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5章 章回52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要气疯了!

    他现在虽然困守一方,被胡莲残魂威迫,但这毕竟是他的身体、他的魂海!

    他也许暂时拿胡莲无可奈何,但胡莲在他魂海中的一举一动他都很清楚,同样,胡莲给严默看到的一切,他也看到听到了!

    这就跟有人强行跑到你家来抢占地盘,但你也不是弱者,对方一时抢夺不到,就干脆在你家的外围盖了新房子,不过因为有你的威胁和捣乱,他的房子并没有完全盖好,地基没打、房顶没有,只堆了一些砖头石块等建筑材料,而就在这时你的朋友来了,但你的敌人先把你的朋友忽悠到他家里去了。

    在你的敌人努力想把那些建筑材料暂时垒积起来弄得好看一点给你的朋友看时,你也同样能看到你的敌人干了什么。

    原战一开始还为那些场景和人物穿着等感到奇怪,但等到那个快死的家伙喊着他家祭司的名字,粘粘糊糊地说什么爱啊爱的,他其他全部放到一边,就只抓住了一点——那个块腐烂的家伙竟然在肖想他的祭司大人!

    别问他怎么能听懂他们的对话,也许是因为胡莲的残魂直接跑进他魂海的缘故,这时所有表现出来的一切影像声音等其实都是通过灵魂波在传递?

    原战不晓得这些难懂的大道理,他只要确定自己能看到、能听到就行。

    不用把那个古怪房间的场景看完,对严默任何事情都异常敏感的原战在感到威胁后,智商迅速提升到200以上,结合很久以前严默跟他说过的他曾经在梦中度过另外一个人生,活到了三十九岁这件事,他立马就明白了他现在所看到的场景很可能就是他家祭司的另外一个人生。

    他家祭司是不是多活过一辈子对原战来说根本无所谓,他只要能抓住现在的严默就好!

    但问题是,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当他知道在他家祭司的另一个人生中,竟然有一个快烂掉的鼻涕虫一样的家伙要和他家祭司前生的身体合葬,还说他的祭司大人爱上他什么的,更指出他小儿子嘟嘟竟然和他也有关系,原战简直要爆炸了!

    就连后来看到他家默默小时候的光屁股蛋模样也不能抚慰他受伤、憋屈、妒忌、愤怒扭曲到极点的破碎心灵!

    他简直恨不得把那腐烂的鼻涕虫一样的男人拖出来撕成碎片再揉成一团、再用火烤、再用脚踏碎、再用……总之,一定要那只鼻涕虫死得不能再死,连一粒灰层都不给他留下!

    想和他的祭司合葬,做梦!

    等看到名字叫做余有才的胡莲出来,原战终于锁定目标——原来胡莲就是那个鼻涕虫的现世。

    这点倒是和他的祭司一样,都经历过两个人生,也许被神宠爱的祭司都是这么不同?不过也怪不得神要这样历练他们,否则他们要怎么在小小年纪就知道一切并带领族人生活得更好?

    原战没有在这一点上多做纠结,这世上他不明白的事多着呢,而大巫和祭司永远都是神秘中的最神秘。

    他只要知道胡莲就是那个鼻涕虫男人,就是那个挖他墙角的下三滥!哪怕他挖的是前生中的严默!这也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

    他的默,他的祭司大人,怎么能被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染指,就这么一个腐烂的鼻涕虫,竟然还敢说他的默爱上了他?没看他家祭司大人在听到他说话后那恶心扭曲的面孔吗!

    愤怒、爱情、仇恨、妒忌,这些情绪从来都是让人产生奇异力量的源泉,具有这些极端情绪的人往往能发挥出超出他平日不知多少倍的神奇能量。

    而原战此时四种情绪全部聚集,且都酝酿到了极致,眼看着那生气、那斗志、那不屈的灵魂之火就开始腾腾腾地往上飞速攀升!

    老子豁出去啦啊啊啊——!

    默!等我,马上就来救你!

    阿战?严默心中一动,他刚才似乎感觉到了原战的灵魂波动?

    胡莲也在同时忽然往周围快速扫了一圈,他刚才似乎感到一股森森的寒意,更感到一种从没有感受过的极致危险。

    可是周围看起来很平静,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胡莲本身就多疑,当即分出心神去加速吸收那滴神血,他也知道这样吸收对他肯定有危险,但他这时已经没有选择,而且那滴神血的诱惑对他太大,之前没有直接接触,他还能抵抗那份诱惑,可等他稍稍一沾上就再也舍不得放手了。

    看,只不过才吸收了三分之一,他就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残损的灵魂在迅速补全。

    严默看胡莲神情,心中有数了,刚才那肯定不是他的错觉,他家大战正在试图突破。

    同一时间,几点黑红色光点在胡莲身后一闪而过。

    严默看胡莲貌似一无所知,唇角勾起,上下打量胡莲,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一般,“你是余有才?”

    胡莲回神,浮出自认最好看、最动人的微笑,“Silence,好久不见。我也是直到不久前才知道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余有才,之前我的魂魄一直是受损状态,很多记忆都丢失了。”

    “别叫我那个鬼名字,要么叫我严默,要么叫我严博,哪怕你叫我默巫都行。”严默不掩厌恶地道。

    胡莲从善如流,“阿默。”

    严默忍住想一拳揍到他脸上的冲动,边走向黑红色光点指示的方向,边问他:“那你现在恢复了全部记忆?”

    胡莲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没想到那滴神血竟是如此大补,竟能补全我缺失的灵魂。如果我早知道……”

    “神血?神血石!”严默停住脚步,他脑中迷雾终于被揭开。

    原来是神血石,怪不得连原战都经受不住这股能量进而昏迷不醒。那家伙肯定是在匆忙中把整枚神血石都吞服了,跟上次吞那枚火神血石一样,不过总算他身体在前三枚神血石的锻炼下已经足够强韧,没有立刻爆体。

    “你也知道神血石?啊,看我,这具身体里神血这么浓郁,且能不被这枚木神血石的能量撑爆,显然之前也吞噬了其他神血石。”胡莲跟上严默,长叹一声,“说来我还要感激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如果不是他只顾消化神血石中的能量,我也不能抢得其中的神血。”

    胡莲说是感激,那腔调却明显在嘲讽原战因小失大,丢了西瓜捡芝麻。

    原来是木属性的神血石,原战体内的蓬勃生机也有了解释。严默知道神血石中的一滴神血有用处,虞巫当初就是用吸收神血石能量的正确方法交换了神血石中的神血,他离开东大陆的时候,虞巫还在闭关吸收那滴水属性的神血。

    他记得虞巫跟他说,那滴神血不是现在的原战可以消化吸收的,弄不好换了魂都有可能。

    现在想想,也许那滴神血中就包含了“神”的基因和记忆,不是灵魂特别强大的人,吸收那滴神血,很可能连自己的意识都无法守得住。

    这种不是夺舍,按照严默理解,吸收那滴神血大概就相当于给原本的信号波增强信号,也就是壮大灵魂用,但那股电波中也包含了很多垃圾信息,你要想彻底化为己用,还得先清除那些垃圾信息。

    换言之,神血石的功能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强大肉身能力,一部分则是壮大灵魂。

    可虞巫那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吸收一滴神血都要闭关那么老长时间,严默不信胡莲能在几个角时中就完全吸收神血并清除掉附带的危险。

    他怀疑胡莲很可能只是先强行吸收,打算消灭了原战魂魄、抢占了他的身体,等安全了再慢慢清除神血中的杂质。要么就是胡莲根本不知道神血如何正确吸收,否则他为什么早不吸收晚不吸收,偏偏等原战抢夺木神血石的时候……

    “那枚木神血石藏在了那骨人体内?”除此之外,原战还能在哪里得到?

    胡莲以为那只人面鸟通过某种特殊方法看到了骨人颅内的神血石,就没否认,承认道:“不错,可惜了我那具骨卫,那可是我从东大陆带回来的遗珍之一。”

    呵呵,默大祭司阴森森地笑了。

    他已经可以肯定胡莲并不知道如何正确吸收神血,这狗东西之前一定只是没了办法,又受到神血的强烈诱惑才会不顾一切。

    “你和以前真的没有什么改变。”严默叹息,又向一边随意地挪动了两步,就像是在散步。

    这家宾馆大厅布置得很豪华,正中心有一个小型喷水池,黑红色光点就是消失在池水中。

    胡莲却不觉得,他觉得自己变多了,“真没想到我们还能在另一个世界相聚,你不觉得这是神给我们的恩赐吗?”

    严默忍住想吐槽的欲/望,问他:“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而来?你有什么奇遇吗?”

    严默说得含糊,胡莲却听懂了,他笑:“奇遇?我觉得是奇迹。当我满怀痛苦地死去,再次睁开眼就发现我来到了一个陌生又原始的世界。不,我说错了,有角人那时已经有了骨器文明,只不过他们的思想还没有发展到把骨器利用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只是当作祭祀物品和武器使用,而我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有角人的生活方式,更开拓了他们的思维,让他们更加飞速发展,从而让红角族逐渐能和白角族分庭抗礼,甚至代替白角族成为炼骨族的支配者。”

    胡莲说得非常骄傲。

    嗯,结果你的欲/望也致使炼骨族得罪了东大陆的所有智慧生物,最后只能败逃西大陆。不过严默的重点在另一处:听胡莲的意思,他身上并没有流放指南监督?

    为了确定,他故意问:“这里的神就这么任你乱来?”

    胡莲不在意地道:“什么神?反正我来到这世界这么长时间就没见过一位真正的神,传说中的半神倒是见过几个,可也都在几次大战中被杀死了。”

    严默冷笑,“你我能来到这世界,你能有近乎不死的能力,难道这不是神的力量?”

    胡莲哑巴了,过了会儿才道:“也许有神,但我没见过。难道你见过?”

    “他可能见过我,我没见过他,就算见了也不认识。”严默表面淡然回应,心中则想到:如果这狗东西不是故意隐瞒,那么他身上可能真的没有流放指南。他这种情况倒是很像原战曾经跟他说过的那个被红土族人吃了一个冬天的金发男子。

    也许金发男和胡莲,或者还有其他人也被某个不知名的神或者更高等生物扔到了这颗星球,至于扔过来的原因,有可能是想做什么试验,也有可能只是玩游戏,天知道那位或那些“神”心里在想什么。

    而从时间上来推算,严默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神”在选择之前的穿越者时只想看看这些人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变化,然后根据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以及这颗星球的变化,来决定以后的穿越者投放?

    比如,神一开始青睐有角族,但觉得他们发展慢,就把余有才给投放到有角族。但后来神又觉得有角族发展得太快给其他生物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或者余有才的作为让神不满,于是神又开始扶持无角人?

    而余有才等穿越者身上没有指南,要么之前神还没有开发出来,要么就是神觉得不需要。可实际发展让神意识到人的欲/望是无止尽的,当他给了他们近乎不死的能力后,这些穿越者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做出某些无法挽回的事情,要么促使他们自己加快死亡,要么祸害当地生物。

    为此神再投放穿越者时就加上了类似监督系统的流放指南?

    而神为什么会选择胡莲和他,这是一个谜,也许他们的灵魂波在临死前过于激动而达到了和神通讯的基础条件?

    或者是因为他们的性格不容易在原始社会死亡?

    严默在这一瞬间想了很多,他甚至联想到他前生世界古时候的神话传说,像尝百草而发现谷物和茶叶等的神农氏,还有更古早的伏羲氏发现了河图洛书创出八卦,据说他还创造了文字和古琴、创造了姓氏和嫁娶规则等。这两位的知识来源就都很可疑。

    先伏羲,后神农,而在这两位出现之前,他们生存的年代似乎都出现了一次飞跃性发展。

    严默摸摸下巴,很是怀疑那两位生而知之的老祖要么是外星人,要么就是类似穿越的非本土灵魂。

    “哈哈!”胡莲的笑声传入他耳中,“你啊,这么多年没见,还是喜欢讲冷笑话。你……来到这里后还好吗?”

    胡莲的神色柔和下来,目光随着严默的走动转动,看着严默的双眸似乎可以滴出浓浓的情意。

    “你呢?”严默按捺着,走到喷水池边带笑反问。嗯,不错,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没有白混,对这人都能笑出来了。

    “我?不好不坏吧,中间因为几次大战和被刺,睡了几次。”胡莲含糊道。

    “我知道你有近乎不死的能力,但代价是需要长时间修养恢复。”严默在喷水池边沿坐下,“跟你商量个事,你进入的这具身体是我的守卫战士,能离开他吗?”

    胡莲转身面对着他,他倒是想坐到严默身边,但可惜他现在仍旧无法接近他。

    再等一会儿,再让他吸收一点神血……

    “这样不更好吗?”胡莲神情更柔和,他那张俊美到邪气的面容很给他加分,此时的他看起来柔情似水,那双专注的眼神看着你,就好像他的全世界都是你一样。

    “以后我就守在你身边,跟过去……不,我已经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胡莲大概也知晓严默有多么讨厌前生的他的所作所为,当即改口。

    “以后我会陪着你,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支持你,除了你,我不会再……”

    “你真的和我合葬了?”严默受不了,硬生生打断他的抒情。

    胡莲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应该是吧,我在遗嘱中写明了。”

    “我觉得不可能,我的遗体应该早就被国科院拿去解剖研究,他们一直以为我在自己身上也做了一些超出他们理解的试验,据我所知有好几位大人物都等着移植我身上的器官。你我之间死亡时间相差近四个月,那时我的身体还能剩下一半就不错。”严默不客气地打破胡莲幻想。

    “可是他们答应我……”

    严默恶劣地道:“你都死了,怎么知道放进你坟墓里的到底是什么,难不成你还能跳出来告他们违约不成?”

    胡莲受到了-1000打击。

    “你的身体一点都没有了吗?非要待在这具身体里?这可是无角人的身体。”

    “……你也是无角人。”

    “真不能离开?哪怕我拜托你?”

    胡莲委屈道:“如果我的身体还在,我自然会离开,但你的战士……这个家伙太狠了,竟然把我的身体全部毁掉,连一点希望都没有给我留。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神血,又抢先夺到它,你现在就看不见我了。”

    看来想要和平拿回原战的身体已经不可能,严默立换新攻略法:“可我根本就不想看到你啊,而且一想到我家大战的身体里装着的是你的灵魂,我就特无法忍受怎么办?”

    噗刺!胡莲受到-100000的会心重击!

    “你……!阿默,你是不是还在恨我?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当初我知道你那么爱……”胡莲像是要扑到严默面前,可他刚迈进一步,又退回。

    “该死的鬼巫!”胡莲表情扭曲地骂。

    严默呵呵,竖起手指,“我上辈子只爱过一个人,就是我儿子嘟嘟。这辈子我爱的……好吧,现在多了很多,但其中绝对没有你。”

    胡莲跟看别扭的孩子一样看着他,“阿默,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以前都是我狼心狗肺,我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你看,如果不是我死前那么后悔,神也不会把我送到这里和你再次相见,你说是不是?你就看在我等待了你不知多少千年万年的份上,原谅我吧,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对你好!请你再相信我一次好吗?我要求不多,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

    “你等我千万年?”严默怪笑。

    “对,我一直在等待你、寻找你,我……”

    “可你却和那么多人睡过,天,一想到你千万年来不知和多少人干过,我就觉得你真他妈/的脏!你怎么没得病呢?”

    胡莲脸色有点发白,“默,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你也会来到这个世界,我只是太想你了,看到和你相像的人就忍不住猜测对方是不是你。而且你我都是男人,你还是医生,你应该明白任何一个健康的男性都不可能千万年不做那事,你不能因为这点就责怪我。”

    “好吧,我说错了。”严默很干脆地承认。

    胡莲刚想露出笑容,就听那个外貌完全改变了的前竹马前同事异常冷酷又残忍地往他心脏里戳了一刀:“你和多少人睡觉关我屁事,我只拜托你,请千万别误会我曾经对你有任何一丁点所谓的心意。前辈子本人就没恋爱过,也没对任何人类非人类动心过,至于你说的那些证据不过是你自己的臆想。我的研究资料和成果大半都已上交给国家,还有一部分不能见人的已经被我销毁,另外还藏起了一点等待有缘人发现,至于留在研究室和家里的……”

    严默瞅瞅胡莲,很平淡很平淡地吐出四字:“都是垃圾。”

    噗刺刺!胡莲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裂成两半!

    “不,你在说谎,你……就是这样,总是嘴巴特硬。你儿子……不,我们的儿子嘟嘟,他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也是我的孩子不是吗?”

    呼——!周围似乎一股厉风刮过。

    胡莲警觉,冷笑:“你的战士还真是不怕死,竟然敢来主动挑衅我!既然他等不及了,那么……”

    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臂忽然从后面揽住严默的腰,把他往后一拽!

    噗通!严默顺势翻身沉入了身后的喷水池里。

    “严默——!”胡莲喊。

    黑红色光点暴起,用力撞向胡莲。

    胡莲被挡住了一秒,可就这么一秒时间,他就再也找不到严默。

    “你们这些鼠辈怎么敢——!”胡莲暴怒,迅速冲向水池,可这次他却无法像前面那些次一样把严默拉入他的魂海中。

    “好好好!”胡莲连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找到一丁点严默的魂力波动,不由气得浑身发抖。

    没想到一个被他认定已经不可能翻身的小小无角人魂魄竟然能冲破他的魂海,强行把人带走!而那个阻挡了他的黑红色光点十有八/九就是斯坦。

    可恶!可恶!他要加快速度吸收那滴神血,他有预感,只要他把那滴神血全部吸收,别说占领这具身体,就是鬼巫斯坦,他也能想杀就杀!

    默,等着,你是我的,我知道你就是死鸭子嘴硬,你说的那些我都不相信,神让我们两人都转世到这个世界,只能说明我们天生就是一对,也许三生石上我们早就绑定,注定我们三生三世都无法分离!

    斯坦在外面迅速抓住一枚高阶元晶,快速弥补消耗的能量。

    “桀?默默和大战怎么样啦?”九风飞过来,可担心可担心地问。

    斯坦看九风可爱,忍不住想摸摸他的头。

    可九风躲开了。桀!不是谁都能摸本山神大人的脑袋哒!

    “他们暂时没事,你们那战士……真正出乎我的意料。”斯坦由衷赞扬道。他也没想到都被逼入绝境的原战竟然还能强行突破胡莲的魂海,还把严默给硬捞了出去,这是连他都做不到的事情。

    虽说这也跟那里是原战地盘有很大关系,但能做到这一点还是很难很难。就因为斯坦清楚到底有多难,才会这么赞赏有加。

    九风与有荣焉地叫:“大战很厉害啦,他是我们九原的首领,当然我是最厉害的,我是山神大人!”

    “哦?原战是你们的首领?”斯坦目中闪过一丝异色。可惜了,如果这人不能干掉胡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