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20章 章回52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胡莲对原战回以鄙视的眼神,他打从心底看不起这些低贱愚蠢的无角人,不说东大陆,当初他们来到西大陆时,这里的无角人都还处在极为原始的状态下,只有个别大部落才有一点文明的痕迹。

    人类看到一群老鼠、一群猴子变成/人,会把他们视为同等的高智慧生物吗?

    胡莲就是这么看待无角人的,他甚至觉得无角人现在拥有的文明和一切都来自他们有角人的恩赐和福泽。

    而原战在看到胡莲不屑的眼神后,连一个字都没多说就直接动手了!

    胡莲也在同时爆发!他的身体在瞬间变成了无数飞虫。

    “不能让他跑了,一只虫子都不能放过!”斯坦似早有准备,当即怪吼一声,迅速划破手掌,鲜血飞洒向胡莲,手臂和手指一边做着古怪的动作,口中跟着发出奇怪的吟唱声。

    原战两脚深深插入大地,十级的神血战士能量在此时彻底宣泄而出。

    火焰狂卷,泥潭周围的土地眨眼间拔高合拢,绝大多数飞虫都被高温逼得向泥潭中心飞,也有部分飞虫尝试突破那火焰形成的无缝牢笼,可它们刚刚冲过去便全部化成灰烬。

    剩下的飞虫开始往地底钻。胡莲此时不是不后悔的,他被执念彻底迷住了眼,以至于没再一开始被困时就变成飞虫逃遁,弄到现在他似乎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该死的卑鄙无角人,今天的耻辱我记下了,只要本祭司能恢复过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无角人早就该从西大陆消失了。

    这时泥潭中的有角战士和神侍死得已经没几个,可原战为了万无一失,硬是再次做出了一个岩浆牢笼,这次的温度更高、里面还丧心病狂地添加了严默给他的毒/药。某人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一定要把那个红角人祭司给杀死!不能给他有一点逃生的机会!

    岩浆牢笼之外,是斯坦鲜血化成的血雾。

    岩浆牢笼在收缩,里面不知多少度的岩浆、和在高温下没有存在多长时间的毒/药,瞬间就杀死了除胡莲以外的所有人!

    有死掉的灵魂冲出牢笼,可刚撞上斯坦的血雾就发出直刺人脑的最后灵魂惨叫,继而彻底消失。

    一人负责解决肉身,一人负责干掉灵魂,再有躲在暗处的严默手握元晶给己方四人分别套上无敌护盾。三人第一次合作就默契得不得了。

    原战察觉岩浆牢笼中已无活物,当即双手一并。

    “轰!”岩浆牢笼收缩压迫,剧烈撞击在一起后迸起老高,就如火山爆发般。

    等原战把双手一分一抹,所有异象全部消失,岩浆落地,大地涌动,山谷温度慢慢降低。

    严默牵着苏门的手从暗中走出,“胡莲就这样死了?”他不相信这人竟然这么容易就死了。

    原战很肯定地道:“一只虫子都没逃出去。”

    斯坦却紧紧皱起眉头,“我没有抓到他完整的灵魂,他肯定还没有死绝。”

    “不完整?什么意思?”严默听到胡莲的灵魂没有全部消失,反而觉得这才合理。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干掉,那个人没后手才奇怪。

    斯坦愤怒地用力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膛,“我早就应该想到,那狡猾的有角人既然能把身体变成无数的飞虫,他一定会在某处留下一部分/身体。上次就是这样,身体缺了大半,他也慢慢养了回来!”

    严默关注的重点是:“你说他现在不但身体缺失了大部分,连灵魂也是?就这样,他还能重新复活和恢复?”

    “对,这是他身为大祭司的能力,也是他们有角人说胡莲受到磐阿神宠爱的最大证明。只是他们不知道胡莲能把身体化作无数飞虫,还能把灵魂分割成多个放到那些虫子身上,他们只看到胡莲不会死、不管受到多重的伤都能在岁月中慢慢恢复。而胡莲只要一恢复,无论谁在大祭司位置上都得立刻把位子让给他。当年尼尔王能坐上王位有一半靠的就是胡莲。”斯坦懊恼。

    “他恢复要多长时间?”严默追问。

    斯坦回答:“这要看他手上有多少精血可以吸收,他的无角人奴隶可不止今天派出的三十来人。偏那个尼尔王对胡莲比对伴侣还忠诚,而且他也需要胡莲的支持,所以尼尔王一定会抓捕大量无角人魔战士甚至普通人给他吸收,就是抓有角人,恐怕他也舍得,只要胡莲能尽快恢复。”

    原战面色阴寒,“尼尔王交给我。”

    斯坦一拍严默肩膀,“你也不用太担心,这次胡莲伤得比上次被我同归于尽还重,就算他手上收集了足够的精血,光是吸收消化也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我们把有角族搅得天翻地覆!”

    严默摸摸下巴,莫名觉得胡莲的不死能力与他有点相似,虽然他的身体不能化作飞虫,但理论上他的身体哪怕只剩下一点灰烬,只要有一个细胞还活着,他也能利用能量慢慢恢复,这点在他上次变成焦肉时就已经证明。

    “你能抓捕或者消灭我的灵魂吗?”严默突然问斯坦。

    斯坦瞥他,很干脆地回答:“不能。我之前试过,你的灵魂不但十分凝实和稳固,且似乎被某个强大的巫者保护了起来,如果我动你的灵魂或者杀死你,那些阴魂告诉我,我一定会受到极为可怕的诅咒。”

    咒巫!严默和原战同时看向对方。原战立刻想:等回去以后,一定要对那老头更好一点。

    严默感动得一塌糊涂。他都不知道他师父竟然对他的灵魂下了诅咒保护,虽然这个说法说起来挺古怪的。

    “走吧,胡莲到现在没出去,那些有角人肯定会忍不住派人进来查看,我们先出去找个地方给你们解除奴隶骨,然后再看……”

    “用不着。”斯坦迈步向山谷外走。

    “哈?”

    “我们现在的状态,也没人能用奴隶骨控制我们对不对?”

    严默点头。

    “那还等什么?那么多有角人在外面,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没能彻底解决胡莲的斯坦满心邪火无处发泄。

    “当然不能。”原战也十分不爽,两次岩浆牢笼竟然都没能杀死最想杀死的人,这让他十分郁闷。

    严默这个有束缚在身的只能假惺惺地阻止道:“外面那些有角人没有攻击我们,不如这次就放过……”

    “来不及了。”斯坦仰起头,似乎在听仙乐一般,表情微陶醉地说道:“你没听到惨叫吗?那三十二人恐怕早就对他们动手。”

    啊!严默都把那三十二人给忘了,侧耳细听,山谷外面果然传来了异样的声音。他就说那些人怎么躲在暗处没有出来,原来他们已经转移战场!

    小苏门唰地抬起头,“师父……”

    严默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转头对两人道:“请尽量不要动白角族,我和苏门去通知他们离开。”

    斯坦没吱声,原战表示心里有数。

    “默,把他们带上。”原战解下育儿袋交给严默。

    严默沉默着系上育儿袋,带着苏门离开。

    严默刚走,原战就借着山石跳上峰顶,扬声高喊:“有角人听着!你们的大祭司胡莲已被我们杀死!从今天开始无角人将不再受你们有角人压迫,任何有角人敢对无角人动手欺凌,我原战必将取你们性命!”

    “哈哈哈!胡莲那个真正的魔鬼终于死了!有角人听着,从今天开始……”山谷外传来疯狂的大笑声,随后就有人与原战同样对有角人进行了宣战。

    三十二名从压迫下解脱出来的无角人,也许有人已经习惯了奴隶的生活,可也有人已经被压迫到极点,就等着一个爆发的机会。

    而无论心中怎么想,这些刚刚脱离桎梏的人都需要一场杀戮来发泄他们心中的怒火和憋屈!

    只要想到他们曾经在有角人手上受到的罪,想到他们跪舔那些有角人,想到那些有角人把他们当最下贱的畜生一样凌/辱,想到他们被逼杀害同族就只为了求活……

    被有角人称为祸乱之始的屠杀开始了!

    而造成这场祸乱的祸首一开始也没想到会波及到那么多人,严默是想过要减少有角人的战力,但他和原战定下的战略计划主要以杀死首恶为主,分离三族为辅,并不想对有角族造下太多杀孽。

    虽然有角族对无角人残忍、冷酷,对其他智慧生物也无法做到平等看待,但不管怎样残暴的种族,也并不是人人都嗜杀,有角人和无角人磨合了这么多年,早就有不少有角人呼吁要提高无角人的地位,也有有角人对无角人充满同情和善意的。

    而严默更是有着赞布这样一位相当于半师身份的有角师父,现在又有了苏门这么一个小白角徒弟,说句难听又冷酷的话,就算西大陆的无角人死再多,对严默这个自私又没什么正义感的家伙来说也不过是别人的事,如果有角族不是脑抽想要侵略东大陆,而他又正好被“送”到他们的老巢,他也不会这么快和有角人杠上。

    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怎么发展就能怎么发展,人心永远都是最难掌握的东西。

    严默和原战想要利用那三十二名魔战士和魔巫埋伏胡莲派来的人手,他们也确实得偿所愿。可两人都没有想到那三十二名无角魔战士在脱离了奴隶骨的桎梏后,积压过久的愤怒和怨恨全部爆发了出来,只是埋伏了一支有角人战队根本无法发泄他们的血海深仇,这三十二人见了有角人的血后彻底红了眼,首当其冲倒霉的就是靠近额蓝山谷的一众有角人。

    这样的突发状况,严默忙着哄徒弟是真的没想到,可原战这个从小在奴隶愤恨中长大的原始战士也没想到吗?

    严默不敢深思,他只庆幸自己赶得快,也庆幸白角族距离额蓝山最远,这让他和苏门及时通知了他们逃离。

    如果只有严默,也许裘恩还不会退。但苏门这位小大巫也认真跟他说:“走!保留我白角族的实力。”

    裘恩退了。

    而负责监视白角族行动的某些红角战士这时已经顾不得白角族的动向。

    胡莲大祭司死了,被无角人杀死了!这个可怕的消息如狂风般迅速卷席了所有有角人。

    尼尔王当场发狂,带着手下就要冲入额蓝山。

    可不用他冲进山谷,无角人的攻击已经降下!

    原战没有先动手,直到有角人开始攻击他,他才还手。

    严默带着苏门,不好再返回战场,只能站在远处观战。

    三十二名高阶魔战士和魔巫,加上一个以救援和保护无角人为名的十级神血战士原战,这三十三个人能对山外的有角人们造成多大的伤害?

    可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三十三人,而是单单只有一个人的鬼巫斯坦!

    天空中,那黑红色的阴魂再次大量浮现,这次它们不再只凝聚在山谷上方,而是争先恐后地扑向了活生生的人群。

    山顶上,满身刺青的斯坦以自己的鲜血为祭,绘成巨大的巫纹。

    血红色的巫纹一点点变大,几乎笼罩住整座山头。

    “去!以有角人的灵魂平息我死去族人的怒火吧!”

    血红色巫纹嗖地飞向山外有角人人群。

    尼尔王正在和原战作战,抬头看见天上的巫纹,眼眸猛地收缩,当即疯狂大喊:“撤!都给我撤!退出额蓝山!快!”

    尼尔王竟不顾还在作战中,返身就逃!

    只有了解鬼巫能力的人才知道鬼巫到底有多可怕。他可是亲眼看到过这个鬼巫用同样的巫纹杀死了整整一个超大贵族的上万名人口!

    当年那个贵族是他竞争红角族长和王位的最大对手,而对方不知做了什么惹得胡莲大怒,后来胡莲就派出了斯坦。

    一夜间,那个家族所在的小城中的所有活口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去,巫纹所到之处,没有一个人能逃过,每一个死去的人身上都没有一点伤口。

    为什么鬼巫会反噬?

    难道胡莲真的已经死了吗?

    尼尔王不相信,那位最受神宠爱的大祭司怎么会就这么死去?

    可如果胡莲没有死,被胡莲亲自控制的鬼巫斯坦又怎么敢对他们动手?

    如今鬼巫没有了控制,又身怀不知多少年累积下来的怨恨,他们有角人要怎么对付他?

    尼尔王大声呵斥战兽,他要回去看看他的祭司大人是不是真的死了,他不相信……

    原战已经认出尼尔王,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他,当下尾随他而去。

    王城神殿,某处地底深处。

    这里像是一座深广的地下宫殿,正中间有一座祭台。

    如果严默在这里,他一定会觉得这里很眼熟。

    这里的一切都很像位于九风巢穴下面的有角人传承之地,骨头搭建的阶梯,还有一座神秘的祭台。

    祭台上,一团飞虫凝聚在一起慢慢飞舞,渐渐的,飞虫黏合到一起,变成了一颗正在跳动着的血红心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