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4章 章回51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而这并不是苏门真正犹豫的原因,他犹豫的是在他收到口信前先做了一个梦。

    严默看小孩似乎在惧怕什么,言语中自然而然就加入了一点魂力,“别怕,告诉师父,你梦见了什么?”

    小孩的情绪明显被抚慰,身体放松,“我……梦见她在哭泣、咒骂,她身上都是血,躺在一个很大、很华丽的房间里。”

    这个她应该就是苏门的母亲了吧?严默很随意地坐到地上,坐下后把小孩抱到腿上,问他:“你以前梦见过你母亲吗?”

    苏门点头又摇头,“也许梦过,但我不记得了。”

    在这对师徒说话的当儿,原战被叫走。

    如今无角人因为压迫勉强形成了一支反抗□□的队伍,但内里情况纷出,如果不是原严两人在这段日子里救了不少隐藏的无角人魔战士,而这些魔战士又有不少留下来加入反抗军,恐怕闹出的问题更多。

    原战对管理这支队伍并不尽心,他在等待后狮把恶魔深渊的队伍带来,等恶魔深渊的魔战士队伍一到,某些为了一点利益和食物就能闹腾一番的无角人自然有人去管理和调/教。

    他现在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了吸收神血石的能量上,因为他十分清楚,这些无角人不过是他的祭司口中的乌合之众,想要靠他们来和有角人对抗,根本不可能。哪怕恶魔深渊的人赶来,如果他和严默武力不够强大,这支队伍要不了多久还是会被摧毁。

    再说严默这边,他并不知道苏门有哪些特殊能力,苏门没说,亚兰大巫那边自然更不会跟他说。他不觉得小孩不说是在瞒他,也许苏门自己都不搞清楚他的能力是什么。

    “你除了偶尔能梦到你的母亲,还能梦到别的什么吗?比如你父亲或者其他人的?”严默循循诱导。

    “我会梦到他们,我……”苏门看着师父的眼睛,他有一个很大的秘密一直不敢对别人说,可是师父应该是能相信的吧?

    “师父,”小孩抱住严默的脖子,依偎到他怀里,“有件事……我说了你不会害怕我吧?”

    “不会。”

    “你保证?”

    严默笑,举起手指,“我保证。”

    小孩这才肯往下说:“师父,我……以前我一直被那个人关在屋子里,他哪里都不让我去,有时候布华看我可怜会带我在院子里走走。有一次我趁他们不注意想要偷跑出去结果被抓住,那个人就把我关在屋子里,还用骨链把我拴住了。”

    严默本来对莫顿公爵并无什么恶感,可是听到小孩这么一说,他对莫顿公爵的感观立刻成了负数值,苏门就算出生不受欢迎和祝福,但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这个孩子,要么把孩子交给人母亲,要么就把苏门送给白角族神殿,哪怕扔掉不管也好,或者心狠点一开始把他杀死也罢,可莫顿公爵把人留下了,却把小孩关了九年,什么都不让他接触,跟养一只畜生一样养着他,这种囚禁生活比*虐待还要可怕,小孩没有被关疯关傻,真的是神灵相助。

    苏门还在那里小声说他的秘密,“我很难受,我看到天上飞的鸟儿,羡慕它们能飞来飞去,就想如果我也跟鸟儿一样能飞上天就好了,然后……我就梦见自己飞起来了,我看到……自己的身体在下面,但我飘在上面。”

    这是灵魂出窍?严默心疼小孩。

    “一开始我很害怕,可我想这是做梦,而我又太想出去了,就这样飘出去了,然后我就看到了外面。”小苏门的口吻充满梦幻感,他跟他的师父分享他第一次飞出去看到世间的心情和经历,说了好多好多。

    严默一直等到小孩主动停下,才详细问他:“你每次能让魂体飞出多久,就是你能做这样的梦做多长时间?”

    小孩拧起小眉头,“先很短,后来慢慢变长了,但最长也不能超过一个角时,否则醒来头会很疼很疼。”

    严默咋舌,这小孩也太胆大,他也不怕就这么飘出去就回不来了,不过他也能理解小孩的心情,可能那时候的苏门巴不得不要再回到自己身体中,而且他还以为他在做梦!

    “有一次做梦,我梦到了她,她在门口和人哭求,说想见见自己的孩子,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她是生我的人,只是感觉她与我很亲近,后来听到她和公爵府的人说话才知道她是谁。”

    严默眼中充满对小孩的怜惜,小孩用“她”来代替母亲这个词,但只听他的语气就知道小孩心里还是在意那个女人的。

    苏门咬了咬手指,“后来我有时候特别想梦到她的时候,我就能梦到她,如果她离我不远的话。这次……我没有想梦到她,可是我也不知怎么就梦到她了。”

    严默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小孩的能力,怪不得小孩被囚禁九年还能具有一定常识,原因大概就在此了,他也没有隐瞒小孩,直接对他说道:“你不用害怕,这应该是你身为大巫的能力之一。而那个女人和你有着最深的血缘关系,你会梦到她也不奇怪,而且我怀疑你这个恐怕不是做梦,而是类似魂魄离体。对了,你得到的那个大巫传承中有没有说其他大巫也和你有一样的能力?”

    小孩仔细回忆,摇头,“我没有看到那么多,我看到的那个大巫的能力和我不一样,他似乎能听懂植物的话,所以他的巫药炼制是当时白角族最好的。”

    严默抬起小孩的脸蛋,略慎重地跟他说道:“我下次去洛兰城神殿会问问亚兰大巫,看他知不知道和你相同的情况,在这之前,如无特殊必要,你还是不要再做这样的魂魄离体游戏了,也就是不要自己主观地想要去梦见谁,能做到么?”

    小孩很乖地点头。

    解决了第一个问题,严默开始解决第二个,“你是不是……想去见那个女人?”

    小孩这次犹豫的时间更长。

    严默单手搂着小孩耐心地等待着。

    “我……想去,我感觉她快要死了。”小孩对死亡的理解并不多,但他看过那些被杀死的动物和无角人,而他刚才在梦中看到的场景让他觉得那个女人就快要死了。

    “我想在她死之前,让她抱我一下,就像师父你这样抱我一样。”小小的孩子说出了他小小的单纯的愿望。他不知道自己对那个女人是什么样的感情,但他在梦中看到过其他母亲和小孩相处的场面,他希望那个生他的女人也能抱他一下。

    “你恨你母亲吗?”严默在心中叹息。

    苏门摇头,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几乎就是一个陌生人,如果不是她每次来闹都说是想看他,他也不会在意她。可就像他能感觉出来那个女人就在附近一样,他也能感觉得出来她并不是像她嘴巴里说的那样重视她。他曾经在梦中跟过她两次,每次当她离开公爵府一段距离后,她脸上的伤心就都消失了。

    严默拍拍小孩,他能理解小孩此时的心理状态,他在前世的某些地方见过很多这样的小孩,他们生下来就和母亲分开,没有接触自然无法产生感情,可经过后天教育,他们知道了“母亲”这个词,看到别的母子相处的场面,难免就会对“母亲”这种生物做出一定美化,进而对见到自己的母亲产生过高的期望,但也有些人就和苏门一样,只是想见一面做个了结。

    “那就去见见她吧。”严默帮小孩下了决定,虽然他内心觉得小孩根本不欠那白角女人什么,但……这不是有指南在嘛!他知道了这件事,却不让人小孩去见快要死的母亲,天知道指南会找什么名目惩罚他。

    可严默虽然决定带小孩去见那白角女人,但他的性子根本不会让他去美化那个女人,反而带着点醒的意味道:“我想法带你去见她,是因为你是我的弟子,我想满足你的愿望。但你要明白,你不欠她什么,就算她生你一场,但你并不是自己想要来到这个世界,而且你的到来不如说是她的设计,你并不是谁的爱情结晶,你只是阴谋的产物,你被囚禁九年,那个女人要付一半责任!所以那个女人如果说她有多爱你,那肯定是在骗你,如果真爱你,她就不会在这时候求你去见她。”

    也许那女人对苏门并不是这样,也许她只是出于被迫,但严默又不是善人,他才不会把这种话告诉苏门来给自己和小孩增加麻烦。

    严默说的话很冷酷,小孩听得木呆呆,他以为他师父会说“她毕竟生育了你”之类,在大巫传承中,那位大巫就向一个人这么说过。

    严默抱起小孩,最后道:“如果她向你提过分的要求,不要理她,嗯?”

    小孩甩头就把传承中那大巫的话给扔出脑袋,对严默用力点头,然后真心地道:“师父,那我们就不去看她了。”

    严默笑,“去,为什么不去?”

    他倒要看看红角族或者说那个胡莲大祭司到底在搞什么鬼。就像胡莲和尼尔王应该能猜出苏门就在他们手上一样,他也明白胡莲利用那个白角女人目的不是为了苏门,而是想留下他和原战。

    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他的徒弟被多余的人困扰,有一个白角族让他徒弟担着责任也就算了,再跑出来一个不省事的母亲那就不必要了。

    亚兰大巫派来的人没走,他在等严默回复。因为亚兰他们都知道,苏门要不要去看那个女人不是苏门能决定的,而且他们也有点小心思,他们也不想苏门去冒险,但又不想承担阻止苏门大巫去看自己母亲的罪名,如果那女人因此死了,苏门大巫恨上他们怎么办?

    严默看到那位信使就笑,那信使脸皮薄,当场脸就红了。

    严默总算“仁慈”地没有戳破他们的打算,问:“对方有说要在哪里见面吗?”

    信使还算恭敬地回复:“那位的家人跑到神殿门口哭诉,说那位想要见自己孩子最后一面。对方留下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明天早上,额蓝山谷。”

    额蓝山谷与三城正好形成一个菱形,靠近申屠城和洛兰城,与玄宇城相对。

    这座山谷虽然靠近三城,却罕有人至,因为那里是一座从古传下来的古老坟场,里面不知埋了多少尸体,相当于严默前世的乱葬岗,一些无角人奴隶或死得不光彩的人都会被扔到那里,也许因为山谷里被抛弃的尸体太多,久而久之,这座山谷便变得阴气横生、林木茂盛,瘴气、毒虫、毒植都不缺,弄得白天都无人敢轻易涉足。

    第二天早上,听了一脑子额蓝山谷各种离奇传说的严默带着苏门前去赴约,原战理所当然也跟去了。

    在严默三人离开营地不久,就有人悄悄向外传递了消息。

    祈鸿志听到汇报,表情不变道:“先不要动他,继续盯着。”

    额蓝山谷。

    这里说是山谷,其实是一座呈“凹”形的小山,山不高,最高处目测也就约六百米左右,就是占地不小,几乎相当于一座城的面积。

    山里除了一条被人踩出来的小路,其他地方全都杂木横生、草长藤多。

    为了避免山间瘴气,严默特地等待太阳出来才进入山谷。

    这时原战已经不在他身边。

    “看来这里的瘴气很厉害,鸟雀声都少。”严默对小苏门说道。

    苏门抓着严默的手,小心看着脚下。

    身边有小飞虫聚集过来,可当飞到他们身边一尺处时都被挡住。

    最神奇的是,脚下的长草和树藤等,竟然会自动避开。

    苏门睁大了眼睛,有点害怕,“师父,你看!”

    严默对此已经不再惊奇,他刚到这里时,这里的“神灵”就对他表现出了亲近之意,而当他上次在王城神殿放了一次大血祭祀后,他甚至不用再和这些小精灵们交换什么,只要是他走到的地方,无论草木还是山石都会自动避开,只偶尔有些调皮的,会故意来缠他的脚,不过却不会伤害到他丝毫。

    有时候,严默甚至能从这些小精灵的动作中感到一丝丝谄媚和讨好。

    严默好笑,他到现在都没弄懂这些“神灵”为什么会喜欢他,只知道和能量有关,可他的能量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人,……有人躲在山里,很多……”

    严默脚步微顿,风声似乎送来了小精灵们的耳语。

    “他们躲在哪里?我能避开他们吗?”严默使用魂力问出这句话时,并不期待小精灵们回答他。

    可是很快,他前面小路突然长出了大量野草,堵住了去路,而他左手边的茂密野林则分开了一道只能容许一个人通过的小道。

    笑容在严默脸上浮现,“是走这边吗?谢谢。”

    严默牵着小苏门转身踏上了另一条路。

    走了半个角时,苏门看严默的目光越来越崇拜,他觉得他师父好神奇!前面看着明明没有道路,可他师父还没走到面前,那里就出现了新的小路。

    道路七扭八怪,苏门早就迷失了方向,可他一点都不害怕,他师父在路上还教他认识某些草药。

    “呀!”小苏门吓得蹦起来,他刚才好像踩到了一只人手?“师父!”

    严默低头,只见潮湿的腐土中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掌,还有一股隐约的恶臭。

    严默蹲下/身拨了拨,笑出来:“哟,这不是僵尸手蘑菇吗?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

    “蘑菇?”小孩惊讶,也蹲下来。

    “对,而且还能吃,无毒,就是有臭味,需要捂着鼻子吃。你要采些回去吃吗?”

    小孩噗噜噜摇头,他才不要吃长得跟人手一样的怪蘑菇!

    严默起身,也拉起小孩,“这里会有那么多可怕的传说,大概也和这些僵尸手有关,什么走在路上会被死者的手抓住,什么看到无数的死者的手伸出地面,呵呵。你看,这里一片都是……”

    严默忽然哑巴了,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一片空地,空地上没有什么大的树木,全都是些低矮的灌木,长得还很稀疏,奇怪的是这里的土质很肥沃,地面上长出许多僵尸手蘑菇。

    他以为是僵尸手蘑菇,但仔细看就能发现那并不是什么蘑菇,而是真正的人手!

    人手会这样伸出地面,只有一个可能,这里是一个活埋坑!

    “……来了,快走,……在找你……”

    严默一拉小孩的手,飞快跑入刚出现的小路中,同时试探地问:“能让我接近他们吗?”

    “……危险……”

    “我会保护好自己,请相信我。”能被“神灵们”说成危险,那些打算埋伏他们的人到底有多厉害?

    严默不可能一直躲着他们,他需要了解敌情。

    “这边……”落在山壁前的藤蔓爬动,露出了一条狭窄的缝隙。

    严默带着苏门挤进那条缝隙中,缝隙里满是蛇虫,见有人进来纷纷走避。

    缝隙一开始很窄,到后面开始变宽。

    到了中途,山壁一侧出现一个洞穴,一条蟒蛇游出,对严默吐了吐蛇信,随后钻入那个洞穴。

    严默跟入,苏门紧张得不得了。

    洞穴很长,走了大约有近小半个角时,可以看到透光的缝隙。

    那条蟒蛇盘在那缝隙处,蛇头对着缝隙晃了晃。

    严默大胆靠近蟒蛇,凑到缝隙面前。

    外面,一支六人的小队在休息,无一例外全是无角人。

    这六名无角人衣着、长相、性别和年龄都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脖颈上都戴着一只骨质项圈。

    “奇怪,为什么我们会找不到那三个人?”六名无角人中一名瘦削的中年男子说道。

    “是啊,据传过来的消息,进山时还有人看到他们三个,后来就只剩下两个,可等那一大一小进山后,竟然没有一个人再看到他们。”另一名貌相普通的女子道。

    “那两人也是魔战士,在山里消失不见有什么好奇怪的。神眼大巫,你看到那三人了吗?”一名像是领头的人问另外一个坐在大石上闭着眼睛的半老者。

    半老者睁开眼,眼中闪过一丝难懂的含义,摇了摇头。

    “连您都看不见他们?怎么可能!”领头人大为吃惊。

    半老者语音低哑:“有什么遮住了我的眼睛,不想让我看到他们。”

    女子倒抽一口冷气,“胡莲大祭司为什么非要在额蓝山谷抓捕他们,这鬼地方……”

    “嘘!禁言!胡莲大祭司的决定你都敢指责,想死别连累我们!”最年轻的一名男子呵斥。

    领头人也皱眉,“额蓝山谷是讨厌,这个地方……没人愿意来,也不知胡莲大祭司为什么会选择这里。”

    “胡莲大祭司大概是为了那个人吧……”最先开口的瘦削男子迟疑地说。

    其他人似乎都明白他说的那个人是谁,竟然全都沉默了。

    躲在山壁里的严默好奇死了,那个人是谁?有什么本事?胡莲为什么特地把会面安排在额蓝山谷?

    他要不要带苏门继续向约定的地点过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