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8章 章回50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胡莲对过去的记忆很模糊,尤其是“第一世”,后面作为有角族大巫的记忆也不是特别清晰,但怎么也要比第一世清楚得多,大概是亲身经历过至少一次大战,他对那些能力近乎于神的神血战士有种本能的危险直觉。

    当发觉严默脱困时,他已经明白这个无角人不止具有暗示的能力,只他能从禁神柱脱身这一点来看,他的能力就已经超过了西大陆七千多年来刺杀和袭击他的任一名刺客。

    不过那时他还因为执念和发自灵魂的渴求想要得到这个人,可是当另一名无角战士从地底跳出时,他的直觉就在朝他大喊:危险!快跑!

    也许两个人中任一人,他都能对付,但两个人相加,就算不清楚后来战士的能力,他也不敢托大。

    他刚推倒骨雕,刺耳的尖锐叫声立刻响遍整座神殿,寝殿大门打开,外面的神侍和护卫立刻杀进来,“抓住刺客,保护祭司大人!”

    而在骨雕倒下的同一时间,一阵白光浮起,扑到地床上的胡莲消失了。

    “还真是处处有骨器。”严默扑了个空,气得抓起地床上的铺盖掀开,看到了地床上清晰的骨纹。骨纹有点像他曾经得到的那张骨盘,也就是具有短距离的传送作用。

    原战看地床不好拆卸,一拳就把这张镶嵌在地面上的骨床砸烂。

    有角人大量涌进寝殿,严默双手天女散花般扔出大量带毒木针,“不要恋战,走!”

    原战抱住严默往地下一沉。

    胡莲在另一处内殿出现,连下三道命令。

    命令一:三城及王城全城进入战时戒备状态。

    命令二:召集三族所有族长和大巫。

    命令三:寻找一名无角青年。

    尼尔王听到神殿方向传来的尖锐警报就迅速带人往神殿赶来,当得知有无角人刺杀祭司时,尼尔王狂怒,下令驱逐三城和王城所有无角人,并查验其中是否有魔战士,只要发现魔战士和魔巫,不论身份、年龄、性别等,一律斩杀!

    胡莲得知这个命令后并没有阻止尼尔王,城中无角人太多,他想找人也难,而且作为磐阿神的最铁杆拥趸,他其实并不喜欢无角人和有角人生活在一起,因为有着过去的有角大巫记忆,在他眼中,无角人就算进化了也要比有角人低一等,以前是迫于黑角族和白角族对无角人的宽容,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但现在有这么好驱逐无角人的机会,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驱逐就驱逐了吧,以后就让那些无角人在城外的村庄中生活。”在其他两族表示这样做不太妥当时,胡莲这样说了。

    红角大巫胡奇第一个表示赞成,“我高贵的有角族本来就不应该和那些低贱的无角人混杂着生活在一起,前年有一名有角战士竟然看上一名无角女人,为此竟然不愿和一名有角贵族女结合的事,大家应该都还记得,这样的事难道你们还想再发生第二起吗?”

    白角族长裘恩想说什么,被亚兰大巫用眼色阻止。

    黑角族一向保持中立,扎克城主死了,来的是他的妻子和黑角族第二高位的莫顿公爵,莫顿没做任何表示,扎克城主的妻子则愤恨地道:“那些低贱肮脏的无角人都该死!陛下只驱逐他们实在太便宜他们,就应该把这些贱奴全部炼制成骨奴!”

    红角胡奇大巫笑,“也不能都杀死,如果都杀死了,以后我们炼制骨奴骨兵的材料哪里来?而且那些无角人蠢归蠢,做奴隶还不错,让他们种田打渔养殖总比让那些骨奴做得好。”

    扎克的妻子又骂了几句。

    白角亚兰大巫等厅中安静下来,这才看向与尼尔王并排而坐的胡莲,“祭司大人,您让我们过来是神有什么重要旨意吗?”

    胡莲抬眼看向亚兰大巫,答非所问地说道:“听说白角族的新生大巫出现了,可我却没有得到任何神谕,你确定那个大巫是真?”

    厅中众人愕然。

    亚兰大巫和裘恩互看一眼,心中都十分紧张,亚兰张口。

    胡莲不等他回复就打断他道:“三天内,把那个孩子送来神殿,是不是新生大巫就让神来判断好了。”

    “祭司大人,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亚兰大巫腾地站起,“各族新生大巫都是由各族大巫寻找和确认,并不需要神殿认可。”

    尼尔王面色阴沉,“亚兰大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胡莲祭司没有资格去验证你们白角族的新生大巫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

    胡莲抬手,“之前确实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我已经听说你族的这名新生大巫是由无角人送到洛兰城,而且那叫苏门的新生大巫还亲近那两个无角人更超过你们。另外,今日袭击我的两名无角人很可能就是当日送新生大巫的无角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我和其他有角族怎么信任你们白角族的判断?”

    亚兰大巫想要解释。

    胡莲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我不是说你们会帮助无角人一同欺瞒我和磐阿神,但是那两个无角人的本事不小,其中一人还有暗示他人的能力,也许你们受到了他的蛊惑还不自知。这样吧,你要是担心,三天后,我安排祭祀问神时,你和你族神侍可以一起过来。”

    亚兰大巫还能说什么?就算他和裘恩明知胡莲和尼尔王想要借此削弱白角族的影响力,为此不惜找借口囚禁乃至杀死他们的新生大巫,可如今红角族无论战力还是骨器的研究都已经超过其他两族,白角族想要抵抗太难了!

    但他们能眼睁睁地看着新生大巫送死吗?

    裘恩也不掩饰他的满脸苦涩,反正在场的人对白角族的处境都心知肚明。

    亚兰大巫坐下,直到会议结束都没再开口。

    三城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洛兰城还算好,在驱逐无角人时,允许他们带走所有家产,并把时间延长到第二天早上。

    而玄宇城和申屠城就不一样了,玄宇城因为城主被杀,对将要被驱逐的无角人非常冷酷无情,城卫所的人用棍棒把他们从家中驱赶出来,并规定了离城时间。

    一旦到达了规定的离城时间,城卫所的人也不管那片区域中还有没有无角人,全都直接放火焚烧该区域。因为城中有骨器保护,凡是无角人所住区域都和其他区域隔开,放火时并不怕影响到其他区域。

    玄宇城都这样做了,由红角族统治的申屠城对无角人更甚!凡是稍有怨言和反抗的,都是当场砍死了事。申屠城负责驱逐无角人的不是城卫所,而是由几名贵族负责。

    这些贵族在驱逐无角人时,特意寻找或健壮、或漂亮、或稚嫩的无角人,强行给这些原本并不是奴隶身份的无角人平民都打上奴隶印记,再统一送到他们在城外的庄子中。

    王城中的无角人奴隶也同样被驱逐或被杀死。

    一时,三城到处都是哭号、哀求、怒骂和惨叫声。

    这些无角人在被驱逐出城时,城门口有专人用骨器验证他们是否具有魔力,只要发现有可能是魔战士的人,就立刻拘捕或杀死。

    而偌大的三城,加上因为骨器大赛而特地前来的各地人士,又怎么可能没有无角魔战士和巫者存在?

    这些人自然就倒了大霉,有些人在有角人中混的时间长,一看那骨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能想法子逃的人都在拼命逃窜,而没有经验的人纷纷被杀或被捕。

    同一时间,一张图像被传到各有角人头领手上,上面有命令让他们在城中寻找图上的无角青年,要求捕生不捕死,如自觉没有能力生擒该青年,则只要向上面传递消息一样会得到赏赐。

    就只是报信,无论是谁,都可以得到一件定制骨器的赏赐。如能活捉,除了有大骨器师亲手炼制的定制骨器外,伯爵以下/身份地位都可以提一阶,伯爵以上可以得到祭司亲自主持的神恩沐浴一次。

    这样的厚赏让有角族中下层都疯狂了,三城每个角落都要被翻遍,哪怕躲在犄角旮旯中的无角人也被翻找了出来,而一些特别受到主人宠爱而被藏匿的无角人也没能幸免。

    等到后来,上面下令,无论是谁,如发现藏匿无角人,都会等同为叛逆罪后,任是哪位贵族也不敢再藏匿无角人。

    莫顿公爵暗自庆幸,幸亏他之前因为担心暴露,已经提前把形六那几个无角人送出了城,否则这会儿被查出来就难看了——大骨器师们被集结,尼尔王要求他们用最快速度研制专门寻找无角人的骨器,眼看无角人就要藏无可藏!

    就在三城纷乱的一塌糊涂时,无角人神子的言论再度喧嚣而起!

    之前有多讨厌这位神子的无角人,现在就有多么希望他能出现在自己面前,尤其是那些被追杀的魔战士和魔巫。

    为什么?

    因为有人在明着帮助无角人,而经过多人确认,其中一人就是那有角人头领画像中的无角青年。

    被称为默的神子和他那位就叫做战的战士,这两天在三城中到处救人。

    而当有人发现如果自己大声喊叫那位神子或战士的名字,他们会来得更快后,这两人的名字也很快就传遍无角人。

    “默神子!救救我!救救我!”快要被有角人追上的魔战士躲无可躲,抱着一点侥幸心理,张口大喊。

    “唰!”那名奔逃中的无角人魔战士消失了,后面的有角人士兵扑了个空。

    “该死!那两个混蛋无角人,又把人给抢走了!”有角人士兵气得大骂。

    城外,饥饿的无角人跪在地上乞求他人能给一点食物吃,他们这些被赶出来的人根本没有得到很好的安置,还不允许他们离开,全部被禁锢在附近的小村庄中,而外面则由大量有角人士兵看守他们。

    那些小村庄中的无角人守着自己的财产和食物不愿分享,他们也不能分,这么多人,要不了两天就能把他们全村的食物吃光!

    一开始还是乞求,到了后面就直接抢。

    抢劫、打杀、强/奸……各种犯罪在绝望中生出,原本还算安静宁和的小村庄顿时变得哀鸿遍地。

    就在这些无角人都要失去希望时,村中/出现了自称是无角人神子的信徒,这些信徒在要求这些无角人信仰祖神和他们的神子默后,就会利用地道把他们偷偷送出村庄。

    村庄里的人越来越少,等外面的有角人察觉时,留下的人已经不足原来的一成。

    洛兰城神殿,白角族高层再次碰头,每个人都是一脸愁苦的表情。

    苏门已经被他们以保护的名义接回,可才接回来没一天,胡莲大祭司就要求他们把苏门送去王城神殿。

    “大巫,这可怎么办哦?”长老愁得不住揪胡子。

    萨米公爵恨,“他们是打定注意不想让我白角族重新兴盛起来,以前打压我们的骨器师,现在连我们的新生大巫都想下手!”

    裘恩族长紧皱眉头,“以前胡莲大祭司还肯装一装,现在连做样子都不做了,问题是苏门还只是一个孩子,他为什么现在就急着要我们把苏门送去?”

    亚兰大巫,“因为他想赶在苏门接受完整的传承前就掐灭所有可能!”

    裘恩不明白,“不过是接受大巫传承而已,以前我们三名大巫都齐全时也没能压过另外两族,怎么现在就不一样了?”

    亚兰大巫沉默了一会儿,等其他人目光全部聚集到他身上时,他才开口说道:“因为是完整的传承。”

    裘恩愣了下,萨米公爵若有所思,“大巫,您说的完整传承是不是包括上次那个无角人说的什么远古骨器传承?”

    亚兰大巫目光从殿内所有高层的脸上掠过,平静地道:“是。”

    裘恩,“那个传承很重要?”

    亚兰大巫点头,“非常重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无角人应该是找到了我炼骨族的传承之地,并得到了守护者的认可,进而得到了那枚承载我炼骨族所有祭司、巫者和骨器师灵魂之海的最宝贵的传承骨。我白角族大巫只有得到那枚传承骨的传承,才算是得到了真正的炼骨族传承。”

    裘恩惊,“大巫,您上次为什么不说,如果知道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怎么可能就那么放他们离开?”

    亚兰大巫轻叹,“因为我不想引起上面那位的注意,可是……事情还是传了出去,那位身为三族祭司,又怎么可能没听说过那枚承载了我族祖先灵魂之海的传承骨,只要他知道这枚传承骨出现了,就万没有放过的道理,更不会允许它重新落入我们白角族手中。”

    “唰!”裘恩和萨米公爵秒懂,同时站了起来,并警惕地看向殿内其他人。

    其他几个白角高层尴尬了,一长老怒斥:“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怀疑我们中有奸细吗?”

    亚兰大巫敲了敲椅子扶手,“不是怀疑,是肯定。上次那两名无角人送苏门大巫回来时,就是我们这些人在,而知道那无角人打算把远古传承交给苏门大巫的也只有我们这些人。当时送走苏门和那两名无角人后,我就跟你们要求过,不要把当日发生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就算自己的伴侣也不行。那么现在胡莲大祭司会知道那枚传承骨出现,也只有我们中的某人泄露给他。”

    另一名长老起身,“亚兰大巫,那您有怀疑的对象了吗?”

    亚兰大巫对某处示意了一下,两名守护战士突然上前扣住了高级神侍杜可。

    杜可大惊,喊冤:“大巫,我不是奸细!您弄错了!我可以向神发誓!”

    亚兰大巫没有理会他的叫喊,而是对殿中其他人说道:“你们恐怕还不知道,我们这位杜可神侍在年少时曾经主动向我们那位胡莲大祭司奉献身体,成功成为胡莲大祭司的寝侍之一,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宠爱,但也算接受过祭司神露。而众所周知,祭司神露具有无上神力,凡是成为过胡莲祭司寝侍的人,进阶都很快,我们的杜可神侍也不例外。”

    杜可脸色大变,他没想到过去那么隐秘的事情会被亚兰大巫查出来。他不是因此感到羞耻,相反能成为胡莲祭司的寝侍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但荣耀归荣耀,他被胡莲安排到洛兰神殿可是身负了特殊使命,自然他侍奉胡莲的那段历史就被隐藏了起来。

    亚兰大巫转而看向杜可,“我把你安排到苏门大巫身边,就是为了方便胡莲祭司查探那两名无角人的底细,毕竟我们三族内里再有纷争也都是炼骨族,而你之前在神殿做事也算兢兢业业,所以我就算知道你是胡莲祭司派来的人也没有为难你,反而还多次提拔你。我本来也是想通过你的嘴巴告诉那位,只要他们不对付我们白角族,我们白角族也不会反叛三族的共同利益。”

    亚兰大巫说到这里突然苦笑,“虽然我知道你是奸细,可我以为你身为白角族,就算在和胡莲祭司传话时也知道什么该传、什么不该传,可我万没想到你会对胡莲祭司那么忠诚,甚至超越了对白角族的忠诚。杜可神侍,你辜负了我的信任,同样也是我太放纵你们的缘故。我以为胡莲祭司就算忌惮我们也不会把我们当作敌人看,可事实告诉我,我白角族如果继续像以前那样忍耐下去,等我死后,白角族势必将完全丧失自己的传承而彻底成为红角族的附属。”

    杜可没再为自己做分辨,当他选择了忠于胡莲祭司时,他已经背叛了他的母族。他想说自己不后悔,可是为什么他不敢去看殿中那些同族的目光呢?

    可惜他将再也见不到那位了,也无法再向那位表达他的爱意是如何深邃,虽然他从没有敢当着那位的面说出他的爱意。

    杜可被带下去,殿中气氛异常沉闷。

    半晌后,裘恩打破沉寂,“大巫,事情已经至此,苏门大巫肯定不能送去王城神殿,但如果不把苏门大巫送过去,我们必将承受胡莲大祭司和尼尔王之怒,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亚兰大巫抬头,“你们说要怎么办?”他心中有一个想法,但他需要其他人的支持。

    长老:“要么把苏门大巫送到远方,然后告诉胡莲祭司,他逃走了。”

    萨米公爵:“不妥,他们不会相信,而且必定会用此借口惩罚和磋磨我族。比如派我族去攻打恶魔深渊,甚至逼我们渡海去侵略东大陆,借此消耗我们的实力和人口。”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意见,可是都没有一个完全稳妥的方法。

    裘恩来回踱步,最后站定,“我有一个想法,不过这对我族很危险,如果一个弄不好,我们就会成为三族的叛逆者。”

    在三城一团乱时,严默和原战躲在哪里了?

    没有人想到,他们会留在王城神殿压根就没出去!

    没错,他们又回到了那个类似禁闭室的石屋中,期间有人搜查到这里,他们临时躲入地下,等人走了再上来,没一个人察觉。

    头一天,严默和原战哪里都没去,严默两次耗尽能量,这次又失血过多,必须好好休息一下。

    一天后,严默和原战从地下出城,先把祈鸿志三人从第二实验室内放出,给他们安排了一点活计,两人就再次摸进三城。

    自觉吃了大亏的默大祭司一点都不想让有角族高层好过,他和原战虽然无法抵挡整个有角族的力量,但以他们的能力想要偷袭和刺杀实在太方便。

    严默一边让夕阳他们在无角人中煽风点火,一边就和原战进城去捣乱了,顺便也救救人,免得指南惩罚他见死不救啥的。至于因此赚到的名声,只能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哦,对了,出城前,这两人还把王城神殿宝库给端了!

    那些高阶元晶就不说了,其中有一个灵药宝库,里面存放的全是一些匪夷所思的救命宝贝,严默甚至在其中发现了类似九风曾经喂他吃过的蜂王卵。

    因为时间紧迫,严默没有工夫去向指南一一问询这些灵药的效果和作用等,先全部收进空间带走再说。

    而他们刚从宝库溜走,外面就有所察觉,可防贼的比不过贼太高明,只能对着空荡荡的宝库嚎啕大哭。

    等把事情报上去,胡莲大祭司气了个仰倒!

    元晶也就算了,那些灵药可都是他好不容易从各地寻找而来用来延长寿命、保持青春和提高能力的宝贝!少掉哪一个都会让他肉疼死,更何况对方还一锅端了!

    “严默,原战,好好好!”胡莲气得大笑,他一定要抓住这两个人,原战直接作为灵药吸收,而那个叫严默的无角人……他要留着慢慢“宠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