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9章 章回51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笼罩在额蓝山谷上的黑红色异物刚一消失,过来看热闹和打探的有角人便察觉了。

    有些人按捺不住好奇心,试探着一步步靠近这座不高的凹形山,慢慢地就走进了山里。

    其他人看前面进去的人似乎没发生任何意外,山里也没传来惨叫或警示的声音,便也三三两两地往山里走。

    红角族人守在山的入口,只意思意思地警告了一下,并没有特别阻止这些人进山。

    过来查看的白角族长裘恩等人也要进山,却在看到派在苏门大巫身边贴身守护的战士桑叶出现后,停下动作。

    桑叶过来就说了一句话:“那位说,不管额蓝山里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他们没有主动求救,我们最好都不要进去。”

    裘恩没问那位是谁,除了那位默巫也没别人了,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怎么你会在外面?其他人呢?有没有跟在大巫身边?”

    桑叶沉默,他实在不想说他们都没能跟在苏门大巫身边进入山谷,因为那位默巫嫌他们会拖后腿。

    最终白角族除了极个别好奇心特别重的游勇和不知怀了什么心思的凑热闹者,绝大多数都没有进入额蓝山,反而退后了许多。

    黑角族看到红角族派人拦在山口,这两族现在闹得比较厉害,正处在“你不让我做什么,我偏要做什么”的别扭状态下,一看山谷里的异象消失,就一窝蜂地往山里跑,完全视红角族的警告为无物。如果不是很多人仍旧忌惮这座山的阴森和古怪,跑进去的黑角族会更多。

    而红角族得了上峰命令也不会真心去拦阻他们。

    红角族大多数人因为上面的命令没有进山,但他们离额蓝山靠得很近。

    有些人嗅出了危险的味道,可他们也和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平日生活太无聊,本来要举行的骨器大赛也没了,好不容易看到一点有趣的事情发生,又不牵涉到生命危险,就都跑过来看热闹了,哪怕现在有些直觉敏锐的人开始感到不对劲,也舍不得在什么消息都没打探到的情况下就离开。

    几乎所有在山外的人都在等待进山的那批人出来告诉他们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总有人会透露出一点苗头的。

    可是他们等啊等,没有等到那些人出来,倒是又等来了一批人进去。只不过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批看似游勇的红角人中有一位就是他们三族的唯一大祭司胡莲。

    胡莲进山时并不是毫无提防,相反,他警惕得很。如果不是他太想第一时间看到和得到那个无角人,他只会派手下来接重伤的斯坦和俘虏。

    尼尔王并没有跟他一同进山,而是在山外留下。

    胡莲带了足足百名的战士和神侍,都是高阶,出任何意外,都有一挡之力。而且只要发现山谷里有任何不对,山谷外的尼尔王就会立刻派人进来。

    但那也要尼尔王能来得及才行!

    在胡莲带人刚刚深入山谷,里面的人还没有发现异样,可外面的人已经先一步发现不对。

    哦,说错了,比外面的人更早发现不对的其实是最先进山的那批人。

    这批人在进山后全部在山中迷路,无论他们怎么走,都无法走到最中心的山谷。

    这些人走着走着就分散了,但也有些人一直都守在一起。

    “咦?”带头的游勇停下脚步。

    他的伙伴全都看向他。

    那游勇低头看自己手中指示方向的骨器,敲了敲,“不对啊,我们应该已经到达山谷位置了,怎么这里多出了一道崖壁?”

    大家下意识一起仰头看。

    只见面前的崖壁呈垂直状,就如一堵高墙一般竖立在几人面前。

    “啊!”一有角女子发出惊叫,手指高墙,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是不是看错了,你们看,这崖壁似乎正在长高?”

    那个带头的游勇苦笑,“原来不是我一个人看到这种变化,我还以为我眼睛出问题了。”

    “山壁怎么可能用肉眼看着往上长?”其他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是不是什么特殊骨器?”有人手掌摸上崖壁。

    “走,顺着这崖壁看看。”带头的游勇做下指示。

    其他人好奇之下也都跟着他走。

    结果走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一条缝,这崖壁似乎和整座山体连接了起来。

    山谷另一头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本该找到路的人都找不到路了,只发现堵在面前的高耸崖壁。

    已经进入山谷的胡莲感到有什么不对,回头看了看,刚才他们进来的小道已经看不见了,只看到高高的山壁……山壁?!

    那里明明是山谷口,哪来的山壁?

    再往前看,山谷的另一头尽头也出现了隐约的同样山壁。

    他就说哪里不对,他可从来没听说过额蓝山谷两头还有山壁存在,那样就不是山谷,而是天坑了!

    “有埋伏!小心!”胡莲第一时间给自己套上了骨甲。

    他带着的战士反应也不慢,可是自他们踏入山谷开始,他们就已经失去了先机,还失去了地利。

    原战在山谷中转了一个早上可不是白转悠的,何况他还带了三十二名魔战士和魔巫特意要留下这些有角人!

    “祭司大人!地面不对,我的脚……”护卫头领想要飞起来,可他的脚却像被地下的泥土吸住了般,花了很大力气都无法从突然变得粘稠的泥土里拔/出。

    其他护卫也发出了怒吼,“这该死的泥巴!怎么这么粘?”

    “不对!我在下沉!大家快离开!”

    “谁的骨器能喷出绳索?喷出去形成绳桥!其他人用火烧地面!再用冰水浇,然后迅速把自己拔/出来!”胡莲高声提醒众人。他也被泥潭陷住了,但他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第一个想出了解决办法。

    绳索、骨链等物速度被/操纵的战士射向泥潭外的大石或山壁,实在没办法的就射到地上。

    “该死的!谁这么缺德?把周围的树都挪走了?”曾经来过山谷的人破口大骂,他们想找个着力点都找不到,两边的山壁离他们较远,而原本长在山谷中的大量树木一根都看不到,连块大点的石头都没给他们留一块!

    无奈,火焰从骨器中喷向脚下泥潭,他们的骨甲可以耐得住一段时间火烧。

    眼看泥潭般的地面在爆裂的火焰燃烧下逐渐板结,埋伏的原战等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看他们突围?

    大量的水幕从天而降,如瀑布般冲向众人。

    火焰在大水的浇淋下变得越来越弱,地下的泥潭在大水的浇灌下越来越粘稠。

    百名有角战士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被泥潭往下拉,仓促间竟不知该怎么解决这个困境。

    “结木!”神侍们开始发挥作用了,他们的能力大多以辅助为主,他们的骨器也是如此。

    一颗颗种子被神侍们扔入土壤中,再用骨器的能量哺喂,那些种子肉眼可见地迅速长大起来。

    “结藤!”

    藤蔓在泥潭里生长得更快。

    战士们眼睛亮了,连忙抱住自己身边的树木,想要随着它的生长,一起把自己的身体从泥潭中拔/出。

    而身边有树藤的则想方设法拉住树藤,或躺到树藤上。

    就在这时,到现在还算沉稳的护卫中突然有人发出惊叫,原本还有大半身体露在泥潭外面的人“咻”的一下就不见了,只泥潭上冒起了几个泡泡。

    胡莲变色,“我们脚下有东西,大家快!”

    谁都知道要快点逃出泥潭,可那也要看人家让不让你逃走。

    泥潭中不知哪里冒出来无数藤蔓,这些藏在泥潭中的恶魔死死缠住每一个人,硬拖着他们往泥潭中沉没。

    从大战年代过来,又和西大陆魔战士等抢占地盘的胡莲对这样的攻击并不陌生。

    当初,就因为这些只有无角人和那些智慧生物才能掌握的异能,不知坑杀了多少有角人。

    有角人的大巫虽然也有神的宠爱,可他们少数几人的能力又怎么能比得上人数众多的魔战士和默巫?如果不是他们有骨器……

    胡莲并没有到绝望的境地,他还有后招没出,他在等,等那些埋伏他们的人出现。

    如果那些敌人不出现,他们就算能逃出去,也会逃得狼狈,甚至还可能再次遇到打击。这时候只有把那些躲在暗处的无角虫子们诱惑出来,他们才可能反过来抢占胜场。

    可是暗中的敌人实在太有耐心了,对付他们的招数也是一个接一个。

    胡莲等不下去了,再等下去,他带进来的人可能都要栽在这个小小的泥潭中!

    一只又一只小型骨鸟从胡莲手腕的存储骨器中飞出。

    这些骨鸟飞出来,立刻抓起胡莲和泥潭中还能看得见的人往上拔。

    除了骨鸟,胡莲还放出了大量骨兵。

    这些骨兵主动跳入泥潭,或推、或举、或背,努力配合骨鸟一起把人往外送。

    胡莲的储物骨器中放的都是保命的东西,除此之外,只要最宝贵的,他才会放到贴身储物骨器中。神殿宝库中的东西虽然也很好,但跟他贴身储物骨器中的宝贝们还是差上一截。

    有胡莲动作提醒,其他也带了储物骨器的人也纷纷寻找里面有没有能救命的东西。

    还真有人找出了一艘木船,那护卫又笑又哭,“我怎么把它给忘了!”说着就翻身往木船里爬。

    原战瞅瞅身边一名叼着野草的魔战士,“都准备好了?”

    魔战士吐出野草,跳起来:“就等您吩咐呢!”

    “动手!”原战原地消失。

    那魔战士立刻发出一声响亮的呼哨。

    所有埋伏在暗中的魔战士和魔巫全都配合着出手了。

    以小小的泥潭为中心,附近方圆五百米几乎变成了世界末日景象。

    而在末日疯狂笼罩下的百名有角人战士和神侍们,不到一分钟就陷入了绝望!

    “不——!”

    “啊啊啊!”

    “神哪,救救我!”

    “祭司大人!我救您出……呃!”

    “这是怎么回事?磐阿神在上!啊——!”

    临死前的惨叫响遍山谷。

    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杀死,却无力救援、也无法杀死敌人泄恨的胡莲大祭司狂怒。

    他已经把遇到危险的信号发出去,可到现在都没有等到外援,显然外援不是被阻挡住了,就是外面出现了什么突发状况。

    胡联推测得没错,现在额蓝山外已经大乱。

    那一天,额蓝山谷成了真正的噩梦之地。

    那天,凡是靠近该山谷边缘的人,无论谁都被那场突如其来的杀戮给吞噬了进去,除了极个别人逃了出来,几乎有近千的有角人在那座山中丢了性命。

    而这只是有角人内乱和崩溃的开始!

    山谷内。

    胡莲想过,那两名无角人就算再厉害也不过只有两个人,就算他们手上有高阶元晶可以补充能量,也不可能以两个人的能力就坑杀他们这么多人,因为他很清楚,再强大的魔战士和魔巫在施展能力时使用的不止是能量,还有魂力,而魂力是无法补充的,只能靠休息或者一些特殊药草来慢慢恢复。

    所以他进入山谷时几乎是有恃无恐。

    但现在这如暴雨一般,变化多端、节奏多样、手段频出的不同能力真的只是来自两个人吗?

    胡莲不是不知道有一批无角人已经投靠两人,其中不少人还是隐藏的魔战士,但这些人的能力比起他收服的那群顶尖者,相差何止一两层?他根本就不担心这些人能做出什么,如果这些人厉害,也不会被一些城卫就逼得无路可走。

    他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能力绝对不是那些顶多中低级的魔战士能使出来的,倒是他手下那批……

    对了,他还有一批人在山谷!胡莲想到他控制的那群魔战士,立刻手握控制骨器呼唤他们。

    一唤,没反应!再唤,仍旧没反应!

    那些被奴隶骨桎梏的无角人奴隶战士竟然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斯坦!”胡莲叫出了斯坦的名字,这时候大概也只有斯坦这样的鬼巫可以力挽狂澜。

    斯坦就在这时候慢慢走到了胡莲面前。

    胡莲身上的骨甲很特殊,可以为他抵挡绝大多数的攻击,如果没有后来的大肆攻击,只要有一点外力帮忙,他就能从泥潭中脱身而出。

    可是原战和那些魔战士都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就算无法立刻杀死他,也把他暂时困在了泥潭那一小方天地中。

    “你没受重伤?”胡莲看到斯坦,似乎明白了什么。

    当他操纵奴隶骨想要惩罚斯坦,却见斯坦没有任何反应时,胡莲反而镇定了,“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你脱离了奴隶骨控制?也帮助那些奴隶脱离了控制?你怎么做到的?竟然解除奴隶骨还能让我无法察觉?”

    斯坦没回答这个问题,嗯,他就是故意的,看胡莲那憋闷的样子他就特别舒坦。

    胡莲也不是好说话的,当下反击:“不错,几千年下来,你总算有点长进了,我还以为你会对骨器一直都不屑一顾。”

    “你说错了。我对骨器不是不屑一顾,而是我从不认可用智慧生物骨头制作的骨器,尤其是为取骨而取出的骨头。”斯坦对胡莲教训的口吻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他脸上也没有得意的笑容,眼神和表情都很平淡,但真实心情是否这样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呵。”胡莲也懒得反驳他这个理论,他们两个就是对立的两面,从价值观到人生观到信仰的神都不一样。“那我让你抓的人也没有抓到啰?”

    “你很在意那个人?竟然到这时候还要问他?”斯坦是真心好奇。

    胡莲:“他人呢?我都要被你弄死了,能见他最后一面吗?”

    斯坦:“不能。”

    胡莲:“……”

    斯坦看胡莲那郁闷憋屈的表情,轻轻笑了出来。

    胡莲也豁出去了,“我要见他!你根本没那个本事解除奴隶骨,是不是他帮了你?让他出来见我,我知道他肯定还没有离开这座山。”

    斯坦:“就不。”

    胡莲要疯了!这个斯坦生来就是折磨他的,当初差点弄死他,还害的他灵魂更不完整,如今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执着,结果他却把人藏了起来不让他见。

    “你信不信,就算我死了,一样能拖你一起?”胡莲的脸色有点狰狞,可完全无损他英俊到邪气的容貌。

    斯坦点头,“你确实有这个能力。”

    “让他出来见我!”胡莲几乎一字一顿。

    斯坦侧身。

    有人出来了,胡莲满怀希望看过去,却看到了一个满身野味和粗蛮的原始战士。

    原战大踏步走到胡莲面前,非常不客气地上下打量他,气死人不偿命地说道:“你想见我的祭司?呵呵,再死一遍看有没有可能吧。”

    此时,躲在暗处,抱着苏门看热闹的严默十分无语。

    其实他是打算出去跟胡莲见一面的,顺便还想问他一点事,可无论是斯坦还是原战竟然都不让他去见胡莲,两人的心思空前一致:都想硬憋死胡莲,他越想见严默,就越不让他见。

    严默对此也只能摊摊手,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家敏感的牲口小情人也不知从哪里察觉到异样,竟然对胡莲充满厌恶和剧烈排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