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7章 章回52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的魂海此时完全大变样。

    先不说快要崩溃时的景象,就是之前在稳定时,这里就如印象派的精神世界,有大地、有山脉、有火山、有水源也有树木,可是这些构成生命必须的条件只不过散乱地聚集在一起,更多的给人一种厚重和扭曲感。

    可现在,这里彻底变了,变成一个崭新的充满生命力的小世界,一片生机勃勃!

    严默抬头看看小世界的上空,戳戳傻眼的原战:“看。”

    看什么?原战跟着示意抬头,“啊!!!”

    天空群星璀璨,两人坐在茸茸的草地上就如置身野外,如果有风,那就更像是真实的世界。

    “有火有水,还有温度感,离有风也不远了。”严默低喃。

    两人仰望星空好一阵子。

    原战想不通:“为什么会有星空?那些星星哪里来的?我的魂海怎么会变成这样?默大人,你做了什么?”

    原战转头看他的祭司大人。

    严默摊手,“我什么都没做,也不知道为什么。”

    原战思索片刻,一拍地面,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我们在魂海中交/配的缘故。交/配、生育,连神都这样干,我们自然也不能例外,也许就因为我们遵循了自然规律,所以我的魂海不但恢复还变得跟外面一样。默,以后我们就常到我魂海里……”

    严默大巴掌“啪唧”呼到原战后脑勺上,随即一跃而起,“别精虫上脑了,你忘了外面还有个胡莲等着消灭你的灵魂抢夺你的身体呢?”

    原战也站了起来,“我可以剁了他吗?”

    严默:“随便剁。”

    两人刚把魂力放出试探外面,就齐齐顿住。

    外面,胡莲构成的世界正在快速崩塌!

    胡莲抱住自己的脑袋疼得满地打滚,他正在试图把侵入自己脑海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赶出去。

    可是那份记忆太强大,那么长的岁月,那么多的景象,还有深深的如烙印般的对话场景。

    如果胡莲没有在这个世界也活了很多年,如果不是他两世为人,又在稳固和研究自己的灵魂上花了很大力气,恐怕在这些记忆侵入他的一瞬间,他就爆炸了。

    而这些折磨胡莲的记忆,在察觉到原战的灵魂之力时,忽然如被吸引般,扑向原战。

    严默纯属被连累。

    在原战被那庞大的记忆之海给淹没时,他一刻都没忘记要紧紧抓住他的祭司,于是严默也跟着进来了。

    奇怪的是,给胡莲带来巨大痛苦的神血记忆之海,在面对原、严二人时却极为平静柔缓,而且毫无侵略性。

    这个记忆之海就像是一座影像记录馆,原战和严默走在其中,可以选择仔细看,也可以选择掠过不看。

    影像很多,有的模糊,有的清晰。

    时间线比较凌乱,看的人需要自己去寻找其中规律。

    严默一开始还很担心,可不久他就感受到这份记忆之海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力,或者说对他们没有伤害之意?

    慢慢的,严默放松下来,跟着原战一起开始浏览这些记忆影像。因为原战已经告诉他,他们暂时还突破不出去,似乎这份记忆的原主人希望他们看完他的记忆。

    凝聚出这滴神血的古神不知活了多少年,他的记忆自然也很广博,但这个记忆之海如有意识般,率先把胡莲看到和听到的对话场景放到了最前面。

    原战看完和听完这段对话还不太理解其中意思,可严默不同啊,他几乎一听完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之后,他们又看了一些记忆之海特意呈现给他们看的必看场景之一二三,终于弄懂了这滴神血的来历和它想要传达的意思。

    “来自外星的敌人?外星是什么?”原战不解。

    严默回答:“你可以理解为住在星星上的其他智慧生物。”

    这么一说,原战秒懂,“这么说,我们头顶上有一群比古神还要厉害的敌人正在觊觎我们的土地和一切?他们还想把我们变成奴隶?就跟有角人一样?”

    严默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他们要来自更远的地方,也更强大、更难以对付。”

    “五万年是多久?我们还剩下多长时间?”

    “这个可能要回去问虞巫。”严默也不能确定五万年到底过去了多久,神血记忆中也没有提到这一点,不过他想到虞巫活得长,且知道吸收神血的方法,说不定他就对这个隐秘知道一二。

    “古神很强大,可十二位古神联手才干掉那个奴隶船主,还造成众神殉落,只在最后凝聚了神血传达他们的意志和期待。如果五万年已经到达,你说就凭我们能对付得了那些外星人吗?”原战这样问,脸上却没有任何担忧,更没有恐惧。

    严默哀叹,“我还以为我们终于可以走到最高峰,从此只要打败有角人就可以幸福快乐地搞种田搞建设,结果……你妈!竟然告诉我,还有批外星人在盯着我们,就是在地球也没这样的事好吗!就知道指南把我流放到这个世界没安好心。”后面一句话他说得很含糊。

    “默?地球是哪里?是你生活过的前一世?”

    “对。”严默直起腰,被残酷现实打击得有气没力,“神血石肯定不止我们收集到这几枚,这个世界这么大,又过了这么长时间,期间应该也有人吸收了神血,就是现在,应该也有不少神血遗留,我们以后恐怕首先就要把这些曾经吸收了神血、尤其是接受了神血记忆的智慧生物找出来,还要尽量收集那些没有被使用的神血。”

    原战,“这会花很长时间。”

    严默伸个懒腰,“就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说不定五万年还有很多年,那时候我们都死了也有可能。就算五万年就要到达……俗话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又说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原战却不像严默这么不在意,“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将来变成外星人的奴隶,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杀掉那些想要侵略我们的外星人。”

    被这么一说,严默也认真不少,他想要嘟嘟复活,可不是让宝贝儿子给人做奴隶的!

    “那就加快建设和文明发展速度,该联络的就联络,该透露的就透露,我们不一定要打头,但一定要参与,尽量联合起所有能联合的力量,比如海中的人鱼、中心大陆上的人面鲲鹏,我不相信这两个星球霸主会一点不知道这件事情。另外,还有西、北两大陆,那里有哪些智慧生物我们还不知道,这些都是我们以后要走访的地方。阿战,以后我们要做的事会很多很多,而这些都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事情。”

    “不管长期短期,先做了再说。”原战是行动派,“有角族怎么说?留着他们?”

    严默懂他的意思,“主力还是要留下来,唇亡齿寒,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就是东大陆的各城各族也都不是齐心,彼此龃龉也多,可有角人一来,你看不都想法联合起来共同抗敌了嘛。”

    “胡莲不能留。”原战表示这点没有商谈的余地。

    严默有点犹豫。

    原战微怒,“怎么,你还想留下他?”

    严默嗤笑着捏捏他的脸蛋,“小家伙,别动不动就吃醋。我犹豫不是不想弄死他,而是这家伙在经营和管理方面也算人才,你看有角族的发展,其中也有他一分功劳,只看他能把原本是王族的白角族给折腾得如今只能看红角族眼色过活,还连反都不敢反,就知道这家伙有多阴,这人勉强也称得上是一代枭雄,他在作为余有才时,他的家族也是靠他才真正发达起来。如果让他活着,对无角人和其他智慧生物虽然有威胁,但……”

    原战冷笑,“他当初既然能出卖你,未来他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投向那些外星奴隶主,出卖所有人?”说完还很猥琐地顶了顶严默,表示他才不是什么小家伙!

    严默拍开他,沉默。他承认自己没有想到这点。其实他心中对胡莲真称不上恨,他讨厌的是余有才,虽然胡莲的灵魂来自余有才,可他前辈子该报复的都报复了,余有才后面那几年过得那么惨,他看着就很解恨,以至于他现在想再恨都恨不起来,而这辈子的胡莲……如果对方不抢原战的身体,他也不介意让他活着继续做祸害。

    说到底,严默这人不但在大义方面有所欠缺,还对专业以外的事情懒得花心力。如果他能明确胡莲将来会背叛、会对付他的后代,他肯定二话不说把人现在就灭了,但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而胡莲如果灵魂完整,又会比其他有角人更容易接受外星敌人这一事实。到时不用他们九原多做说服,胡莲就知道该怎么煽动有角族。

    可原战也说得没错,这些都要建立在胡莲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背叛这颗星球和这颗星球上所有生物的情况下。可以他对余有才的了解,这个人为了利益,有时能做出来的事比他这个冷血变态研究者要狠得多,也更毒辣阴险!

    “我记得他说你爱他,爱得不得了。”原战的声音幽幽响起,那腔调听着就让人浑身发寒。

    严默摸摸手臂,可怜他厌恶得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别说了!你赢了。你不说想剁了他吗?走,先找到他再说。”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既然清楚胡莲是祸害,又何必留下这个不□□?

    至于缺了他会不会缓慢有角人的文明发展?且不说有角族已经发展出独属他们的特色文明,骨器文化已经深入这个世界的角角落落,至少东大陆和西大陆是这样。且三族鼎立下,只要有角族没有死绝,只要他们的大巫和骨器师还在,他们的文明就会持续发展下去,并不会因为缺少某个关键人物就停顿发展。

    而且这不是还有小白角吗?他就不信自己花上十几二十年不能培养出一个具有“先进”思维的骨器大师兼大巫出来。将来让小白角领导有角族不更好?

    至于苏门会不会在将来背叛他?他不敢说苏门绝对不会背叛,但怎么也要比装了余有才灵魂的胡莲靠谱!

    胡莲魂海搭建的世界彻底崩溃,如今就连他的魂体都被困在了神血的记忆之海中/央,不,应该说他在神血记忆的侵略下好不容易守住了一点清明。

    这小小的方寸之地就是他最后的阵守,只要他不动,不离开这一点,神血记忆也暂时拿他无可奈何。

    原战一说要消灭胡莲的残魂,记忆之海竟然直接分出了一条路,指示出明确方向。

    严默和原战都不明白神血记忆为什么会接受他们、帮助他们,但既然他们是得利者,想不通也就不想了。

    胡莲在看到两人携手出现时,硬是忍着疼痛站起。

    他此时的魂体很奇怪,整具魂体就像是打了无数补丁,脸上都能看到缝合的痕迹。

    可那些缝合线看着就不结实,似乎随时随地都会散开。

    胡莲似想要扑上来吞噬原战,可他刚一动,就有一部分魂体从他身上掉落,而不等他捡起来,掉落的碎块就迅速被神血的灵魂之海消化吞噬,彻底消失不见。

    严默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动。

    “呵呵。”胡莲不敢动了,只发出低沉的笑声,“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只差一点点,我就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了,可惜……神没有站在我这边,他选择了这个土著。”

    严默没说话。

    原战瞅瞅严默,强忍住上前撕碎胡莲的冲动——他要在他的祭司大人面前做一个大度的男人,不能表现得太粗暴、太小心眼。

    胡莲看向严默,凄惨地笑,“默,我恨啊,我现在才想起来,当年在第一次东大陆各族智慧生物大战时,我的灵魂就被一个长生族的土著大巫给撕裂过!就是在那时,我遗忘了我们的那一世,虽然有时候我能想起一些我们那时的生活常识和用具等,但我一直以为那是我的天赋,生而知之。呵呵,直到现在……”

    胡莲激动得挥舞了下手臂,又一块魂体掉落。

    胡莲低头看自己缺失了大半的左臂,苦笑,“自那以后,我的魂体就不完整,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修养,多少恢复了些,可是也抵挡不了完整又庞大的神血记忆!如果我知道,我不只是灵魂受损,而是灵魂被撕裂过,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吸收这滴神血。”

    “我后悔啊!”胡莲神色更加凄楚,因他俊美到邪气的外貌,他做出这样的表情很是动人心魄,“如果我当时直接吞噬这个土著的灵魂,而不是去抢神血,也许现在我还不会这么糟糕。默,不要相信这个土著,尤其不要相信有了双份记忆的他,他们只是想要利用我们罢了。”

    原战抱臂,勾唇,摆出一个大度男人应有的风度,可嘴巴中吐出的言语却气人至极:“我不像你,我可没有拥有双份记忆,这滴神血的记忆根本就没有侵略我,它只是像石板一样老老实实地把它的记忆展现给我看而已。”

    哐!胡莲被这下打击得有点狠,脸皮抽动了好几下,他不信!连他这么厉害的魂体都承受不了神血记忆,这个土著无角人怎么可能让神血记忆老老实实?嗯,这个土著一定是在说谎,说不定神血记忆已经抢占了他的灵魂,所以才会帮助这个土著对付他、囚禁他!

    看胡莲面露不屑,严默慢慢走到他面前,突然道:“你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不过不是没有办法恢复。”

    胡莲立刻振奋起精神,“什么方法?”同时他又看了眼原战,怕他捣乱。

    严默配合他的低语:“吞噬我的灵魂,让我的灵魂弥补你的不足。”

    胡莲:“……”随后,满脸惊容和感动,他似乎没有想到严默会主动提出这样的方法。

    “严默,你……”胡莲伸出手,想要握住严默的手,可刚抬起,他的手指就掉落了一半。

    严默退后一步,“可是我不愿意。”

    胡莲微变色,但他口中却道:“我理解,我不强求你……”

    严默不等他说完,立刻又道:“我想活下去,因为这两辈子以来我终于真正爱上了一个人,他虽然粗暴又野蛮,但胜在听话、忠心且守得住下半身,如今我跟他又有了两个孩子,亲生的,拥有我们两人的基因,是我亲自生下……”

    “你说什么!”胡莲不可置信地喊出声,“你说你为一个男人生了孩子,还是两个?你今世不也是男的吗?”

    严默,“我是男的啊,但这个世界就这么奇怪,也许是种族特性?总之我就是生了两个孩子,这点我可以向神发誓。对了,我给其中一个孩子起名叫嘟嘟,我有时觉得他就是嘟嘟的投胎转世。”

    说到这里,严默慨叹一声:“也许当初就不该在众多基因中也挑了你的,虽然只占据嘟嘟基因中的一点点,但也许就是这么一点点让我儿子没能成长。还好,这辈子的嘟嘟因为他两个父亲都很健康,他也十分的健康茁壮,我终于不用担心他会夭折了,所以选择正确的基因提供者真的很重要,你说是不是?”

    胡莲被刺激打击得脸部扭曲,一小块脸部肌肉掉下,“你!你在胡说什么?难道你的魂体也被破坏了吗?你明明爱的是我……”

    严默翻白眼,“这种话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

    胡莲想说为什么不相信,难道你当年爱我爱得没有那么深沉?

    原战在一边听得嘴都要笑歪了,他想上前揽住他的祭司大人,被严默制止,只好忍着。

    严默主动走到原战身边,掂起脚亲了他嘴唇一下,拍拍大块头的屁股,转头对胡莲道:“忘记给你介绍了,这就是我的爱人原战,也是我九原的首领,我是祭司,我们共同统治着九原这个部落。而你,上辈子背叛我,这辈子又派人侵略我东大陆,两辈子都做了我的敌人,你说我要怎么对你才好呢?上辈子让你浑身腐烂痛苦而死,这辈子我们换个花样?你喜欢什么死法?”

    胡莲嘴唇哆嗦,被气得已说不出一句话。他是真被气疯了!严默不爱他也就罢了,其实他内心深处何尝不清楚严默对他的感情绝对不是男男之爱,但他无法接受上辈子自己的结局,在被严默报复后,想着与其天天怨天尤人的愤恨,不如幻想这是严默因爱成恨,这样他的心理也能承受,说出去也好听——情人因爱生恨报复他,总比他背叛合伙人被合伙人报复听起来好听吧?

    而向情人忏悔,和向合作伙伴忏悔又不一样。前者虽然可恨,但也可怜到让人同情。可后者只会让知道的人说一声“报复得好”或者“活该”!

    而严默刚才对他所说的言辞中,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严默竟然为另一个男人生育了两个孩子,不是试管婴儿,不是借腹他人,而是真正亲身上阵为了别的男人孕育了后代!

    明明严默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胡莲就是觉得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一样,气到两眼发白。

    一个土著!一个无角人!凭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好?你为什么选择他不肯选择我?

    当年如果你真的对我产生那方面的感情,我又怎么会怀疑你要离开我另谋发展?

    当年如果你接受我的暗示,我们又怎么会发展到那种两败俱亡的下场!

    你有什么了不起?就算我找你时你已经成名,可如果不是我提供大量的钱财,你怎么可能研究出那些成果。如果不是我排除万难鼎力支持,你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干扰地做自己的研究,乃至在全世界范围都有了那么大的名声!

    明明是我一手造就了你,可你却想离开我。

    明明那也是我的研究所,明明我才是老板,为什么我不能享有研究所的研究成果?那明明都是我的!如果不是你霸占着不放还斤斤计较,我又怎么会非要把你搞臭搞死!

    最可恨的是,你死就死了,还报复我,让我受了那么多年的罪!整整五年啊,你让我熬了五年才死去,连护士都不愿进入我的病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能!

    胡莲在心中发出怨恨的毒笑,脸上神情却变得越发哀怨。

    你这个恶魔,你从小就不是好人,你凭什么报复我,你连自己的后代都能拿来做实验,凭什么我就不能对付你?

    呵呵,嘿嘿,神既然选择了我,给了我永生的能力,就不会让我死在你这个恶魔手上!我才是应该真正统治这个世界的人!

    严默目光投到胡莲脸上,微笑:“我想好了,这辈子就让你这么‘活’下去吧,我看你似乎不能离开这个魂海?那你就一直待在这儿好了,对了,别乱动,免得消失得更快。”

    说完,严默推了下原战,转身就走。

    原战有点不明所以,就这样?不彻底消灭他?这也太便宜那个鼻涕虫了吧?

    可严默没做任何解释,只推他快走。

    原战不觉得他家祭司大人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便顺着他的力道,转身走了,可他的警惕也提到了最高。

    严默故意停顿了两步,和原战拉开了距离,而就在他要迈步跟着原战离开时!

    原本站在中心点尽量保持身体不动的胡莲扑了出来!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比起被神血记忆莫名接受的原战,外来的魂体严默才是更容易吞噬的那一个。

    蠢货,你就跟上辈子一样蠢且自以为是,活该你被我坑成那样!你以为我真的不能动了吗?

    你上辈子欠我的,还有这辈子,就用你的魂体来补偿吧。这样对你也更好,从此我们就能真正意义上的合二为一,再也没有人能分开你我,也没有谁能插足你我之间,而我们也永远不用担心谁再会背叛谁。

    只要吞噬了你,如果那土著真的在乎你,恐怕他也不敢随便对我下手了吧?

    严默的身体消失了!

    胡莲扑了个空,而因为他主动脱离他为自己建立的保护圈,周围的记忆之海也加大了对他魂体的吸收消化速度。

    胡莲魂体一块块掉落,一块块消失。

    他急了,只剩下半张脸狂吼:“严默!你在哪儿!出来!”

    严默出现在原战身后。

    原战手中凝聚出一把眼熟的长刀,那是墨杀。

    墨杀实体可以吸血吸食生命壮大自己,那么在魂体状态呢?

    原战持刀杀向逐渐粉碎的胡莲,胡莲这时想要重新逃回保护圈已经来不及,他的身周突然出现了一圈火焰。

    原战狞笑,“我的魂海我主宰!想吞噬我?想吞噬我的祭司?那也要看神是不是站在你那边!”

    长刀一挥,胡莲剩下的半个魂体又被劈成两半。

    胡莲想逃。

    严默就在这时笑眯眯地说道:“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能跑得那么快吧?因为这是我家大战的魂海啊,他相信我,愿意把魂海都敞开给我,在这里,我的权限几乎和他一样,也就是说在这里我想到哪里就能到哪里。还有,我刚才那样说就是想要刺激你先动手,否则我现在就要被祖神以见死不救的名义惩罚了。唉,你要是不动该有多好,那样我也拿你无可奈何,说不定还得救你。可惜!”

    胡莲最后的意识觉得自己就是被活生生气死的!严默的话他不想听,可他还是忍不住微微停顿了一下,忍不住微微想了下:如果他刚才不动的话……

    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而这丝停顿明明短暂得几乎看不出来,可就是这么短暂的停顿让他彻底丧失了再度逃亡的机会。

    他的灵魂被墨绿色的长刀击碎成万万片,瞬间被神血的灵魂之海席卷。

    我就这样死了吗?从此彻底消散?

    胡莲忽然感到了深深的恐惧……还有无尽的懊悔,如果我还有一次求生的机会……

    石屋内,严默和原战两人双双睁开眼睛。

    九风发出一声尖利的欢叫,直接扑过来,被严默抱住。

    斯坦也神情奇异地看向他们,“我以为你们已经醒不过来了,一角时的时间早就过了。”

    原战坐起身,同时扶起抱着九风的严默,他没有回复斯坦,先跟严默确认了一遍:“胡莲死了?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严默一脸不确定,“应该吧,要么你问问那滴神血记忆?”

    原战摇头,“它不能应答,但我确实感觉不到胡莲。”

    斯坦伸出手,示意原战不要躲,他的手放到原战额头,过了一会儿也肯定地道:“我感觉不到胡莲的灵魂,一丝一毫都感觉不出来。”

    而就在胡莲的残魂彻底消失的同一时间,与西大陆相对的东大陆的一角。

    妙香突然昏迷。

    她身边的侍女吓了一跳,很快,整个屋子的人都惊慌起来。

    可很快妙香就醒来了,她挥手让所有侍候的人出去,等所有人出去后,她突然捂脸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哑哀嚎。

    妙香的意识不安地看着那个占据了她身体的神秘者,喏喏地问:“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伤心?

    神秘者没有回答,就在刚才,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像是缺失了好大一块,就好像他感觉到自己死了一遍一样。

    有什么消失了,那是和他联系极深的,也许是他的亲人,也许是其他更重要的什么,总之,他再也感觉不到那股隐隐的、浅谈的几乎察觉不出来的灵魂联系。

    他有种奇怪的直觉,也许以后他再也无法恢复记忆,只能这样活下去了。

    不过记忆不完全也没什么,他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神秘者很快就收拾好悲伤的心情,把身体的控制权交还给妙香,同时叮嘱她:“有什么糟糕的大事要发生了,我建议你最好带领你的势力躲起来,不要和他们正面迎上。”

    “您是说那些有角人?”妙香更不安,那些有角人太可怕了,虽然在神秘者的指导下,他们一直没有和有角人正面相对,但只是那些传言就足够惊人。

    “也许。我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一个远古遗迹,是个小型地下城,里面还有水源,我们人手不多,正好可以全部躲进去。”

    “可……九大上城一直在号召我们联合抵抗有角人。”

    “那你是打算听九大上城的,还是听我的?”

    妙香很快就做出决定:“当然是听您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