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3章 章回50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不过几眨眼的工夫。

    严默扛住所有攻击,原战负责抢人,可最终他只抢到了两个人。

    那扎克城主做事疯狂,甚至连自己的生死都不是很在意,在原战用火焰球砸向他时,他一拍额头晶石,身体立刻被骨甲覆盖,可他没有抵御那些火焰球,竟然第一个动作就是扑去抢人。

    该说这人不愧是做了近十年城主的位置吗,必要时候当机立断得吓人。而且扎克也不是真的不顾自己生命,他只是相信他身边的那些神骨甲战士可以对付那些火焰球而已。

    原战抢回了夕阳和后狮,祈鸿志却落在了扎克手上。

    原战把夕阳和后狮扔回严默身旁,想要再把祈鸿志救出,却已经慢了一步。他很想把人藏入地下以减轻严默负担,但他来到玄宇城的第一天就探过这座城的地下,这座城的地下并不安全,他甚至怀疑这座城本身就是一个攻防一体的巨大骨器,或者说是由数量众多威力惊人的骨器组成。

    扎克已经被他手下的神骨甲战士包围起来,同时三路人手也已经到得跟前,原战怕多了两个人要保护严默支撑不住,只能放弃救人而改为应对袭向他们的攻击。

    “都住手!”布华赶来了,远远地大声喊道。

    扎克冷笑,提高声音:“抓住那几个渎神者!杀死他们!”

    黑角族札达大巫派来的战士毫不犹豫地出手,他们不是听从扎克命令,而是他们来自神殿,对磐阿神最是忠诚不过,所有渎神者在他们眼中都不可原谅。

    尼尔王的人迟钝了下,领头的侍卫头领想到了尼尔王要求最好活捉两人的命令,且原战和严默挡住了他们的第一波攻击。

    原战回头抽空问严默:“你还能支持多久?”

    严默额头有汗水滴下,他手中各握了两枚高阶元晶,“够你冲杀一个来回!”

    原战放心,正要再次冲进包围圈救出祈鸿志。

    “桀——!默默,我把那些小小人救出来了!”城主府中腾空飞起一个巨大的鸟身。

    那大鸟的两只爪子竟然用绳子缠了一大堆木笼,而那些木笼里塞得全是无角小孩!

    扎克抬头,狰狞一笑,“给我攻击那些笼子!”

    顿时,火箭、冰锥等大量攻击全部抬向天空。

    九风翅膀猛扇,可他带着那么多柔弱小孩肯定根本无法快速脱离,否则以他的速度,极少有攻击能追得上他。可如果他真的展开疾速,那些木笼中的小孩要不了一分钟就会全部窒息!

    “桀——!默默,救命啊!”

    严默气得大叫一声:“阿战!”

    原战无奈,只得先阻挡那些神骨甲战士袭击无角小孩,当下用力一掀,竟生生掀开抓起地面一大片地面,抓起那片完全由黑色巨石铺成的地面就往天空一甩!

    所有攻击全部落到了那片巨石上。

    而严默也不得不分出力量去保护飞在天空的九风和那些木笼。

    “磐阿神在上!这无角人好大的力气!”有人忍不住惊呼。

    “我更好奇他的那些能力到底是来自骨器,还是来自他的魔力?”

    “对啊,那个无角魔巫也好厉害,所有攻击都被他挡住了。”

    “不知道这两人的骨血如果用来炼制骨器……”

    “还不如直接把这两人炼制成骨兵。”

    “对啊……小心!石块落下来了!”

    看热闹的人倒霉了,他们以为是意外,却不知道原战耳朵有多尖,听到有人打他和严默的主意,这家伙哪能忍得了!

    这还是原战不想浪费太多能量在他们身上,否则这些人哪里是被石块砸砸就算付账?

    九风知道自己飞不远,竟带着那些小孩向严默这边降落。

    严默第一次对九风的行为产生了怨言,这些小孩什么侍候救不行?干嘛非要现在把他们弄出来?

    可他根本无法把责怪说出口,只能怪他事先没有叮嘱好,只让九风进去找人救人,却没说清什么人能救什么人暂时不要动。九风年纪毕竟还小,前面见他们放出城卫所被困的小孩,自然以为这也是他们要救的人选之一,而且自从他能变身小孩模样,他多少对人类的小孩也多了点亲近之意,看这么多小孩被困,想要救他们出来也不奇怪。

    “九风,送他们去白角族战士那边!”严默大吼。

    九风立刻改变方向,他救出了人,可他做事想一出是一出,可没打算管这些小孩一辈子,听严默说让把小小人放到白角族战士那边,他立刻就飞过去丢包袱了。

    白角族战士和神侍们苦不堪言,那只巨大的人面鸟飞到他们上空,爪子一松,就把那些木笼全部往他们丢去。

    里面那些无角小孩发出惨叫,在这么多人注视下,白角族战士和神侍也不能就这么看着那些小孩掉落,更不可能让木笼就这么砸到他们头上,只能想法把它们全部接下。

    还好九风丢笼子时算了高度,就算那些战士和神侍接不住,笼子掉到地上也摔不死那些孩子,顶多受点轻伤。

    九风丢掉包袱,火速飞回严默身边,他还等着默默表扬他呢!

    严默想揍他!

    “杀死那只魔鸟!”

    “不!抓活的!”

    九风一出,好多人的目标立刻改变,就是看热闹的人群盯着天空上那接近二十米的巨大体形和那张人脸,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二十米的体形根本不是九风最大体态,只是这个体形比较方便他带出那些孩子而已。

    元洲皱眉,他本来不想插手,但九风露出真身,还引来了有角族的贪婪之心,如果他不闻不问,这只小雏鸟弄不好真的要折在这里——有角族的底蕴可不止表面上暴露出来的这些!

    “咻——!”一声响亮的呼哨从元洲口中吹出。

    而这声呼哨也相当奇怪,竟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越拔越高,很快就如风啸般响遍全城。

    布华、扎克、尼尔王的侍卫头领、札达大巫的手下……都听到了这声呼哨,而这些人也无一例外地变了颜色。

    “空空空!”整齐、响亮的脚步声突然从城主府的四面八方响起。

    原战突然收回攻击,用最快的速度退回严默身边。

    严默:“怎么了?”

    原战的回答没头没尾:“地裂开了。”

    地裂?严默刚转头看附近地面,就听到了那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严默没有看见,可城主府附近还没有撤离的人和新赶来的人却亲眼看到城主府附近的大路地面突然开裂,从地下走出了一列列身穿重甲的骨兵。

    周围的喧闹也突然停止,包括扎克城主在内的所有有角人的攻击也全部停下。

    这种异样,让严默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九风缩小身体落到严默肩膀上。而九风能放大又能缩小的特性,让眼馋九风的人更加眼馋,看热闹的人群中不少人忍不住了,想要加入攻击无角人的队列中。

    严默暂时顾不得给夕阳和后狮致伤,只张开无形护盾护住己方人员。忽然,他在心中暗骂一声,他怎么忘了第二实验室了!这时候与其冒着危险分出能量保护这两人,还不如花上两千人渣值把两人送入第二实验室!

    想到就做,夕阳和后狮眨眼从原地消失。

    原战和九风注意到,但看严默神色平常,出于对祭司大人的一贯信任,就都没开口询问。

    这时,不知是谁先抬起了头,一道惊呼响起:“是元洲大人!”

    “竟然是元洲大人!事情闹大了!”

    严默和原战也看到了从屋顶“漫步”而来的元洲,这位踏屋顶跟踏平地一样。

    布华看到元洲,先是一喜,后也变得面色凝重。

    “原来骨军统领是你。”扎克低声自语,眼眸下垂,心底也不知在想什么。

    “空空空!”整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地面都似传来了震颤感。

    一排又一排身穿黑色重甲的骨兵终于露面,呈包围之势把城主府附近的所有人都围进了包围圈。

    元洲也走到了战圈近前,他没有先跟有角人说话,而是悬停在空中,居高临下地对原战说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继续打下去,这些骨兵虽然是死物,但它们不怕疼、也不怕死,不会后退也不怕残废,身上还都携带了大威力的武器,又数量惊人,只是拖也能把你们拖到死,何况还有其他人。”

    原战不喜欢抬着头跟人说话,更讨厌被威胁。元洲停在空中也许只是习惯,但这也让原战更加讨厌会飞的鸟人。会飞了不起吗?他迟早一天也会飞起来!

    看原战不理睬他,元洲愣了下,转而看向严默。

    严默倒无所谓对方站在高处,抬头道:“把我们的人还给我,这场架自然就不用打了。”

    “人还给你,你们必须离开玄宇城,也不得进入其他两城和王城。”元洲在实行自己身为“有角人”的职责,当然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想把破坏力强大的原战给赶出城镇。

    “所有人,包括我当初进城时带进来的无角人一起。”

    “只要他们没死。”

    元洲和严默这边在讨价还价,那边有角人听到却不愿意了,他们觉得他们人多势众,又有骨兵压阵,对付这几个无角人已经是手到擒来,这时放他们离开,那不成了放兽归山后患无穷吗?

    “元洲大人!他们是渎神者,陛下已经下令必须抓住他们!”

    “咳,札达大巫也说了,那些渎神者一个都不能放过。”

    布华抬手,示意自己这边的人不要说话。

    扎克城主神色莫定。

    元洲瞥向尼尔王的侍卫头领和札达大巫的战士,淡淡道:“你们觉得你们能抓住他们?”

    “当然。”一位高级神侍道。

    元洲被反驳也没生气,“那你们打算付出多大代价来抓住这两人?”

    众有角人都有点不明白元洲的意思,那两个就算是魔战士和魔巫,可重甲骨兵都出现了,还怕抓不住他们吗?

    元洲自问自答道:“半个城的有角人不知道够不够?嗯,可能不够,如果这两人真的不管不顾地发疯折腾,一座城可能都不够他们毁灭的。”再加上那只调皮胆大的小雏鸟,啧啧!

    “元洲大人,您在说什么?您怎么能……”

    “不想死就闭上你的嘴!”元洲对说话的黑角神侍一点都不客气,他转而又对扎克城主说道:“扎克城主,我的职责是护卫三城和王城的完整,如果再任由你们打下去,其他城不说,玄宇城八成会保不住,而我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交人吧。”

    扎克城主示意围住他的神骨甲战士散开,慢慢抬起头,慢慢说道:“他们是渎神者。”

    “你们可以在城外打,打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管。”元洲一步不退。

    扎克城主脸上浮起一抹诡笑,他弯腰从还燃烧的火盆中抓起一根木柴,猛地往躺在地上的祈鸿志脸上一按。

    “啊啊啊——!”昏迷中的祈鸿志硬生生被烙得发出惨叫。

    严默双眼瞬间变得通红!

    元洲笑起来,对扎克城主道:“这就是你的答复?”

    扎克城主一脚踩在祈鸿志的脸上,用脚尖一点点碾压,他也在笑,不过笑容诡异又怨毒,“对,这就是我的答复。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谁?我是玄宇城城主,是现在的黑角族族长,我想杀几个无角人,还是渎神者,我倒要看看谁敢阻拦我!别说这个贱奴,就是那两个无角人,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札达大巫的神侍也在此时插言:“元洲大人,请您搞清楚谁是敌人!现在渎神者就在我们面前,你应该帮助我们一起抓住他们!”

    “对,还有那只魔鸟,一个都不能放过!”

    看来想和平解决是不可能了。元洲轻叹,他根本不在乎一个无角人,但听到还有人打小雏鸟的主意,当下一撇嘴,再转脸一看严默和原战表情,立刻道:“你们要动手可以,但不准大肆破坏……”

    元洲话还没有说完,严默已经爆了!

    人心都有偏倚,这次要救的三个人虽然每一个他都不想放弃,但祈鸿志是他最想救下的一个。祈鸿志这人话不多,甚至没什么存在感,但做事特别踏实,对他的忠心更不掺一点水分,他甚至打算把祈鸿志带回九原。

    如今扎克如此欺辱凌虐祈鸿志,就跟当场打他的脸没有二样!

    “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获得空间之力,撕裂所有阻挡我的敌人!”

    这一刻,严默进入无敌状态!而他脑中罕见的出现了血红的倒计时数字,他只有六十秒!

    “阿战,九风,所有阻拦我们的敌人,杀无赦!”话声刚落,严默已经率先杀向扎克。他的身体忽然出现、忽然消失,每次出现和消失都会出现一道空间裂缝,而所有碰到空间裂缝的人全都被撕裂!

    “咔嚓!”禁锢原战的灵魂枷锁被彻底打开,这位杀性本就极重的野蛮人终于可以杀个痛快了!

    “吼——!”原战放弃了用骨器做遮挡,双脚猛地踏入大地。

    “轰隆隆!”城主府附近地面开始震颤。

    “神啊!地动了!大地在发怒!”

    原战手一抬,附近所有井眼和出水口接二连三地发出“砰砰砰”声,一道道水龙直冲天空!

    这些水龙在街头集结,转眼就凝聚成了高高的浪头。

    “冲击!”大手挥下,滚滚波涛汹涌扑来。

    所有想要动手和正在动手的有角人都没有想到袭击会从身后而来,巨大的浪头撞上他们的身体,也淹没了他们!

    可是,这还只是开始!

    “喂!不要太过分!”元洲想要阻止原战。

    可不到一秒,他就大声咒骂起来:“该死!还真是魔巫!我小瞧你了,原来你才是最厉害的那个!你竟然能使用空间之力!”

    元洲咒骂着,立刻快速后退。

    那些骨兵也在有秩序的后退,再不退,他们就要陷入无尽泥沼中了!

    周围空间不稳,谁也不知道那个魔巫会朝哪里攻击,聪明如元洲怎么会主动撞上去找死,他们人面鲲鹏族再厉害,也无法和空间之力抗衡!

    其他有角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两个无角人攻击了他们,但大水和突然坍塌的建筑及地面已经让他们焦头烂额,哪还有闲工夫去注意那魔巫!

    布华是赶过来的人群中离得最远的一批,他们这一批因为距离缘故受到的损失也最小,而城主府及其附近就惨了,转瞬间就已变成汪洋。

    不要奇怪水流怎么没有流淌出去,这片土地全都给弄得下陷了!

    最可怕的是,汪洋正在变成沼泽,会水的人刚冒出头就被泥浆吸住身体。

    有角战士和神侍们慌了,这时谁也顾不上攻击敌人,所有人都在拼命自保自救!

    有人好不容易脱离地面飞上天空,可是九风早就等在那里了!

    “噗噗噗!呼——!”风刃、旋风,逼得飞上天空的人又往下掉。

    元洲脸皮抽搐,这几个混蛋,真当他不存在是不是?再嚣张他就出手啦!不过先等那个默巫力竭再说,现在谁靠近他谁倒霉!

    严默使用愿力给自己赋予空间之力,不过是想用最快速度突破包围圈救出祈鸿志。

    可他毕竟是第一次使用这种力量,一开始并不熟练,难免就会有冲过头的现象出现,但几次调整后,他终于略略掌握了力度,再一次闪身,他已经到了扎克身边!

    这魔巫怎么会这么快就闯到他面前?!扎克睁大眼睛,他刚才还看到那默巫站在离他足足有七八十米的地方,他前面还挡了那么多神骨甲战士!

    不过扎克人烂本领不烂,看到严默突然出现,没有后退反而直接用右臂骨甲上安装的骨刀砍向严默。

    严默身体一晃,抓住祈鸿志丢入第二实验室,同时返身冲向扎克。

    扎克脸上浮起狞笑,就算这魔巫有护盾护体又如何,他手上有一个骨器,是当代最厉害的骨器大师亲手制作的噬能骨,不管是谁,只要他靠能量来支撑自己的能力,只要进入他的噬能骨攻击范围,他就能让对方的能量在几秒间全部被吞噬!

    而没有了能量支撑护盾的魔巫……

    近了!更近了!他的噬能骨攻击范围只有半米,但已经足够,他以前靠这只骨器不知阴了多少人,又杀死了多少来刺杀他的刺客和杀手,这个无角魔巫也不会例外!

    “嗤!”

    咦?扎克低头,他感觉到有什么穿过了他的身体。

    不是感觉!他亲眼看到那个默巫向他冲过来,然后就这么撞进他怀里,然后穿过了他的身体……

    这怎么可能?!

    扎克身体表面的神骨甲忽然裂开,扎克觉得自己身体内冷飕飕的,他低头想要看清自己身体出了什么变故。

    “当!”扎克手中握着的噬能骨掉到地上,随之,他的左半边身体也跟着摔倒。

    扎克城主的右半边身体在原地站立了一小会儿,他的右眼还眨了眨,似乎在疑惑自己的身体怎么就裂开了。

    “砰!”随着内脏滑出,扎克城主的右半边身体也倒在了地上。

    “城主!”

    元洲终于决定出手,再不出手,玄宇城真的要被毁上一半了!

    “阿战,九风,走!”严默冲过来一把抓住原战,带着九风一起,从原地消失!

    “桀——!”九风的呖叫还在空中震荡,可两人一鸟早跑得连影子都没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