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6章 章回52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被那只手臂抱着,直接来到了熟悉的魂之领域。

    “阿战?”

    高大的男人从身后抱住他,额头抵在他后脑勺上,特委屈特不爽地问:“为什么那鼻涕虫一样的讨厌家伙说嘟嘟也是他儿子?嘟嘟的另一个父亲明明是我!”

    严默:“……”

    “他竟然还能和你合葬!”男人本来就长得说不上帅哥,这时纹了刺青的脸更扭曲如恶魔一般,再加上那双快被妒忌之火烧出窟窿的狭长眼睛,啧!

    “默,能跟祖神祭祀乞求,让我去你那个世界吗?我要把那个鼻涕虫的尸体从坟墓里掏出来扔屎坑里!”

    严默:“……你的魂海看起来不是很妙。”都大地崩裂、天空变色、火山爆发、大水成灾、木石崩塌了,你还在扯这些有的没的?知不知道什么叫重点?

    还有这满魂海的升腾黑气是什么?你要魔化了吗?

    “不用管它,我要先干掉那只鼻涕虫!”原战似乎真的要不管不顾,愤怒和妒忌等情绪直接让他退化到中二期。

    严默抓住身后男人的臂膀,脚往后一抵,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身后大块头狠狠砸到地上,再一脚踩上去。

    “清醒了吗?”

    原战神情更加委屈和怨忿,“儿子是我的!两个都是!你也是我的!”

    严默败给他了,这人脑子塞了再幼稚起来简直可怕。

    默大祭司崩溃前干脆一屁股跨坐到男人的胸膛上,戳戳他的下巴,特桀骜地道:“老子这辈子加上辈子,两辈子就睡过一个人,那就是你。那狗东西算什么?我要不是冲着那点童年友情会理睬他?要不是他说把研究所的股份分我30%,我会去他那里?要不是整个研究所的研究方向都是我说了算,在那里我不用看其他人脸色,我会一直留下?”

    严默越戳越用劲,“那狗东西在没有害老子之前,我还能对他留个三分同事情面,可那时我和他最多也就是稍微熟悉一点的同事关系。也只有你……不对,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眼看原战又要炸,严默索性俯下/身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他的嘴。

    原战翻身,迅速化被动为主动,用劲啃咬起自家祭司和爱人的嘴巴来。咬着咬着,事情便开始超奇怪的方向发展……

    原战只觉得和严默嘴巴相触的一瞬间,他就爽得打了个哆嗦,等之后每咬一口,他的魂魄就震荡一下,等严默也开始情动,更奇妙的感觉汹涌而至!

    严默情动个屁,他脑子一半在想为什么他能接受原战却不能原谅余有才。

    想来想去,他自觉找到了原因,大概是一个先好后坏、一个先坏后好吧。

    就因为余有才和他有童年竹马之谊,他才会在这个基础上选择相信他并和他合作,就因为余有才一开始给他的印象不错……内心深处,他还是承认当年那个老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胆小又老实的西瓜头还是走进了他的内心。

    小时候他可是被亲人都讨厌的孩子,加上他的怪异行为,敢跟他玩耍的小孩真没几个。余有才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吓走,还天天屁颠颠跟在他后面的小跟班。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况那时他还那么小,那时他的感情也最纯真吧,表面上还是经常欺负西瓜头,可他也就只允许自己欺负而已,如果谁敢动西瓜头一下,他能十倍报复回去。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感情打基础,他当年也不会迅速和主动贴上来的余有才又熟悉起来。

    而合作的最初几年,余有才对他真的算不错,尊重、关照、放权等都有了。

    也许就是因为他真的把余有才当成了朋友,当成了可以合作一生的合作对象,才会对余有才后期的种种背叛厌恶至极。

    余有才有句话没说错,因为有情所以恨得更深。虽然他对余有才的感情不是余有才幻想的那种,但至交好友的背叛和情人的背叛又有什么区别?

    尤其那家伙还敢背着他对嘟嘟动手,嘟嘟的出现近乎奇迹,虽然他努力封锁了消息,并尽量没有泄漏嘟嘟的资料,但身为合伙人之一的余有才多少还是知道嘟嘟的不凡。

    而他又不能天天都守在嘟嘟面前,难免就给那人得逞一两次。

    这件事他到入狱为止都不知晓,而嘟嘟那时已经病得厉害,被人抽脊髓液、被人刺取内脏细胞等都不知道。

    余有才想要研究嘟嘟,当然不可能亲自动手,研究所里有他的心腹研究员。

    如果不是他对背叛他的某些人下毒手,那研究员怕死又解决不了他的毒害,指望他能高抬贵手,就主动来向他自首,并把有的没的知道的都说了,他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原来早在他进入研究所不久,他的研究过程就开始被全程监控,原来他的研究资料都有人偷偷备份,原来……

    其实这些事他早就发现,也做了对策,但当时他不知道这些事就是他的合伙人所为,还以为是外面派来的间谍,甚至还警告过余有才。之后因为他严格的保密要求,那些监控和备份才绝了。

    但也许就因为他完全断了余有才监视他的路子,那狗东西才会更加恨他、妒忌他吧。

    呵呵,如果不是最后余有才毫不留情的背叛,他恐怕也不知道那狗东西竟然从西瓜头时期就开始妒忌他、怨恨他,不,也许在西瓜头时期,余有才还只是又羡慕又妒忌,但等他长大,他们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没错,余家也是医生世家,且因为祖辈找准了投资对象,八十年代开始就比严家发展得不知好多少倍。而余有才是他们家的独子,被寄予厚望,可惜余有才医科上了两年就改为商业管理学科,让他家人大失所望。

    余有才和他再会是有预谋的,因为他打算涉足药物领域,却没有足够的人才支撑,就算他们家发展得不错,可比起一些成名的大药厂和世家,他们家的底蕴还差得多,吸引不到绝世人才。

    于是余有才在和他的家人再三谋划后,开始主动接近他。

    一开始就抱了利用之心,到后来他严默越厉害,余有才就越害怕。那狗东西害怕自己控制不了他,又对他越来越妒忌,偏偏那时招揽他的各大研究所、各大公司和各国机关又越来越多。那狗东西害怕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又眼红他的研究成果和资料,于是……

    “那我呢?你是怎么想我的?”突兀又自然的声音响起。

    严默有点晕乎乎,下意识问出口:“你怎么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原战紧紧抱着他,与他的灵魂纠缠在一起,“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到了。”

    严默不清楚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神奇的化学作用,他不过就是堵住了他家牲口的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两人的身体完全被奇特的光晕笼罩,严默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化开了。

    “啊……”一身荡人心魄的呻/吟。

    原战把自己埋得更深。

    严默抑制不住地想要发狂,这就是灵魂交融的快/感吗?简直太疯狂了!

    “默,你是怎么想我的?”男人不依不饶地问。

    严默意识在模糊片刻后又变得清晰,“你啊……”

    因为一开始就对你没有期待,一开始就把你当成了想要吃我的野蛮人,一开始我就把你当成了必须杀死的仇人。

    等到你那样对我后,原本就没有的好感更是降到了-10000!

    如果没有九风把我带走,如果你没有被九风带到我身边,如果我们没有之后必须在一起共同努力才能活下去的无奈,如果没有指南……我早就把你杀了!

    可惜我要杀你的条件没有达成,你反而开始逐渐在我心中刷分,慢慢的就从负分刷成了正分,然后再慢慢累加,直到我开始认可你,觉得留着你比杀掉你的价值更大。

    而对你开始产生爱怜之心,是因为……

    原战发出笑声。

    严默凶恶地骂:“笑什么!你小子有好几次都很惨,可怜兮兮的,你自己说说我救了你多少次!”

    原战吃吃笑改为闷闷笑,“对,我很可怜,没有你,我就完蛋了,所以你一定不可以抛弃我,我的祭司大人。”

    严默哼唧,可也许因为心中有情,这么恶心的话,他听来竟然觉得朕心甚慰。

    “那如果我和胡莲对换,你是不是……”

    严默一巴掌拍过去,他怎么就不知道这牲口对自己竟是如此不自信?“就算你们能对换,结果也会完全不一样。你和余有才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从性格、想法、观念到做事等都没有相同的地方。如果我当年遇到的是你,你会背叛我、出卖我、窃取我的研究成果还想杀死我吗?”

    “不会!”原战毫不犹豫地道:“你都和我合作了,和现在做我的祭司有什么区别,我要做的就是把你彻底揽到我窝里,把你变成我的人。而你越厉害、越了不起,我越高兴。”

    “那如果我不肯成为你的人呢?”严默哼哼。

    “你会的。”这时原战又变得对自己自信无比了,他还有很有道理地举例:“你看,我们这辈子开始那么糟糕,你都和我在一起了,如果我能和胡莲一样从小就认识你,你只会对我的感情更深。而且我才不会和你分开那么多年,你到哪里我就会跟到哪里。”

    严默细想,竟觉得很有理,不过嘴上他仍旧冷哼:“出息!你自己就不发展了?”

    原战得意,“我到哪里都能发展得起来,干嘛非要离开你?”

    严默表面没动静,心里被小情人的**汤灌得乐滋滋。

    然后不用严默分析,原战就在那儿例举如果胡莲变成他的话会怎样,“那鼻涕虫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如果让他变成我遇到你,他只会拼命利用你、榨干/你,还会妄图得到你被祖神宠爱的秘密,他才不会像我那样对你那么好。等你成为祭司……哼,我看他根本就不敢让你成为祭司,他自己来当还差不多!”

    “你对我好?”严默扯家养牲口的耳朵。

    “是你对我好。”有了假想敌的原始人战的情商在这一刻飙飞到不可思议的高度,一边蹭着爱人,让他更为迷醉在和他的灵魂交合中,一边大灌**汤:“你看你曾经对那个鼻涕虫多好,如果没有你,他不过……巴拉巴拉,而我,只会对你死心塌地,我的魂魄都可以完全交给你……巴拉巴拉。”

    严默听烦了,他怎么不知道原战还有唠叨属性?一边敷衍地回复:“嗯嗯,你说得对,你和他确实没有可比性,嗷!混蛋,你干什么!……嗷,行了行了,我说错了,是他和你没有可比性好吧!你你你……够了!”

    这两人第一次灵魂交融,玩得没羞没臊,外界的一切都快给他们忘光了。

    而两人都没有发现,原本原战开始有崩溃状态的魂海竟然出现了另一种旖旎奇幻的景象。

    大地上的巨大裂口变成了峡谷、盆地、天坑。

    奔腾的洪水灌入这些凹陷地变成了江河湖海。

    爆发的各处火山岩浆流淌而下,凝聚成闪烁的金属光芒。

    隆起的大地变成一座座奇形百状、高低不一、或神骏或巍峨或敦实的山脉丘林。

    倒塌的树木重新立起,枯败的草木再次生根发芽,大地山丘一片绿色。

    最后那在魂海中到处升腾弥漫的黑气慢慢升到天空,与天空中的怪色混杂到一起,变成九彩霞光从天洒落。

    外面,斯坦和九风不约而同张大了嘴巴。

    就在刚才一瞬间,围在原战和严默身周、堆满床铺的众多高阶元晶竟然齐齐化为虚无!

    就连斯坦抓在手里的那一枚也没有逃脱被吸收的命运。

    斯坦和九风更不知道,就在同一时间,额蓝山谷也是恰好石屋的正上空,在夜色下竟形成了一个气流旋窝!

    三十二名或说话或休息中的无角人全部站了起来,齐齐望向石屋上空。

    洛兰城神殿。

    “大巫,您快出来看看,东边天空星象有变!”

    星象有变?亚兰大巫立刻跟随高级神侍走向室外。

    玄宇城也出现了类似的场景。

    大量神侍拥着黑角族大巫走到祭祀台上。

    所有人都望着东边。

    申屠城也得到了消息,说来红角族这时最是混乱,而星象变化更被红角族大巫们当作了某种预示。

    不止三城,凡是发现星空有变的各地各城各人类聚集地,包括野外那些少数的智慧生物们也纷纷跑到外面,仰望星空。

    只见大量的星光从天空无数星星上掉落,而这些掉落的星光全都像被什么席卷了一般,聚集环绕在某一点上。

    似梦似幻的星光围绕着中间一个点慢慢转动,那个点延伸往下,星光跟着往下坠落,就似被什么在吸收一般。

    恶魔深渊的海角崖边。

    海巫攀升到悬崖顶端,看着那传说中千万年不见的奇景发生。

    突然,海巫发出了沧桑的大笑声:“星河变幻,群星坠落,独角折断,万物苏醒!我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斯坦,你看到了吗!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哈哈哈哈哈!”

    “呜……!”沧桑的大笑变成悲恸的哭嚎。

    海浪用力击打崖壁,发出“轰轰”的震耳声,宛似在安慰那伤心至极的巫者。

    胡莲越来越觉得危险在逼近,这迫使他更加加快了吸收神血的速度。

    可是,他似乎快要不能控制那滴神血,他总觉得他似乎看到和听到了一些奇怪的他并没有记忆的事情。

    “……那是星际奴隶船主,你们必须自己打败他们,我说了我无法给予你们更多帮助!那样不但会暴露我,也会彻底暴露你们星球。那奴隶船主为了独占你们,还没有把消息发出,你们还有机会,你们的异能是如此强大,只要联合起来不是没有杀死那船主的可能……”

    “……你们太弱了,必须加快整体进化速度,只你们十二个强没有用,现在你们要殉落了,其他生物怎么办?谁还能来保护这颗星球和这颗星球上的生物?”

    “……必须培养更多的战士、加大整体的进化程度,否则等待你们的只有被消灭、或者变成星际奴隶、变成资源的份。我只能为你们争取你们星球公转五万年的时间,五万年后,锁星链失效,你们就会彻底被暴露出来。记住,你们只有五万年的时间!”

    “……我不能再给予你们帮助,帮你们隐瞒五万年和给你们布置锁星链已经是看在鸢的份上,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拥有了什么,这颗星球……”

    “我可以最后帮你们一次,帮你们捕捉其他已经有更高文明的灵魂来帮助你们进化,但是你们必须……”

    胡莲抱住头,他的头要裂开了!

    原战魂海,两人终于云消雨收。

    严默刚坐起身,“咦?”

    原战跟着他看过去,“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