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5章 章回51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想要警告原战,却不知从何警告起。他现在只知道有那么一个也许很厉害的人来到了这里,但那人长什么样、有什么能力,甚至连是男是女他都不知道,那六个无角人魔战士在提到那个人后就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可能休息时间结束就直接离开了。

    洞穴里,严默出于侥幸心理问大蟒蛇:“你知道他们说的那个人是谁吗?”

    大蟒蛇冷血阴森的双眼瞅向严默,这个人类很奇特,竟然能和它交流,怪不得有什么告诉它让它来帮助这个人。

    苏门拍拍大蟒蛇,示意放他下来。

    大蟒蛇垂下尾巴尖,放开小孩。

    对于这只大蟒蛇违反生理习性用尾巴举起苏门的行为,严默见怪不怪,他又问了一遍:“不知道?”

    大蟒蛇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今天天不亮到现在山谷里突然来了很多人,连它都惊动了。

    “……”蛇类没有声带,喜欢独居,除交/配和被威胁时,极少与同类交流,而它们的交流方式也比较独特,比如用蛇尾击打地面发出响声,或者通过吐蛇信发出气流声,或遗留气味。

    因为蛇类极少与同类或异类交流,故世人大多以为蛇类没有感情,认为它们除了生存受到威胁或者交/配期以外,就不会再有多余感情,所以也就没有了交流的必要,但真实情况真的如此吗?

    严默看着大蟒蛇,明明没有听见它发声,却不知为何明白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人很多。

    “那应该是一个比较奇特的人,也许和其他人合不来……”严默看蟒蛇“严肃”的表情,乐了,他怎么能指望一条蟒蛇懂那么多,“咳,你有没有发现有独行的人?就一个人。”

    大蟒蛇这次懂了,示意严默跟他来。

    额蓝山谷今日似乎比平日更加寂寥,明明有阳光透进山谷,可也许因为山谷里的树木太多太密,整座山显得阴气沉沉。

    “飒飒。”树叶被踩碎的声音响起,山谷里的狭窄小路上出现了一条踽踽独行的人影。

    远远看去,此人身材修长,四肢矫健有力,身躯比例近乎完美,身上的肌肉不多不少,真正是添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

    等到近处,任何人看到这人大概都会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这名身材修长、看不出年龄的男子就如最低贱的奴隶般浑身赤/裸,身上看不到任何明显的毛发,最奇特的是他的身体全身都被纹上了奇怪的青紫色花纹,就连脚底、头顶、脸、眼皮、双手双足指缝间、包括性/器都纹上了,他的眉毛也是纹出来的,偏偏他的五官是那么完美,也不知神是花了多长时间才精心雕刻出这样一张脸庞。

    极度诡异,却又极度美丽!

    这人走着走着,突然身体舞动,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同时他的口中也响起了似疲累又似阴冷至极的低喃声:“悲哀的旅人啊,让我把你的灵魂送归众神的怀抱吧。”

    寂静的山谷瞬间风云变色!

    大量的黑红色的灵魂之力尖啸着从山谷的四面八方向男子右侧不远处的林木中扑去。

    那属于阴魂的尖啸,生者的耳朵听不见,可却能直接刺入生者的脑海中。

    林木中的严默下意识把苏门往身后一拽,同时吟唱:“祖神在上,我以我之能量祭祀,愿这些冤魂得到安息,去吧,去你们应该去的地方!”

    大量阴魂陡然在严默四周凝固住,他们似乎被什么东西挡在了外面,这些黑红色的阴魂围绕着一个圆球转动。

    而就在严默祈愿的声音刚落,严默身体里便散发出了大量光点,这些光点穿过看不见的圆球护盾,射入那些阴魂的黑红色光芒中。

    如月光般柔和的光点在黑红色的光点中穿梭,就如传染般,那些黑红色的光点眼看着就也同化成了月光色的光点。

    不--!我们不愿就这么平息!我们还没有报仇!我们……

    阴魂们挣扎着,想要脱离严默四周,有的阴魂真的挣脱了,哪怕它的灵魂变得更加不完整,而有的灵魂却发出了极度悲伤的哭泣声。

    不要消失……

    不要从此化作虚无……

    想要留下,想要活着,哪怕是用这种可怜又可悲的方式……

    悲伤的吟唱声响起。

    那名浑身刺青的绝美男子跪在地上双手插/进泥土中,发出悲吟般的声音。

    挣脱的阴魂更多,它们似从男子的悲吟中得到了力量。

    严默恍惚,当那男子的悲吟传入耳中时,他看到了一些画面。

    只因为某个有角贵族想要得到一百根人类腿骨好交给骨器师定制武器,近五百名的无角人被赶至阴森的山谷。

    树林中吊起了五百个人活人,有角族在这些无角人中穿梭,如挑拣货物版比较他们的大腿长短和弯曲度。被看中的人会被活着剖开大腿,被活生生地取出大腿骨。

    并不是所有被取出的腿骨都适合要求,为此一百根大腿骨剖开了四百多个人。

    腿骨取完后,这些无角人并没有被“浪费”,有角贵族找来了好多位骨器师,像贩卖货物一样展示着这些或者的材料。

    于是一个又一个部位被剖开,一个又一个无角人受不住这样活取骨的痛苦而死去。

    最后树林中只剩下五百条吊着的烂肉,黑色的土地被染得黑红黑红,血腥的味道和土壤的味道混在一起,形成一股极为腥臭的腐臭味。

    画面转变。

    一个大着肚子的无角女人被四名无角人倒绑四肢抬进山谷,他们身后还跟着两名有角人。

    那女人垂着头,已经没有了挣扎和哀嚎的力气。

    四个无角人走在山道中很害怕,需要后面的有角人鞭打他们才敢继续向山谷深处走。

    到达一个低凹处,四名无角人按命令放下那孕妇。

    两名有角人之一上前,一刀剥开女人的肚子,女人惨叫一声,痛醒过来。

    随着场子一起流出的婴孩还活着,他的手脚在动弹。

    那动刀的有角人上前提起那婴孩的腿脚,婴孩发出大哭声。

    那有角人咒骂了什么,语气中充满憎恶和厌恨。

    而那四名负责抬人的无角人在看清那婴儿的外形后都吓傻了!赫然,那被倒提的婴儿的头顶正中竟然长着一根黑色的独角,可他的额头中间什么都没有,没有第三只眼也没有晶石。

    这是一个混血儿,一个有角人和无角人的混血,最为罪恶和肮脏的血脉!

    婴孩被活生生摔死,那母亲努力爬动,地上留下一条血痕,直到她把婴孩的尸体抱入怀中,才不动了。

    第三个画面出现。

    这个似是古代战场,大量无角人和一些智慧生物在一处山谷里和有角人战斗。

    那些无角人中有不少魔战士和魔巫,但他们能量消耗得不到足够补充,他们带的元晶很快就在高强度的战斗中消耗完了。

    智慧生物们更惨,它们不少连补充能量都不会,等能力使用不出来就只能肉搏。

    而有角人那边,他们虽然没有魔战士,可他们的骨器一点不比魔战士的异能差,而且他们元晶充沛、后备力量充足,后勤也到位,还有替换的人手和装备。

    一开始两方人马还算势均力敌,可是很快情况就开始一边倒,等到无角人的能量接续不上时,战斗的结果已经分明。

    这些无角人魔战士和魔巫以及那些智慧生物大多都死了,只剩下一小部分厉害的冲逃出去,可是这些也没有逃得太远,九成以上都被活捉。

    山谷里到处都是尸体,满坑满谷都是!

    有角人退了,可能他们也需要休整就暂时没有动这些尸骨。但没过多久,就有人来到山谷里拾宝——这可是满满一座山谷的魔骨!

    有角人来得越来越多,山谷里那些死灵眼睁睁看着杀死他们的敌人连他们的尸骨也不放过,怨气越发升腾。

    ……

    一个又一个场景从严默脑中闪过。

    每次场景里的人被杀死,严默就感觉自己也被杀死了一遍。

    醒过来!必须醒过来!严默在心中大喊。

    这和他上次看到的九原战士的遗愿不一样,这些场景如此真实,真实到他都快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把自己当作某个场景里的人物,而当他以为自己就是某个人物时,那个人物死了,他的大脑也会被迷惑进而脑死!

    那个纹身男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杀死他!

    “众神众灵,请听我一言,我严默以我的生命立誓,必将把有角族闹个天翻地覆,分裂他们,削弱他们,为你们复仇!”

    同样的话连说三遍,严默身体一轻,身周压力消失,直接传入脑中的悲吟声也听不见了。

    “……”纹身男子慢慢从地上站起,一缕鲜血从他口角流出。

    他的灵魂吟唱竟然被打断了,那些阴魂竟然不愿再帮助他,这还是第一次。

    就连那个禁锢住他的胡莲大祭司当初不过也只是利用了可以阻断魔力和魂力的骨链牢笼才困住他,这个无角人却能直接破解他的能力。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可这里可是额蓝山谷,自古以来殉落了不知多少生命的极阴之地,敢晚上来这里的人没有谁能不留下性命,就是有角族那些大巫也不敢在晚上过来这里。

    而这山谷埋葬的灵魂,有些就连他都不能完全控制。

    但是身后的那个人不但避开了山谷里所有埋伏,还找到了他,更破解了他的巫术。

    要不要以生命为代价彻底杀死那个人呢?反正他已经活够了。

    “你这一路都在做什么?你跳的那些动作是祭祀之舞吗?”身后传来一道温和悦耳、让人听之就很舒服的青年声音。

    那声音似一道清泉,能给愤怒和激动的情绪降温,男子的情绪被安抚了些许,他控制住自己想要同归于尽的疯狂想法,淡淡地回:“我在唤醒这座山谷里的灵魂。至于你说的祭祀之舞,我没有听说过。”

    “没听说过也没什么,我想你应该也只是发现了通过某些特定动作可以让你更好地施展巫术,对不对?”

    男子慢慢转过身,他开始对身后的人感兴趣,而不再只是想单纯地杀死对方以求快速完成任务。

    “兄弟,我看你也不像嗜杀和暴虐的人,我们不如先聊聊?”严默让大蟒蛇帮助看着苏门,从树林中走出,走到男子面前。

    两人目光相撞。

    严默心中暗赞一声,真是好一个俊美男子!连那诡异的纹身都不能遮掩他的美,这要让他家那只大牲口看见了还不知得妒忌成什么样。

    说牲口到牲口就到!原战一脸焦急地从地下冲出,一把抓住严默,“你没事吧?”

    他刚才“听”到了严默的呼唤,以为他危险,便放弃另一边的布置,用最快的速度赶来。

    严默无奈,“不是让你没有听到求救就不要来找我吗?”

    原战哪能放心,狡辩:“你刚才求救了,我听到了。”

    “我只是在心中大喊醒过来而已!”严默嘴上虽这么说,但自家小情人这么重视他,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苏门看到原战也来了,也从树林里跑了出来,大蟒蛇跟在后面。

    纹身绝世美男看到突然出现这么多生物,有点不适应,往后退了一步,他不喜欢和太多活着的生命接触。

    几只生物的目光全落到男子身上。

    原战不出严默所料,一看清男子模样就挑了挑眉。他暗中比划了下双方身高,觉得自己比对方高、比对方更强壮,这才满意了——男人看的可不是一张脸!

    严默在仔细打量男子时,也听到了风中传来的窃窃私语声:“……控魂者……古老……巫者。”

    严默心中思量,他看到男子第一眼时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和恶魔深渊那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海巫大人给他的感觉类似。

    “我,严默,东大陆九原部落的祭司。”严默右拳按心口,慎重地对男子行了一个九原的战士礼。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斯坦,奴隶,无根者。”

    两人陷入沉默。

    严默看着斯坦身周,浓郁的血红光点纠缠着男子,宛如给斯坦加了一圈血色光晕。

    严默对这些血红光点并不陌生,在九原附近的战场上也会有这些光点出现,他们是死者留下的执念,也可以说是死者的灵魂,不过每个人的灵魂色泽都不一样,而凡是发出血红光泽的大多都是心怀不甘和怨忿的死灵。

    斯坦盯着严默看着看着,突然朝他踏近一步。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他的手伸出,似乎想要抚摸严默的脸颊。

    严默站住没动。

    原战却不愿意了。乱摸什么摸!揍你啊!

    斯坦似感觉到原战传出的杀气,手伸到一半停住,却举着没有放下。这人的眼中原本含着浓郁的悲伤,这时却升起了一点似看到希望的挣扎,他呢喃一般地说道:“众神怜悯,你的周围竟是如此干净,你是传说中那最受神灵宠爱的最纯粹灵魂吗?”

    “哈!”真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被人说灵魂纯粹,如果指南有知,不知会作何表情?严默笑起来。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斯坦说的“众神怜悯”,这还是他到了西大陆以后第一次听到有智慧生物提到“众神”两字。

    “大概和我的能力有关吧。”严默坦诚道。

    “我能碰触你吗?”斯坦表情奇异地问。

    “不能。”说话的是原战。

    严默没有在斯坦身上感觉到敌意,笑道:“如果你是想验看我的灵魂是否纯粹,那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并不。”

    斯坦没有笑,他很执着地看着严默。

    严默捏捏原战的手,无可无不可地点头道:“好吧”。

    他并没有完全相信这个人,但他能感觉出来对方灵魂中蕴含的能量非常强大,也许比原战还要强!如果这个叫斯坦的男子对他们全力施为,很难说最终鹿死谁手。既然如此他宁愿冒点险以换取更大的好处。

    斯坦的手最终还是落在了严默的脸颊上。

    原战脸色黑得可以当墨汁用。

    严默没有闪避。

    斯坦的手很温暖,他的触摸很轻柔,就如父亲爱抚自己的孩子,又如虔诚的信仰者在触摸神像。

    “呼……”斯坦双眼微闭轻轻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的身体似乎一下放松许多,表情也从悲伤冷寂变得柔和些许。

    “果然跟我想得一样。”斯坦睁开了双眼,“你的能力能让我舒服许多。”

    严默一秒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因为他看见了原本围绕着斯坦的血红光芒似乎变淡了一些。

    可原战听着就不顺耳了。

    偏偏他家祭司大人、他的爱侣竟然当着他的面对另一个人男人说:“我还能让你更舒服一点,要试试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