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7章 章回50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啪嗒,啪嗒。”

    甘甜的血腥味在寝殿中一点点散开,血腥味一般都会很难闻,不是特别嗜血的人绝对不会喜欢这味道。

    可是严默自腰间滴落的血液却散发出了一股奇异的芬芳,一开始这股异香并不明显,可随着他流出的血液渐多,那甘甜好闻的异香便变得明显起来。

    严默的能力被禁锢,可并不是消失,他惊奇地睁大眼睛,西大陆的元气一直都不是很活泼,可现在这些越聚集越多的光点是什么?

    最有意思的是他看到自己脚下的血液也在转变为某种能量,无色透明,如琼浆玉液,没有颜色的能量,但他偏偏“看”到了。

    那些围绕在光笼外的光点那么兴奋,尤其他脚下外围一圈聚集得特别多。

    严默明悟,原来这些光点不是在垂涎他的血液,而是在垂涎他血液中含有的那种无色能量。

    插入他身体中的尖锐物体似乎除了禁锢他的能力外,还有让血液无法凝固的作用,否则以他的身体自愈程度,这时他的伤口应该已经长好,哪怕有物体插在身体里面,也不应该会再继续流血。

    严默怎甘只等待他人救援,自己却什么都不做?

    光点,能量,诱惑……

    严默低头看脚下,要怎么样让那些贪婪的小精灵们进入光笼?

    等等!光笼不也要靠能量维持?而困住他的骨器必然有元晶镶嵌。

    如果他能说动那些精灵让元晶失效?不,首先他应该让这个隔绝了他灵魂波动的光笼先反叛。

    光笼里也有那些亮点,不过它们不像外面那些聚集过来的亮点那么活泼,而是按照一种秩序和规则分布在光笼中。

    秩序和规则?

    严默开始仔细观察光笼中光点的分布情况。

    慢慢的,周槽的一切开始从他眼中消失,只余下光笼中的光点分布图。

    那些光点在图中不是凝固不动的,它们流转着构成了一副看似复杂却只要仔细看就能找出规律的阵图。

    阵图!

    严默豁然开朗,脑中一直存在的一层薄雾被撕开了一条大口!

    他想通了,他明白了!

    他的愿力使用的那些特定词汇,当他吐出那些发音时,那些发音在空气中形成震荡,也构成了一副阵图。

    阵图就是沟通天地能量的小程序,而能量就相当于电能。有能量,有正确的程序,那么程序就可以运转进而得到某种结果。

    学医的人肯定要学数学,而学数学的人都知道构成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用数字来代替,也就是任何规则和不规则的其实都存在于某种规则中。

    只是有的规则已经被科学家研究出来,而有的规则还没有被证实。

    严默大胆推测,至少他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她的能量表现是可以用一些特定规则表现并实现。

    一时,严默脑洞大开,传说中华夏的神仙可以不限于某种单一能力,只要他们有能量在身,就可以通过仙法施展各种仙术。

    那么仙人们使用的仙法,包括咒语、符箓、阵法等是不是就是一种特定规则?而只要掌握了这种规则,无论是什么样的力量都可以施展出来?

    换言之,只要能掌握这种规则,原本只能控制土能的人也能变得能控水、控火等。

    严默先把能量构成放到了一边,他的心神已经完全被构成这个世界的能量规则所吸引。

    他在找规律,通过印证自己使用的那些特定字符产生的音波震荡图,来破结它、分析它,试图找到最基础的规则构成。

    当然,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工程,也许耗费他漫长的一生都不一定能分析和总结完,他现在的重点都放在了分析光笼的构成规则上,试图找出其中破绽。

    他不信有角族已经发现这种规则,至少自他了解的一切来看,有角族应该也和他之前一样,只是会应用,但并不知道能力施展的根本是什么。

    哦,说错了一点,他们其实已经发现了一部分,那就是骨纹。有角族通过骨纹总结出了一些能量阵图,进而发展出了骨器文明。

    可严默在赌他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其实他也一样,但他比有角族强的一点,是他拥有上一世世界的知识积累印象,这让他的思绪可以更发散,并知道要从哪里去寻找根本。

    也许他并不一定能立刻找到最基础的规则,但只要他能找到比有角族知道的规则还要更细一步的,他就不信找不出光笼中的“程序bug”。

    他记得好像有哪位电脑界的知名人士说过,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人工程序,任何程序看似严密其实都有bug存在,只要你想找,只要你对程序构成足够熟悉,一定能找出来。

    而只要能找到bug,想要攻陷那段程序也就不成问题。

    严默忽然有点感激起那个叫尼塔的红角族曾灌输给他的九级和十级骨器知识,这让他对骨纹的了解也更加深刻。

    骨纹、音波震荡图、以及面前的光笼构成……

    三者看似完全不一样,但他坚信它们使用的都是同一种基础规则,而他就是要找出它们的相同处。

    还好,他能看见那些光点的分布,这大概也算是他的金手指之一,不至于让他凭空去想象。

    有这些光点帮忙,在仔细研究了好一阵子后,他终于发现了这个光笼中某些构成不稳定的地方。

    为什么他能发现这些地方的构成不稳定?因为那些光点每当流经这些结点时总是不太顺畅,有的地方甚至光点就要跑出去,又被强行拦了回来,可是那些光点并不是那么听话,它们对于这些不稳定的结点处每次都要撞一撞,就像这些光点对于这些不稳定的结点感到不舒服、不顺眼一般。

    可惜他的能量使用不出来,否则他只要稍微用一点能量破开那些不稳定的结点,这个光笼就会自己崩溃掉。

    这些有角人大概是什么都想到了,一搞就是双重禁锢,让他的能量和魂力都施展不出,这样就算发现破绽也无法进行破坏,真是太狡猾了!

    祖神在上,只要能让我钻开一个小小的缝隙,只要针尖大,哪怕更微小,只要他的魂力波动能传输出去……

    “你们不想要能量吗?不想要我的血吗?来啊,从光笼中/出来,我流出的血液中的能量都送给你们,我心甘情愿送给你们的哦,可以让你们最大程度吸收,是最干净和最纯粹的能量,你们不想要吗?”

    最接近他脚边血液的光笼某处不稳定结点微微颤动了一下。

    严默精神大振,再接再厉,他甚至用脚尖沾了血液,故意涂抹到那个不稳定结点的外侧,“来吧,出来享用我的血液,看,这是多么纯粹的能量,我愿意奉献给你们,来吧,快来……”

    唔,头脑有点昏,好像流血有点太多了。严默咬了下舌尖努力坚持神志清醒,同时也在心中呼唤他的战士:阿战,快点来,我要撑不下去了,分析规则太耗费心神,而外面那个做梦的似乎要醒过来了!

    疼痛中,严默忍不住又想到了两个儿子:巫果,嘟嘟,能感觉到我吗?带你们战爹来找我,快!

    在严默忙于分析光笼的能量构成图时,原战正在地底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找。

    之前,原战没有找到那位大祭司,而为了不惊动敌人,他也没有抓人拷问,在寻找一圈无果后,他进入了地下,想要看看神殿下方的秘密。

    默说,有角人的王城和神殿肯定都是由骨器构成,且是由无数的小骨器构成了一个大骨器,而这些骨器必然有一大部分都掩埋在地下。

    原战就是想要破坏这些骨器,让有角人的神殿倒塌、崩溃,从信仰上打击有角人,最好能让有角人以为他们的神已经抛弃他们。

    可惜他对骨器了解不多,无法判断地底那些东西到底哪个是骨器,哪个是建筑体,不过鉴于他之前经常盖房子,整座九原城几乎都是出于他的手下构成,他对大型建筑的构成并不陌生,也知道要从哪里破坏效果最好。

    一路在地底走来,他已经破坏了不下二十个力量支撑点。可就在他破坏第二十一处时,他突然感觉不到他的默了,而他们的两个孩子也大叫着说与默爹的魂力联系像是被阻断。

    原战在那时差点急疯,可多年的刻意培养,作为首领,他已经可以做到越急反而越冷静。在询问巫果和嘟嘟也无法感觉到严默方向后,他开始更冷静地破坏神殿地底的设施。

    默说过,他不容易死,他要相信他!

    他不能落到跟上次被土城人伏击一样的下场,他要更加冷静,只有先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头脑清醒,这才能更快地找到严默,杀死敌人,救出他!

    原战破坏的速度加快,他觉得自己正在往神殿中心所在而去。

    因为他在一处极为空旷的地底大殿中发现了之前在玄宇城主府前看到的骨兵。

    这些骨兵穿着黑色战甲沉默地列队站在大殿中,形成一个个方阵,数目似不下万名。

    原战从这些无生命体上感到了一丝压迫感,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批骨兵要比之前看到的那批要强大得多,很可能就是有角族神殿留在手上的最强大战力。

    原战正想着要怎么不惊动有角人的毁坏这些骨兵,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默!

    几乎在他感觉到严默的同时,两枚娃娃果也突然在育儿袋中跳了起来。

    巫果叫:“战爹,我感觉到默爹了!坏了,他的魂力正在变弱!”

    嘟嘟带着哭声喊:“战爸爸,快救爸爸,爸爸痛痛!爸爸要不见了!”

    原战告诉自己要稳住心神不能乱,“你们能感觉到你们默爹在哪个方向?”可怜他虽然能感觉到自己的伴侣还活着,但却不如他两个儿子与严默的联系强,这让他有点妒忌和焦躁。

    巫果:“联系很弱,但是……东面!往东走!”

    严默终于挖穿了光笼的墙角,那光笼中的光点终于忍不住诱惑,许多光点一起集结硬是撞破了那个不稳定结点,随后便扑到他的脚边开始疯狂吸收他血液中的能量!

    这处结点一破,光笼中的其他光点又怎么能忍得主,一个个都顺着那个破口往严默脚边扑。

    可是光笼也不是弱小的玩意,它在自动修补那个破口。

    外面的光点涌动得更加疯狂,它们全部集中到了那个破口处,两方力量在拔河。

    严默这时已经可以进入他的空间和第二实验室,但他没动,如果不能彻底破坏这个光笼,等他出来还是在光笼里面,这样他太被动,而外面那个家伙就要醒来,以那个有角人的精明程度,恐怕不会轻易把光笼撤离,说不定还会加速修补光笼的微小破口。

    严默勾唇,“来吧,都来吧,别急,小精灵们,我流出的血液中的能量都甘愿奉献给你们,条件是破坏这根锁身骨器的元晶,让它失效!只要禁锢我的骨器没用了,你们才能更快地进来。”

    严默故意动了下/身体,让血液流出更多。

    微堵在光笼微小破口处的光点听到了严默的祈愿,哪怕它们的智慧很低,哪怕严默此时无法与它们沟通,但没关系,它们听懂并明白要怎么做就行了。

    大量光点迅速飞起,涌向严默背后的骨柱。让一个元晶失效?太简单啦,它们只要把那个元晶中的能量全部吸取出来就行!

    严默手掌中/出现一枚高阶元晶,他失血过多,能量也跟着消耗,而他绝对不能在这时候昏迷过去。

    胡莲闭着眼睛沉醉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睁开眼睛。

    他并不担心那个无角人会逃走,是,他已经发现这个让他特别在意的人是一名无角人。

    对方的伪装很不错,凡是看到他的神侍和战士没有一人发现他是无角人,可也许他的灵魂在漫长的时间中受到了大量锤炼,比别人的都更加凝实和不容易受迷惑,所以他在和这人接触不久后就察觉了他的真面目。

    可是这也足够让他佩服此人的暗示能力,从来没有人能够迷惑他的眼睛这么久,那段路程至少有十分钟左右吧?

    不过不管这人的能力有多强大,被禁神柱一锁,除非他是真神,否则任他是再强大的神血战士也无法脱逃!

    胡莲太自信了,长久的绝对高位和强大让他看什么都跟蝼蚁一般,哪怕他知道能够不惊动任何人闯进王城神殿的无角人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无角战士。

    胡莲未语先笑,他的笑容不像往常那样高洁和神圣,他的容貌本来俊美得就有点邪气,这一笑,更添了几分浪荡公子的邪魅。

    他也不是特意笑成这样,只是刚才的梦境太过美好,他已经很久没有在灵魂上这么愉快过。

    梦中的那个无角人长着那个天残的脸,灵魂却是他熟悉的那个,这是他盼望了多久的人啊,无论面孔还是灵魂都那么完美,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睁开眼睛,他看到了被捆绑在禁神柱上的无角青年,虽然脸不一样,但青年的表情和身姿却和梦境中的那人贴合在一起。

    梦中,他也是这样绑了这个人,然后……愉悦,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愉悦,让他的灵魂都要飞荡起来。

    梦中,他对这人做了很多事情,把他曾经想象的一切都施展到了这人身上,而这人发出了他从没有听过的呻/吟、哭叫和求饶。

    真可惜,胡莲遗憾着,他是那么想要那个人,可他模糊的记忆却告诉他,他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那个人,这大概也是那人成为他执念的原因?

    不过他终于还是得到了他,现在那人的灵魂就在他面前,他可以对他做任何事情,就如梦中一般。

    胡莲迈出一步,口中笑道:“感谢你送于我的梦境,非常美好,那也是你盼望的吗?嗯,相信我,我会实现它,比你所想的还要美好一百倍。”

    严默根本不知道这个红角祭司做了什么梦,但只看他一脸邪笑和下方顶起的衣袍就知道这个大祭司也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好玩意!

    真操蛋的玩意儿!堂堂有角族三族大祭司竟然做淫梦,真想让那些有角人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看你以后还怎么装神圣!

    “嗒。”捆绑住严默的骨链忽然下垂。

    胡莲倏地停住脚步,他闻到了淡淡的异香,像是血腥味又像是某种清淡的花香。

    “你……”

    后面的字音还没有吐出,光笼破碎,骨链落地,严默口吐“护”字,两手扬起无数黑色木针!

    胡莲没有后退,可他的身体表面立刻覆盖上一层贴身骨甲,同时寝殿中其他骨柱也射出骨链缠向严默。

    严默纵身跃起,可地面也有无数骨链从地下冒出袭向他!更可恶的是,屋顶也射出了大量骨箭!

    严默有护盾,安全暂时不成问题,但这些袭击也阻碍了他去攻击那个红角祭司。

    “默爹,我们来救你啦!”

    “轰!”一个高大人影从寝殿地底破洞而出,双手猛地一拉一扯那些骨链,硬是把那些骨链从地底拖出。

    “阿战!”严默狂喜。

    原战迫使那些骨链全部变成砂土,他听到严默声音正要回复,却看到那个身穿骨甲的红角人扑向了寝殿中那张宽大舒适无比的地床。

    严默看到红角祭司的手就要按到床头一个骨质雕饰上,脑中一惊,忙对原战大喊:“别让他碰到那个骨器!”

    迟了!胡莲的骨甲有翅膀加速,在原战和严默一起劫杀他之前,他已经碰到了那个雕饰骨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