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0章 章回53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母物质能量很难用质量去划分,比如它一粒到底有多大多重?彼此相撞爆炸时产生的威力会有多大?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可以做的就是尝试,一点点来试验,我打算先从寻找和感觉母物质能量的存在开始,这点有可爱的‘神灵’们帮我,应该不是很难,然后再看怎么利用它。”严默坐在悬崖边上,看着远处的城池,支着单腿跟原战闲聊。

    原战和他保持着同一坐姿,不过支起的是右腿,“我帮你。”

    “别!”严默一口回绝:“这试验比较危险,我有神灵和愿力帮忙还好,如果你来,不小心把自己炸了怎么办?所以试验的事以后全都交给我,我要你做什么的时候自然会开口,你自己千万别乱来,你现在只四枚神血石的能量就足够你成长到半神甚至更高,暂时不需要更多能量。”

    严默说这话的意思是让某人别给他添乱,可某人听到耳里却完全成了另外一个意思:他的默宁愿自己冒险都不愿他有任何一丝危险呢。

    “看嘛呢?你不准再扑过来了,早上老子屁股都给你做麻了,你知道你现在就跟装了永动马达一样吗?那玩意也越来越硬得跟石头一样,你他妈爽了还喜欢乱开花,老子要是普通人早给你搞/死了!”

    原战有些词听不懂,但这一点不妨碍他理解严默话中意思,“现在还麻?”男人流氓地笑,蠢蠢欲动地又伸手去乱摸乱捏。

    严默抬脚,用力一踹!

    某就要化身牲口的家伙被踹下了悬崖。

    牲口战手掌往岩壁里一插,翻身上来。

    严默拍拍屁股站起,“停住!该做正事了,这三天你吸收神血能量吸收得怎么样?等会儿让你发的大招不会临时腿软吧?”

    原战挨到他身边,长臂一伸搭住他肩膀,“你每晚就让我射一次,我就算想腿软也腿软不起来。”

    “重点不是这个。”

    “你说的那个有点难。我的祭司大人,你真的很会给我出难题。”原战真心愁苦,这座山和山上堡垒就是他的练手,可是比起严默提议的那个威慑方式,一夜之间弄出的这座山的难度值顶多只有十分之一。如果不是严默提的要求太难,他也不会在早上发狠欺负了他一通。

    “默巫,首领,那些有角族军队又开始集结了。”一名魔战士过来禀报。

    严默转身,“我让你们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

    该魔战士重重点头,“都准备好了,就等您吩咐。”

    严默笑笑,“那么就开始吧。”

    该魔战士行礼后下去传令。

    严默捏捏原战的脸蛋,“小美人,不能做,告诉大爷我,别勉强,大爷我可以另外想办法。”

    “做到了有奖励吗?”小美人战摸摸脸皮坦然接受夸奖。就算斯坦、胡莲等人长得比他好看又怎么样?再说一遍,男人又不是只看脸。他敢打赌全天下能软能硬、能细能粗又能开花的只有他一个!每次他开花,他的祭司大人的脚趾都能绷直老半天缓不过来!

    严默斜眼睨他,用劲扯了他脸蛋一下,“笑什么呢,这么淫/荡!给我回神,你今天要敢做不好把我的台子砸了,我就用你那玩意泡九原第一坛酒!”

    原战嘴巴被拉扯也毫不退让,“奖励。么有干不好!”

    “奖你个头!如果你真的做到了我要求的那样,等回去九原,我让你爽个够!”

    “真?”怀疑的眼神。

    用劲扯啊扯,“真的不能再真。”等回去老子就放倒你,给你来全套的前列/腺按摩医疗,非按到你小子哭出来不可!让你给我乱开花!

    原战不是很相信严默说的让他爽个够的话,但只要对方应下承诺,他自然有办法让他履行。至于他家默大祭司的一些奇怪嗜好,他也不介意满足他,反正那些小把戏他也很喜欢。

    这天正午。

    “呜——”高亢的号角声从山顶传向四面八方,传得很远很远。

    如果一声长长号角声还不足以惊动有角人走出门外观察,随后紧接着如雷声般的急速鼓声硬是把大多数赖到房间里不肯出来的懒货也都震了出来。

    “咚!咚!咚!”

    不是一个鼓在响,而是成百上千个皮鼓被用同样的节奏同时敲响。

    “咚咚咚!”鼓声从慢到快,逐渐加速。

    不少有角人听到后来都忍不住捂住心脏,那巨大快速的如急雨般的鼓声震得他们心脏都要跳出喉咙。

    “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来的鼓声?”

    “是那座突然出现的高山,鼓声和号角声都来自那个方向!”

    “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出现这么一座高山出来?原来的额蓝山呢?不是说已经被炸平了吗?”

    “你们听说了没有?据说三天前的晚上有星辰降落到额蓝山谷,结果三天后……”

    “这是神的奇迹?”

    “会不会是那些无角恶魔搞的鬼?”

    “就凭他们?我们又不是没有跟他们打过,可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无角魔鬼有这么厉害,如果真有这么一个无角魔在,他怎么可能一直都不露面?”

    “你们看到两边山峰上的堡垒没有?你们说那是……啊啊啊!”指向高山的有角人突然发出连声大叫。

    其他人被他吓了一跳,全都看向他手指的方向。

    只见,最中间的高山上走下了两个人。

    这句话看起来很平常对吧?

    可问题是那两个看不清样貌的人真的就这么从山顶一步步走了下来啊!注意,不是从山上走着山地下来,而是从山顶踩着空气和云朵一步步悬空着走下来!

    长长的衣摆和腰带在大风中飘逸,脚边还飘浮着云朵。

    远看,那两人真的就如传说中的神灵一般。

    “那是谁?他们……”

    “下来了,走、走下来了!神哪,他们脚下是不是踩了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有人怀疑自己的眼睛,拼命揉。

    跟他有类似话语和举动的不止一个,这一刻不知多少有角人在说相同的话、做相同的事。

    最为震动的是三族大巫们。

    他们看着从天空一步步走过来的人,失语又失神。

    亚兰大巫仰头看着远方的天空,看着那神人般的两人,忽然有一种无角人也许从此就要成为这个世界的霸主的预感。

    “亚兰大巫,他们这是要做什么?”裘恩族长抬手合上自己掉下来的下巴,低声问。

    亚兰大巫缓缓摇头,“我不知道。那默巫只答应我们不会让鬼巫斯坦和那些得到自由的魔战士大开杀戒,包括他和他的战士也不会。”

    老长老突然发出怪异的笑声,他掏出手帕擦擦眼睛,笑:“老了,都看不清他们脚下有什么东西,会不会是某种能隐形的飞行骨器?”

    亚兰大巫盯着远处的天空,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像是骨器,那两个人能让胡莲和尼尔王消失……”

    “什么?!”亚兰大巫话还没有说完,他身边几个人几乎一半都惊讶地叫出声。

    老长老诧异至极地低声喊:“是那两个人杀了胡莲大祭司和尼尔王?您确定?”

    “我不确定,但你看到这几天胡莲大祭司和尼尔王出现了没有?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感觉不到那位的威压。”

    众白角高层彻底哑巴了,尼尔王死了也就算了,可胡莲……这绝对是让有角族又恨又爱又忌惮的一位。

    没有了他,也许白角族就有可能重新登上王位,但这人真的没了,有角人们又感到了恐惧和不安。

    胡莲虽然不像磐阿神一样受所有人爱戴和崇敬,但对于有角人来说,这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祭司大人已经成为他们的重要精神支柱,真没有了……他们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而这样一位非凡的存在竟然被杀死了?

    在场的白角人心情复杂至极,他们是应该恨,还是应该表示感谢?总觉得无论哪一种似乎都不适合。

    比起白角和黑角族的复杂心理,红角族可就单纯多了,他们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查清谁是凶手嫌疑人,但能做到这一点还就在附近活跃的也就是那几个了。

    为此知道尼尔王和胡莲双双失踪的红角人都用仇恨的目光瞪向天空。

    “骨炮准备!”

    申屠城和王城中的骨炮全部炮口转移,对上了空中的两个神秘者。

    “轰击!”

    原战大笑:“终于来了!”

    严默搞了半天噱头就是在等有角人先动手,虽然他们现在报复也没什么,可不知道原战等会儿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要是他在震慑的过程中不小心弄死一些乃至大量人口,谁知道指南会怎么做?

    被指南惩罚怕了的严默决定还是把自己定位在“被攻击而被迫还手方”。

    “咚咚咚!”左右两座山峰顶部传来的鼓声又从急变缓,可节奏和鼓点却越来越重。

    大地似乎都被这沉重密集整齐的鼓声给震得颤抖起来。

    “不对!是地动!大地真的在震动!小心,保护好大巫!”

    各种各样的叫声在三城各处响起,申屠城乱得最厉害。

    “骨炮!快看好骨炮!”

    “将军,坏了!城头上的骨炮全部被震塌了,啊!”

    申屠城的地面抖如波浪,结实的城墙如纸糊一般歪曲、倒下,进而塌方,城头上的骨炮更不用说了,全都被埋了下去。

    看着下方大乱,装逼已经装出境界的严默很无奈地看向身边高大男子,“玩够了没有?别忘了我们的目的不是伤人。”

    “他们先用骨炮轰打我们。”

    “让他们轰呗,正好我也想试试自己现在能做到什么程度。”严默这人不玩则已,玩就玩个大的。

    可有指南在,他就算想玩还得顾忌到生命,为此他给原战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甚至不确定对方能否做到。

    新的骨炮拖出,除了洛兰城,就连玄宇城也摆出了攻击姿态。

    布华和他父亲单顿公爵不敢全然相信严默,虽然他们得到通知说他们不会乱杀人,但谁知道这两人说话算数不算数,而且……单顿公爵还想试探一下这两人的实力,作为一名高傲的有角人大贵族,他就算和无角人合作也不会事事都听他们的!

    单顿公爵想:我这样做只是为了不让其他两族怀疑我而已,你们俩不是强者吗?甚至隐约指出胡莲和尼尔王就是死在你们两人手上。既然你们如此强大,那么这些骨炮也不算什么吧?

    用来保护城池的最后武器的威力自然和被拖到阵前的骨炮不一样,当王城和申屠、玄宇城一起放出炮击时,满天都是密密麻麻的艳丽的能量发射痕迹。

    “轰!轰轰轰!”

    严默两手一张,口中轻吐:“护!”

    能量炮轰到了看不见的保护罩上,在发出一阵耀眼至极的白色光芒后,突然就没反应了。

    爆炸呢?那么多能量炮打上去,总有一个会中的吧?

    严默现学现卖,把砸在护罩上的能量全部吸收,转化为护罩的能量。

    下方命令开炮的人都哑巴了,听说额蓝山在被攻打时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可是听说那些能量炮就算被抵挡住,最后也都炸开了呀,后来更是把额蓝山都轰平了!

    可现在更多、威力更大的能量炮打过去,人家不但没事,连在空中的高度都没有什么改变……不,他们又向三城方向靠近了几步!

    “不能让他们过来!继续!继续!”

    “元洲大人呢?这时候为什么还不把护城骨兵放出?难道他要等到那些无角魔攻入城中才肯动吗?”

    “……元洲大人说,他们在天上,骨兵就算能用骨器飞上天,也没办法和他们在空中展开战斗,这样与其把骨兵留在飞行骨器中被全部弄碎,还不如等那两人落地后……”

    “啊啊啊!难道就没人能对付那两个无角魔了吗!”

    “先炮击!再派所有最高阶的神骨甲战士飞上去碾碎他们!”

    第二轮、第三轮……严默扛过了一轮又一轮攻击,借能量也借得越来越顺手,虽然这不是借用母物质的能量,可这个相较就简单多了,只要把攻击过来的能量强行吸收过来再转为自己的能量就好,连把能量品种进行转换都不需要。

    “阿战,差不多了。”

    原战终于再次出手。

    看到原战从天空一步步走到地面,赤/裸的双足刚刚踏上大地。

    “咚咚咚!”山顶鼓声迅速变急。

    严默仍旧站在天空没有下来,他需要在空中随时保护原战和监视那些有角人动静,当然装逼和威慑的成分更多一点。

    原战奔跑了起来。

    不远处就是申屠城。

    “倒!倒!倒!”

    申屠城外围还在坚守的城墙全部倒塌崩溃。

    上面巡逻的战士惨叫着往下掉,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等落到地面半天才发现不对。

    咦?怎么不硬?也没有尖锐的棱角?

    仔细一摸一看,神哪,今天绝对是他们的幸运日,城墙倒塌崩溃得竟如此彻底,全部都化成了软泥。

    陷得不深的战士连忙手抓脚挣地往外爬。

    陷得深的就惨了,不过这些战士都有骨甲和武器在手,只要方向没错,总会在被憋死前爬到表面。

    原战跑进了申屠城。

    多少攻击飞向他,炮击、刀砍、射箭、水龙、毒烟、腐蚀液……

    “没有用!所有攻击都无法靠近他!所有人听令,先全力击杀空中那个巫者!”明眼的有角将领迅速做出了正确判断。

    可有时候,不是你做出正确判断就能赢得胜利。

    严默现在就跟作弊似的学会了借用他人能量转化为自己所用的本领,只要他消化的速度快慢和容量多少不比攻击他的速度慢和容量少,他就能在魂力衰竭前一直坚持下去。

    可惜,魂力的补充好像用的不是普通能量,严默总觉得灵魂和母物质有很大关系,可惜在他没有搞定如何安全转化母物质能量之前,也只能对着无尽能量暂且眼馋。

    原战逐渐深入申屠城,严默也跟着在天上移动。

    本该停下的鼓声这时并没有按令停下,反而更加疯狂地擂击!

    “唰!”

    “哗啦!”

    “轰!”

    只要是原战所到之处,所有房屋和建筑物全部倒塌,房内的有角人惊慌地往外跑,有的人还顾着家中老小,有的只顾了自己。

    而原战谨守和严默的约定,尽量只破坏建筑不伤人。

    “元洲大人!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带骨兵来!”不知是谁在近乎绝望地狂喊。

    元洲这时很头疼,他被一只小小鸟给缠住了,他往东,那小鸟就跟着往东,他往西,小家伙也跟着往西,总之就是要拦住他。

    “九风,让开。我不能让那两人在城中大肆破坏,这已经违反众智慧生物的最高约定。”

    “桀!人面鲲鹏族不可参与其他种族的战斗,这还是你跟我说的!”九风小爷寸步不让。

    “我没有参与,我只是……”

    “他们不会伤人,只是希望和平!”九风把严默教他的话连喊了好几遍。

    “和平就是来拆城?你知道他们这样做,城中会死多少人吗?”元洲微怒。

    “不会死……”应该。九风纠结,大战战越来越厉害了,他感觉自己就要打不过他了。

    “九风!”元洲拔腿就往外冲。

    “桀——!”说不让你过就不让你过!

    “咦?你觉醒了瞬移能力?”

    “桀!要想从小爷这里过,先把小爷打败!”九风率先冲向元洲。

    元洲哭笑不得,硬生生被一只小雏鸟给拖住脚步。

    申屠城以原战为中心,各建筑物的倒塌崩溃呈圆形向周围辐射扩散。

    跑着跑着,原战觉得自己似乎不用身体接触土壤也能大范围使用他的能力了。

    他……好像就在刚才的奔跑和破坏中突破了?

    “嗷嗷嗷——!”奔跑中的高大男人如人猿般捶打胸膛发出亢奋的吼叫,接着猛地往上一跃。

    原战跳得非常高,严默一把抓住他的手。

    原战来不及告诉严默这个好消息,他直接用行动表现了出来。

    只见他的大手对准下方的申屠城,猛地一抓一提,再用劲一揉。

    “轰!”

    整座申屠城的建筑,只要超过地面三寸的全部化作了灰土落下。

    严默:“……你牛!”

    原战没有得意,他还有更多牛藏在圈子里呢。

    “咳咳!”

    “噗噗!”

    申屠城的人从恐惧愤怒到茫然失措,再到被灰层呛得半死。

    这时申屠城内的有角人大多数都顾不上去阻拦和攻击那两个无角魔,他们光是查看自己和家人亲友、搞清楚状况就花了大量时间。

    另外两城,洛兰和玄宇城看着不远处的申屠城的变化,全都傻眼了。

    整整一座城,从城墙到地面上的建筑物,竟然就在不到一刻时中全部化成了尘土?

    另外两族还在庆幸没有主动招惹那两个可怕的无角魔,可原战会厚此薄彼吗?

    答案是:当然不!

    不管是原战还是严默,这两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只毁申屠城一座城。

    红角族教训过了,同样跑去攻打东大陆的黑角族自然也不能放过,而作为合作者的白角族为了不被怀疑为叛徒,那就只有被一视同仁了。

    “你还能吃得消吗?”严默抽空问原战。

    原战握了握双拳,两眼发亮,“我觉得能行。”

    “速战速决!”

    原战深吸气,两手大大张开,突然竭尽全力狂吼一声:“啊——!”

    男人的双手一点点抬起,洛兰、玄宇和王城的地基也开始崩溃。

    “房子……地面……自己抬起来了?”

    “你们快看王城王宫和神殿!”

    “神哪!救救您的子民吧!”

    多少有角人在此时跪了下来,曾经他们有角族是如何碾压那些愚昧软弱的无角人,如今那两个无角魔就是怎么残忍无情冷酷不讲理地凌虐他们——从开打到现在,那两个无角人连一个字都没对他们说!大多数有角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揍。

    难道就因为对方是无角人,而他们是有角人?

    求神哭神的越来越多。

    “磐阿神啊!我愿以自己的十年寿命做代价,请赐给我预示吧!”

    “大巫,逃吧!快!”

    “保护大巫!”

    多少有角人们在哭喊怒骂惊叫,他们的王城和神殿,有角族的象征,竟然倾斜了!

    不!不止倾斜!

    所有建筑物,甚至地面都被连根拔起,一点点浮空。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举手把它们抬了起来。

    再看天空上那个高大雄壮的无角人的动作。

    天!是他!

    原战一鼓作气,猛地往上一掀!

    玄宇、洛兰、王城的建筑物和城墙全部飞上了天空。只不过房屋底面都是空的,确保不会把人和大多数种类生物给带到天上。

    最后原战两手再猛地合拢,做了一个“绞杀”的动作。

    “噗——!”

    瞬间,浮在空中的建筑物全部变成了泥土洒向地面。

    不管是王宫还是神殿,所有地面上的建筑全部消失!

    有角人:……灰头土脸已经不足以形容我们的惨状,重点是我们被蹂/躏、摧残的心灵!

    有这么玩的吗?啊?

    你说你们俩都神到这种地步了,还跑来欺负我们小小的有角人,不觉得很过分吗?要脸不?

    最可恶的就是那个一直浮在天上的年轻巫者!你有种就撤掉护罩跟我们打,再不行我们送你们两具神甲也行,不用你们的巫术可以吗?这是作弊你知道吗?

    骨兵呢?保护三城和王城的强大骨兵众在哪里?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

    那些神甲战士呢?都死了吗?为什么没人飞上去跟他们打?

    神甲战士飞上去了,不是几十个,而是几百上千。

    这超过一千数量的神甲战士也是有角族集合三族最强大的一支高阶战士。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以一敌百,一千个人就相当于一支超过十万人的军队!

    严默歪头看看他家大战,可怜的娃,为了他一句速战速决,真拼了,只有熟悉他如自己的人才能看出这人如今只是在强打精神。

    眼看原战又要出手,严默制止了他,“我来吧,免得那些有角人以为我只会撑护罩呢。”

    原战收手,他此时确实很累,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空了,如果不是严默握着他一只手,他可能连继续浮在空中都做不到。

    新生高山的左右两峰上,斯坦带领众魔战士和擂鼓的后狮等人一起看向严默那边。

    后狮等人很紧张,斯坦看不出表情。那小默巫说了,今天他们只要看和防守就好,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严默紧了紧原战的手,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吟唱道:“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这些飞到空中的有角战士们全部都能立刻做一个好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