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9章 章回52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诸位,离开这座山之前,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我需要诸位的帮助。”严默伸手摸了摸游走过来的蟒蛇头颅,对众人说道。

    山外,红角人为主的军队一直等到天亮,这才对额蓝山发起进攻。不是他们不想在夜晚攻击,只额蓝山关于夜晚的传说太多,而夜晚也不利于他们发现敌人,又要等待其他两族的军队汇合,于是就等到了天亮。

    黑角族军队只来了两千人不到,白角族更少,竟然只有寥寥三百人左右。

    带头的红角将领气得半死,可如今红角王者尼尔王一家,包括王后都全部死亡或失踪,而最最紧要的胡莲大祭司也至今没有露面——他们不敢也不愿相信胡莲已死,只认为他受伤恢复中。红角族内部虽然在元洲大人和几位大贵族的压制下没有混乱成一团,但也暂时无力再去给另外两族脸色看。

    “大人,我们的斥候无法进入山中,那座山已被无角魔控制,山中草木土石全部在阻挡我们的去路。”斥候领队前来汇报。

    “让所有人撤出,不管里面有多少无角魔,今天势必要让额蓝山从世间消失!”红角将领发狠。

    “全体,第一轮,火炮并雷炮交杂攻击!”

    感谢胡莲大巫,就是他在万年前发明了这种巨大的杀伤性武器,而且经过这么多年改良,骨炮的威力、距离和能量表现方式都有了极大改良。

    现在的大型骨炮不但可以很轻松地推着走,还能连发和控制距离,且火、水、冰、土、雷、腐蚀等能量都能使用出来。

    有角军队也根据这些骨炮的特性,针对各种场景,做了各种犀利组合。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完全不如有角人的意。

    本该把额蓝山轰炸得一塌糊涂的火炮和雷炮在半空炸响,如果不是有角人军队离额蓝山有一定距离,这次大爆炸可能就要让有角人军队吃上大亏,如今大亏虽然没吃到,但最前面的一些有角战士多多少少都受到了一些波及。

    无奈下,红角将领只得下令众人再往后退出一百米。

    “那些无角人已经有了准备,将军,我们下一步?”

    “继续轰炸!我就不信他们能支持得下去!”这就是有角人对付无角魔们的典型战斗方式,用全有角族的元晶积累和供给来消耗对方的魔力。

    为了防止那些无角魔对己方进行偷袭,所有参战战士都激活了自身骨甲。

    山谷中,严默手抓高阶元晶,再次祈愿:“愿护住这山中所有生灵。”

    元晶消耗非常快,想要在那么密集和大威力的炮轰下护住整座山所有生灵,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原战和三十二名魔战士配合,加快了转移山中草木和生物的速度,他以山谷为中心,把地面下沉再下沉,现在除了几人落脚之地,底下已经出现巨大的深坑,深坑中全身原战转移来的林木花草。

    巨大的蟒蛇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各种动物昆虫。这些动物昆虫分成了两路,一路向远方转移,一路则奔向山谷。

    天上一只小小的人面鸟发出严厉的叫声,催促那些有翅膀的赶紧离开额蓝山范围。

    斯坦身后聚集了大量阴魂,其中有的阴魂甚至已经有了较为清晰的模样。

    三十二名魔战士并不明白那默巫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工夫只为了救山中生灵,那年轻的巫者也没有解释。

    可等那默巫撑开护盾,用他的巫力真的护住了整座山时,有了深深安全感的三十二人放下了所有疑问,强大的人做事总是有他的理由,而且跟着一个善良的巫者总比跟着一个残忍冷漠心中只有自己的巫者好。何况这位默巫还能护得住他们,而不是一味要他们用性命来填补他的命令。

    原战使用各种能量越来越得心应手,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精力充沛过。

    他以前也自认精力十足,可比起现在似乎用不完的能量,还是差了很远。

    而这还不是他的尽头,他能感觉得出来他才只发挥出了那四枚神血石的少许能量,等他以后逐渐吸收消化这四枚神血石,他还可以变得更加厉害。

    随着外围的生灵被转移到山谷内,严默的保护圈也在逐渐缩小。

    这些看到那些山外的有角人眼中,就是他们的炮轰终于轰开了无角魔的防守。

    眼看外围的山石被轰击得崩裂、倒塌。

    红角将领按捺住兴奋命令:“继续!加大攻击!他们就要抵不住了!”

    严默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当他祈愿保护住这座山中的所有生灵时,他隐隐感觉到了那些生灵的感激。

    他的信仰点数在飞快增加,围绕着他的各色光点越来越多,它们主动扑进他的体内,补足他消耗的能量。

    “谢谢。”严默双眼微闭,用灵魂发出感谢。

    “……谢谢……你……”

    “……跟我们……来……”

    “去哪里?”

    “来……”

    严默人仍旧站在原地,眼睛也依旧闭着。

    斯坦忽然看向严默方向,他身后那些阴魂也齐齐转头。

    严默跟着那些光点慢慢飘进了一片黑暗中。

    是的,完完全全的黑暗,什么都看不见,又似什么都看得见。

    “这是哪里?”

    “到处……都是……”

    “什么?什么到处都是?”

    “……能量……就在你的……身边……到处都是……”

    严默笑,“我知道这点。呃,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不!你还没有弄明白。”这句话似乎由万千声音同时发出,震得严默心神一阵颤动。

    “我没有弄明白什么?”严默糊涂了。

    “能量……到处……都是。”

    “是啊,我知道这点,我……啊!”

    光点们似乎忍无可忍,齐齐动手用力一推。

    严默惨叫一声,从空中跌了下去,跌进那一片黑暗的中心。

    严默的身体停住,飘浮在无尽的黑暗中。

    可是他却看见,黑暗中有什么正在向他涌来。

    严默刚想躲避,“不要怕……等着……”那万千声音又冒了出来。

    严默硬是抵抗住本能的恐惧,任由那些看不见但能感觉得出的什么大量涌入他的身体。

    他不是不害怕,不是不怀疑那些光点,但他又本能的知道这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体会,作为一个近乎疯狂的研究者,拿自己的身体做试验又算得了什么?只要那些光点有五成机率不会伤害他,而他觉得那些光点不伤害他的可能应该至少超过七成。

    大量的……姑且称它们为粒子吧,这些粒子冲进他的身体,逐渐集中在他的松果体部位。

    严默发现自己竟然能内视自己的身体了,就比如现在,他竟然看到他的松果体一片浓郁的黑暗。

    那些粒子冲进松果体后,大量都被黑暗吞噬,可其中一粒和黑暗中的什么产生了撞击。

    明明只是一粒小小的粒子产生的无意间的撞击,可他的松果体内竟然产生了一场巨大爆炸!

    松果体内出现了一个黑洞。

    黑洞开始旋转,吸入大量气体,随后喷出,形成一片亮丽炫彩的星云。

    越来越多的粒子扑进星云中。

    星云中某些气体被什么聚合到一起,他的松果体内出现了一颗耀眼的恒星。

    “恒星出……异能现……”

    是这样吗?严默看到那颗恒星散发出大量能量,而那些能量流经他身体各处。

    “能量……无所不在……”

    “……转换……”

    转换!严默头脑如遭雷击 ,他明白了!他明白那些光点要告诉他什么了!

    如果用他以前学过的科学知识来理解,整个宇宙都是由某种基础物质构成,某天,这种基础物质互相撞击,产生了新的衍生物质。

    于是就有了基础物质和各种元素。

    在他的前世,有人叫这种基础物质为母物质,也有人称其为暗物质。

    对于这种还不能开发利用,甚至不能用任何方式看到的物质,人们对它的研究还只是停留在理论上。

    今天光点让他看到的这些,是不是想要告诉他:母物质无所不在,如果想要能量,只要把母物质转化为自己能使用的能量就可以。

    而转化的方式就是撞击进而产生爆炸,然后就可以从中寻找自己想要的元素能量。

    严默想到了他帮助九原子民激发神血能力的过程,那时他对原理还不清楚,只是在研究这些原始人的人体中发现了某种特征:他们的松果体都没有萎缩。

    只有异能的人松果体中有澎湃的能量,能量极为活跃。没有异能的人,其松果体就是一片暗沉物质的集合,给人以死气沉沉之感。

    如今结合他刚才看到的,他激发九原子民的方式,其实不就是相当于人工帮助那些人把母物质粒子送入他们的松果体,人工刺激那些死气沉沉的母物质粒子,让它们撞击爆炸吗?只要那些粒子撞击成功一例,那人的松果体内物质就会被激活(爆炸),从而出现能量的集合体,也就是“恒星”。

    不知过了多久,现实中的严默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他似乎有点恍惚,可很快,他就弯起了唇角。

    此时,他的眼眸漆黑如墨,没有一点光点,看起来诡异异常,如果是胆小的人就这么和他的眼睛对上,说不定能吓得直喊魔鬼。

    原战已经在他身边站立了好一会儿,“已经全部弄好了。”

    严默第一件事就是低头看自己手中抓着的那枚高阶元晶,竟然还有一大半在,损耗比他预想得少的多。

    “你的眼睛怎么了?”

    严默抬头,对原战神秘一笑,“阿战,我找到了更好的吸取周围能量的方法,如果让我研究成功,以后我们将不必再需要元晶。”

    原战闻言只挑了挑眉,“好,等你研究出来告诉我。另外,你的眼睛以后都这样了吗?”

    “它们变成什么样了?”严默看不到自己的眼睛,抬手摸了摸。

    原战实话实说:“不难看,就是看久了有点可怕。”

    严默笑出来,“等回去九原,我教你怎么做镜子吧,你又能控土又能控火,只要再弄点水银来,做镜子对你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哦,这么说来,我们以后恐怕除了陶瓷具还能弄出玻璃,不错不错,九原有你这个首领真不错。”

    两人说笑间,斯坦跳过来:“全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严默转头看四周,这才发现,除了他们这些人脚下的几根石柱,其他地方全部凹陷,变成了深不可见的天坑。

    斯坦注意到严默的眼睛,眼眸收缩了下。这个默巫……简直就是最大的谜!

    “好,现在就撤离。阿战?”严默从空间中掏出一枚圆形骨盘。

    原战微一凝神,以他的脚为中心,大片岩石延伸,与众人脚下石柱相接,变成石板护住了下方天坑。

    三十二名魔战士中同样有能控制岩石的人,可是看到原战如此轻松并快速地就弄出这么大一片石板来,他感到了一点眩晕,这人现在到底是几级战士?他已经超过高级了吗?

    做完这一切,原战神色轻松地道:“好了,现在只要我离开,周围的山丘便会向内倒塌,而巨石板会护住下方的天坑,等过两天,我把石板移开,下面的天坑就能重见阳光。”

    严默点头,把骨盘扔到脚边,骨盘周围亮起光圈。

    斯坦和其他三十二人一起看向骨盘,那是什么骨器?

    严默招手,笑眯眯地道:“大家都过来吧,站到这个光圈中,不要害怕,只是一个传送装置。”

    斯坦:“传送?跟有角人那些用来逃跑的破空门一样?”

    严默:“比他们那个要好,这可是祖神赐予我的宝贝。”

    一听这东西竟然来自神灵赐予,除了原战以外,其他人看骨盘的神情都不一样了。

    严默才不管这些人怎么想,看人都跳了过来,站到了光圈里,他走到骨盘中心,蹲下,把坐标按照西大陆地图指示重新对好,再根据提示安装上四枚标准四级元晶币——传送门的能量消耗根据传送距离和传送质量来决定。

    做好这一切,青年站起,用脚一踩最中心的圆点。

    光圈从地面升起,笼罩住了光圈内的所有人。

    一眨眼,真的是一眨眼间,光圈内的人和那枚骨盘已全部消失不见!

    “轰!”

    有角人的炮轰落到了山谷外围的山壁上。

    山壁轰然倒塌,可这些倒塌的土石全部落在了一枚巨大的石板上,把下面的天空盖得严严实实。

    “保护罩没有了!那些无角魔终于抵挡不住了!哈哈哈!”看到额蓝山终于被他轰成平地,红角将领得意大笑,手一挥,“发射水泡,后发射冰炮!”

    大量的冰覆盖住了整片原额蓝山遗址,先行的大水把山中烟尘全部降下,如今的额蓝山几乎一目了然。

    “进去!把那些无角魔虫子都给我找出来!”

    光圈落地,一群站成圆形的人突然出现在恶魔深渊的下渊湖附近。

    “什么人?”巡逻战士立刻警惕地向这边靠近,同时传出警报。

    严默、原战和九风还好,其他三十三人,除了斯坦还能站着,另外三十二人全在那儿蹲地狂吐。

    “各位渊主在吗?我有一个重要消息带给他们。”严默跨步上前。

    “是你?”巡逻战士认出了严默和原战。

    “默巫大人!”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喜大叫,后狮带着一帮人就冲了过来,“您怎么来了?我正要带领他们出发去有角人王城呢!”

    有角人的大军在额蓝山遗址中找了整整一天,没找到丁点残尸。

    有人怀疑那些无角魔全部逃掉,有些人却相信他们已经全部死在炮轰下。

    红角将领回去向高层汇报:“额蓝山周围都已经被我们的人包围住,天空又有骨器侦查,我们的人只看到一群鸟兽被吓得逃离额蓝山,但人影一个没见到。”

    “这么说,你肯定他们已经死了?”除了身在东大陆的胡德以外,红角族仅剩下的一位大巫胡源问到。

    红角将领也不是笨蛋,圆滑地说:“我只能说我们全力搜索了附近,无论地下、地上、天空,都没有看到他们离开。”

    “你们怎么看?”胡源大巫看向其他红角贵族。

    元洲不说话,他的妻子也保持着沉默。其他红角贵族也都眼观鼻、鼻观心。

    如今地位最高的红角公爵斯德温眼看谁都不愿出这个头,只好开口道:“先不管那些无角魔,额蓝山已平,我们暂时就不必再把力量消耗到那些无角虫子身上。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失踪的陛下,找出带走陛下的神秘者,这才是我们迫切要做的事情。”

    元洲妻子也是王城护卫头领,点头:“同意。”

    斯德温对夫妇俩回以善意的笑容,又对胡源大巫道:“如今陛下失踪,王后也不见了,我们虽然把消息隐瞒住,但不可能隐瞒太久。毕竟当初在城门口看到陛下失踪的人太多,且其他两族也在盯着我们。胡源大巫,蛇无头不行啊。不知祭司大人对此有没有什么指示?还有我红角族子民急需祭司大人露面,以安民心!”

    胡源大巫心中有苦说不出,他已经去求见胡莲大祭司不知多少次,可那些内侍总说大祭司不在,他也用秘法呼唤其,可对方也没有任何回应。

    胡源对此有不好的预感,但他什么都不敢说。其他两族之所以忍气吞声要看红角族眼色行事,一半都因为红角族有胡莲这样一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神宠祭司在。

    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胡莲出事……

    那另外两族还会安生下去吗?

    不说红角族和其他两族有角人是如何内忧外患、明争暗斗。

    这边以严默和原战为首的无角人们像是突然全都隐藏了起来一般,整整三天都没有露面。

    小白角苏门在神殿他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他想他师父和九风了。

    “苏门。”熟悉的温和笑声响起。

    苏门小脸顿时绽放出欢喜的光彩,“师父!”

    严默和原战从地底冒出,严默抱起苏门,亲亲他,“师父要带你走了,短时间内你都不能再会白角族,你确定要跟师父走了吗?”

    苏门用力点头,伸手紧紧抱住严默脖颈,“师父,你到哪儿,我到哪儿。”

    “好!”严默摸摸小孩,“明天我们就把这里的事了解,晚上就离开。你有想带走的人和物品吗?”

    苏门摇头,可门外却传来一道沉厚的男子声音:“苏门大巫,如果您要离开,请记得带上我。”

    严默没有特意隔音,也不奇怪门外的人会听到他们说话,对方没有立刻推门进来已经是给了他们面子。

    苏门小声跟他师父说:“那是保护我的战士桑叶。”

    严默对那个沉默的战士还有印象,同样小声问他徒弟:“那你要带上他吗?”

    苏门竟然犹豫了。

    严默明白了,那个叫桑叶的战士已经获得了苏门一定信任,“那就带上他吧,我记得那个艾黎神侍也不错,你可以把神殿先前给你的二十四名神侍和战士都带上,就这二十几个人,我九原还能养得起,而且这样你们白角族也会放心一点。”

    “是二十三个,杜可是奸细,已经死了。”认真的小苏门道,他告诉他师父他不想带上那么多人,就桑叶一个就够了。

    严默拍拍他,替他做主了。小孩子还小,他不希望苏门长大后,觉得自己故意阻断白角人靠近他。

    严默和原战离开白角族神殿时,除了苏门,还带走了二十三名白角族和……他们十年所需的生活费。

    红角族大巫胡源的心很不安很不安。

    这段时间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还有那晚奇怪的天象,最后经过调查,据少数目击者说,那天降星辰竟然落到了额蓝山中。

    可就在那些星辰降下的次日早晨,红角族就带着另外两族炮轰了额蓝山,还把它给轰平了。

    那些星辰为什么降落?又为什么降落在额蓝山中?

    如今那些星辰又变成了什么?去了何处?

    为什么胡莲大祭司一直没有露面,而他向磐阿神祭祀却得来了代表厄运的预示?

    第二天很快就来到了。

    天空刚刚褪去霞光。

    “大巫!胡源大巫!”有神侍跌跌撞撞地跑进申屠城神殿,失态地大叫着。

    “安静!你这是怎么回事?”有高级神侍怒斥该神侍。

    那名中级神侍神色仓惶,指着外面,颤抖地道:“大人,三城东面……那座额蓝山,被轰平了的额蓝山原址一夜间竟长出了一座高山,非常非常高的高山!山顶都伸入了天空!”

    “你说什么?!”

    同样的汇报在其他两城和附近的有角人势力中都有出现。

    几乎所有附近的人走出门外就能看到那座“山”字形,高耸如云的巨大岩石山。

    那山真的太高了,尤其是中间那座山峰,高到你仰起头都看不见它的山顶。而另外两座山峰上则可以看到明显的堡垒建筑物。

    最可怕的是这座山和山上的建筑物竟然还在“成长”,虽然肉眼看不出来,但只要耐心地等上一时半会儿,你就会发现前后两者的区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