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21章 章回52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尼尔王死了。

    就死在申屠城城门口。

    当时他正急着赶回王城,他记得胡莲曾跟他说过,如果他遇到生命危险,其他什么都可以先不做,最主要的是先把早就准备好的一些高阶魔战士绑到他寝宫的锁身柱上,每当一名魔战士消失,就再绑一个。

    可他刚疾跑到城门口,就见有一批王城侍卫从城里冲出。

    这些侍卫看到他大喜过望又大悲,领头人冲过来,拜倒在地,痛苦地颤声禀告:“陛下,王后陛下和众位殿下……”

    尼尔王不得不勒停战兽,焦急又不耐地厉声质问:“他们怎么了!”

    “回禀陛下,王后他们、他们……”

    “说!”尼尔王一脚踹翻侍卫头领,他恨不得立刻赶回王城神殿,这些人却来拦他的路,又不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侍卫头领爬起来,终于咬牙说出事实:“他们都被人暗杀,只有……”

    “什么?!”尼尔王满是胡莲安危的心脏受到重击,身体在战兽上都摇晃了一下。他也许对王后没有多少爱意,但对于一直支持他并给他生育儿女的王后始终都有几分尊重,而他对三个儿女的重视仅次于胡莲,他疼爱活不长的小儿子,尽心培养有能力的大儿子,对唯一的女儿也同儿子一样看待。

    如今却有人告诉他,他的妻子和儿女都被人杀死了?偏偏他最重视的祭司胡莲也生死不明!

    尼尔王心神大乱,一时感觉整个天空都塌陷了,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到侍卫头领还没有说完的话。

    “陛下,王后她……”

    就在这时,尼尔王连同他的坐骑突然一起沉入地底。

    “陛下!”

    “快救陛下!”

    申屠城门口大乱!

    原战一直跟在尼尔王身后,他在寻找最佳的下手时机,务必要一击必杀。

    尼尔王身周还有许多高阶神甲战士在保护他,又在疾速跑动中,他并没有把握能把这些人一个不留地全部坑杀。

    不,不是没有把握,而是他要弄死这么多人,在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势必会弄出十分大的阵仗,到时大地崩裂、岩浆迸发,这一片土地包括草木虫兽在内不知要死多少生灵。

    那个敌我不明的元洲一直在盯着他,如果他做得太过分,说不定就给了那鸟人帮助红角族的借口。而他连续全力施展,如果那时与元洲对上,他胜利的把握并不大。

    为此他只能选择偷袭,好尽量不波及太多生命。

    原战原本以为要跟随尼尔王到王城宫殿,花时间等到他最松懈的时候,哪想到在申屠城门口就遇到了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野蛮的原始人可不会讲究什么光明正大,更不会跳出来说要跟敌人阵对阵地厮杀。他们只比野兽多了一点人性,但当他们遇到威胁时,这点人性则可以随时化为兽性。

    原战深知不会再有这样的好机会了,等尼尔王回城,就算他能松懈下来,身边也势必会围上一大群高阶神甲战士。王城中还有一个危险的不确定因素元洲,元洲虽然遵守诺言,困住九风后就没有露面,但谁知道他会不会因为伴侣的请求而出手救尼尔王一命。

    于是,就是现在!

    尼尔王身上有众多厉害的骨器,包括能禁锢住魔战士能力的禁魔骨链。

    因为之前刚受到袭击,他把骨链就抓在手中。如果是平时他足够冷静的时候,这时为了防止偷袭,他一定会先使用神骨甲飞起来,再让跟着他的侍卫警戒,同时让申屠城准备好骨炮攻击,再叫出大量的骨兵采用骨海战术消耗跟踪他的魔战士的能量。

    尼尔王并不知道原战在跟踪他,但如果是他冷静的时候,为了绝对安全,他一定会这么做。毕竟额蓝山离三城都不远,那些逃脱奴隶骨控制的魔战士随时随地都可能攻击过来。

    可是尼尔王到达城门口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下达这些命令,就算他有这个意识,也在妻子儿女尽皆死亡的剧烈打击下忘了个一干二净。他需要时间去想起来,而他的手下也需要时间提醒他。

    可原战没有给他这个时间,就趁着他最心神动摇、最没有准备的时候给了他致命一击!

    而原战考虑到有胡莲没有死绝的前例在,把尼尔王杀死还不够,还把他粉碎得不能再粉碎。为了保万无一失,他连战利品都没要,包括储物骨器在内,全部销毁,跟着尼尔王的尸体余烬一起沉入地底深处的岩浆流中。

    不说申屠城门口和红角族上下乱成什么样,且说额蓝山这边。

    当天,除了事先离开的白角族,恐怕就只有尼尔王带着少数高阶战士冲出了那个屠杀场,其他有角人全都有来无回!

    额蓝山谷在那天开始成了真正的禁地,短时间内没有一个有角人敢靠近她五百米之内。

    斯坦等人索性哪里也没去,就在额蓝山请严默帮他们彻底解除了奴隶骨。

    斯坦的奴隶骨在心脏,比较麻烦,严默就把他留到了最后。

    等斯坦再次醒来,他的奴隶骨已经取出,就连伤口都已经长好。

    “你的治疗巫术很好。”斯坦侧头,看着门口的两个人,由衷夸奖。

    正在和原战说话的严默回头,笑了下,“你醒了?”随后又转回头拍拍原战:“好,就照你说的做。”

    原战捏了严默脸蛋一下,对里面的斯坦点点头,转身离去。他要做的事情很多,没时间耽搁。

    严默进屋,走到斯坦身边,很自然地坐到床边,抓起他的手腕给他把脉,片刻后笑道:“你的消耗很大,那种大型巫术也不是随意能施展的吧?”

    “嗯。”斯坦靠在墙壁上,并不在乎严默明晃晃地刺探,许久没有感受到自由的他心情非常好,这时严默哪怕揍他一顿,他恐怕也不会与其翻脸。

    “神不可能任由我们使用他们赐予的能力,但再杀几万个有角人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只不过事后我会沉睡很久很久。”

    “……我想我们没必要杀那么多人。”

    “孩子,你太天真了。”斯坦的笑容那么柔和,可他说出的话却真实到残酷:“不把敌人打到痛,不把他们的中坚力量消灭个彻底,不把他们杀个血流成河,不让他们想起无角人就害怕,那些会炼制和使用骨器的骄傲狂妄的有角人,又怎么可能和我们无角人平和地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天空下?”

    严默深吸气,“你说的对,但是……”

    “没有但是。你作为祭司,必须学会取舍,必须学会心硬,你这样可不行。”斯坦板起脸。

    严默心想我还不够心硬吗?但一杀杀几万人,且这个杀戒一开,就不可能在几万人就停下,到时死人太多,指南都算我头上怎么办?

    好吧,严默承认自己到底是受那个和平世界影响太多,他就算自诩心硬如铁,也无法对动辄几万乃至几十万甚至更多人的生死做到无动于衷。他只是个比较冷血、稍微变态的医学研究者而已,又不是战争狂魔或有反人类病。

    “斯坦大巫,您以后有什么打算?”严默明智地转移了话题。

    “收拾有角人,扩大无角人的地盘,如果不能宰光有角人,就让有角人给无角人做奴隶。”斯坦坦言。

    严默小心肝狠狠颤抖了一下。他真的好想跟指南说:看看!比起这里的原始人,我这个被流放的简直弱爆了。这些土著大巫才是真心狠手辣,上来就玩种族灭绝!

    虽然能理解,但是他不能这么玩啊。

    “咳,我们先从分化三族开始吧,其实我觉得白角人还是能处处的。”

    斯坦嘴角浮起讥笑,“他们的能相处是建立在他们如今的势弱下,骨器就是由白角族大巫创造,如果论起罪过,他们白角族才是一切罪孽的源头。”

    斯坦越发觉得一定要给“善良的”严默祭司培养一个心狠手辣的首领才行,嗯,那个原战看着就不错,有胆识会动脑,能力也非常出色,等会儿就去跟他好好聊聊吧。

    严默捂额,这要怎么往下谈?

    “蠢爹!你救了他,你才应该是强势的那个。你想让他怎么做,不用问他,直接命令他就好。”好久没有出声的巫果在严默脑海中发出稚嫩却霸道无比的言论。

    严默:“……”被儿子教训心好痛。

    “我们要尊敬前辈。”严默一本正经地教导儿子。

    “你是怕打不过他吧?”巫果毫不客气地揭露真相。

    严默脸都不红地承认:“他的控魂术确实很厉害,防不胜防。这样的人如果不能彻底收服,要么杀死他,要么敬着他,别无他法。”

    “蠢爹,别忘了你的最初目的。”

    被儿子一句话点醒的严默:操哟,我这么纠结干什么?斯坦再厉害,他能一个人对付得了整个有角族吗?他如今还不是想利用我和原战的能力?而我又不需要留在西大陆统一无角人,我的最初目的只是要闹得西大陆大乱,让有角人无暇再去侵略东大陆,给东大陆和九原成长的时间就好。

    那么我干嘛非要收服他,或者非要和他合作?就把斯坦和那些无角人魔战士留在西大陆,让他们自己折腾不就好了?只要我和原战走之前,再给他们加把火。

    “蠢爹,”

    “蠢儿子,你再叫我一句蠢爹,信不信我立刻把你扔掉!没大没小。”

    “切!”压根就不信他爹会扔掉他的巫果接着又放出了一个更大的炸弹:“对啦,默爹,忘记跟你说了,我差不多就要出生了,你赶紧找一个能量充裕的地方。”

    “什么?!”严默顿时把所有算计全都抛到了脑后,腾地站起,直接失声问道:“你和嘟嘟要出生了?”

    斯坦抬头看严默。这青年在和谁说话,谁要出生了?说起来,他似乎感觉到两股微弱但很顽强的灵魂波动,这两股灵魂波动似乎就来自青年系在胸口的那个奇怪的袋子中?

    严默冲出了这栋被原战临时造出的石屋。斯坦胡莲有角人无角人什么的,现在都是屁,谁也不能跟他的两个儿子比!

    坏心眼的巫果掩藏了一句最重要的话:要出生的只有他,嘟嘟……还早着呢。

    巫果其实也感到奇怪,嘟嘟和他吸收的能量一样多,他们的培养条件也一样,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快要出生了,可嘟嘟却还没有反应呢?

    巫果想不通就不去想了,只想到自己可以抢先出生做大哥就特别开心!

    冲出去的严默又返身跑了回来,他忘了原战不在,暂时不能和他分享这个喜讯,“斯坦大巫,您知道这附近有能量特别充沛的地方吗?”

    斯坦挑眉,“你刚才说谁要出生了?”

    巫果嘟嚷:“之前那个恶魔深渊就不错,那里能量充沛,尤其下渊那个湖泊,我们就去那里好了。”

    严默激动的心情略定,“是我的孩子,他们就要出生了,但他们需要一个能量充沛的地方。”

    “哦?难道是天生的魔战士?不过你怎么知道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是魔战士?”斯坦的目光忍不住溜到严默胸前的育儿袋上。他有好多疑问,却因为不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严默这个人本身就逢人只说三分话,今天只不过喜讯来得太突然,他有点失态,如今冷静已经逐渐回来。不过说都说出口了,他也没怎么隐瞒,七分真三分假地跟斯坦解释:“我的孩子确实比较特殊,我能感觉到他们,您能操控灵魂,想必也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对吗?”

    斯坦没有否认,但他有一个必须要问的问题:“你的孩子就在你胸前的袋子中?”

    “对。”

    斯坦唰地坐起身,“你的孩子不是女人生的?他们怎么会被你装在袋子里面?这个袋子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

    严默笑着打断他,“抱歉,有些事情我不能跟您说得太详细,这涉及到我族大巫的一些绝密传承。我只能跟您说,我的孩子是我自己生的,不过我不需要像女人一样大着肚子怀上九个月。您可以理解为,我先生下两枚……种子,然后把种子放到这个育儿袋中培育,等他们身体发育完全,能量足够就可以破土而出。”

    斯坦张大嘴,看严默的目光要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严默坦然受之,他一点都不觉得亲自“生”下两个儿子有什么好羞耻的,上辈子如果他有这个功能,他一定会拿自己做试验。

    斯坦沉默了好一会儿。

    严默以为他接受不了,耸耸肩,正待找个借口离开,就听斯坦非常认真地跟他说道:“如果我加入你们族,能告诉我这个生孩子的秘法吗?我也想生一个。”

    严默:“……”

    斯坦一把抓住严默的手,带着深深的期盼,特特特诚恳地乞求他:“我可以用我的灵魂起誓,如果你同意让我加入你们的部族,并告诉我像你这样生孩子的秘法,我一定不会背叛你、不会背叛你们的部族,我会永远留在你们的部族。只要你答应我,等我的孩子长大后,允许他离开你们的部族去延续我曾经的部族就好。”

    “咳!”祖神在上,这个发展他真的没想到!严默想要挣脱出自己的手,可斯坦抓得他太紧。

    “你也看到我的能力了,如果我加入你们部族,一定会成为你们的臂助,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对你的祭司之位产生任何威胁,相反,只要不违背我的意愿,我可以听从你的命令。你们部落有长老吗?我可以做长老。”

    严默几次张口都被斯坦打断,一直等到斯坦说完他想说的,才问出他想问的问题:“你没有直系后人吗?”

    “没有。”斯坦好像怕严默跑了一样,还是不肯放开他的手,就这么抓着他说:“胡莲说给我留下了直系族人,但那些族人都不知过了多少代,我的血脉早就薄弱的快要察觉不出,更不要说在他们中间挑出一个能继承我能力的大巫。”

    斯坦用两只手把严默的两只手包在中间,低头吻了吻他的手指尖:“众神在上,我本来已经放弃了希望,只想着能留下那些后代也算延续,可是你来了,不但为我解除了奴隶骨,还给了我更大的希望。我的默巫啊,你是神赐予给我的最大宝物,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守护你,我用我的灵魂发誓。”

    严默嘴角快要抽到耳朵边,这个姿势太暧昧了。妈呀,幸亏他家那个小醋坛子不在。否则别说和斯坦合作,不立刻打起来就不错。

    “如果您想要孩子,也不需要非得到这个巫法吧?您完全可以……”

    “找个女人?不,既然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延续我的血脉,又何必在我的血脉中参杂其他不纯的血。”斯坦很肯定地道:“你们族这个秘法是不是能保证生下的孩子一定具有魔力?不要隐瞒我,你刚才已经说了。”

    “呃,这个也不是绝对,而且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说了这两个孩子是我的生的,但这两个孩子不止延续了我的血脉,还有……我的战士的。”

    “原战?”斯坦眉头微皱。

    “对。”

    也不知斯坦想到了什么,很快他的眉头就舒展开,“我明白了,是需要另一名魔战士,而且越高阶越能生出天生魔力的战士或巫者,对不对?”

    “那您也可以找一个高阶女魔战士或女巫。”

    “你是要我跟一群女人交/配?只为了让她们生孩子?你当我是什么?”斯坦的表情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严默晕死,“这种方法才最自然吧?”

    斯坦看了严默好一会儿,放开了他的双手,“我已经失去让女人拥有我血脉的能力。”

    啊!严默有点尴尬,他并不是想逼出斯坦这个秘密,作为医生,他觉得无所谓,但作为男人,恐怕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自己失去传播后代的能力。

    斯坦忽然笑起来,“我能勃/起,能享受男女间交/配的欢愉。我只是不能留下后代了而已,这是所有高阶魔战士和魔巫都有的问题,不止我一个。”

    严默惊讶,这个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怎么,你不知道?”斯坦神情放松下来,“我以为你是知道自己不能留下后代,所以才用了这种秘法。”

    “您说的高阶?”

    “当魔战士和魔巫的能力达到一定高度后……我不知道你们那里怎么划分战士的级别,我们就分低、中、高三阶。当我们达到高阶后,想要再留下后代就很难很难,几乎不可能。所以我们那时候的战士和巫者都知道一定要在能力进入高阶前留下后代。”

    严默不清楚东大陆的神血战士和巫者们知不知道这个事情,但想到那边的人生孩子都很早,恐怕他们要么没有留意到这种情况,要么就是留意到,但还没有传入他耳中,毕竟他和东大陆那些势力的人接触才不久。

    “所以你族这个秘法很宝贵,是真正的神的恩赐。如果你说出这件事情,并以此为奖励,其他人不说,只那三十二人,恐怕有一大半都会真正愿意忠诚于你,包括我在内。”

    严默没有立刻开口。

    巫果大概睡够了,这时活泼得不得了,学嘟嘟叫:“爸爸,答应他,那娃娃果还多着呢。再不行,等我出生,你把那棵树交给我来种,管保长出多多的果子。”

    严默从指南那儿深刻了解过娃娃果的功能,也知道娃娃果确实有这个能力,而且培育的过程还不像他们这么麻烦。

    因为巫果和嘟嘟都已经有自己的灵魂,巫果还有自己的本体,所以为了让他们和娃娃果顺利融合,才会有先放到他肚子里孕育,再生出来,然后再放进育儿袋的过程。

    如果只是利用娃娃果培育后代的话,只要用父母双方的精血浇灌还在树上的娃娃果,等娃娃果吸饱了能量落下,再寻找一个能量充沛的地方让其继续完成肉身和灵魂的生长,等娃娃果裂开,一个真正的具有血肉的娃娃就能诞生了。

    总而言之,娃娃果兼具了把精血转化为精/子和卵细胞,再把它们受精,继而充当子宫的各项功能。

    “请给我时间考虑。”斯坦的条件虽好,但严默仍旧没有当场应承。

    “爸爸,为什么不答应他?”巫果不明白,“难道你不想多个厉害的打手吗?”

    “笨!这么宝贵的秘法,哪能这么轻易答应,我刚才可是说了,这是我族的巫者传承。”

    “哦……爸爸你好坏哦。不过我喜欢!”巫果嘎嘎笑。

    听到巫果的笑声,严默想九风了。这几个小的经常处在一块儿,一些小习惯都互相传染了。

    说到九风,九风小爷这时在干什么哩?

    九风在元洲那儿得到不少雏鸟喜欢的小玩意儿,又被元洲传授了一些施展种族能力的小技巧,着实好好地琢磨了一阵子。

    可是九风除了闭关睡觉,平时就不是个能沉得住气的。等他掌握了几个技巧后就不肯学新的,闹着要去找他的默默和两个弟弟玩。

    元洲都不知道他哪来的弟弟。他们人面鲲鹏产卵不易,通常一对伴侣终生能有一只小鸟就很幸运,有时还不得不用一些特殊方法来获得后代。像他,就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鸟蛋的影子,不过他们人面鲲鹏寿命长,也不急就是。

    九风闹了几次,见元洲怎么都不肯放他出去,他就老实了……才怪!

    咱九风小爷跟着默大祭司早就学得狡猾狡猾的,见直接闹腾不行,就开始麻痹敌人。

    而元洲也没想到一只小小鸟会跟他耍心眼,见他老实了,还特地送了他好些宝贝,并好好安慰了他一通。

    九风宝贝照收,逃跑的心一点没变。于是等到元洲放松警惕,跑去和伴侣粘粘糊糊时,九风顺着屋子里的烟囱溜走了!

    溜出来的九风刚想去找严默,转而又想到好多天没见了,就这么空爪子去不能显示他山神大人的伟大,遂决定要弄一点好东西去讨自家小两脚怪的欢心。

    有角人的王城这么大,好东西在哪里呢?

    九风变到最小身形在王城里飞来飞去,不久他瞄上了一个衣着华丽的有角妇人。

    他瞄上这个妇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对方明显身份很高,见到她的人都称呼她为王后,可这位王后在进入某处宫殿后,行为却变得鬼祟起来。

    她打开了一面墙,墙里出现了深深的向下的阶梯。

    女人提起裙摆,走下阶梯。

    九风在墙壁合拢的一瞬间,跟着飞了进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