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6章 章回50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暗中摸出一枚高阶元晶,他没有延长伪装自己容貌的时间,而是在准备攻击。

    那名离去的高级神侍韦恩随时都可能回来戳穿他的身份,他就算继续让别人产生错觉也毫无意义。

    他已经可以确定面前这人九成就是当今三族大巫中身份最高的那位大祭司胡莲,他试着在言语中加入魂力试图魅惑对方,却发现对方基本不受影响,这证明胡莲的灵魂一定很强大。

    愿力虽然厉害,但也是靠能量对人的精神进行迷惑而维持,只不过因为使用了一些特定词汇而让这种迷惑的力量加成。

    特定词汇?

    严默脑中突然闪过什么,他没有让这个灵感就这么散去,而是抓住了它。

    为什么他可以使用一些特定词汇来使用愿力?

    为什么使用了特定词汇的愿力施展要比他直接在普通的言语中加入魂力要更有效果?

    这些特定词汇有什么出奇之处?

    他之前在试着缩短愿力施展词语时,使用的方法是多方尝试,一点点减少和试用某些词组词汇,然后根据实际表现总结出来一些特定词汇出来。

    还有指南交给他的愿力施展方法为什么会让他在说出语言前先用魂力构思?

    严默觉得自己就要抓住某个非常重要的知识点,只要他能想通,也许他的愿力施展会更上一层楼,甚至他可以了解愿力施展的根本是什么。

    严默突然的沉思让胡莲误会了,以为他在担心自己以后将被囚禁,当下就笑道:“我没有打算囚禁你,只是你以后只能留在我身边做事。”

    严默顾不得深想,强行把思绪拉回,对胡莲勉强回以笑容,“磐阿神在上,这是我的荣幸。”

    胡莲又伸手想来抓住他的手腕,严默后退一步。

    胡莲发出轻笑,竟然索性说道:“今后你就做我的贴身侍者,我会根据你的能力给你安排事情,不过在这之前,你就先做我的寝侍。”

    严默一开始没听懂寝侍是什么意思,可看胡莲的表情却像是这个词属于大家都应该明白的词语,担心自己理解错误,他没有立刻回答什么,只低下头。

    胡莲伸手,挑起他的下巴。

    严默……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扎对方一毒针!他只能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机会,路上看到他们的人太多。

    “不愿意?”胡莲似乎有点惊讶,“多少神侍都想成为我的寝侍,更何况是我亲口要求,你有伴侣了?”

    严默:“是。”他似乎明白寝侍是什么意思了。

    胡莲脸上的笑容没了,捏住严默下巴的手指也变得用力,“……我想见见你的伴侣。”

    他会让那个有角人消失!有角人虽然绝大多数都对伴侣十分忠贞,但也只是大多数。胡莲有信心,只要把眼前这人的伴侣给杀死,时间久了,这人还是会是他的。在这之前,他可以先要人后要心。

    “您会很快见到他。”严默看到周围用惊讶目光看他们的神侍和护卫等,再次忍住了动手的冲动。等一等,再等等,等他们到了僻静处……他是不是该稍微表现出一点勾引或者欲拒还迎的意思?

    “哦?他也是神侍?或者是神殿里的护卫?”胡莲改抓住他的手腕,这次他的态度很坚决,严默忍住没有闪避。

    严默含糊回答:“他是一名战士。”

    “他的名字?”胡莲落在青年脸上的目光突然凝滞了一下,随后特意看了眼他的头顶。

    严默做出犹豫的样子,因为不好一直盯着胡莲看,他并没有注意到胡莲的这一点变化。

    “不愿说就算了。”胡莲大祭司垂下眼眸,再抬起时已经神色不动,抓人的手也没有丝毫放松,更没有和严默拉开距离,“跟我来!”

    严默没有推拒,他巴不得赶紧找个没人或人少的地方。

    一路经过数个大殿类建筑,也一路收获了不少掉到地上的眼珠。

    所有看到两人并行的有角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那位最高贵最接近神、可却最讨厌被人碰触的崇高大祭司竟然握着一个中级神侍的手腕,而且还一副不想放开他的模样。

    胡莲把人带进了主殿后方,也是他名义上的寝殿。

    侍者纷纷行礼,在胡莲带着人进入卧室后,负责侍候的神侍还体贴地关上了大门。

    严默一看周围无人,当下不再继续忍耐,甩手就喊出:“愿好梦一场!”

    可就在他使用愿力的同一时间,胡莲抬手,屋内看似支撑用的粗大柱子中一根离严默最近的柱子突然窜出十多根骨链缠向严默!

    “唰!”十多根骨链缠住了严默,并把他拖到了柱子上紧紧绑住。

    严默刚想动,“噗刺”,柱子中冒出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进了他的身体中。

    胡莲在抬手后就站在原地没有了第二个动作,他的双眼半闭不闭,竟像是站着睡着了。

    “松开!”骨链没反应。

    “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身上的束缚全部消失!”

    骨链不但没松开,反而把他缠得更紧。

    严默脸色变了,他的愿力似乎无法施展了?

    他又试着让木刺冒出,也毫无反应,他的能力被锁住了?是骨链,还是刺进他身体中的东西?

    幸好,对面那对他不怀好意的红角祭司也因为他的祝愿陷入美好梦境,暂时不会对他形成什么威胁。

    但他并不知道这个梦境会持续多久,这还是他第一次施展这样内容的愿力,对时间长短一点把握都没有。

    对了,这红角祭司可是和他同时动的手,他是已经识破他的伪装,还是原本就想困住他?不过目前困住他的骨器应该是专门用来对付神血战士的吧?也就是说他的伪装在胡莲眼中已经暴露?

    严默又尝试进入第二实验室,可是当他的身体刚感觉到一股拉力——这是他之前进入第二实验室从没有感觉过的,他身后的柱子突然发出亮光,那亮光似笼子一般笼住了他。

    那股拉力顿时被切断!

    进入第二实验室失败!

    严默不信邪,他的空间也可以进入,他又试图进入自己的空间,可这次连拉力都没有感觉到,而笼罩住他的亮光则变得比刚才更加耀眼。

    见鬼!他竟然完完全全地被禁锢住了!这怎么可能?

    不过静下心想,这也不是不可能。神血战士各有各的能力,其中空间穿梭也是能力的一种,有角人如果想要彻底困住神血战士,肯定要考虑到所有。

    虽然他的空间和第二实验室不属于他本身具有的空间能力,但使用任何空间都需要魂力,而使用魂力就会产生魂力波动,魂力波动就好像打开固定空间的钥匙。

    缠住他的骨链和刺入他身体的东西大概就是锁住他神血能力的关键,而笼罩住他的光笼的作用,应该就是阻止和切断一切魂力波动传出。

    该说这些有角人果然厉害吗?他会被困住绝对不能说是大意,他已经足够小心,甚至因为怕被围攻,一路都不敢动手,而在进入这间寝殿后,他几乎是在看清门内没有第三人后立刻就出手了,可惜!他想着害人家,人家也想着弄死他。

    他们能力是很强大,可有角人的骨器也不弱。

    严默到这时候还能笑出来,瞅瞅流到脚下的鲜血,“阿战,我是死是活可就看你的了,希望你能赶在对方梦醒前找到这里,否则……你家祭司我就很可能要被迫侍寝了,也许会被直接虐杀?”

    红黑色的血液渐渐渗入有着精美纹路的天然石材缝隙中。

    对面,胡莲抬起的手慢慢垂下,但他的眼睛还没有睁开,美好的梦境让他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