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2章 章回51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极个别人,没人知道布华和严默商定了什么事情。

    当天布华为显示诚意——他也不得不如此做,在某人的护送下找到了那支黑角暗兵,又在某人的护送下回城。

    布华和他的父亲单独谈了一个角时,当晚,严默出现在莫顿府的密室中与莫顿公爵密谈。

    莫顿公爵因为有儿子事先的叮嘱,看到严默出现也没怎么惊讶,其实他没告诉儿子的是,他暗中抓起那些无角人就是为了留个后手,只是那时他仅仅出于谨慎和想要打探恶魔深渊的秘密以及利用他们,而现在这份谨慎就成了他的救命草。

    莫顿公爵不愿和严默签订契约留下口实,严默也没强求。

    最后双方商定,严默这边会帮助黑角族解决莫顿登上王位的障碍,毕竟下一轮王位就该是黑角族来坐,黑角族多少占有大义的名分。

    而莫顿则答应一旦他登上王位后就立刻停止对东大陆的侵略,并保证东西两大陆五十年的和平。

    严默声称期间他会用到西大陆的魔战士和无角人来对付红角族,让黑角族对无角人的任何活动都睁只眼闭只眼,不对无角人主动下手。

    莫顿虽然担心就此让无角人形成危害,但目前的情况却是他如果不利用其他力量,可能他们黑角族以后就要被红角族彻底打压为附属种族,考虑再三后同意。

    第二天,形六等人被放出,当形六等人看到站在他们面前的严默时,全都尴尬地低下头。放他们出来的人已经告诉他,有人用极大代价赎出了他们。

    严默没有跟他们多做废话,让夕阳负责跟他们谈事。

    形六等人虽然经验不多,但他们在听完夕阳的叙述后也知道目前情况对恶魔深渊的无角人来说可以说是几千年来最好的一个机会!

    形六等人分出一半人手乘坐白角族友情提供的骨鸟飞回恶魔深渊,他们将回去说服各渊渊主主动出击争取无角人的利益。

    神子默已经说了:自救者,人恒救之。如果自己不努力,就别指望神和别人会主动伸手帮助你。

    在去见莫顿公爵的当晚,严默和原战又去见了元洲。

    元洲为了不让九风去帮助无角人,以教导雏鸟的名义把九风留在身边,给九风找了很多事。

    碍于元洲,严默也没指望让九风出来帮他们,但多日不见,他怎么也要见见九风才能放心,而且他还有点事想和那位元洲大人商量商量。

    九风在元洲那里过得很好,整一个乐不思蜀,元洲找了很多适合人面鲲鹏幼鸟的玩具和食物。元洲这人也有意思,因为他阻止了九风帮助无角人,为保证公平,他也称病不出。

    不过红角族目前的情况还用不上他,元洲的存在有点像是最后的杀手锏,只负责保护三城和王城的城建安全,也就是只要敌人不打入三城和王城中,他就可以不出面。

    就比如上次原战在玄宇城城主府闹得太厉害,他就带骨兵出来威慑,但现在三城闹内乱,在没有人拆城和宣布占领城市之前,就用不着他。

    尼尔王倒是想用用元洲,但元洲称病不出,他也没办法。而尼尔王就算对元洲不满,想要临时换人也不会选择现在,更何况胡莲早就叮嘱过他,如非必要就莫要轻易招惹元洲。

    尼尔王问过胡莲原因,胡莲却只告诉他,元洲非常强大。

    九风一看到严默,就把他这几天从元洲那里得到的好东西往严默怀里塞,看得元洲眼角直抽。

    严默笑:“那位尼尔王和胡莲大祭司就让你这么躲在家里?”

    元洲看一个给得殷勤,一个收得顺手,突然就觉得手好痒,“只要你们不拆城,我就不用出现。”

    元洲隐隐点了两人一句。

    严默和原战秒懂,严默笑得更加欢快,“放心,绝对不会拆城,你就继续在家带小孩吧。我也没打算就这么灭了有角族,只要逼得他们无力再去侵略他人地盘就好。”

    元洲:“……他们是安逸太久了,西大陆又对他们没有有威胁力的种族,养得不少贵族和高阶战士骄横跋扈,正好三族又有矛盾,否则你们哪会闹腾得这样容易。”

    严默承认:“任何一个势力,从内部破坏起来都比从外部来得容易,可如果有角族内部没有任何罅隙,我想破坏也无从破坏起。只能说天时地利人和都站在了我这边?”

    元洲被严默的厚颜无耻打倒,有角族的内部矛盾虽然是大问题,但在这两个人来到这里之前,这些矛盾想要爆发出来至少还需要几十年乃至几百年的时间,如果有角族能攻打下东大陆,那么巨大的利益可以让这份矛盾掩埋得更深,把三族爆发的时间延迟得更久,甚至直接消弭或升华都有可能。

    “好吧,我承认你们俩的实力也是造成现状的重要原因之一。”元洲问两人,“你们要在西大陆待多久?”

    严默挑眉,“怎么?你希望我们早点离开?可是我们答应了这里的无角人帮他们建立势力,而且跟我们回去的人不少,我们得先想法炼制出几只安全、大容量并快速的船只或骨鸟出来才行,毕竟穿越海洋危险太多、路途又太漫长,不做好万全准备可不行。”

    “那你们是怎么来的?”元洲不上当。

    严默狡猾地回答:“我和阿战自然有办法快速来回,但这次回去我们要带的人不少,方法也就不一样了。”

    元洲呵呵。

    严默看他不肯咬钩,只好抛出他的目的:“我听说你们人面鲲鹏的领地正好位于海洋的中心,如果能从你们那里借道……我们对船只和骨鸟的要求便可以降低不少。”

    “休想!”元洲毫不客气地甩出两个字。

    严默耸肩,“那就没办法了,看来我只能留在西大陆,等无角人的势力彻底站稳,等他们把新型船只和骨鸟炼制出来,再考虑回去的事情好了。这样也好,有了坚固安全的乘行工具,以后两大陆来往也容易。”

    元洲气笑,“你们还想在两大陆之间长期来往?”

    严默反问:“为什么不?”

    原战突然开口,“以后默回去东大陆,我就留在这边。九风也跟默一起回去,到时请他帮忙带几个十级以上的神血战士过来,总不能有角人跑去侵略我们东大陆,而我们东大陆什么反应都没有。”

    严默摸摸九风的脑袋,亲亲他,“你会帮忙的对吧?”

    九风被亲得晕乎乎,“我当然会帮你啦,默默,要带几个人?”

    严默正经脸算了算,“十个可以吗?”

    九风拍胸脯,“没问题!”

    “喂,你们……!”元洲对这只不争气的幼鸟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人面鲲鹏数量少,自由度也大,只要他们不直接领导智慧生物进行大规模战争,就没谁会去管,更何况九风还是幼鸟,又只是运送几个人。

    元洲瞅瞅原战,看他表情不像说笑,当下沉默良久后开口道:“如果我同意帮你们,让你们这次借道鲲鹏大陆回去,你们能否答应我,至少在二十年内不派神血战士过来?你们俩也不准再来?”

    原战看向严默,严默点头。

    原战,“可以。如果有角族不再把主意打到我们东大陆头上,我们也不会主动过来找麻烦。”

    元洲看有角族的现状,不觉得他们之后的二十年内会再有余力去侵略他人地盘,这才和两人做下了这样的约定。

    有了初步的意向后,严默接过话头和元洲把事情敲定,又约定了回去的时间,临走前,严默貌似随意地突然问道:“除了你的伴侣,有角人中还有其他人知道你人面鲲鹏的身份吗?”

    元洲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不过还是回答了:“胡莲大祭司可能知道一点,但并不确定。”

    “哦?怎么不确定?”

    元洲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不可说的,就说了:“他曾经察觉我有异,怀疑我具有神血能力,而他似乎对具有特殊能力的魔战士有异常兴趣,能力越高他越想要。据我所知,他身边秘密养了不少高阶魔战士。当初他曾试探过我,大概是想抓捕我吧,被我反击了回去。之后我警告他,他不惹我,我也不会找他麻烦,他大概知道我只是想留在伴侣身边,留下来对他们有角族也有好处,他就没再来招惹我,还把骨兵军团交给了我。”

    “所以他知道你是神血战士,但不清楚你是人面鲲鹏族?”严默追问。

    “嗯,他大概以为我是有角族和某种智慧生物的混血。这种混血极少,但也不是没有。”

    严默又问了一些胡莲的事,元洲有的肯说,有的不肯说。严默听完,觉得元洲似乎并不知道胡莲灵魂异常的事,看来胡莲身上的秘密还要靠他自己发掘。

    原战见严默如此在意那个红角祭司,心里满不是味道,对胡莲的厌恶也又加深了几分。

    九风见严默两人离开,也想跟他们走,被元洲硬拖住。

    严默也安抚九风,让他先留在这边玩耍,等要走的时候会叫他一起走,然后当着元洲的面和九风说悄悄话:“伟大的山神大人啊,看看这里有什么好东西,能弄到的全弄到,我们带回九原去!”

    九风这只小鸟也早被两人教坏了,闻言直桀桀怪笑,他看原战每次作战后都会弄来一大堆战利品,早就眼红,这次就换他给默默抢一堆战利品吧!

    元洲突然觉得背心有点发寒。

    从元洲那里回来,严默和原战担心九原那边的情况,见被送回的老人赫精神还不错,让他休息一晚后就开始燃起火堆想和九原那边联系。

    九原那边早就担心得不得了,本来说好之后都是十天联系一次,还因为有什么时差而约定了时间,可这段日子到了约定时间也不见严默那边的联系,他们都担心坏了。为此,他们安排了几名拜火族人一直轮流守在火堆前,就怕错过。

    而九原那边一看火光异动,立刻派人去喊几名主事人。

    狰和乌宸等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

    “首领大人!祭司大人!”虽然彼此无法直接对话,但只是知道对方还好好的,就足够让九原人欣喜若狂了。

    因为老人赫和对面的拜火族人还不认识九原的方块字,严默和九原两边需要把自己的问题和回答告诉两人,两位拜火族人再用己族的联系方式进行翻译。

    因为拜火族类似文字的符号有限,能说明的事情也有限,最后严默和原战只确定了几件事。

    第一,九原目前还算安全。

    第二,九大上城以巫城为首,联合九原、鼎钺、虫族、兽族、水族、有翅族和长生木族等,共同抵抗有角族的侵略。九原为此派出了两支战队支援,分别由深谷和答答带队。

    第三,鼎钺族因为金属武器,在抵抗有角族的侵略中大出风头。

    第四,战争中,两名公主出人意料地大放异彩。一位是音城的大公主拉莫娜,这位大公主可以通过歌唱某些特别的歌曲来达到某种效果,在使用了严默“发明”的喇叭骨器后,群攻时效果特别好。

    还有一位更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是那位土城公主妙香,她的能力是可以感染别人的情绪,而她似乎得到了某种可以放大她能力的特殊物品,可以让她不用再解除生物就可以直接施展她的能力,这样一来,骨兵她无可奈何,但那些被骨承控制的骨奴和有角人则多少都会受到她的情绪影响,进而在战斗中/出现各种状况。

    更有意思的是,这位年纪不大、长在深闺的公主,竟然逐渐展现了她的带兵和统治能力,因为土城被九原半吞并,这位公主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群叫做魑族的灰绿色小矮人,这些灰绿色小矮人十分凶残,在这位公主和土城新大祭司蛇胆的带领下,硬生生从九原口中夺下土城一半势力。

    而就在九原和其他上城打算对付她时,这位公主很聪明地收住势头,并带领手下和其他种族一起对抗有角族。

    总之,两位公主的身边聚集了很多人,九大上城势力已经不再明显,好几个上城开始出现合并或吞并迹象。

    严默和原战对此不予置评,只叮嘱九原:一让他们小心有角族的偷袭;二让他们暂时不要抢夺新的地盘,先紧缩,不要接受任何挑衅,低调做事,一切等他们回去再说;三则说明他们最快四十五天,最迟九十天就能赶回九原。

    老人赫疲累地先去睡了。

    严默看着火光久久不语,他有点后悔放纵了那妙香公主。

    “你在担心什么?”原战在他身边坐下。

    “妙香。我很奇怪她从哪里找到魑族,还能让那些小怪物给她卖命。更奇怪的是她的带兵和治下能力,这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小女孩能做出来的事情。”严默甚至怀疑妙香被人魂穿了。

    “也许是因为蛇胆?”原战对蛇胆有一点警惕,那人竟然能从他的火山牢笼中逃脱,只这点就足够原战把他当做大敌。

    “也许。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严默想到了当初被他彻底焚烧的原际老祭司,那个代替了老祭司的魂魄真的死了吗?会不会……?

    严默把自己的怀疑告诉原战,原战弄清楚了反而不担心了,“你怀疑那个妙香被当初那个魂魄给占领了身体?”

    “对。我记得当时那个大胡子就是带领了一群魑族人,如今妙香也弄了这么一群,我不相信世上有这样巧合的巧合。”

    原战平淡又霸气地道:“是那人又怎样呢?我们能杀死他一次,就能杀死他第二次。如果他只是想弄块地盘活下去,我们也不用理会他,如果他非要招惹我们九原,我们就再杀死他一次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