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8章 章回52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从九风那里把育儿袋抢了回来,重新系回胸前。

    九风凶狠地咬了他好几口。

    原战皮厚,随便他咬,如果他再坏心点,随时都可以喂九风吃一嘴沙土。

    严默本要下床,下到一半,突然凝固住。

    他的右手在发光,脑中跟刷屏一样冒出一堆信息。

    ——恭喜流放者!因被流放者培养并及时拯救了无角人类领袖最大潜力股,让其避免神魂崩溃,并帮助其顺利激发出五行周转之力,进而吸引了到达时效完成任务坠落的锁星链,进而得到锁星链全部能量,为其将来领导各族智慧生物抵抗共同的敌人铺垫了极为坚固和厚实的基础。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人渣值-300万点。

    额滴个娘!竟然一下子减了三百万点,这简直跟他帮助人鱼解决生育难问题差不多功劳了,说来这还是指南第一次对他“恭喜”呢。

    指南之前也对他的行为有过统计,但不知是他现在做的事情达不到奖励的程度还是因为做的事情太多,指南按照他的要求进行了隐身数据统计,只在严默需要的时候把最新数据告诉他就可以。

    像今天这样的自动跳出真的有种久违之感,尤其还带着巨大的奖励!

    更让严默心花怒放的还在后面。

    ——因被流放者不顾己身危险,冒死进入伙伴魂海,不惜灵魂灭亡的下场也要拯救伙伴,达成“舍己为人”之成就。特此奖励本星球内传送门一具。

    注1:修复并完善炼骨族的破空门为传送门。该传送门可根据指南提供的地图上的坐标来调整传送门上的坐标,以达到传送到指定坐标点的目的。该传送门在本星球内不限距离,限定重量10万公斤。注:损坏可修复。修复所需人渣值加点将根据损坏状况决定,详细请见使用说明。

    注2:被流放者必须对该伙伴产生极深感情,并达到绝对信任和由衷且自发地愿意代伙伴身死这两个重要条件,只有如此才能在神血能量冲击魂海、几近崩溃的情况下,利用己身愿力帮助伙伴魂海融合并重塑。

    严默看完注2,半天没动。

    “默?”原战轻轻碰了碰他。

    严默坐在床边抬头,看原战的目光那叫一个复杂!如果他知道进入原战魂海会那么危险,那么他还会像之前那样毫不犹豫吗?

    严默想:也许他还是会的,毕竟斯坦把危险都告诉了他,可他还是选择了去帮助原战,而指南也不是个能被糊弄的,自己是不是真心大概指南比他还清楚。

    “默?”原战被他看得起毛,又叫了他一声。

    “……我竟然在无意中给这个世界培养出了一名领袖。”虽然还只是潜力股,不过只看那最大两字就知道,现在指南有多么在意原战。

    “哈?”原战没听懂。

    严默呻/吟,家养牲口变成要拯救星球的命运者什么的,他不但不觉得自豪和骄傲,反而觉得坑爹无比!

    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只是想要养儿子好不好!现在竟然有人告诉他,他儿子的另一个爹将来要带领全星球生物去与外星人干架,那他这个伴侣还有两个孩子能逃到哪里去?偏他还是祭司!

    为什么想要过安生日子就这么难呢?

    严默抹把脸,让自己恢复正常,“我没事,刚才只是有点头晕,现在已经好了。”

    原战直接把担心放到了脸上,并强烈要求斯坦帮助严默查看一下。

    斯坦都没把手放到严默额头上,只扫了一眼就说:“他没事,好得很。”

    严默不谈心情,确实好得很。不说指南给他的第二个奖励有多及时雨且对他帮助又有多大,就是指南给出的那些信息也让他解开了不少困惑。

    斯坦对两人怎么解决了胡莲残魂很好奇,九风也在一边桀桀叫着凑热闹。

    原战很骄傲地张口就要说什么,被严默踹了一脚。

    斯坦看两人的小动作,笑:“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具体做了什么,但之前我有感觉到一股非常磅礴的能量从外界而来进入你们的身体,嗯,大约就是在你们把床上的元晶全部消耗掉之后。”

    严默,“外界?”

    斯坦指了指天空,“从上面。我没有看到,但我能感觉到。”

    严默:锁星链?为什么我一点都不高兴?这玩意掉下来还被原战吸收掉是好事吗?这是说明五万年的保护时间已经到了!换句话说,那些外星奴隶主随时都可能发现他们!这种情况简直糟糕得不能再糟糕。

    斯坦露出迷般的微笑:“我现在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你们两人或者你们两个中的某一个一定是神灵最宠爱的幸运儿。”

    原战和九风唰地看向严默。

    严默撇嘴:“那肯定不是我。谁得到的利益最大谁就是那个幸运儿。”

    原战“深情”地看向自家祭司,“不,我不是受神灵宠爱的那个人,我是被你宠爱的幸运儿,我的命运从遇到你的那天才开始改变。”

    严默、斯坦、九风,包括育儿袋中的巫果都被原战肉麻到了。

    考虑到斯坦现在也是自己人,而且外星侵略的事迟早都要告诉他,还不如现在就说了,让大家心里都有个数。

    严默说出了他的分析和推测。

    “下面我要说的事情不要问我怎么会知道,我的传承都来自祖神,他老人家除了授予我祭司的传承外,有时还会根据我的能力和发展状况告诉我一些事情。”

    原战和九风对祖神都已经很熟悉,全部摆出一副认真脸,九风爬到严默怀里坐着,当故事听,巫果也竖起耳朵。

    斯坦对严默口中的祖神有他的猜测,而且都是巫者,对于神灵可要比一般无角人敬畏得多也能接受得多,所以他听得也很认真。

    严默见此,先把原战脑海中发生的事情经过捡主要和能说的都说了一遍。

    斯坦听完,神色看起来竟然有点羡慕妒忌恨?“神血记忆?你说古神的记忆传承?而且你们还得到了那位古神的认可?”

    “怎么?您听说过?以前也有过得到神血记忆的人吗?”严默赶忙问。

    斯坦摇头又点头,“我听说过有人接受了古神的记忆传承,但谁得到了、又是怎么得到的却不清楚。直到你今天告诉我,我才知道古神记忆竟然可以通过吸收神血石中的神血来继承。不知道与我能力符合的神血石还有没有……”

    严默打断斯坦的遥想:“听您的口气,这种记忆传承很宝贵?”

    斯坦用古怪的目光看向严默,“这世上还有比神的传承更宝贵的东西吗?虽然你说那份记忆中的重点是让后代知道那件事,但除此以外,那份记忆中还包含了那位古神看到、听到、经验过的一切,包括他的能力使用方法、提升方法等等,就算有部分模糊,但也有不少清晰的呀。这样的东西不宝贵,还有什么东西宝贵?如果我不是控魂鬼巫,这份神血记忆对我没有什么太大用处,就连我也会忍不住……”

    斯坦没说完,但在场的生物都懂了:看到好东西就想打劫,人之常情嘛。

    严默做了个苦脸,“好吧,它很宝贵,但我宁可没有看见过它,无知有时也是一种幸福啊。”

    斯坦懒得理他,这就是一个占了便宜还卖乖的,那什么外星奴隶主虽然可怕,但就算没有外星奴隶主,也有胡莲和尼尔王这样的人,自他有记忆以来,他们族就一直生活在战斗中,既然都是战斗,跟谁不是一样斗?有什么好担忧的!

    “你还没说胡莲怎么给你们弄死的。”

    “哦,简单说,其实胡莲是被神血记忆搞死的,和我们真没太大关系。”严默半真半假地道:“根据祖神他老人家隐约的提醒和暗示,我怀疑神血记忆之所以抛弃了吸收他的胡莲,而投向原战来委托自己的期望,很可能来自以下几个原因。”

    严默阐述的大致内容如下:

    第一,原战收集了四枚神血石中的能量,很可能因此触发或者达到了古神要托付秘密的最基本要求——总不能把对付外星人这样事关全球生死的重大委托交给一个弱者吧?原战虽然还没有超过十二级达到半神的地步,但他身具四枚神血石的能量,已经有了极为厚实的基础,只要以后他合理吸收,迟早会进入半神境界甚至更高。

    第二,原战虽然达到了基础条件,可同样因为他本身能量还不足以控制四枚神血石,再加上胡莲的迫害,他的魂海便出现了崩溃迹象。如果这时没有任何人帮助原战,而原战自身也挺不过去,那么别说接受古神的记忆传承,就是他本身的灵魂也不一定能保全。

    第三,他严默来了,以自身最大愿力和魂魄的全部能量来帮助原战——虽然他当时并没有这样明确的意识,但不管如何他确实帮助了他的小情人,并让其魂海形成了一个能量可以自然转换互生互助的小世界,甚至引来了那个恰好坠落的锁星链,想来原战魂海中/出现的星空就是那玩意所化。

    第四,因为原战魂海稳固了,很可能他的魂海已经达到了接受古神记忆传承的要求,于是那滴神血记忆自然而然就舍弃了快要崩溃的胡莲,而选择了更具有潜力的原战。

    最后,严默总结道:“至于为什么胡莲无法接受,而原战能接受那庞大的记忆,则很可能是因为胡莲的魂海是残缺的,或者说还不足以达到盛放古神传承记忆的深广度,而我家大战那个自成小世界的魂海则可以完全容纳那份庞大的古神记忆。”

    斯坦慢慢合上张开的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

    九风两眼亮晶晶地转头看严默,“默默,你好厉害!”

    原战用力点头,如果没有他家祭司大人,他就完蛋啦,更别说接受那么多好处。他现在只觉得浑身都是满溢的能量,似乎只要他想就能把这颗星球捣出一个对穿的窟窿!

    “……大气运者和被大气运者眷顾的人。”斯坦低喃。

    严默眯眼。这个说法好像很熟悉呢,曾经有个人似乎也跟他提过什么大气运者,是谁来着?

    斯坦定定地看向严默:“以后我会跟着你,哪怕你不为我孕育血脉。”

    原战:妈蛋!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再看这个斯坦,怎么现在才发现这个人全是刺青下的脸竟然还能长得比他好看!明明那张脸都被刺青给盖起来了!

    对了,这家伙施展巫术时还喜欢脱光光。原战回忆此人兄弟大小,对比己身,迅速判定赢方是他自己,这才舒服些许。

    严默倒没有多想,他很欢迎斯坦彻底成为他的人,斯坦的能力太有用了!

    眼看严默和斯坦相对微笑,情意在双眸间流转?某个气量越来越狭小的牲口上前一把拉起严默,提醒他:“天要亮了,我听到了山外有很多脚步声,出去看看。”

    斯坦闭眼,过了一会儿睁开:“确实有人来了,还不少。”

    九风自告奋勇飞出去查看。

    此时,外边的天空已经出现了朦胧的亮光。

    严默和原战出去时,三十二双火热的眼眸一起看向他们!

    两人的脚步同时一顿,这是干嘛?

    严默深觉那三十二名无角人魔战士看他们的目光诡异无比,有人虔诚,有人敬畏,有人妒恨,还有人似在渴望什么。

    严默用眼神问斯坦。

    斯坦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许是他们也察觉了锁星链降落?”

    斯坦猜对了,他们不但察觉,还亲眼看到了全部经过!

    虽然星辰降落的时间不长,但足够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些星光全部进入了那间石屋。

    三十二人的态度太怪,严默都没敢跟他们说话。

    奇异的是,那三十二人也没有人上前来打搅他们,但是严默发现他们走到哪里,那三十二人便跟到哪里。

    严默打了满脑袋问号,不过现在不是寻求究竟的时候,山下已经可以看到有角人的军队正在集结。

    严默正要说让大家迅速撤离,斯坦却在这时转头看向跟随的三十二人,突然说道:“就这样被逼离开,你们甘心吗?被奴役了这么多年,你们甘心吗?那么多族人被杀死,我们受到那么多耻辱,你们甘心吗?”

    三十二人沉默。

    严默:斯坦大巫您想干嘛?

    也许因为胡莲的残魂彻底消失?也许因为他发现了大气运者?斯坦这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又上升一层。

    长寿而保持外貌年轻的鬼巫面对众人挑起唇角,“他们有角人不是一直说我们无角人愚昧野性不知礼仪吗,那我们这次就送他们一份大礼,让他们也感受一下我们无角人的礼节,你们说如何?另外,有件事告诉大家,就在刚才,胡莲从**到灵魂都已被消灭,你们以后永远不用再担心会成为他的食物和奴隶。”

    三十二人在听到胡莲彻底消散后竟然没有谁露出太惊讶的表情,就好像大家都觉得胡莲之死理所当然一样。

    当然他们没忘记用更加火热的目光投向三人,重点是严默。他们不是没有想过那种天降星辰的异象来自斯坦,但他们从没有听说过斯坦还有这样的能力,而当时和斯坦在屋里的还有两人,一醒一昏,昏的那位暂时不考虑,醒的那位可是帮他们解除了奴隶骨,让他们彻底脱离了有角人的控制。

    为此他们更情愿相信是那位年轻的默巫创造了这种奇迹,而从可能性来说,严默也最大。

    “咳,诸位,我不反对大家给有角人送礼,不过既然要送礼,不如彻底送一份大的,在这之前,请让我们暂时保持实力。请不要忘记,你们有些人的亲人还在他们手上,这时动手并不明智,等我们把要救的人全部救出来,那时再跟有角人开打也不迟。”严默插口。

    斯坦不赞成地看向他,他们这些人完全有能力现在就给那些集结的有角人军队一个狠狠的教训。就是他自己一个,也能干掉他们大半!

    原战的目光扫过来。

    斯坦心中一凛,这小子竟然让他产生了巨大的威胁感。而在今夜之前,明明还不是这样。

    “斯坦大巫,默是我九原的祭司,唯一的一个。”原战的声音很低,保证远处的三十二人不仔细听绝对不会听到。

    斯坦明白了,这位首领是在他不满他刚才擅自煽动他人的举动?或是不满他越过严默?更也许是不满他在众人面前给严默脸色看?

    斯坦做了这么多年奴隶,心性早就磨练出来了,他没有因为原战的提醒而生气,倒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他现在可不是一族至高无上的大巫,而是九原的客人或者是严默的保护者?且那三十二人都是严默他们所救,如果他越过严默两人去命令那三十二人,仔细想想,也确实有点不合适。

    严默没有不满斯坦,但斯坦的煽动确实给他带来了一点麻烦。因为按照指南的尿性规则,他们在杀死尼尔王和胡莲后,就算是报复了两人对他们的攻击。如果这时他们继续主动报复有角人,则有滥杀的嫌疑。

    而严默又不想等有角人先攻击他们再动手,主要是把回击浪费在这里不值得。他想把这次的报复机会利用到最大!

    “斯坦大巫,能借一步说话吗?”

    斯坦有了台阶,自然而然跟随他走到一边。

    严默支起屏蔽护罩,与他低声耳语了一番。

    斯坦表情没什么改变,心中却越听越激荡。他没问严默能不能做到,这年青人既然敢跟他提出来,那么他至少也有一半以上的把握。

    那三十二人眼巴巴地看着前方三人,耳朵也都竖了起来,可那两人的谈话内容一点都没能传入他们的耳朵,哪怕听力再好也没用。

    至于斯坦和原战间的暗潮涌动,三十二人在看到那位鬼巫大人竟然在那个年轻的默巫几句劝说下就放弃了他的打算,心中就全都明白了他们今后该听谁的。

    老人赫很急切,他已经两天没有见到原战和严默,而他有极为重要的事要转告两人。

    九原那边昨晚来了紧急消息,有角族正在集结力量,打算全力攻打九原!而土城残余势力竟然主动给他们让开了道路。

    焦急,担心,恐惧,不安,背负了巨大压力的九原子民都在殷切期盼首领和祭司的回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