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9章 章回50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跟指南确认过一些灵药后,把一枚肉芝太岁切了一小片,直接喂进了原战嘴里。

    原战皱眉,觉得不好吃,可难得他家祭司大人会亲手喂食物给他吃,也就勉为其难地吞咽了下去。

    “像是生蘑菇,一股土腥味。”

    “本来就是菌类,这东西吃了对你身体有好处,别唧唧歪歪了。”严默也切了一片生吃,又切了一片泡水,剩下的全部收起,“你那枚土神血石吸收得怎么样?”

    “快吸收到三分之一,可惜从我得到那枚土神血石到今天,一直没时间静下心吸收,如果能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原战眯眼感受着那片太岁带给他的好处,也许是前面累积得已经足够多,这一片小小的太岁服下,他立刻就有了即将突破的预感。

    “别急着吸收,你体内的火、水两枚神血石的能量你都还没全部消化,我可不想你撑爆掉,慢慢来吧。”

    原战惊讶,他以为严默会希望他尽快变得更加强大。

    严默屈指弹了他额头一下,“我是希望你越来越强大,但那是建立在你的身体能承受、并且对你最好的方式下。你可别给我胡来,听到了没有?”

    原战美得抓住他的手舔咬。

    严默嫌弃大牲口的口水,用力甩开他。

    眼睛笑成了缝的男人抓着爱人的手不放,身体往后面的台阶一靠,看着广大的赛场对严默闲扯谈:“你有没有发现,每次我们参加什么比赛,只要是九原以外的,就没有一个能进行到最后?”

    严默:……仔细想想还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嘛,我们大概是正好生逢乱世,乱世嘛,自然就免不了出现一些突发状况。”

    原战呵呵笑,“我怎么觉得乱世好像是由我们俩造成的?”

    严默正色道:“别这么脸大!我们只是恰逢其会,时势造英雄,英雄也不小心造了时势而已,这就是一个力的相对作用。”

    原战搞突袭,捏住他的蛋蛋。

    严默抽气,拍他,“干嘛你?”

    “疼?”

    “废话!”

    原战也正经脸,“力的相对作用,我捏你一下,你很疼,我感觉很爽。”其实他更想用别的部位和方法来验证这一点,如果不是这里随时都可能被人察觉的话。

    严默:“……”

    原战揽住他,得意地宣布道:“所以我们以后凡事都要尽量争取主动,尤其是在打架的时候,因为揍人的时候,我的拳头虽然也有点疼,但被揍的更疼,而我心里则很爽,对方却很憋屈。”

    严默没应声,有指南在,在没有减完一亿点人渣值之前,他就别指望在打架上能主动。

    “你不用担心神的惩罚,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男人身体往下歪啊歪,把全身重量都压在了他的祭司大人身上。

    “哦?你知道要怎么做?”严默推他。

    原战索性躺到他大腿上,“嗯,当我们没有理由出手时,可以选择帮助敌人的敌人,只要他们来求我们,我们就有出手的理由了,对吧?”

    严默服了,原战这是已经完全掌握了强者揍人的真谛,看来九原以后必将在这位的带领下成为揍遍天下的世界警察……为什么他会感觉这么不爽呢?

    “走了,该去看看我那个小白角徒弟了,听说神殿那个变态祭司要求白角族把他们的新生大巫送去他那里问神,以此来确定苏门是不是真的新生大巫,今天就是最后一天期限。”严默扯他耳朵想要站起。

    原战一下坐起身,扯住他衣襟,“说!那个变态祭司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抓我生死不论,抓你却要求一定要活捉?”

    严默不敢说那个变态好像对他有点奇怪的生理□□/望——太丢脸了,只能假装不耐烦地回:“你都问过几遍了?我怎么知道那变态在想什么,大概是想得到他们有角族的传承骨吧。”

    原战不信,严默专用的超级触角告诉他:他家祭司大人一定隐瞒了他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哼哼,他迟早会查出来!

    苏门看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严默和原战时,高兴得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师父!”小孩冲进严默怀抱。

    严默搂住他,轻轻拍抚。

    小孩抽噎,“师父,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我不是说了,只要你愿意,无论怎样,师父都会带你一起离开。对了,九风呢?他怎么不在你身边?”

    小孩不好意思地擦擦脸蛋,仰头,“九风被那个叫元洲的红角将军带走了。”

    “哦?九风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小白角摇头,“那个元洲将军说有好吃的给九风吃,九风就跟他走了。”

    这个小吃货!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人拐走了,严默哭笑不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九风离开你多久了?”

    “没多久,就早上刚走。”

    严默略略放心,虽然不知道那个元洲到底有什么打算,但看在都是人面鲲鹏的份上,想来应该不会对幼鸟的九风不利,顶多是绊着九风不让九风帮他们和有角人打架。

    “师父,”小孩扯扯严默的衣袖,“亚兰大巫说,如果你来了,请你和我一起去见他,他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谈。”

    严默闻言转头看向原战,原战意会,表示自己会躲在暗中保护。

    和白角族高层的谈判过程一开始很艰难,谁都想占对方便宜,谁都想得到最大好处。

    亚兰大巫使出杀手锏,“据我所知,红角黑角的骨兵军团已经打下东大陆南方一大块土地,你们的九大上城之空城已经成为我有角族的大本营,如今那两族正在东大陆组建奴隶军团,他们有奴隶骨,奴隶军团最迟在明年初就会成为规模。而你和你战士的身份已经暴露,那边的斥候已经有消息传过来说一个叫严默的巫者和一个叫做原战的十级神血战士,以及一只未成年的人面鲲鹏很可能已经来到西大陆。如果让尼尔王和胡莲大祭司知道你们就是来自东大陆的捣乱者,他们一定会下令先攻打你们的部落九原。”

    严默挑眉,笑:“看来你在那位胡莲大祭司或者尼尔王身边也安排了耳目?”

    亚兰大巫,“你就不担心你的族人吗?”

    “当然担心,不过我和我们首领现在都在这里,想要回去也不可能那么快。既然如此,我们只能留在这里给他们报仇了,你们有角人杀我们九原一人,我们就杀你们百人,我觉得还是挺划算的。”

    白角高层齐怒,亚兰大巫示意他们安静,“你和你的战士虽然厉害,但我有角族的骨器也不弱,另外,红角族手上还有一支由高阶魔战士和魔兽组成的军队,那支军队全部用奴隶骨控制,如果胡莲大祭司命令那支军队围杀你们,你们又有多少把握逃出?”

    严默暗自庆幸平白得来这么一个重要消息,这样他和原战就有了心理准备,也确保后面上当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为此,他对亚兰的语气也友好了一点,“那也要你们能困住我和我们首领。”

    亚兰大巫心中其实也没有把握他们的神骨战士和魔战士军团能困住这两人,这两人神出鬼没,如果他们继续保持如今这种游击方式,也许他们还真的拿这两人无可奈何。

    但也同样就因为这点,他才会想要和这两个无角人合作。如果这两人太弱,别说和他们合作,恐怕他们白角族会率先抢了他们的骨承,至于送回苏门大巫的恩情,留下他们两人的命就已是最好的报答。

    裘恩看到亚兰大巫对他使眼色,当即道:“除了你和那位首领的安全,我们可以想办法再把你们看中的无角人也送出,但数量不能超过二十人。”

    严默发出大笑,“诸位,你们让我过来,说有重要的事和我谈,我来了。可这就是你们要谈的事?让我们做出攻打你们白角族神殿的假象,设法把苏门和一部分白角族精英带离西大陆,再让我把骨承交给苏门,还要确保他安全长大,确保你们白角族在东大陆建城,而你们的付出是什么?就是把我和我家首领安全送出西大陆?哦,还要再加二十个无角人,你们在跟我说笑吗?”

    裘恩,“如果没有我们帮忙,你认为你们能安全逃出?如果现在我们发出警示,你会立刻被无数神骨战士包围。”

    严默,“你们可以试试。”

    萨米公爵连忙打圆场,“这位默巫大人,我们请您来是诚心想要合作,如果您觉得我们提出的条件不好,您可以提出您的要求,我们再商讨就是。”

    严默对他们轮流□□脸再唱黑脸,烦了,“我的要求?你们想要和我们合作很简单,做到三点就行。第一,白角族宣布独立,以后不受另外两族控制。第二,宣布奴隶制废除,无角人地位与有角人相等。第三,接受所有避难的无角人,并为他们提供与有角人一样的福利和权力。”

    “这不可能!”长老们叫了起来。

    裘恩、萨米和亚兰大巫也觉得严默这样的条件根本是异想天开。

    亚兰大巫,“我可以答应你,我们白角族以后百年内都不会主动侵犯东大陆,也不会迫害任何一名无罪的无角人。另外,我们会再赠送你们二十枚九级元晶,和西大陆特有的药草二十种。”

    “呵呵。”严默冷笑不语,摆出自己一点都不急的闲散模样,从自己的空间中掏出水果啃食,还分了一个给坐在他旁边的小苏门。

    苏门虽然小,但接受过一次大巫传承的他已经不是之前什么都懵懂的单纯小孩,他知道今天的谈判关键就在他身上,他的态度将大大影响双方的得利程度。

    作为白角族,他希望白角族将来能变得更好,作为白角族的新生大巫,他也有责任让白角族兴旺。可是心理上他更亲近对他诚实也对他好的师父。

    再说,就算他师父答应那位远古有角人灵魂要把骨承传给一名有角族,他可以传给任何一个有角人,不一定非要传给他。

    他相信如果他师父愿意拿出骨承和胡莲大祭司交换的话,胡莲大祭司说不定会考虑暂缓侵略东大陆的步伐。

    他师父也可以拿骨承和黑角族做交易,而黑角族早就不甘臣服于红角族,只要他师父同意以后持续给黑角族提供魔骨,相信黑角族也会愿意和师父合作。

    所以白角族比起其他两族并不具有优势,他们现在能跟他师父谈判,不过是笃定他师父舍不得他这个弟子,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被交给胡莲大祭司。

    是啊,他师父舍不得他,想要偷偷救他离开。可他的族人却借此和师父谈起了条件。

    小苏门的心又歪了,这次歪得更狠。

    “师父,你不要管我,胡莲大祭司和尼尔王想要杀死我,如果你们带我走,他们一定更不会放过你们,而且我什么本事都没有,只会成为你们的累赘。师父,你另外找一个有角人接受传承吧,不用管我了。”苏门怕他师父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睛眨了好几下。

    严默想笑,忍住了,摸摸小孩的头,“你真的要留下?”

    “嗯!”小孩用力点头。

    “你不怕死?”

    “怕,但我不希望拖累师父你。”

    白角高层都要急死了,恨不得冲过来捂住他们苏门大巫的嘴。大巫啊,你就不能换个说法嘛?这时候你不应该可怜兮兮地求他们带你走吗?只要他们主动伸手了,我们连条件都不用跟他们谈了呀!

    可惜他们的小大巫心偏得没边了,咬死要留下赴死,让他师父不用管他,还推着他师父让他赶紧走。

    亚兰大巫捂脸,如果不是他们好不容易才求来这么一位新生大巫,他、他一定会好好揍这小混蛋一顿!

    严默看在苏门面上,选择了退让,“你们舍得一位新生大巫,我可舍不得我徒弟。苏门我会带走,也会如你们的意演一场戏,就让尼尔王和胡莲那边以为是我们强行抓走了苏门。你们……什么都不用做。”

    裘恩和长老等人高兴了,可亚兰大巫的脸色却变了。如果他们真的就这么让严默把苏门带走,就算救下了苏门的命,苏门也能接受完整的炼骨族传承,可苏门的心还会在他们白角族身上吗?

    如果苏门将来选择不回来,他们有这个大巫和没有有什么区别?这可不是他们费尽心思、承担大危险让严默救走苏门的目的!

    闭了闭眼睛,亚兰大巫也退了,“默巫大人,请给我一点时间。”

    白角族高层全部离开这间隐秘的会议厅,进入了另一个房间密谈。

    严默拿出食物和水,与小徒弟吃吃喝喝。这时候就看谁沉得住气了,严默对白角族无所求,也就等于立于了不败之地。就如白角族所想,哪怕他们不给他任何好处,他也会救走苏门。

    苏门也就是清楚这一点,才会对他更亲近。这小孩特别敏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