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4章 章回50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不太明亮的石屋中突然裂开一条裂缝,两人一鸟从里面跌了出来。

    原战一把搂住脱力的严默,没让他直接摔在地上。

    九风还有点晕乎,掉到地上扑腾了几下。

    原战前面有穿梭空间的经历,抱着人躺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就差不多恢复过来。

    “这是哪里?”严默嘟嚷。

    “你带着我们跑过来,自己都不知道到了哪里?”原战抱着他坐起身低头看他。

    “不知道,我就想着赶紧离开,不过是朝着王城方向。”

    “王城?”原战小心把人放到地上,靠近石屋的狭窄窗口向外看去,不大的窗户位置放得很奇怪,不但很高,窗户还被数条骨棍封起,骨棍和骨棍之间的缝隙只能容一只手伸出。

    严默闭着眼睛,“灯下黑效果,他们这时肯定以为我们已经逃出城,绝对不会想到我们还在三城,更不会想到我们逃进了王城。”

    原战打量外面,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空荡荡,没人、也没什么华美的装饰,像是某个僻静的被遗忘的角落。往远处看,能看到重重叠叠的高大建筑顶,建筑在阳光下反射出金色的耀眼光芒。

    确定外面暂时没什么危险后,原战这才转头仔细打量屋内。

    石屋不大,但一看就很坚固,西墙有一扇很窄小、很结实的木门,除此之外屋内便什么也没有了,地上布满了灰层,墙壁上有一些污痕和划痕。

    那污痕仔细看就像是黑掉的污血痕迹,而那些划痕有的可以看出是明显的有规律的文字。

    原战对这间石屋的作用有了一点猜测。

    九风飞了起来,翅膀扇动,灰尘飞扬,严默呛咳了一声。

    原战挥手就把屋内灰尘全部集中团成了一个球扔到角落,石屋内一下就变得如被冲洗过一般干干净净。

    “我们确实落到了王城里面,你胆子也大,就不怕正好落到有角人堆里?”原战回到严默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严默懒懒地笑,睁开眼睛诚实道:“怕呀,但不是有你嘛。我想着就算往外逃,我也不确定会落到哪里,而城外我们过来时也看到了,并不都是野地,落到人堆里的几率和王城差不多。既然差不多,那不如选更让有角人想不到的王城,如果真的很不巧给人看到,除非他们立刻反应过来并立刻制住我们,否则你也能带我们逃入地底,这样还能再折腾折腾他们。”

    说完,严默扭头打量这间石屋,不一会儿就笑起来,“哟,这下不用有角人抓我们了,我们好像已经在他们的牢房里了。”

    “不是普通牢房。”原战揉揉严默的脑袋,起身贴近木门,耳朵贴到木门上听外面的声音,“外面很安静,没有一个人,附近也听不到人声。”

    严默目光落到木门上刻画的像图腾一样的图案上。

    “桀!默默……”

    “嘘。”原战示意九风小声,身体一沉没入地下。

    九风飞到严默肩头落下,弯钩嘴蹭了蹭他的耳朵。

    严默强打精神,摸出两枚高阶元晶,一枚递给九风让他吸收,一枚自用。

    约五分种后,原战回来,他心里担心留在石屋的严默,没敢在外面多逗留。

    “我在周围绕了一圈,我们很可能落到了王城内神殿的某个角落,我看到了好几个神侍。”原战把他在外面看到的情景跟严默说了。

    这个院落虽然有这类似牢房的存在,但似乎并不是真正关押犯人的囚牢,院落外没有人看守,原战走了一段距离才看到人踪。

    “看来我们运气不错。”严默也塞给原战一枚元晶,让他赶紧恢复。

    原战先看了看育儿袋里的两枚娃娃果,娃娃果很安静,空间穿梭对他们似乎也有一定影响,但育儿袋很好地保护了他们,原战能感觉出来两个小家伙只是在沉睡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严默看到原战的举动,心里一暖,他因为是“生出”两娃娃果的人,和两孩子间有一种奇异的精神联系,两孩子如果有危险,他会第一时间感知,他刚才没问两孩子的情况就是因为他感觉到两孩子都很安全。

    “阿战,”

    “嗯?”

    “他们出生了会是你真正的血脉,比你找一个女人生孩子还要浓郁得多的血脉。”

    “我知道。”原战奇怪地看他,不解他的祭司大人为什么会在这时候说这么一段话。

    “别人生孩子都是和女人睡一觉就有了,我们的孩子可是我们俩用大量精血和能量浇灌出来的,这世上再不会有人比他们的血脉与我们更近。他们是用神的方式诞生的孩子,是我们俩的血脉交融,其他孩子哪能跟他们相比?”原战打自内心非常骄傲地说道。

    严默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到底在担心什么啊?他以为原战会在意两个孩子不是通过正常的交/配方式诞生,但其实人家心里清楚得很——得到这两娃的方式可比用两枚精/子难多了、也宝贵得多,而和女人生的孩子根本无法和这两个孩子相比,至少只付出的心血就不一样。只看原战那张骄傲的脸,就知道他对两个孩子有多重视和在乎。

    他似乎有点着相了呢?

    因为在乎,所以在意吗?

    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在意一个除了嘟嘟以外的人。遥想当年他跟这野蛮人刚认识时,打死他也想不到他和这只各种欲/望旺盛又直接的牲口会发展到这一步。

    现在是在意,下一步是什么?患得患失吗?

    从没有恋爱过的默大祭司迷茫了,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么紧张的时候想这种问题,大约是脱力后的精神自动放松?还是某种战后应激心理反应?

    “默?”原战没有急着恢复,而是靠近了他的祭司。

    严默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他突然很想靠近原战,他这样想也这么做了。

    九风飞起来:默默怎么了?累了吗?

    原战有点惊讶严默的主动投怀,虽然不是真正的投到他怀里,但他的默主动靠到他身上有没有?

    高大的男人伸出壮实的手臂搂住靠过来的青年,嘴巴忍不住在他脸上啄了两下。

    让原战更加惊奇的是,他的祭司大人竟然抬起脸,也反过来亲吻他的脸和嘴唇。

    原战激动了,可他很好地按捺住了这份激动,张开嘴唇用自己学到的最温柔的方式轻轻咬着青年。

    两人咬着咬着就忘记了周围一切,直到某小鸟很煞风景地叫了一声:“桀!你们俩在互相喂食吗?要喂到什么时候?我也饿了!”

    原战已经在解育儿袋,并且成功把他的祭司大人按到了地上,衣服都被他扯开了!偏偏!

    严默噗哧笑出来,旖旎的气氛顿时全散。

    原战抓着育儿袋凝固住。如果把他九风羽毛拔光,他的祭司大人会和他反目成仇吗?

    九风飞过来啄原战头发,“快点让默默起来!”

    原战脑门迸出青筋。

    严默笑着推开他,坐起身,“先吃点东西,我也饿了。”

    原战……默默地掀开衣摆给他看:这种时候你跟我说你要先吃饭?

    严默一指头弹上去,“乖,先缩回去,现在不是做这码子事的时候。”

    原战瞅瞅更加昂扬的某物,商量:“只要十分钟。”

    严默开始往外掏食物,他刚才一定是晕头了,宝贵的休息时间不用来吸收元晶赶紧恢复,竟然就想着要和小情人翻云覆雨,真是……被迷晕头了!

    原战忍耐:“八分钟!”

    严默掏出小桌子和水瓶,招呼九风过来吃喝。

    原战进一步退缩:“五分钟!”

    严默一拍桌子,“你有完没完!再吵信不信我让你以后都秒射!过来给我老实吃饭!”

    原战委委屈屈地盖住自己的兄弟,在心中拼命告诉自己他是一个大度的男人,才不是什么只重欲/望的牲口,一顿饭的时间他还是能忍的!

    “咕嘟咕嘟。”

    “喀嚓喀嚓。”

    原战一抹嘴,“我吃完了。”接着就盯着他的祭司大人不放。

    严默嘴角抽搐,吃这么快,怎么没噎死你?

    九风叼着一块肉,扔起来,张嘴吞下,他才吃了第三块肉好吗!

    也许某人的目光太过火热,而偶尔扫向他的目光又太过仇视?九风吃到一半就受不了了,“默默,我去找苏门玩。”

    “去吧,跟他说,如果他确定想跟我们走,我一定会带他离开,让他安心就是。如果你在玄宇城下城神庙没找到他,就去洛兰城神殿。小心,别让人发现你。”就算九风不提,严默也打算让九风去看一下苏门。

    有那些神骨甲战士和高级祭司在,他并不担心那小孩的安危,但今天过后,白角族势必会以保护的借口把苏门接回洛兰城神殿。

    九风刚一离开,某只大牲口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

    一番激烈的肉搏后,严默是彻底没了一点力气。

    而他家那只大牲口还在他身上磨来磨去,这边捏捏,那边咬咬。

    他竟然就在这种骚扰下陷入了酣睡,连梦都没做一个。

    夜色深沉,身边的气息也变得安宁。

    严默缓缓睁开眼睛,他的身体很倦怠,可神志却异常清晰,果然人累了还是要好好睡一觉,光用元晶补充能量并不能真正消除疲劳。

    严默抬起手,抚摸趴在他胸膛上的脑袋。

    原战身体动了下,可能感觉到是熟悉的气息,又沉沉睡了过去。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胸膛上的这份重量?严默在心中叹息一声,手指插/进男人刚硬的黑发中,毛茬茬的,有点戳手,可他却很喜欢这份手感。

    原战很狡猾,发现他可能更喜欢掌握主动,而不是“被宠”后,他连睡觉姿势都改变了,虽然一样都喜欢抱着他、压着他,但用的却是一种完全依赖和信任的姿势,把自己放到了弱位上。

    虽然严默心里觉得这家伙只是喜欢趴在他胸膛和肚子上睡觉而已,但不可否认,原战这种满心依偎和信任的态度非常恰到好处地戳到了他的萌点,让他生起了一种养小情人的神秘快/感,为此哪怕有时战况过于激烈,他也很难再对这人真正的生气。

    你能这样和我一起多少年?

    我的人生如果不出意外,注定会很漫长,而时间就是一把杀猪刀,我们会因为时间走到一起,将来也许也会因为时间过长而分开。

    只要你不背叛我,就算分开也没什么,但如果你先背叛我……

    严默抚摸着男人的后脑和肩膀,在黑夜中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

    而某只大牲口则一无所知地抱着他的大宝贝睡得安详又美好,口水流出来都不知道。

    城外,一波又一波的有角战士进入村庄、山林搜索,从白天找到黑夜,又从黑夜搜到天亮。

    “找!必须找到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杀光那些无角人也要找到那两人的下落!”尼尔王怒吼下令。

    扎克城主个性并不讨喜,又有着让人诟病的喜好,但他的战力和对战士的统帅能力却相当出色,作为就要被贬的黑角族长,尼尔王趁机拉拢了他,而扎克也多少表示出了投靠的意思。

    可以说扎克是尼尔王统一黑角族的最重要棋子,如今这枚最重要的棋子竟然被两个无角人就那么杀死了,尼尔王能不怒吗?

    红角族本来就是三族中最暴躁的种族,尼尔王作为王者平时一直在努力收敛自己的怒火,可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再收敛,对于那两个敢杀死当代黑角族长、打了所有有角族人耳光的无角人,尼尔王只想把他们抓来生吞活剥!

    莫顿公爵也在配合找人,可他却暗中吩咐手下把他抓来的形六等人给藏好,一定不能让尼尔王等人找到。

    天微微亮了,王城神殿中,胡莲大祭司刚刚送走前来和他议事的尼尔王。

    尼尔王刚走,神侍便送上水盆和布巾。

    胡莲大祭司把双手浸泡入热水中,慢慢搓洗着自己的手,直到尼尔王留在他手上的感觉彻底消失。

    神侍递上布巾,胡莲大祭司抓过布巾擦拭,“我去休息一会儿,在我醒来前,不管是谁来都让他等着。”

    神侍躬身,“是。”

    胡莲大祭司丢下布巾走出议事厅,他休息的地方不定,除了他最贴身的神侍,没人知道他当天会歇息在哪里。

    同一时刻,严默和原战也都重新收拾好自己,吃饱喝足就等着探索这座神殿。

    期间,严默还去了第二实验室查看祈鸿志三人,给他们做了治疗,但没让他们醒来,就让他们继续在实验室里待着。

    “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一趟,我们分头行动,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的大祭司,找到后暂时不要动手,先汇合。”

    “擒贼先擒王?”

    “对。”严默这时已经完全放弃鼓动无角人闹革/命,他跟着浑水摸鱼的想法。

    既然不能从下层来,那就只能从上层着手了。

    严默给两人都套上了隐身效果,离开石屋后分东西两头混入神殿。

    胡莲大祭司在路上决定了今天要休息的地方,转了个弯向东边的殿宇走去。

    严默大大方方地走在神殿里面,这时所有看到他的有角人都会下意识地把他当作一名中级红角神侍,路上还有人主动向他行礼。

    严默一一回礼,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些人会发现他是一张陌生脸孔,因为所有人看到他后转身就会把他的脸孔忘了,只会觉得他很熟悉。

    一点一点,一往东一往西,胡莲大祭司踏进了空敞的殿前院落,严默也穿过走廊、越过门厅,踏入了非中级以上神侍不能进入的地域。

    近了,更近了!

    严默已经看到不远处的两人,他没有见过胡莲大祭司,也不知道有角族大祭司的着装是什么样的,只从两人的神态判断两人的地位应该很高,而走在神侍前面的俊美得有点邪气的男子地位显然更高。

    严默做好了行礼的准备,脸上也浮起了温和美好的笑容。

    胡莲一开始并没有怎么留意对面走过来的神侍,所有神侍看到他都会在原地停下,对他行礼后让他先过。他看到这人,也跟遇到其他神侍一样就要与这人擦肩而过,突然!

    胡莲猛地转头看向身侧对他行礼的中级神侍。

    这人的容貌他明明没有见过,可这人的气息为什么让他感到如此熟悉?

    不是普通的熟悉,而是他等待、寻找了不知多少年,已经完全深刻入他灵魂的魂力波动!

    “……”胡莲大祭司发出了一个对于有角族来说很奇怪的发音。

    严默悚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