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6章 章回51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没有给斯坦拒绝的机会,直接就低吟:“死去的怨灵啊,有角人三族分裂就在眼前,无角人即将崛起,愿你们的灵魂在仇敌的鲜血中得到安息。”

    不少血红色的光点转为月光色,渐渐飘离斯坦,慢慢散于空中。

    就连原战,哪怕他看不到,可他也感觉到山谷里的肃杀气氛似乎减少了些许。

    苏门被大蟒蛇盘在中间,乖乖地一声不出。

    原战在严默施展愿力时特意看了眼小孩,不知小孩是没听到严默的祈愿内容,还是他不在乎,只眼含崇拜地看着他师父。

    原战想,他必须找个时间和小白角谈谈。严默显然很喜欢这个小孩,他不希望将来这个小白角长大了做出某些伤严默心的事情。如果真有这样的苗头存在,他会毫不犹豫地先斩除苗头的根源。

    斯坦陶醉地舒展身躯,转而看着严默神色莫名,“我想你们大概就是胡莲让我杀死和捕捉的人,而你就是他明令必须活捉的魔巫,对吗?”

    这是不用询问的事实,这座山谷如今看似无人,其实山路口等处都埋伏了大量的有角战士和无角人魔战士奴隶,只要不是对的人来,直接在山路口就被赶走或杀死了。

    “胡莲对高阶魔战士和魔巫一直都很渴求,我们即是他的傀儡也是他延长寿命和进阶的关键。而我,是他身边活得最久的一个人,不是我听话,也不是我的能力特别强大,而是因为他不敢让我死,他怕杀死我后无法消灭我的灵魂。”

    斯坦忽然加快语速,“胡莲的灵魂很强大,比我见过的所有灵魂都强大,但他的灵魂不完整,想要消灭他,只消灭他的肉身还不够,你必须……啊唔!”

    斯坦突然捂着胸口倒下,面色极为痛苦,很快他的身体便抽搐起来。

    原战警戒地看向周围,严默立刻上前查看斯坦。

    “你是心脏痛?斯坦,我说话你能听见吗?”严默想要让斯坦平静下来,在没有确认对方的病情前,他并不敢随便下针。

    斯坦满头满脸都是冷汗,“惩……罚,他在……警告我……”

    “胡莲怎么能惩罚到你?奴隶骨在哪里?”严默尝试着下针,见几针都没有效果就没再勉强。

    斯坦捂着胸口,嘴唇被他咬出了鲜血,他强忍着不肯惨叫打滚,他在逼迫自己习惯这种痛苦,比起以前满地打滚惨叫什么都说不出,他现在已经好多了,“这里……他把……奴隶骨装入了……我的心脏。”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是从现在的医学能力来看。可是这也是一个有着异能和巫术的世界,很多事情都不能用常理论,而斯坦的神奇,很可能让他被剖开胸膛装入奴隶骨还不死。

    严默下意识更加仔细观察斯坦的全身,发现他身上的刺青都十分完整,也就是他身上没有疤痕。而对于一名被控制的奴隶战士来说,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战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是不是有人在监视你?”

    斯坦吃力摇头。

    严默看他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便代替他解释道:“奴隶骨中留有控制者的魂力,一旦被控制的人做出什么大大违反奴隶骨要求的事情,或者想到背叛控制者,而思想和行为都会产生魂力波动,这份波动就会触发控制者留在奴隶骨中的魂力,进而被奴隶骨惩罚。”

    一边说着,严默一边为斯坦解除痛苦,之前他不知道原因也就罢了,如今知道奴隶骨就装在斯坦心脏上,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斯坦的呼吸渐渐平稳,抽搐的身体也平静下来。

    “你……”

    “我是巫医。我最大的能力是治病救人。我可以帮你解除奴隶骨,不过你的奴隶骨装在你的心脏上,必须做一个手术,这个手术比较麻烦。”不是比较麻烦,是非常麻烦。

    “你知道怎么解除奴隶骨?”斯坦一把抓住严默手腕,眼睛亮得不得了。

    严默掰开他的手指,淡定地道:“我也是一名骨器师,而我恰好知道怎么解除奴隶骨,如果你的奴隶骨和我知道得差不多的话。”

    斯坦借着严默的手站起,胡莲还不想他死,所以惩罚只是让他痛苦,平常这种惩罚会持续一个角时甚至更长,可今天却短得让他吃惊。

    低头看看插在自己心脏附近的长针,他的脑袋上也有,斯坦问:“这些可以给我留下吗?”这样他就不用害怕惩罚了。

    “抱歉。”严默摇头,“这些针只是暂时让你的痛觉神经麻痹,其实惩罚仍旧存在,只是你感觉不到痛苦而已。”

    “教我,我给你刺上巫纹。胡莲一直想让我给我刺上巫纹,我拒绝到现在。”斯坦说得轻松,但严默和原战都知道这人的拒绝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严默怦然心动,他刚才就在猜斯坦身上的纹路不止是某种象征,应该是有某种特殊作用的,果然!

    巫纹,是不是就是符箓和咒纹的起/点?

    严默当即同意,教导斯坦学习针灸,他还能减少人渣值,又能学习新的知识,何乐而不为?

    斯坦看严默答应得爽快,看青年的目光越发柔和。

    “这附近还有其他人吗?”原战冷声问道。他感觉周围没有人,但出于谨慎,他还是跟斯坦再确认一遍好了。

    斯坦看向原战,微笑,“我到之处,阴魂醒复,虽我一人,阴魂无数。在这座山谷里,没有人能比我更强大,也没有人敢不经过我允许就接近我,除非他们也想成为这座山谷里阴魂的一员。而任何人靠近这里,我都会知道,除非他们像你一样快速。”

    此时,这名浑身赤/裸、身形和面容都几乎达到完美的人似乎全身都在绽放光彩,那是一种源于对自身能力的信任,以及看到希望的生气。

    严默心里打了一个突,悄悄给原战罩上了一个护盾。原战强大不错,但面对具有控魂能力的巫者,就像人类面对看不见的鬼魂,就算有力也施展不出。

    斯坦突然又转看向严默,“你身边很干净,是因为你能施展这种隔绝灵魂的……护盾?”

    “我跟你说过我不是什么灵魂纯粹的人。”严默也没奇怪对方能看出来。他的护盾一施展,原本绕着原战晃来晃去的阴魂们全都被隔开。

    原战似乎明白了什么,得意又愉悦地伸手摸了摸严默的脖颈。嗯,他的祭司还是向着他的,其他野男人也只是野男人而已!

    “我想胡莲一定不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更不知道你能让阴魂安息,否则他不会让我来抓捕你。”斯坦按向自己心口,“我听那些阴魂告诉我,有角三族如今正在闹内乱,还有两个无角魔战士在给他们捣乱,那两个无角魔战士应该就是你们了,这很好,我不管你们从哪里来,只要你们能对付有角人,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斯坦发现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他也没有感到任何来自奴隶骨惩罚的痛苦,不由喜悦,“这些针能管用多久?”

    “最多三个角时。”木针刺穴不同于彻底破坏痛觉神经,只是起到临时阻隔和刺激的作用,不能长久使用,否则反而成害。

    “看来我们时间不多,那么我们就不要再耽误时间了。我知道你想说服我,让我帮助你们,这没问题。任何一名被奴隶骨控制的魔战士和魔巫只要有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放过,而你能解除奴隶骨,还能暂时隔绝来自惩罚的痛苦,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合作对象。”凝聚在斯坦身上的浓浓悲伤似乎退却了,这时的斯坦蓬勃出一股异样的生机。

    “小默,我这样叫你可以吗?”

    “当然。”严默对于这些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巫者,心里多少都有几分尊敬,更何况斯坦不但能力强大,还没有那些老怪物的偏激古怪性子,又是如此美得动人心魄。

    原战暴躁:……小默,我都没这样叫过。

    斯坦再次露出让人迷恋的微笑,“小默,等会儿我会施展一个大型巫术,把这条山谷和整座山隔绝开,那时我会把那些被奴隶骨控制的无角人魔战士和魔巫一个个拖进来,我希望你能用最快的速度帮他们解除奴隶骨,在胡莲察觉前能救几个就救几个,我会设法拖住他和有角战士,但时间不会很长。

    胡莲一旦发现不能用奴隶骨中的惩罚控制我,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先用奴隶骨杀死我和其他无角人。而在他不敢进入山谷的情况下,他一定会使用大威力的骨炮轰击这座山谷。所以我们一旦开始就没有多少时间,也许连一个角时都没有。

    另外,你可以用帮助解除奴隶骨为条件,收服那些魔战士和魔巫,他们的能力都不错,不过想让他们听话却不容易。他们也不相信誓言,想要驯服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揍到他们服气。

    最后,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身体带出山谷,然后不管我的身体那时是死是活都帮我解除奴隶骨,只要你用你的灵魂起誓能做到这些,我现在就给你刺上巫纹。”

    “等等!”严默有点错乱,他是想着把这个强大的巫者拉到自己这边来,可为什么节奏都被对方控制了?连条件和怎么做,对方都想好了,而他只要执行?

    原战看着斯坦,不知怎么脑中就浮出了虞巫那个变态人鱼的脸。一样强大,一样不知活了多少年,只不过眼前的斯坦似乎比虞巫要倒霉一点,被人控制住了,不得不做一个安分的奴隶。

    可是你看,这些老怪物只要有一点脱出禁锢的可能,马上就开始掌握主动权,他们也许会感恩,但绝对不肯把自己放在弱者和被控制者的地位。

    斯坦问严默:“你还有什么其他条件?”

    严默也是一个好强的人,怎么甘于把主动权让出,他飞快动脑,竖起四根手指:“第一,我会用最大的能力救你,不需要你报恩。第二,只要你能活下去,我会教你针灸术,你用教我巫纹为交换,不需要现在就给我刺上。第三,山谷里的阴魂太多,我想给他们做一场祭祀,让他们的灵魂安息。第四,我想知道胡莲的弱点,你一定知道,对吗?”

    斯坦沉默了一会儿,“这算不上条件。”

    “我知道,那么我做祭祀对你施展巫术有没有阻碍?”就是看出你是那种不愿被强迫的人,我才这样说嘛。

    “有。我等下要做的事情需要大量阴魂,你让他们都安息回归众神怀抱,我就没办法施展那个巫术。”

    “你那个巫术会伤害那些阴魂吗?”严默不是真心关心阴魂,只是他指南在身,已经习惯先把“该做的事做好”,避免指南找借口惩罚他。

    “不会,我只是请他们帮忙迷惑外面那些有角人而已。”

    严默盘算,祭祀那么多阴魂肯定需要大量能量还有时间,而他又需要给那些魔战士和魔巫解除奴隶骨,这同样耗费时间和他的精力。

    如果在斯坦施展巫术,他解救了那些魔战士以后再祭祀阴魂,恐怕时间不够,那时有角人必然已经察觉山谷的异常。

    可如果先祭祀阴魂,斯坦就无法施展某个大型巫术迷惑有角人的眼睛,从而也就无法给他集中和快速解除魔战士奴隶骨的时间和机会。

    “你想祭祀阴魂,可以等事后再来这里,那些骨炮又杀不死阴魂。”

    “对啊!”严默苦笑,他好像完全被斯坦牵着鼻子走了。不过从最终结果来看,还是对他们有利?

    斯坦觉得眼前的青年有点太心慈手软,竟是如此在乎一群已经死去的人,他以为除了他自己,已经没人在乎那些死灵……

    可严默这样却投了斯坦的心意,他看过太多残忍的场面、见过太多冷酷无情的人,青年这样心软善良,对他和投靠他的魔战士来说却是一件大好事。

    何况这名青年还是一名祭司,祭司善良心慈无所谓,只要当头领的足够冷静和心狠手辣就行。如果没有这样的头领,他也可以帮助青年的部落培养这么一个头领出来。

    原战一直在观察斯坦的表情,他看斯坦对他的祭司从欣赏到满意,如今还露出一种想要把他带回家似的喜欢来,当下一颗坚强的心脏就纠结成一团:为什么他的默默老是会招这种不好惹的、一看就不正常的人喜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