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1章 章回51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后话不多说,且说现在!

    当天晚上,一群有角战士闯入洛兰城神殿掳走了他们的新生大巫苏门。

    白角族追击,追击过程中,火光照亮了那些有角战士的模样,路上凡是没睡觉或是听到动静跑出来看热闹的有角人都清楚看见了那些有角人独角的颜色。

    一追一逃,白角族虽然派出了大量人手追捕,可仍旧在城外追丢了那行有角战士。

    之后,亚兰大巫与裘恩族长带着两千战士怒气冲冲地前往王城宫殿,要求尼尔王做主让黑角族的莫顿公爵交出他们的新生大巫。

    莫顿公爵原本打算准备前往王城说明此事,可是在路中,他忽然遭遇陷阱,路面突然大面积坍塌,暗中也有人对他进行偷袭。莫顿公爵在护卫的保护下脱险,可之后他和手下都担心这是红白两族对付他的阴谋,害怕再去王城就有去无回,只能咬牙拒绝尼尔王的诏令,并申诉他并没有抢走苏门大巫。

    白角族以莫顿公爵不肯前来王城为理由,咬死就是莫顿公爵抢走苏门,并爆出苏门是其亲子的秘闻。

    这下好了,三城和王城这段时间本来就像是坐在火药桶上,白角族这么一闹腾,又爆出这样的惊天丑闻,三城顿时热闹了。

    莫顿公爵想过这个丑闻出现他要怎么挽回名声,却没想到白角族会这样利用这件事情,他对白角族恨出了一个窟窿,却莫可奈何,而局势发展则越来越不利于他。

    他以为已经控制住的苏门母亲也就是那个白角女人,竟然从他的别庄中逃出,突然出现在王城,并向尼尔王控告莫顿公爵的罪行,称其当初利用权势强/暴了她,后发现她生下的孩子竟然是一名天生大巫后就把孩子抱走,还以其家人生命逼迫她向白角族神殿隐瞒此事。

    比起莫顿公爵强/暴一个白角女人,有角族上层更关心的是莫顿公爵为什么要抱走白角族的天生大巫?他有什么阴谋?而莫顿公爵派人掳走苏门大巫的行为也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莫顿公爵百口莫辩。考虑到将来苏门会说出事实,莫顿公爵承认了苏门是自己的孩子,而他的妻子则站出来向世人解说苏门来到这个世间的真实原因。

    但人都喜欢丑闻,你越是解释,抹黑你的人就越多,没有人去听莫顿公爵夫人的解释,反而嘲笑其为了帮助丈夫洗白,连唯一伴侣的尊严都不顾了。

    白角族只抓住一点:你莫顿公爵再怎么被陷害,可你藏起我苏门大巫九年是事实。如果不是苏门大巫自己想法逃出来,白角族都不知道他们的新生大巫已经诞生。

    白角族咬定莫顿公爵对白角族有阴谋,事先藏起苏门大巫,和他后来派人把苏门抓走都是为了让他的阴谋实现。至于莫顿公爵要怎么利用苏门,他们就不知道了。

    尼尔王和胡莲等清醒的人,其实都明白就算莫顿公爵想要得到苏门,也不可能在苏门回归白角族后还派人去抓捕他,杀了他灭口和泄愤倒更有可能。

    可是尼尔王和胡莲派人调查来调查去,都只调查出抢走苏门的确实是黑角族,他们身上穿了黑角族的神骨甲,也都使用了黑角族特色的骨武器,而且亚兰大巫他们还杀死了两个前来掳人的黑角战士并抓住了一个活口。

    死掉的死无对证也就罢了,抓住的那个活口在被带上王殿时,竟然想刺杀尼尔王,后未遂,被众护卫杀死。

    尼尔王和胡莲想质问白角族。

    白角族干脆摆出了滚刀肉的架势,亚兰大巫更是说出了“红角和黑角是不是想要联手逼死白角族”的话。

    白角族人因此群情激愤,和另外两族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到了这个时候,莫顿公爵是绝对不敢只身前往王城的,所以当尼尔王和胡莲要求他必须前往王城申诉和说明时,他带了五千战士来到王城门口,却拒绝进入对骨器有限制作用的王城。

    后,三方不得不在王城门口见面,互相怀有怒气下,这场面自然好不了,虽然最后没打起来,但分开时彼此都在诅咒对方。

    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当晚,红角族的胡奇大巫在神殿被人杀死,现场留下了白角族神殿的制式武器。

    白角族当然不承认这是他们所为,并称此为赤/裸裸的陷害,白角族人也因此更加愤怒。

    结果次日,黑角族一名最支持莫顿公爵的高层贵族在前往城外别庄享受新抓来的无角人女奴时,竟被那女奴毒死了。

    而这场毒杀就像是拉开了有角族高层被刺杀的序幕,之后的半个月内,不断有红角和黑角两族的高层死亡。

    而这些死去的两族高层都有着一到两个共同特点,比如对白角族有偏见,和白角人有仇怨。或者就是喜欢凌虐无角人,要么喜欢虐杀无角人、要么喜欢食用无角人幼童、要么就是欺辱无角人男女。

    这些人的死让三族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就在尼尔王和胡莲不得不呼吁三族坐下和谈时,白角族一名长老在回家的路上被十数名红角族人偷袭杀死。

    这下可就翻了天了,三族屁股下的炸药彻底被点爆!

    这段时间三城的有角人们都积累太多,从上面要求驱逐无角人开始,多少有角人因此受到牵连?是人都有感情,有人视无角人为牲畜,但也有有角人对无角人产生深厚感情。

    当无角人被驱逐和杀死时,很多有角人想要保护他们喜欢的无角人,可是不但保护不了,他们自己还差点被视为叛逆者杀死。

    而那些负责查找无角人的有角族,有一些手脚不干净,在查找时难免就会欺压一些有角人家庭乃至一些小贵族。

    这些都是仇恨,先时他们只能埋在心底,可现在……他们终于等到了机会爆发!

    严默抓住原战:“那白角长老被杀是怎么回事?我可没接到苦主单子。”

    原战也摸不着头脑,“我以为是你干的。”

    严默没好气,“怎么可能是我?我就算能用愿力让别人产生错觉,也没办法让路上那么多人看到那么多名红角人。”

    原战猜测,“会不会是之前我们杀死的红黑两族的贵族中有和这白角长老有仇怨的?他们以为是该长老动的手?”

    严默摸下巴,“确实有这个可能。”

    而事实也确实如两人猜测,白角族要给那位长老报仇,调查下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查到了刺杀主谋者,那主谋者就是被默战两人干掉的有角贵族中一名红角贵族的幼子。

    那已经二十出头的红角贵族幼子异常坚定地认为他父亲之死就是那白角长老下的手,因为他父亲曾经“不小心”杀死了那名长老的唯一伴侣,而那位白角长老则一直都在等待机会复仇。

    白角族哗然!纷纷要求杀死这名红角贵族青年。

    亚兰等高层这时已经骑虎难下,他们多少也猜出这段时间黑红两族会死那么多贵族绝对和九原的那两人有关,可是人家没承认,他们也不能去逼问那两人。

    白角长老的死是意外,也成了白角族愤而脱离另外两族的最佳借口。

    白角族要求红角族交出凶手,红角族却咬定是白角族先杀人报复。而洛兰城和申屠城都是三族混居,上面不安宁,仇恨也传到了下层,两城城民开始出现纠纷乃至大规模争斗,大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平时积压在心底的仇恨全部借此机会爆发了出来,很快两城就各有死伤出现。玄宇城同样。

    随着死伤者增多,三城无奈,只能一起被迫驱逐其他两族人,并禁止其他两族入内。

    等到尼尔王和胡莲下定决心要求亚兰大巫和裘恩族长前往王城时,亚兰和裘恩强硬拒绝——他们都知道这一去就肯定回不来了。

    事情至此,三族分离已呈现初相。

    原战和严默并没有就此满足,他们觉得有角人三族还没有彻底撕破脸,只要有一个共同敌人,他们马上就能再重新聚集到一起。为此,两人拼命开动脑筋想着要怎么继续分化三族,好让他们彻底无力去侵略东大陆。

    “一个合作对象太少了,得再找一个,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更乱。”严默道。

    原战,“找谁?我们对有角人的掌权者了解太少了,也不能去问白角族。”

    严默也为此而头疼,“你觉得那个黑角族的莫顿公爵怎么样?”

    “你要选他?”

    “不,我想选的是他的儿子布华。”严默对布华还有着一定好感。

    布华在逃跑!

    自从爆出他父亲掳走了白角族的新生大巫,还是那大巫的亲生父亲后,红角族的尼尔王和白角族高层就开始一起对他们家下手。

    还好原黑角族长扎克死了,让他父亲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收服玄宇城,坐上了黑角族长和玄宇城城主的位置。

    可是这只是一点表面安慰,如今三族闹成这样,明年的王者推选肯定要延迟甚至取消,这样一来,他父亲就没办法较轻松并正大光明地坐上三族王者之位。

    黑角族高层都很气愤,大家分析后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红角族的阴谋!

    众黑角高层觉得肯定是尼尔王和胡莲不想让黑角族上位,不想让出王者和祭司的位置,所以他们在得知苏门的身世后,就借口要把苏门弄来问神,以此打击白角族声望,同时再派人假扮黑角族抓走苏门,然后爆出苏门身世,彻底抹黑莫顿公爵。更把黑角联合白角的希望给完全打破!

    “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莫顿公爵听了分析后大恨。

    如今三城中,看似红角族的申屠最强,白角族的洛兰最弱,可真实是他们黑角的玄宇城才是最危险的!

    莫顿公爵考虑再三,派出儿子和几名心腹手下到其他黑角族的城市寻求援兵,他们黑角族早就为了王者之位做了很多准备,无论红角族愿不愿意,他们黑角族也要坐到那个位子上!

    布华负责联系的是埋伏在三城附近的一支黑角暗兵。

    可是莫顿公爵府已经被盯得牢牢,布华已经想法掩饰了外貌,可仍旧在半途被认出和盯上了。

    出城后,他的人手已经被杀得寥寥无几,如今只有两名护卫和他逃入山林,而敌人还紧跟在后面。

    “嘘,嘘嘘,这边!”林中一株大树后突然冒出一颗脑袋,那人对他们学了两声鸟叫,招手示意他们跟上。

    无角人!布华脚步变慢,手掌抓紧刀柄。

    “噗刺!”

    “呃!”

    重物落地声响起,布华倏地回头。

    身后不远处,那位默巫对他微微一笑。而他的战士则慢慢从地下的尸体中拔/出一柄颜色墨绿的怪异骨刀。

    两名护卫大惊,连忙护住他左右。

    严默示意他们不用紧张,“你们是不是太累了,被人跟到屁股后面都不知道。”

    布华看向地上那名倒地的红角人咽了口口水,这个暗杀者刚刚倒地时还体态强健,可在那无角战士拔/出他的骨刀后,这暗杀者的尸体竟然瞬间就变成了一具干瘪可怕的干尸!

    “默巫大人。”布华深吸气后,竟然硬是挤出三分笑容,“好久不见,很多人都在找你们,尤其我们的胡莲大祭司可是对你念念不忘。”

    原战不爽,他现在特讨厌胡莲这个名字,听到就生理性厌恶!没有任何缘由!

    严默踏前一步,友好地笑:“好久不见,我的朋友,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顺便聊聊吗?”

    布华能拒绝吗?当然不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