王怒吼:“这个扎克真是疯了!能量炮不要骨币吗?修城不要骨币吗?那些误伤的人怎么办?他是城主就可以乱来了!去给我找人警告他!再敢在城中放炮,我连他也抓!”

    莫顿公爵也在对下属吩咐:“先把王城和城门守好,避免被人趁机作乱!”

    布华急问:“我们不阻止他吗?”

    莫顿公爵冷笑,“阻止?为什么?他想疯就让他疯个够!正好让大家看看他们现在的黑角族族长是个什么德性!”

    布华想问那被误伤的城民怎么办,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父亲大概巴不得扎克闹得更厉害一点,损毁建筑和城中公共设施不算什么,如果三族有人误伤甚至死在炮火之下,扎克的罪过才藏无可藏!到时不用他父亲主动对付扎克,只是愤怒的族人、长老们、还有尼尔王就会把扎克拉下城主和族长的位子!

    如果扎克做得再过分一点,只要父亲稍微在后面推动一下,扎克别说族长之位,以后他的大贵族之位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布华理解父亲的想法和做法,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异样。他只能尽量派遣人手去救助那些被炮火误伤的城民,以减低他良心上的愧疚。至于曾经赠送治疗疫病药方给他的严默,在大义面前,他已经无法顾及对方。

    骨炮一开,城卫所的人变成城中最忙碌的一群人。

    表面城卫所受城主辖制,但城主犯错,他们也有制止的权力,只不过他们需要先得到长老会的许可。在长老们给出对扎克城主的处罚意见之前,城卫所的人被命令向城主府集中,帮助城主府先抓住渎神者,同时清空城主府附近居住者。

    不管消息灵通还是不灵通的人都看到了大量战士在往城主府这边集中,很多人看着天空上闪避能量炮的两人一鸟都想着:快要结束了。

    有不少有角人竟然在心中可惜:难得看到这么胆大到竟然敢挑战城主府的无角人魔战士和魔巫,还有一只从没有见过的类人魔童,可惜今天过后,这两大一小就算不死也将成为贵族们的收藏了。

    而城中的无角人们在躲避炮火之余,偶尔也会用羡慕和妒忌的目光悄悄看向天空。会飞的魔战士呢,连那么厉害的能量炮都轰不到他们,如果我也有这么厉害就好了。但如果我有这么厉害,绝对不会像这两人一样蠢到去挑衅有角贵族们,哪怕不能给贵族们当战士,做个游勇,也可以养活一家老小并让自己过上不错的日子。

    当然也有一些无角人在心中狰狞扭曲地给严默两人助威:杀死那些有角人!杀死他们!给他们看看我们无角人也是能反抗的!

    可这些人哪怕心里喊得在激烈,脸上也一样老老实实。

    退远的白角战士和神侍互看:怎么办,炮火越来越密集,那两人一鸟真的躲得过吗?要不要把他们救出来?

    有人不想动,有人担心苏门大巫的责怪。那无角小孩倒是义气,握着小拳头给原战助威,可是炮火越来越多,他已经快要看不到原战的身影了。

    就在围观者们包括三族高层都以为两个无角人必死无疑时,原战发飙了。

    “默,那些骨炮的威力都摸清了?”

    “差不多。”

    “那我动手了。”原战向来就不是挨打不还手的性子,他能憋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

    严默担心九风和祈鸿志三人,让原战攻击时尽量避开城主府的主建筑。

    原战摸了下胸口的育儿袋,让看热闹的两娃娃果躲稳了。

    两娃娃果顶着四片叶子的小嫩芽,兴奋得要死。

    “战爹!揍他们!把他们全部轰成渣!”

    “战爸爸,加油加油!”

    听到战爸爸这个称呼,原战莞尔,“好,看你爹我揍他们!”

    原战掏出了之前严默给他的长柄喇叭,挥了挥,突然一甩手,喇叭口中顿时冲出一条火龙,直扑城主府墙头!

    “啊啊啊——!”

    “他们有厉害的骨器,小心!骨盾手上前!”

    原战对严默伸手,“骨器太少了。”

    严默乐,很大方地从怀中摸出一个宽大的骨镯给他戴上。

    “有什么用?”

    “呃,装饰?”

    原战嫌弃地甩甩骨镯,右手中快速凝聚出一枚足球大的土球,等土球成型,他随手甩出的同时,没忘把左手的喇叭对准圆球给它加了一圈火焰。

    “他们有骨炮,我也有,看看谁的更厉害吧。默,接下里你可要保护好我。”

    严默勾唇,“把你的命交给我吧,我死也不会让你死。”

    原战不小心激动了,而平时很少激动的男人一旦激动起来就坏事了。只不过坏的是别人的事,倒霉的也是别人罢了。

    第一枚火球只是测试,原战接连弄出三枚后,熟练了,速度一下加快。

    “默,给你看我新琢磨出来的招数,就是你上次跟我形容的流星火雨,你看像不像?”某人为了在情人面前卖弄,愣是把还不成熟的大招给提前使用了出来。

    于是无论是看热闹的,还是城主府的,或是路上正赶过来的,在后面的三分钟内,都看到了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开始,所有人都看到那两无角人基本只在躲闪,什么成型的攻击都没有,就当他们以为这无角人就快要支持不住时,人家反击了。

    先是一条猛然扑下的火龙,接着在有角战士还忙着防备下一轮火龙攻击之前,天空中突然浮现大量火焰球!

    一个,又一个,密密麻麻啊的火焰球就这么浮在天空上,熊熊火焰烧的那半边天空都透出了火光的颜色。

    那些火焰球是怎么冒出来的?为什么浮着不落下?偏偏它们的数量还在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增加着,一层叠一层,都要把半边天空给堆满了。

    元洲皱眉,腾地站起,他在想要不要阻止那名十级神血战士在活物集中的地方随便发大招,但城主府先使用了骨炮,还是几十架一起上,原战这样回击硬要较真的话,并不违反强者规则。而且他还不想那么快插手有角人和无角人之间的争斗,哪怕他的伴侣是一名有角族。

    再等等看吧,反正阻止两方的人也都快到了。

    严默掏出号角吹响,示意九风从城主府内出来。

    “桀——!”九风传来回复:“祈鸿志他们没找到,但这里有好多小小人!默默,我要把他们带出来!”

    严默皱眉,立刻改变命令:“阿战,攻击那些骨炮!”

    除了极少数场合,比如床上什么的,原战对他家祭司大人几乎是言听计从,说要攻击骨炮,他就绝对不会去攻击建筑物,不过偶尔误伤还是难免的。

    白角族战士看着天空那些密密麻麻的火球色变,这两人哪需要他们保护,怪不得他们新生大巫会如此看重这两人,他们和大巫的眼光比果然差远了!

    “躲避!”白角战士夹着小孩带领其他人往更远处闪避。

    小孩看着那些火球,对原战和严默简直要崇拜到死!

    “坏了!”白角族战士能看出来的事,其他有见识的战士也一样能看出来。不等城主下令,好多有角战士已经同时大喊,“激活骨甲!小心躲避!”

    来不及了!

    站在天空上宛如战神的高大男子,双手微微一沉,就说了两个字:“去吧。”

    漫天的、数不清的火焰球从天而降!

    “轰——!”

    “砰——!”

    “轰隆——!”

    别说骨炮,城主府墙在十几秒后全部不复存在。原本站在墙头操纵骨炮的有角战士,运气好的还能滚下去,运气不好的,直接和骨炮一起炸得粉碎。

    “住手!你们的同伴在我们手上!住手!”

    原战手一抓,快要落到地上的部分火焰球就这么在半空停住。

    严默也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是城主府门口,他记得那里原本围了一大群战士,后来散开,如今又围起了一群人,他们手上抓着的是……?

    在这些人大喊的同时,其他三条大路上也分别传来吼叫:“住手!全都住手!尼尔王陛下有令,谁再敢在城中动手,杀无赦——!”

    “札达大巫有令,所有人全部住手!”

    “莫顿公爵有令,任何人在非战时不得在城中开炮!”

    严默怎么都没想到他要找的人竟然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严默第一眼并没能把三人认出,因为那三人都低着头且浑身赤/裸,但他看出了三人都是无角人。

    而抓住三根旗杆的有角战士像是怕他们看不清一样,抓起祈鸿志三人的头发,抬起他们的脸给严默两人看。

    这一下,严默总算看清楚了,那三人正是他在寻找的祈鸿志、后狮和夕阳!

    看着被折磨得不知生死的同伴……是的,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相处,他已经把祈鸿志三人当作了和九原人一样的同伴,祈鸿志三人对他付出了忠心,他也同样会对三人付出感情。

    祈鸿志等人对严默来说,和恶魔深渊以及西大陆上的那些无角人都是不一样的!

    怒火从肝脏开始往全身蔓延。

    严默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怒极。

    也许听到了三条大路上传来的命令,也许因为骨炮被毁,那疯狂的扎克城主竟然在多名神甲战士的簇拥下走出了城主府大门。

    说来也好笑,因为原战刚才的攻击,城主府四周的围墙都坍塌得差不多,如今竟然只有大门这一块还能保持完整。

    原战也在心中一阵后怕,如果不是那些有角人喊得快,说不定他就要误伤祈鸿志三人。

    原战和严默落到地上。

    “那魔巫落下来了!杀了他!”扎克竟然还想动手。

    原战想都不想,把剩下的那些火焰球直接往扎克城主砸去。

    “保护城主!”

    “住手!”

    几方同时大喝,尼尔王手下和札达大巫的人也远远就对原战发动攻击。

    “阿战!我掩护你,把祈鸿志三人抢过来,其他暂时不管!快!”严默扬手。

    原战同时行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