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3章 章回52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斯坦和那三十二名魔战士已经准备好出发,斯坦过来问严默什么时候走。

    严默反问斯坦:“那三十二个人都值得相信吗?”

    斯坦想了一下,回答他:“我跟他们接触不多,你需要自己观察,其中有人恨有角人入骨,但也有奴隶做长了就投向那边的。我只能说那些人各有各的想法,又都是强者,你想彻底收服他们恐怕还要花些时间和精力。”

    严默一点都不打算在那些人投放时间和精力,最后愿意跟他的,他就带着,不愿意的,他也不乐意要。

    但他没有这样和斯坦说,而是点点头:“行,我有数了。”

    夕阳那边准备了至少三个以上的秘密窝点,有实有虚,实的就算了,免得那些人中有那么几个脑筋不清楚的,引来有角人就不好。

    “我们往东走。”严默没说最终目的地在哪里,斯坦也没问。

    严默最后问那三十二人,“你们中如果有想离开的,现在就可以离开。”

    三十二人愣了愣。

    “你愿意放我们离开?”有人尝试地问。

    严默露出招牌的亲和笑容,“当然,我在给你们解除奴隶骨时就跟你们说过,如果你们愿意留下帮助无角人抵抗有角人最好,如果不愿意也没人会勉强你们。”

    三十二人不吭声,好多人看向斯坦。

    斯坦把玩着新衣的腰带,他赤/裸的身体如今罩上了一件衣袍,由严默友情提供,因为衣袍的料子为鲛纱,穿起来极为舒服,斯坦看起来似极为喜欢这件新衣服。

    严默哂笑,“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如果你们觉得就这样走不安心的话,那么就用珍宝或高阶元晶来跟我交换好了。”

    这话一出,三十二人顿时全部安心。在他们想来,世上就没有白吃的烤肉,奴隶骨那么复杂的东西,这年轻巫者怎么可能什么代价都不要地就给他们解除?事后还肯放他们离开?

    如今严默说用珍宝和元晶交换,他们就放心多了,这样他们走的时候也不觉得亏心。

    这些人虽说是奴隶,但因为身份特殊,胡莲对他们的供养还算上心,元晶之类不说足够用,但勉强存下几个还是有的。有些人平时出来做任务偶尔也会发现一些特殊物品,虽说回来后储物骨器必须上交给胡莲过目,但胡莲也不会什么都要,这样长时间下来这些人手里多多少少都积攒了一些东西。

    虽说他们的家当表面上都在神殿地宫,想要取回没那么容易,但这些人也没有真正的笨蛋——真的笨蛋早就在一次次任务中死光或者给胡莲吸收,这些人真发现什么让自己心动的宝贝都是在外面藏了起来,哪会带回去上交给胡莲。

    胡莲对此心里也很清楚,但他要用这些人,也不好对他们太过苛刻,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三十二人彼此商量了一番,决定还是先跟严默走,然后去找了珍宝再过来和严默交换自由。

    其中也有脸皮厚的,压根就不打算拿珍宝或元晶出来交换,但现在大家都不动,心里有个别想法的也不敢动,只准备在日后再找机会偷溜。

    就在大家准备出发时,“桀——!默默,快来看看大战战,他不行啦~”

    欢快(?)的熟悉叫声由远及近,灿烂的星空下一只大鹏鸟爪子下抓着什么飞向这边。

    众人一起警惕起来,有些人立刻藏起身形。

    巫果嘟囔:“那傻鸟回来啦,战爹要死了吗?”

    严默哭笑不得,连忙对众人道:“那是我的伙伴,不是敌人。”

    斯坦收起了要画血纹的手指。

    九风很快就找到了严默,非常准确地把爪中抓着的人形物体往他面前一丢。

    “砰!”

    严默听着声音都替原战感到疼。

    可原战却似毫无反应地趴伏在地上。

    严默蹲下,翻过原战,第一时间检查他身上有无伤口,第二则按住他的脉门诊断他是否有内伤。

    九风变小落到严默头顶上。

    斯坦眼中闪过一道惊奇,竟是一只人面鸟。唔,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这种鸟?

    九风小脑袋转来转去,也在观察众人。

    严默诊着诊着,狠狠皱起了眉头。

    原战此时身体中的生机极为蓬勃,按理这种脉象根本不可能致使人昏迷不醒。

    可严默连续拍打了原战几下脸蛋,又用金针在他某些穴道上扎了几下,原战也没有醒来。

    奇怪!

    严默抱起原战,对众人道:“我的战士受伤,我需要一点时间给他治疗。据我所知,红角族不会今晚就来攻打额蓝山,我们稍微迟一些走也没问题,但如果有人担心,可以现在就离开。”

    其他三十二人还没说话,斯坦先道:“撤走不急,你先给你的战士治疗,那些有角人绝不敢在晚上来额蓝山。再说……”他还不想就这么离开呢。

    斯坦发话,那三十二人有意见也变成了没意见,更没人提出要走。

    斯坦挥手,让他们就地休息。

    严默把原战抱进之前给斯坦做手术的石屋中——手术是在第二实验室做的,石屋只是遮掩。

    九风和斯坦跟进。

    严默拿出从王城宝库中顺出的骨灯十来盏,全部点亮,按照方位放好,石屋内顿时明亮如白昼,原战身体更是被照得纤毫毕现。

    严默当着九风和斯坦的面,眼都不眨地迅速把原战剥光,然后就开始仔仔细细一分一毫地给他做检查。

    “九风,你在哪里碰到的阿战?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吗?”严默一边检查一边问。

    斯坦在一边看着,他对严默的治疗手段很感兴趣,感觉和一般巫医很不一样。

    “知道啊。”九风这时见石屋中就他们几个,当下变成小豆丁,坐在床头把他和原战跟踪奇怪女人然后发现地底神秘飞虫和厉害骨人的事全部说出。

    斯坦看小人面鸟竟然眨眼变成小鸟人,脑中迅速闪过什么。

    严默听着听着,手顿住,“你说阿战在把那个骨人消灭的渣都不剩后,就突然昏倒了?”

    九风:“桀!就是这样。”

    严默:“那些飞虫呢?”

    九风:“也都没啦,默默,我跟你说,那些飞虫可好吃了,我还留了一些……”给两个弟弟吃。

    斯坦突然打断了九风的话,对严默说:“让我看看。”

    严默没有发现原战身体有任何问题,连明显的伤痕都没有发现,只觉得他体内能量澎湃得过分,简直就像吸收什么能量吸收过头了。难道只是撑的?可他心底却有什么在大喊:不是这样,阿战出问题了,必须要解决!

    为此,斯坦一说让他看看,严默毫不犹豫地就让开了位置,他有点担心能让斯坦开口,很可能他家小牲口的灵魂出了什么岔子。

    斯坦的手掌罩向原战额头。

    严默盯着斯坦的手,九风却盯着斯坦的脸。

    巫果发出惊咦声,“默爹,我感觉不到战爹的灵魂了!”

    严默双拳猛地握紧。

    九风这时还没有发现问题的严重性,这小家伙竟然还伸出手指戳了戳原战的脸颊,“默默,大战战怎么了?”

    严默也不知道,他心中有个猜测却不敢说出来,只能等斯坦的宣判。

    严默自己没有感觉,不知他此时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眼中也满是惊慌和不安。此时的他,就像最普通的、知道亲人患了绝症却仍旧带着一丝期盼等待医生宣布病人病情的家属。

    严默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当初拿到嘟嘟临死前最后一份体检报告时的心情……不,不会那么糟糕,事情肯定还有挽回的可能!

    他可是不止有着普通的医生手段,他还有近乎逆天的愿力,哦,对了,他还有信仰点数。

    看,他有这么多救人方法,原战就算真的灵魂出问题,他也能救回来!

    真的吗?灵魂的问题他真的能解决吗?

    严默一边给自己增加信心,一边又在怀疑自己。

    而斯坦的久久不语,更是雪上加霜。

    严默暗中把自己的魂力探向原战,不到片刻,他的身体就摇晃了一下。

    看九风好奇地想要去摸原战额头,严默稳住身体,把九风从床头抱了过来。

    九风也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抱住严默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蛋,嫩声嫩气地安慰他:“默默,不怕,大战战那么强大,他不会死哒。”

    可惜原战此时昏迷不醒,没听到九风小爷终于承认他很强大的事实。

    严默亲亲九风的小脸蛋,附和:“嗯,阿战不会死。”

    他不敢告诉九风,他也感觉不到原战的灵魂了,以前他明明能把自己的魂力伸入对方的魂海中,可刚才他试了下,却还没有碰到原战的魂海就被攻击,那攻击他的灵魂波动似乎十分激动,看到他停顿不到一秒就对着他冲了过来。他担心被缠上,加上考虑到原战的身体状况不明,就立刻退了出来,也没敢再继续尝试。

    一种方法不行,那就试另一种。

    “众神众灵在上,我严默在此用我的全部能量为祭祀,衷心祈愿我的战士和伴侣原战能赶走侵占他身体的灵魂,进而恢复健康。”

    这个祈愿刚一出口,严默的头发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变白,他的皮肤也随之开始起皱、苍老。

    九风吓得桀桀叫,“默默,你怎么了!”

    巫果也在拼命喊:“能量!能量没有了!”

    严默自己也察觉到不对了,怕波及九风,第一时间扔开他,同时用最快的速度从空间中抱出一枚最大的九级元晶。

    九风扑棱着小翅膀飞起来,“默默!”

    “别过来,别碰我!”严默喝止九风,并迅速解下育儿袋扔给九风,“抱着,别放下。你两个弟弟就暂时交给你了。”

    “桀!”九风慌忙抱住育儿袋,神情一下就变得紧张起来。

    严默怀中的元晶在变小,速度还非常快。

    斯坦回头,看到严默模样也惊骇得睁大眼睛。

    “斯坦大巫?”严默的声音中带了一丝不稳。

    斯坦咬牙,转回头,收回手掌,用指甲飞快划破自己的手指,挤出鲜血,开始在原战的额头上画血纹。这个过程中,他一语未发。

    石屋内变得非常安静,连呼吸声都变得低不可闻。

    斯坦画完血纹,手掌重新笼罩在原战额头上,闭着眼睛,无声而快速地念叨着什么。

    久久……其实也没有很久,但给严默和九风的感觉就是过了好久。

    元晶消失,严默立马又换上一枚,连续换了两个库藏在最大最高阶的元晶后。

    斯坦睁开了眼睛,他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原战,又转头看向严默,脸上浮现出一抹明显的遗憾之情。

    严默忽然不想听斯坦说话了。

    可斯坦还是说了:“有另一个灵魂在抢夺这具身体,而且就快抢赢了。如果我推测得不错,抢夺原战身体的灵魂九成就是胡莲的残魂。”

    宣判终于下来,严默反而迅速冷静下来,眼中的惊慌和不安也全部退去。对于医生来说,在诊断病人病情时,怕的不是绝症和疑难杂症,而是怕不能确诊。一旦能够确诊病人到底因何生病、又得了什么病,就已经算赢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看医生能否对症治疗。

    “不过……他的情况在刚才稳定了下来,他的魂海外围又多了一种保护。”斯坦只看严默的模样就知道他刚才肯定做了什么。

    严默没想到这个祈愿会消耗他这么多能量,那胡莲的残魂就这么厉害吗?

    “阿战还有机会吗?”严默听着自己的声音都觉得特别冷酷,但这才是真正的他。当年他也是在分析判断了嘟嘟的身体状况后,就用极为冷静和残酷的态度开始治疗嘟嘟的各种病症,直到最后治无可治!

    “机会很微小,我能感觉到他在挣扎,但情况十分不妙。如果不是胡莲的残魂这时正在分心吸收什么壮大自己,你的战士的灵魂恐怕早就被/干掉了。”斯坦对原战没感情,可也觉得这么一个有大潜力的战士被胡莲抢占了身体的话很亏。以他的意思,就是趁胡莲在抢夺身体控制权的当儿,直接干掉胡莲的残魂,最大可能避免胡莲借用这具身体继续兴风作浪。

    想想看,胡莲之前不过凭借骨器和不死的能力就能作成那样,如果他再拥有了这具具有神血能力的超强身体,谁还能抵抗得了他?

    可斯坦也有顾忌,如果他立刻出手虽然可以干净利落地彻底消灭胡莲,但也会牵连原战的灵魂一起消失。而他不觉得面前年轻的巫者会同意他这么做。

    在有求于严默的情况下,斯坦也不想擅自出手把人得罪个死。

    严默不用斯坦说明也很清楚他的言下之意,所以他没给斯坦任何侥幸,直接说道:“请您现在不要动手,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除非我确定真的再无办法可想。”

    斯坦,“……好。”

    严默问斯坦:“你刚才说你感觉到我家大战的灵魂在挣扎。”

    “嗯。”

    “那么你有没有办法帮他挣脱束缚,或者压制胡莲的残魂?”

    斯坦摇摇头,“胡莲的情况现在很奇怪,他似乎吸收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他的残魂变得非常……强大,似乎那东西会让胡莲的残魂变得比我的灵魂更强大。”

    了不得的东西?会不会就是这玩意让他能量消耗得飞快?他其实并不是在和胡莲残魂都作斗争,而是那个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那了不得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原战体内异样的蓬勃生机是不是也因为它?

    严默立刻询问九风知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

    九风小心翼翼地抱着育儿袋,晃晃脑袋,“不知道,大战战一直用土包着那个骨人,那些虫子也在那个骨人体内。会不会是那些虫子?”

    严默觉得不像。

    斯坦也有所猜测,“我刚才感觉到了另一股陌生的能量,和原战之前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就好像他的神血中又多出了什么。”

    神血?!严默觉得自己想到了什么,但到底是什么?

    生机,昏迷,消耗的大量能量,胡莲的残魂……

    他到底在和什么做斗争?

    严默总觉得自己就要碰到谜底了,可偏偏就差那么临门一脚!只要再给他一点点提示!

    斯坦半催促地道:“孩子,我现在还可以强行施展威力最大的巫术消灭胡莲的灵魂,但再等下去,恐怕连我都无法再对付他,更不要说去控制他的灵魂。”

    严默表示理解,这大概就跟肿瘤太大或者癌细胞扩散,你可以动刀子切掉它、毁掉它,但想要一点点让它消失退化却不可能。

    “是不是您现在动手的话,阿战的灵魂也会受影响?”想要彻底毁灭人体中的肿瘤和癌细胞,又怎么可能对人体没有危险?如果不是这样,大多数病人也不会到了癌症晚期就宁愿等死,这样好歹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对,如果由我出手,胡莲死,你的战士也得死。”

    严默原地转了两圈,他联想到当初研究室关于攻破癌症的课题,当时他曾提出一个设想。

    他觉得世上万物都有相生相克,就像具有免疫能力的白细胞中的吞噬细胞一样,这种吞噬细胞可以吞噬身体中受损、衰弱和凋亡的细胞,而白细胞则具有吞噬细菌的作用,如果病变造成的癌细胞较少,白细胞一样可以吞噬它们,只不过癌细胞增生速度非常快,导致白细胞逐渐无能为力。

    为此他的设想就是人为的增多白细胞的数量,或者说增大白细胞吞噬病变细胞的能力。

    当时他还为了这个设想,花了很长时间和很多精力去研究,后来他在某种少见草药中无意提取出某种特殊物质,进而找到了突破方向,这个突破方向就是在病人体内癌细胞开始扩散时,给病人注射这种特殊物质,而这种特殊物质可以短期并爆发性地增加白细胞的数量和提高它们的吞噬病变细胞能力。

    只不过这种物质的提取不是一般的难,而且性能也不稳定,那种草药又稀少得不得了,人工培植也还没有看见成效,偏偏之后嘟嘟多种并发症爆发,他精力全部放在了治疗嘟嘟身上,再之后又被栽上罪名入狱,导致那份研究不但没做完,最后还不知道便宜了谁。

    严默由白细胞和癌细胞的关系,联想到原战目前的情况,现在的原战的灵魂不就像守卫自己身体的白细胞,而胡莲乱入的残魂则是病变且强势的癌细胞。

    严默看向斯坦,“斯坦大巫,那您有没有办法增强阿战的灵魂?”

    斯坦没有立刻回答。

    严默觉得有门,顿时精神振奋,“斯坦大巫,有什么方法您说,只要这次能救回我家大战,您想要几个孩子都行,只要您的精血和能量能够支持得住。”

    斯坦嘴角微抽,“我刚才已经试过去帮助你的战士,但他为了保护自己,加上你又做了什么,他的魂海外围已经成了铜墙铁壁,这样做虽然能暂时抵挡胡莲残魂的攻击,但也挡住了其他人的魂力进入。而等胡莲把那了不得的什么吸收完毕,你家战士的魂海再坚固也经不起他的一冲之力。毕竟,胡莲在灵魂上的下的工夫可比你的战士要多出不知多少千年!”

    严默没有绝望,抱着新的元晶道:“我有一个提议。”

    “什么提议?”

    “斯坦大巫,你能把我的灵魂送入战的魂海吗?我对灵魂方面还不熟悉,需要您的护航,只要能让我接触到我战魂海,我相信他会让我进去。”严默豁出去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家小牲口就这么被/干掉。现在他就是在用大量元晶和胡莲抢时间!

    斯坦眉头慢慢皱起,“你这个方法不是不可以,但太冒险。就算你进入原战魂海,你能帮得了他什么?如果你不能及时出来,很可能会连同原战的灵魂一起被胡莲残魂吞噬或摧毁。”

    “我只是分出一丝魂力,并不是整个灵魂都进入。”

    “那样你也会受到巨大损伤。灵魂上的损伤可不是闹着玩的。”斯坦变得严厉起来。

    严默很平静,这时候他还能笑出来,“我知道,但这小子对我、对我的部落都很重要,何况他还是我两个孩子的另一位父亲。我无法做到什么都不做,只看他一个人在不知道的地方挣扎,最后彻底消亡。”

    “……你确定了?”斯坦问。

    “嗯。”

    斯坦最终什么都没再劝说,只伸手一指石床,“去,躺到床上。”

    严默躺下前,先从空间里拿出一半最高阶元晶围着自己和原战摆了满满一圈,又扔给九风一块让他和两娃娃补充能量。

    斯坦看他拿出那么多高阶元晶,就是他也忍不住心神恍惚了下。

    还好,总算他斯坦活得时间够长,还不至于为了这一床的高阶元晶就起贪婪之心……一床啊!斯坦想骂神,难道东大陆人都这么富裕吗?竟然随随便便就拿出这么多高阶元晶来?块头还都这么大!

    “斯坦大巫,您需要元晶吗?”严默躺下,笑着问。

    斯坦:“……要。”他施展巫术也很耗能量的。

    严默立刻又拿出两枚都足有人头大小的高阶元晶递给斯坦,反正是有角人的东西,用起来也不心疼。

    斯坦把元晶放到自己面前,对着严默轻轻一点,“闭眼。”

    严默闭上了眼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