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3章 章回51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王城王宫。

    众人心中应该正焦头烂额的尼尔王和胡莲大祭司正坐在一张长桌前享用美食,侍者无声来回穿梭小心侍候着两人。

    桌上摆放的碗碟等餐具大多都是用金银制作,小部分是骨器,而餐具中有切肉的小刀、有大小勺子,也有叉子。

    传说这些餐具都是到了西大陆以后才被传开,尤其是叉子,在这之前有角人吃食物相当豪放。

    胡莲放下餐具,用餐巾轻轻擦了擦嘴角,拿起手边的酒杯微微抿了一口。

    美味的葡萄酒,还是他觉得生活太枯燥,特意从记忆里挖掘出来,让人找了葡萄酿造而成。仔细想来,如今有角人生活中用到的很多东西似乎都和他有关呢。

    胡莲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关于这些知识的记忆,他一直猜测自己很可能是一位殉落的神祗,而这些存在他记忆中的或清晰或模糊的知识都来自于神界。

    而那个让他执着的人应该也和他来自同样的地方,他想。

    尼尔王见胡莲不再进餐,他也放下了刀叉,同时挥手让侍者们退下。

    厅中所有侍者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餐厅。

    尼尔王也抓起了酒杯,“情况比我们预想得要乱,那两个无角人闹得早了点。”

    “可也不是对我们完全不利对吗?”胡莲摇晃酒杯嗅闻着葡萄酒的甜香。

    “是。”尼尔王灌了一口酒,得意地笑:“那两个无角人大概以为他们干的事我们还不知道,如果不是他们暗中捣乱可以正好掩饰我们的行动,我早就派人把那些无角人全部杀了。”

    “不要小瞧那两人。”胡莲盯着酒杯中的酒液,似乎被那暗红色的水光给迷住。

    尼尔王不在意地“嗯”了声,“等事情过后,我们正好可以把杀死黑角及白角族高层的罪名全推到那两人身上。再向民众说明这段时间我们有角族遭受到的苦难都是恶魔深渊的恶魔们勾结东大陆的魔战士,想要对付我们有角族才造成。到时……”

    “恶魔深渊先不要急着消灭,无角人不可能杀得完,留着也可以警惕后面的有角族,免得没有了外敌后,自己内部又开始折腾。”胡莲放下酒杯,推开。

    “就按你说的做。”尼尔王却甚为喜欢葡萄酒的美味,喝了一杯又自斟了一杯,“如果我们这里的魔战士断绝了,以后你需要,我们还得特地跑到东大陆去抓人,确实有点不便。”

    胡莲皱眉,他并不喜欢尼尔王再三提醒他,他需要魔战士一事,可他暗示了几次,对方就像听不懂一样,如果不是对方每五年不用他开口,就会主动想法为他送来至少一名的高阶魔战士,他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在用此事拿捏他。

    “白角族那个小大巫找到了吗?”胡莲转移了话题。

    尼尔王撇嘴,“白角族把他藏得挺严,我派人暗中去翻了好几个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找到,也许人已经被远远送走了。”

    “也有可能是那两个无角人把苏门带走了,你别忘了,当初就是那两个无角人把苏门送了回去。”

    “你是说白角族和无角族勾结?”尼尔王一气喝下第二杯酒。

    “不是黑角族也不是我们红角族抓走了苏门,那苏门的下落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被他们白角族自己藏了起来,还有一个就是无角人带走了他。可你趁乱找了白角族那么多地方,又盯得他们那么紧都没找到那孩子,那真相就只有一个了。”

    尼尔王大笑,“好!好!白角族勾结无角人,这真的是太好了!”

    胡莲等他笑够了才说道:“白角族没有了传承不足为惧,先集中精力对付黑角族,只要把黑角族的大势力全部消灭,你以后就将是三族真正的王者。”

    尼尔王并没有被美好的未来冲昏头脑,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一般,问道:“去东大陆的人还没有找到传承之地吗?”

    胡莲摇头,“目前还没有人传消息回来,应该是没有。”

    尼尔王不满,“尼塔也不知在干什么,上次我传消息给他,他竟然对我爱理不理。”

    “大骨器师都这样,很多有才能的人都有点古怪的脾气。尼尔,尼塔是你弟弟,他对你的忠心不用质疑。”

    尼尔王口中不说,心中却在冷笑。这世上,除了胡莲和他自己,他再不会相信第三个人。就算是他的亲兄弟又怎样,他就不信尼塔真的对他的位置不感兴趣,如果尼塔不好权,他又怎么会主动请缨去东大陆?

    如果严默在这里,他一定会很惊讶,因为他知道尼塔这个人,就是那个曾经给他戴上奴隶骨的红角人。而更会让他惊讶的是,为什么尼塔明知骨承在他身上,却没有告诉尼尔王和胡莲?

    “对了,”尼尔王似更漫不经心地问:“我的祭司大人,为什么您对那个低贱的叫严默的无角人巫者那么感兴趣?我听说你似乎派出了暗队在找他?”

    “陛下,看来您听说的事情很多。”

    看到胡莲冷下脸,尼尔王深吸一口气,推开椅子站起,走到他椅后,身体前倾,用环抱的姿势靠近胡莲。

    “我的祭司大人啊,为了你,我愿意献出一切,可你却一直离我那么远。”尼尔王抓起胡莲一缕头发深深嗅之。

    胡莲手指一划,银色的长发断落,随后胡莲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向厅外走去。

    尼尔王抓紧那缕长发迅速跟上,“莲!”

    胡莲倏地转身,“陛下,别忘记您曾做出的选择。”

    很普通的一句话,可尼尔王却猛地停住脚步。是啊,在二十五年前他就已经做出选择,他选择了王位。可是他以为他得到王位后也会得到他的祭司,可他的祭司却在他选择后用最快的速度给他找了现在的妻子。

    如今,他已是王者,以后在这人的辅佐下,他还会成为真正的、不用再让位的三族之王!

    可他的祭司却只能是他的祭司了,他连靠近都不再允许他。

    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想要的吧,尼尔王眼睁睁地看着胡莲对他行礼后离开,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等胡莲一回到神殿,他立刻就去了密室。

    从储物骨器中取出联络用骨器,胡莲给骨器镶嵌上元晶,又取出尼塔曾留下的鲜血滴了一滴在联络骨器上。

    联络骨器的一部分是一个约一米高的空环,在该骨器启动后,那个空环中间一阵抖动,出现了水样的光幕。

    尼塔那边貌似白天,他先对胡莲行礼,然后不紧不慢地问道:“祭司大人,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如此长距离的联络骨器除了会大大消耗高级元晶,也需要启动者耗费大量魂力,如果不是极为重要的事情,胡莲绝不会轻易打开。

    “你上次说已经找到骨承,在哪里?”胡莲上来就直接进入主题。

    尼塔惊讶,“我以为您不在意那个。”

    “我是不在意,但我也不想它落入别人手上。”

    尼塔一脸可惜地道:“我知道它在哪里,不过我暂时无法得到它,骨承里的远古灵魂在保护那个无角人。我被否决了,里面的守护者灵魂不肯承认我,而我们都知道强夺骨承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会允许一名无角人持有那枚宝贵的骨承!

    “无角人?你说得到骨承的是一名无角人?”胡莲心中突生不妙感。

    “我没跟您说吗?”尼塔挑眉。

    胡莲没说话。

    尼塔举手,“祭司大人,别生气,那骨承里的守护者告诉我,骨承势必要传给一名有角人,但选择传承者的是那名无角人,我本来想利用奴隶骨让那无角人乖乖把传承传给我,然后我再拿来献给您,所以就没跟您多嘴,我想给您一个惊喜。可惜那无角人很狡猾,竟然知道如何破解奴隶骨,还跑了。怎么,有人发现那个无角人了?”

    “……你说得到骨承的那个无角人,不会就是你上次禀报的那两个无角人之一吧?”胡莲声音变得阴森森。

    尼塔诡笑,“哎呀,真是不容易看到您生气的模样。的确,我记得那个得到骨承的无角人就是东大陆新生势力九原的祭司,叫严默。他现在是不是真的在我们那里?”

    “尼塔!”胡莲真怒了,“这事不是小事,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说清楚?”

    尼塔看了胡莲一会儿,承认道:“好吧,是我自己想要得到骨承,所以不想告诉您和我那位好兄长。”

    胡莲刚升起的怒火又消失,以尼塔的性格,和他对骨器的痴迷,会干出这种事一点都不奇怪。那个传说中承载了无数远古灵魂记忆的骨承谁不想得到?那可是真正的知识之海!

    “骨承的事就算了,尼塔,有件事你必须给我办好,你取我的信物联系一个人,让他帮助你先拿下那个叫九原的部落,等你们拿下那个部落后,就用最快的速度告诉我。”

    “要留活口吗?”尼塔似乎明白胡莲说的那个人是谁。

    胡莲沉吟一会儿,“留,最好留下大半,我有用。”

    同一时间,位于洛兰城外东边百里的无角人临时基地内。

    严默在临睡前把祈鸿志叫到身边。

    祈鸿志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但他的脸上却留下了当初火烙的疤痕。

    严默想要用愿力帮他治疗好,祈鸿志竟摇头拒绝了,“大人,不要现在。”

    “嗯?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祈鸿志单膝跪下,“大人,把这个留作给我的奖赏吧。”

    严默先没明白祈鸿志的意思,但原战听懂了,他示意严默过来,跟他说悄悄话:“祈鸿志不错,他和夕阳和后狮不是拉起了一支队伍吗,大概他是想等他们做出某些功绩后,让你当着那些无角人的面消除他脸上的疤痕。这样既可以展现你这个神子的非凡,同时也告诉其他人,只有做出功绩才能得到赏赐,而不是平白就能得到好处。”

    严默一时心情复杂,他前辈子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为上司着想又实心眼的忠诚下属,该说现在的人想法少所以也就比较质朴吗?

    怪不得过去的上位者都不喜欢给愚民开智,除了不容易以外,又何尝不是因为愚昧也有愚昧的好处?

    愚昧才好忽悠,才好骗嘛。

    就像他前世的现代,老百姓受到信息爆炸影响,什么都可以知道、什么都可以明白,上面想忽悠他们都难。而在信息爆炸之前,不都是上面说什么就是什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人大多都老实得不得了。

    所以他那会儿经常会听到一些年纪大的人感叹:我们那会儿人都只知道苦干,哪像现在的小年轻……巴拉巴拉。

    而有些国度为了控制人民的思想,禁网禁影甚至禁言的事都是常态。

    严默一拍脑门,想远了。如今轮到他为上位者,如何给民众开智,又能保留人性的质朴和善良,同时还要他们勇猛无畏且该狠的时候就狠,就成了他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教材和基础思想奠定很重要啊。”严默扶起祈鸿志,答应了他的请求,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绝对不会亏待他。

    结果弄得祈鸿志感动不已,再三拜谢后才退下。

    原战等祈鸿志走了才问,“你刚才说的什么?”

    严默点点脑子,“等我们回去九原就把教义弄出来。既然有了神殿和祭司,总不能浪费这种优势。”

    “教义?你是说和九原三规九令一样的规则?”

    “类似,但更详尽,几乎包含了智慧生物行事思考的所有。”严默为了让原战能听懂,噼里啪啦解释一通,又举了不少例子说明。

    想当初他的母国弄出一个儒教教义影响了多少代人?就是现代也仍旧在受其影响,不管好的坏的。

    他将来打算做的就是利用他至高无上的身份和绝对的影响力,以神授的名义写出一本新的教义,让九原和世人都以此为准则,给他们洗脑再洗脑,一直到教义内容深刻到成为他们的基因记忆。

    而这样做肯定有好处也有坏处,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只有利没有弊,严默要做的就是让这份教义内容对各种智慧生物都尽量利大于弊,这总好过等他将来和原战放手后,九原或者东大陆出现新的统治者,然后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再翻过来覆过去地折腾。

    原战大略明白了自家祭司大人的意思,而他一听严默的描述就知道这份教义的好处,对此自然大大支持,并再三和严默说:“祭司和首领之位都是神授的,这点好,这点必须保留!”

    严默斜睨他:看,就算是受他熏陶多年的原始人战也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这让他怎么敢相信以后的统治者?如果他不在教义中以神的名义明确写明“首领之位不能世袭”,恐怕九原延续不几代就要变成家天下了。

    “神授不好,除非你想以后的首领都受祭司控制。”

    原战一点都不觉得被祭司控制有什么不好,这家伙还脑洞大开道:“可以把权力分给首领和祭司各一半,然后规定首领和祭司必须结为伴侣。”

    严默无语,“那如果巫果成为首领,嘟嘟成为祭司怎么办?”

    “如果不让世袭,他们两压根就没机会成为首领和祭司。”原战作为父亲,当然希望自己打下的江山可以传给自己的后代,他不明白严默为什么要把九原交给别人统治。

    “中间隔一代就可以。”严默当然已经想好怎么钻空子,“教义可以限定首领的上位期限,就和有角族一样,比如十年轮换一次,可延期一次,也就是最长二十年,放这么长时间也是因为神血战士寿命比较长的缘故,这样谁有能力谁上。而祭司则不具有实际统治权力,只作为精神象征意义存在,顶多让他负责教育和医疗两方面。”

    “那首领要怎么选?”原战心中有自己的想法,但他并没有立刻说出来反驳他的祭司。

    “可以通过上代首领指名和其他高层及各地的推荐,然后让大家对这些候选人投票。”虽然全民投票弊端也不少,很多民众对自己要投票的人其实大多都不太了解,但这是属于民众的权力,哪怕流于形式也要保下来。

    “等回去,我们找狰和深谷他们一起商议。”原战没有立刻拍板决定,而是采取了拖延策略。

    严默知道这家伙还没有放弃家天下的打算,但他有自信可以说服那些九原高层,就算怎么都说服不了,他还有最后一招--神的意志!所以也不介意这家伙拖延。

    “师父。”小苏门吧嗒吧嗒地跑过来,一下扑进他怀里。

    严默低头,看到小孩脸上似乎带着一些不安,“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小苏门表情有点小纠结,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严默蹲下/身,点点他的小鼻头,“说吧,什么事?”

    小苏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亚兰大巫派人送来了一份口信,那人告诉我说,有人传消息给亚兰大巫,说生我的女人想要见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