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7章 章回51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询问斯坦山谷中有没有一个白角女人。

    斯坦的目光落在苏门身上,“白角族新生大巫?”

    “是。他也是我的弟子。”严默加了一句。

    “你的弟子?”斯坦表情古怪,“你和白角族合作了?”

    严默也没指望能瞒住这位,很诚实地点头,“三族不和已久,白角族式微,眼看红角族就要一统三族成为三族王者,曾经辉煌过、也是三族真正王者的白角族怎么能甘心?我们的出现对白角族相当于一个转机。”

    斯坦对严默和白角族合作不置可否,只说道:“胡莲今天为你和你的战士安排下三道关卡。第一道,那些无角人魔战士和魔巫;第二道,那个白角族女人;第三道,我。如果按照正常路程,你应该先碰到前两者,最后才可能看到我。可看你的样子,你前两者都没有遇到?”

    严默想了下,回答:“我在途中看到了六名无角人魔战士,不过我避开了他们。”

    “这座山谷里现在可不止六名无角人魔战士。”斯坦扫向那条大蟒蛇,“这蟒蛇已经是半智慧生物,算是这山谷里的山灵之一,你能得它帮助,难怪能避开前两关。不对!”

    斯坦忽然变色,“那些魔战士中有人能聆听草木之声,有的能操控虫蛇,就算你有这蟒蛇带路,也不可能避开所有草木。你……”

    严默可憨厚地咧嘴一笑,“大概是这座山里的山灵们比较喜欢我吧。”

    斯坦似乎又想伸手摸他了。

    原战忍得好痛苦。

    还好严默也不喜欢给人随便乱摸,不等斯坦伸出手,他就迅速转换话题,“那个白角女人有什么问题?”

    苏门看似不在意,其实早就高高竖起耳朵。

    斯坦抬起的手又放下,“我不知道那女人有什么问题,但我能感觉到她的灵魂无比恐惧,她颤抖的灵魂告诉我,她的身体里有东西。”

    “什么东西?”

    斯坦指向苏门,“这小孩就是那女人口中念叨的孩子?”

    “是。”

    “那你让这个小白角去接近那个女人,自然就知道她身体里有什么了。”

    严默哪可能让苏门去冒险,尤其在明知胡莲和尼尔王想要杀死苏门的情况下。

    可苏门却在这时突然开口:“师父,我想去见她。”

    严默头疼,“我可不知道她身体里有什么,如果……”

    苏门跑到严默身边,抱住他,抬头:“师父,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严默……伸手捏徒弟小脸蛋。

    原战抓过苏门,“那个女人我过来时也看见了,我带他过去。”

    “别,还是我带他过去吧,至少我能用护盾保护住他。”

    斯坦插口:“不用那么麻烦,等下我会让那个女人自己走过来。时间不多,我现在就施展巫术,小默你留在这里帮助那些无角人去除奴隶骨。至于你……”

    斯坦看向原战:“体内有浓郁神血的神之战士,你的神血很复杂,我竟然看不出你拥有哪位神的神血,但你的灵魂光泽告诉我,你的灵魂很稳定,一点都不受吸收的神血的影响。我今天提出要和你们合作,除了小默,也有你的原因。”

    严默倒是不奇怪斯坦能看出原战吸收了神血石的能量,这些老怪物总有些普通人没有的特殊能力,比如虞巫。也许因为他们是从那个年代活过来的?所以“见多识广”?

    原战十分装逼地淡淡地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斯坦:“我需要你配合我,做出和我大战的模样。”

    片刻后。

    “轰隆!”

    巨大的炸响声在额蓝山中响起。

    这个响声甚至传到了远处的三城中。

    申屠城。

    “你们快看!”一名红角战士勒停战兽,面带惊讶地手指向额蓝山谷方向。

    与他同队的战士们一起向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那座被传为魔鬼山谷的额蓝山上空忽然升起了缕缕条条黑红色人形状不明物体,还有大量的尘土差点遮天盖日。

    “那是什么?”

    “额蓝山谷发生了什么事?”

    爆炸声陆续传来,额蓝山中的尘土弥漫得也越发厉害,似乎山形都有了改变。

    “呼!”巨大的石块突然腾空飞起,狠狠地砸向山谷某处。

    与之相对的,那些像云又像雾的黑红人影开始在空中扭动、穿梭,张牙舞爪,慢慢连成一片,一会儿化作骷髅头状,一会儿又变成哭泣的妇人颜,再过一会儿巨大的婴儿出现在天空爬来爬去,手还伸向三城的方向。

    黑红色的人影从山谷里越飘越多,很快,原本苍郁的额蓝山就被这些红黑色不明物体笼罩,外围还能看见一点山的影子,可中心处却已经完全看不到一点绿色,只一些飞沙走石会飞出圈外。

    “那里有人在战斗吗?”好多红角族人停下脚步,仰头看向远方的额蓝山谷。

    火焰的光芒冲天而起,可很快又被那些黑红色的影子给压下去。

    “我们过去看看!”不少红角族战士按捺不住好奇心,纷纷向额蓝山谷方向赶去。

    能看到额蓝山谷变化的不止申屠城,洛兰城的白角族也发现了该山谷的变化,人们纷纷往高处聚集,希望能看清楚远方那座山谷发生了什么事,而一些胆大的人已经开始向额蓝山谷集中。

    亚兰大巫听到禀报,迅速走到神殿高层的阳台瞭望。

    在他身边的高级神侍担心地说:“苏门大巫现在就在那里吧?我们真的不用派人过去?如果他们护不住……”

    亚兰大巫同样眼含担忧,但他却丝毫没有显露地平静道:“我们做好我们这边的事,大巫不经历风雨怎么成长?他如今和曾经受过的苦难都将在以后成为他最大的宝藏。”

    他现在也只能相信那两名无角人的能力。白角族不是没有派人去保护苏门,但在他们不知道苏门下落的情况下,派人去查看没问题,可如果派太多人手还都是高阶肯定会让人怀疑。

    不过额蓝山谷如今打得这么热闹,他们倒是有理由派更多人手过去了。

    神殿外面,同样得到消息的裘恩族长和萨米公爵带领了一批战士要出城去看个究竟,神殿随即就派出二十名中高级神侍支援。

    这时离额蓝山谷最远的玄宇城也知道了额蓝山谷的异样,同样派出了人手去查看。

    三城中心的王城神殿最高处,俊美到邪气的胡莲祭司站在平台里远眺,风吹得他的衣摆猎猎作响。

    尼尔王站在他身后,目光沉迷地痴看着他。

    “开始了。”胡莲嘴角微微勾起。

    尼尔王目光转移,“那是那个鬼巫在施展巫术?”

    胡莲没有直接回答,“能让他施展出这种大型巫术,看来我们那两位来自东大陆九原的无角人朋友比我想得还要厉害几分,不过他们再厉害也就到今天了。”

    当初如果不是他用计引诱斯坦进入事先准备好的重重陷阱,如今有角人是否能占领全部的西大陆还是未知。

    任是有角族的骨器再厉害,能攻能守,可是他们攻不能对付斯坦的灵魂,守,守不住自己的灵魂,当时多少有角族战士和神侍死在斯坦的巫术下?

    可不管怎样这么一个厉害的无角人巫者还是被他抓住了,而且被他暗中囚禁,用特制的奴隶骨控制了他。虽然他明知留下这个人对他和对有角族都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控制不好很可能会被反噬。

    可是他太渴望知道斯坦关于灵魂上的巫术知识,等他后来发现不管他怎么惩罚和虐待斯坦,都无法杀死他、甚至不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后,他想要的又多了一样,他想知道斯坦不死的秘密。

    之后他猜测斯坦不死的秘密很可能与他遍布全身的刺青有关,但任他怎么拷问斯坦,斯坦也不肯把关于刺青的事吐露分毫,哪怕他最后把他的族人当着他的面虐杀。

    想到那时斯坦看到族人被虐杀的疯狂,胡莲心中还有点发麻。就因为斯坦不顾一切要和他同归于尽,连累他受了重伤,乃至他没能第一时间掌控三族最高权力,更在后面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恢复肉身。

    他当时以为斯坦也死了,还想吸收他的血肉,哪想到……

    “陛下,祭司大人,玄宇和洛兰城已经各自派出人手前去额蓝山谷。是否要阻止他们进山?”有人上来禀报和询问。

    胡莲和尼尔王互视,胡莲淡笑:“看来有人想给额蓝山谷再多添一些冤魂。”

    尼尔王在心中对那斯坦鬼巫的能力重新下了评估,同时下令:“除了红角族人,其他两族人如果劝阻不管用,就随他们进出。”

    等传令人下去,尼尔王问胡莲:“要不要去额蓝山谷外看看?”

    胡莲眼看远方,道:“再等等。”

    了解斯坦能力的他,可不想在这时候跑过去送死。那个斯坦疯狂起来……啧!

    额蓝山谷中,阴风阵阵。

    山谷的变化让小苏门吓得扑到严默怀里。

    大蟒蛇也露出了明显的紧张和焦躁。

    严默吃惊斯坦竟然能让阴魂具现,这满天满谷的阴魂连他看着都受不了,更何况不到十岁的小孩。

    苏门大概要做很长时间的噩梦了。

    严默看到斯坦用指甲划开了手掌心,沾了血的手指在天空和地面画了一些奇怪的图案,那些图案,竟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慢慢地扩散向周围。而凡是那鲜血图案扩散到的地方,那些死去的阴魂就飘了出来,并变得能让人普通人看见。

    斯坦抬起手臂,手指点向自己的眉心,身体以一种奇怪但优美的韵律慢慢摆动,他的口中似乎也在无声地呼唤着什么。

    远处,有人似被控制般,摇摇晃晃地走进山谷。

    那是一个无角人!

    而在这无角人身后赫然还跟着好几个似乎同样失神的人。

    “快!”斯坦只吐出了一个字。

    严默迅速把苏门塞给大蟒蛇,原战正在忙,没时间看小孩。

    那些被控制过来的无角人魔战士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他们很清醒也知道自己在干嘛,可他们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人在诱惑他们的灵魂前往某处。

    是的,他们知道自己的灵魂被诱惑了,因为他们脑中此时就像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迫切地要去某个地方,一个人则死命想要拖住自己不要去。

    可想要去的“想法”越来越重,终于压过另一个想法,最后就造成他们来了,但因为不是十分心甘情愿,结果走路的姿势就像喝醉酒一样。

    “护!”严默给自己加上护盾,迅速接近第一个人,快速道:“我给你解除奴隶骨,条件是向我效忠三十年,如果同意就躺下,不同意就离开。”

    那人震惊,心绪刚浮动,害怕被奴隶骨察觉,什么都没考虑之前先躺下了。

    后面的人走过来自然就看到了严默给第一个人解除奴隶骨的场景。

    小苏门嫩声嫩气,非常认真地跟这些人把他师父的条件重复了一遍。

    地上躺倒了一排。

    严默没有给这些人立刻解除奴隶骨,而是先隔绝了奴隶骨的惩罚作用,就像当初他对自己所做的一样,这样可以给他和斯坦争取更多时间。

    斯坦唤魂的节奏控制得很好,没有一下子就把所有人喊来,而是看严默解决完一批,再叫来另一批,时间上衔接得刚刚好。

    严默在给第一批人解除奴隶骨时就跟他们说明道:“为了不引起胡莲他们警惕,奴隶骨没有完全解除,但他们已经无法通过奴隶骨感知你们的灵魂波动,也无法惩罚你们。等出去后,我再给你们做彻底解除。”

    被控制的魔战士和魔巫们不怒反喜,他们现在还有点糊涂,都没搞明白过程,现在就给他们解除奴隶骨是好,但同样也会惊动控制他们的有角人,还不如弄成这样,他们还有个时间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在等第二批人到来的短暂间隔中,严默回答了第一批人的问题,给他们做了简单解释。

    第一批魔战士们用最快的速度推举出一人,让他询问严默:“你和你的伙伴在对抗有角族?帮我们也是希望我们对付有角族?”

    “对。”

    很好!这和他们的利益不冲突。“在我们效忠你三十年的期间,你会用奴隶骨控制我们吗?”

    “不会。”

    “那会供应补充能量的元晶和防身骨甲吗?”

    “这要靠大家一起努力。”严默明白了斯坦为什么说这些人要用拳头揍到他们服气,被他救了还敢跟他提条件!敢情这些人做有角人奴隶都有元晶和骨甲?仔细看看,还真有!

    不过胡莲想要用这些人,又不怕他们背叛,自然会给他们一定装备和能量补充。

    “可以先帮我们报仇吗?”

    “我可以先回家看家人吗?”

    “我需要确定我族人的安危。”

    “我女人和儿子还在他们手上,如果你能帮我救出他们,我……”

    原战抓起一块土板把这些人全部拍到了地上。

    第二批人来了,严默不再理会第一批人。

    原战捏了捏指节,开始挨个揍人。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心思,我的祭司既然能解除你们的奴隶骨,自然也能让它们恢复。如果你们还想再继续做有角人的奴隶,现在就滚,没人阻拦你们!想要留下的人,那就乖乖闭上你们的嘴,安顿族人还是救人,那都要看你们值不值得我们付出这个价!没人会凭白帮助谁,解除奴隶骨换取你们三十年效忠,愿意就留,不愿就滚,就这么简单!”

    胡莲和尼尔王还在王城神殿观战,等待最好的时机。

    而额蓝山谷远看着似乎越来越危险,跑过来看热闹的人在距离五百米外就感到了大地震动,越近,震动越清晰。

    山谷里的无角人魔战士和魔巫已经被斯坦全部唤来。

    最终,这三十二名无角人全部答应效忠严默,他们想不答应也不成,不说奴隶骨还没有完全解除,就只是严默主要目的是为了对付有角人这一点,他们也会暂时和这名青年祭司同仇敌忾。

    更何况那个可怕的鬼巫斯坦明显已经站到那青年祭司一边。他们不知道严默和那名高大战士的能力到底有多厉害,但他们很清楚他们中没有任何人能对付得了斯坦,就算绑在一起也不行。

    原战带走了这三十二人,埋伏到了山里,他们要在临走前,给胡莲等人一次绝对难以忘怀的痛击!

    最后,斯坦唤来了那名白角族女人。

    严默和苏门的眼睛一起盯到了女人身上。

    女人一步一顿,慢慢走进山谷,她脸上的恐惧几乎要凝成实质,可能她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想要来到这里,明明她所在的地点都是那些人规定好的。

    女人一身血衣,神情凄楚,目光哀戚,她看到了苏门,痛苦和恐惧的眼神猛然爆发出了剧烈的光彩。

    “苏……门……,我的孩子!”女人哭泣着,伸出了双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