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1章 章回53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威慑摆出去自然要表明身份。

    “我,默巫,祖神祭司,和我部落首领战,来自东大陆九原。我们谨守这颗星球所有智慧生物在远古就与众神定下的约定,凡是超过十级以上的超级战士就不得滥用自己的能力在生物集聚地进行大量屠戮,但这样的约定是建立在互不侵犯的情况下,你们有角族已经先行违反了约定,你们的祭司和大巫已经遗忘了当初众神的意志,甚至有意忽略和无视了众神存在。”

    天地间回荡着那年轻无角巫者清朗的语声,他明明离大家那么远,可他的声音却就响在耳边一般,附近千里范围内的有角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而这位巫者说的话也让所有有角人吃惊,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约定,也不知道众神的存在,祖神更是听都没听过。

    还在和九风对峙的元洲听到严默的声音轻轻叹了口气,他不是不能摆脱九风,他只是明白就算他带领所有骨兵出现,除非他亲自出手,否则想要拦阻那两人基本不可能,何况他们那边还有一个大杀伤性人体武器的鬼巫在,加上那三十二名高级魔战士,真的打起来,无角人顶多死几十个人,可有角人就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了。

    他留在这里没出去,何尝不是在向严默两人释放善意,他想只要他不出手,那两人看在他的面子上总不好对有角人太过分。

    元洲的想法没错,可他不知道严默不对有角人下狠手,不是给他这只人面鲲鹏面子,而是考虑到有指南监督和为以后对付外来敌人留下尽可能多的打手。

    俗话说得好,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严默还打算和有角人建立商业往来,以后好利用有角人已经成熟的“科技”能力,再挖掘一些骨器大师到九原研究新的生物骨器。为此不见血,自然就成了他的首要选择。

    严默暗中给原战输送了一些能量过去,继续道:

    “当年你们被众智慧生物齐心合力赶出东大陆就是对你们有角族贪婪和残暴的惩罚,可祖神并没有断掉你们所有生路,否则只海洋和天空两关,你们就过不去,也无法到达西大陆。如果你们来到西大陆后能善待这里的众生物,那么也许众神对你们的宠爱也会慢慢恢复,可是你们做了什么?

    七千多年下来,他们为了魔骨魔血和元晶,杀死、灭绝了多少西大陆的智慧种族?你们甚至还把西大陆的原住民当作奴隶和牲畜一样,随意欺凌和杀戮。白角族大巫在减少就已经是众神对你们的警告,毕竟白角族是曾经被众神认可的有角族王者和祭司之族。可你们不但没有醒悟,反而更向暴戾、残忍、贪婪的红角族靠拢,被贪欲入魔妄图长生的祭司胡莲迷惑。看看那些被吃掉的无角人小孩,他们除了和你们外貌有点不一样,还有哪里不同?不管是无角人还是有角人,可都是神的子民!”

    严默口气一变:“如今祖神终于降怒,在三日前贬下你们的磐阿神,并惩罚了不敬众神、贪婪嗜杀、以吸取他族智慧生物血肉维持自己生命的有角族祭司胡莲,彻底消灭了他的灵魂。”

    轰!任是什么话都没有这段话给有角人的打击大。

    很多人都不相信严默所说,可是当初看到星辰降落的人不少——是,不少人下意识地就以为那降落的星辰就是他们的磐阿神,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样的异常天相。

    而严默后来的话也证实了他们的猜测:“按照祖神给出的预示,那位磐阿神将代替胡莲成为你们的祭司,不过他将不会记得他作为神的一切,只会作为第三位白角族三眼大巫从一名已经死去的无角女人的腹中降生,什么时候他完成了祖神交给他的任务、抵偿了他曾犯下的所有错误,他才能再次回去神界。可惜……”

    众白角族激动了,又被那句可惜打懵了。

    严默摇摇头,非常同情和感叹地说道:“你们有角人竟然不惜轰平整座额蓝山也要杀死藏匿在其中的无角人,而刚刚被贬的磐阿神又是那么衰弱,偏偏祖神又不让我救他,这下好了,他给你们轰得渣都没剩下一点,等他重新聚集力量再降生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看他死的时候对你们很愤怒也很失望呢,说不定以后你们的大巫会更少。”

    白角族人出奇愤怒,这时候如果当天带队的红角将领和红角战士就在他们身边,这些白角人能扑上去把他们都生啃啰!这可是磐阿神降世啊!他们就说他们白角族为什么大巫越来越少,这一代更是只出现了两个,还有一个才是刚找到的,原来……

    好吧,不管原来是为了什么,至少众神和祖神还是想着他们白角族的,磐阿神降世也是降到他们白角族!可现在他们的神没了,被自己有角人杀死了,等磐阿神重新聚集力量再次降生,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白角族人这个心疼啊!

    而隐约还记得曾经在额蓝山处死过一个无角人孕妇的黑角族人则心跳加速,这时他们已经不去想为什么黑角人和无角女人在一起会生出白角族大巫,他们明明记得那个孩子已经给他们剖腹掏出再活活摔死!或者是另一个无角女人?

    像这种把怀了有角人孩子的无角女人弄到额蓝山杀死的绝对不止一个两个,黑角族、红角族都有,就连白角族也会有这样的人出现。

    心中有鬼的人想得就多,不是没人怀疑那年轻巫者的话,可是这个人这么强大,他有必要说谎吗?而且那夜星辰降落可是不少人都看到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世上没有其他神灵,那些无角魔战士和魔巫的能力是打哪里来的,这两人又为什么如此强大,还只是拆了他们的城池和房子却没有杀死他们?——这时救援队已经从废墟中救出很多人,少数人受伤,但目前还没有听说有人死亡,就是跑去救那些突然从空中掉下来的神甲战士,也不见天上的两人阻拦。

    其实很多有角人在和无角人和其他智慧生物接触多了,也不会真的以为神界只有一位神。严默今天的话只不过让他们以前的猜测变成真实而已。当然严默和原战不够强大的话,他们说的话就是妖言惑众,全是假的!

    严默看着底下那些有角人懊悔、怀疑、愤怒、惶恐等各种表情,心里暗爽,但他脸上一点都没表露出来,还变得更加严厉,语气也越发严肃。

    “众神众灵在上,有角族的子民啊,这是你们的神在被你们亲手杀死前留下的遗言,你们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信。他说:如果有角族再继续侵略其他大陆,继续以他族血骨填补有角族的贪婪,继续以有角族的能力欺压比有角族弱小的种族,那么七千多年前的大战将会再次出现,那时所有超过十级的各大陆的超级战士都不会再对有角族容忍下去。而他磐阿也不会再对有角族降下任何赐福和保护!”

    天上的两人乘风而去,似回到了那座高山的堡垒里。

    而有角族人站在废墟中,很多人都茫然了,他们要不要去攻打那座高山?要不要去杀死那些无角人报仇?可如果他们出手了,今天还活着的人还会继续活下去吗?

    如果是平时,别说城池变成废墟,就是自家房子被人踹掉一块砖,里面的主人都会暴怒进而找对方麻烦,可现在……

    有角人有血性,可是当实力的差距大到他们无法反抗时,他们也不会傻到用己方性命消弭自己的愤怒。

    不过是被拆房子而已,只要人没死,一切都还有希望。不少有角人都在此时这样安慰着自己。

    上面无人下令,下面自然也不会轻易动手。

    三族高层在怔愣片刻后,不约而同下了同样指令:第一,立刻全力救援和搜索还被废墟掩埋的子民。第二,赶紧组织人手盖房子、建城池。第三,不准任何人去额蓝山原址那座新出现的高山上找那些无角人麻烦。

    随后三族高层碰头。

    原战情况不太妙,这家伙为了给有角族最大震撼,一下子使用太多能量,导致他体内这时出现能量枯竭的假象,而那些曾经被他压抑住的四枚神血石的能量则都抢着往他身体里补充能量,弄得他体内情况一时糟糕到透顶。

    原战勉强还能走路,可他暂时已经一分力量都使不出来。如果不是意志力过强,恐怕他已经被身体中无处不在的剧烈痛楚给弄昏过去。

    堡垒中的无角人看到两人回来,全部发出欢呼。

    刚才这两人做的事简直就跟神灵降世一样,后狮等人激动得脸部通红。

    那些土系战士看原战的目光也就跟看神差不多,包括其他魔战士也都明白,控土不难,弄出地震不难,震碎房屋和城池也不难,可想要在做到这些的同时不伤及城中任何人生命,那就不是用难可以形容的了。

    这还不是一栋两栋房子里的人,而是整整四座城池!

    这要对土系能量的操控精微细致到何等程度,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同样光是会精微操控还不行,还得有能支持施展这样大型动作的雄厚能量才行!

    不,不止需要土系能量。那些金属、木材等也都在同时被摧毁,一般的土系战士真的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吗?

    斯坦一看原战就知道他的状况不妙,没等其他人看出什么,斯坦主动说道:“你们先去休息,其他事情之后再说。让路!”

    其他人忙不迭地让路,就连后狮也不敢对上斯坦,这三天,大家对这位鬼巫的可怕巫术都有了深刻体会,得罪了他,头疼发晕精力不济都算轻的,晚上不断做噩梦,白天走路都会见鬼那才叫可怕!

    原战对众人点点头,挽住严默手臂。

    严默无语一秒,还是装出较疲累的模样。算啦,大战是打手、是首领,死都只能站着死,他作为祭司偶尔柔弱一下也符合大家的心中形象?

    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中,强大的战士扶着力竭柔弱的祭司大人进去堡垒里面休息了。

    而等进入房间,刚关上门,强大的战士便轰然倒地!

    严默蹲下,给人大致检查了一番,刚才抓住他手腕时就给他把过脉,可原战体内各能量暴动,弄得他什么都没探出来。

    不过只能量暴动这点就很让人头疼。

    严默试着把自己的能量送进去帮助引导,一次不成再试一次,三次后,他被接纳了。

    等发现原战的身体可以接纳他的能量,严默立刻收手,第一时间把人弄进了第二实验室,这是多么好的采集数据机会,如果就这么放弃,他一定会懊悔一辈子。

    至于正在等待首领和祭司回归的九原?

    严默很淡定地想:那些家伙虽然急吼吼地说要被攻打了,要他们有可能就尽快赶回去,但他们的尽快是建立在他们横穿海洋的日数上,狰他们不可能不考虑到这点。狰也提到,情况虽然紧急,但也不至于到了束手就擒的地步,他们已经向其他上城提出支援的请求,与九原关系较好的巫城、水城、木城、风城和白曦城都已经派出支援人手,所以九原支持一两个月绝对不是问题。等到其他势力也派出支援队,他们可以坚守得更长。

    如今东大陆各族各势力都知道了唇亡齿寒的道理,有角族今天能攻下九原,那明天就能攻下其他势力。想袖手旁观可以,但轮到自己出事也别指望别人来救自己。目前除了被有角族控制的空城,其他势力不管心中怎么想,也不敢在这时候扯后腿。妙香是个小女孩,她能借口害怕而躲藏、让路,其他人可没有这样的理由。

    严默坏得很,也没在联系中说他能立刻回去,只说他们会尽快。他也想看看九原在没有他和原战在的情况下能做到什么地步,顺便再看看那些和他们交好的势力是否真的和他们交好。

    不是说患难见真情吗?知道他们短期内回不去,还能帮他们死守的,那才叫真爱。如果知道他们俩能立刻回去,那肯定有不少势力就算装样子也会跑过来待上几天。

    晚上,严默系着育儿袋一个人出来,其他人没看到原战也没怎么多话。

    该吩咐的事情在这三天中都已经吩咐下去,严默看看天色,这时候回去,九原那边应该正好快天亮吧?

    “我想你们都已知道,我要回东大陆一趟,解决那边的有角人侵略。这边夕阳留下,尽快在半岛附近建立无角人的城市。而这座山则交给四渊的渊主,我想有角人短期内不会来攻打这座山,但长久以后谁也不知道怎么样,你们想要在有角人家门口立足,只靠我和原战今天留下的威慑还不够,你们必须要拿出足够让有角人忌惮、但又不至于让他们立刻翻脸的力量。”

    斯坦插话:“海巫会过来这里坐镇,有他在,只要有角人不派出大型军队,这座山就不会出事。如果有角人真的敢豁出去,海巫下手可比我狠多了。就算最后有角人能夺回这座山,他们也势必要付出极大代价。”

    严默点头,提醒同来的两位渊主:“与其在人家家门口建立城市,不如只设立一个据点,告诉那些有角人,这里只是无角人的避难所和公会中心,给他们留一些面子。黑角单顿公爵父子和白角族那边别忘记经常联系,你们可以和他们尝试合作看看。单顿公爵虽然不可信,但他儿子还不错。”

    “公会?”右上渊主抓住一个陌生词。

    严默花了点时间跟他们解释了公会的概念,最后说道:“无角人势力比起有角人还是弱得多,你们还可以把这里当作和有角人的交易场所,甚至不用非要争下这块地盘,只跟三族商量说借用也可以。至于要跟谁借用,考虑到三族目前状况,你们只要争取到一族的同意,其他两族恐怕也不好说什么。”

    夕阳举一反三,“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在其他有角人的城市或附近也建立这样一个据点?”

    严默赞赏地看向他,“没错。一开始不用铺很多,先从对无角人比较有好感的白角族下手,等我们无角人自己的城市站稳了,那时这种据点也会成为常态。到时如果有角人提出也在无角人的势力范围中建立类似据点,你们也不要拒绝,可以提要求,比如让他们交元晶和提供骨器师教学等。”

    “您……以后不回来了吗?”另一位渊主踌躇地问。

    严默笑,“如果你们希望,我可以常来往两地。”有了传送门,他怎么可能放弃西大陆这么大一块肥肉,就算只是原材料提供,那也是不得了的资源!

    众人唰地都精神了,今天之前虽然知道这两人了不起,可亲眼看到他们震慑了有角人后,所有从深渊出来和其他地方的无角人都已经开始相信这两人一定是祖神派来拯救他们的真正神使!

    当听到神使要离开,他们心情非常难过和低沉,尤其听说斯坦大巫和那三十二名高阶魔战士的大部分也要全部跟随默巫离开,他们更是不舍。

    严默也没想到那三十二人竟然有二十七人全都要跟他回去九原,他还以为有一半愿意跟着他就不错。

    而留下的五个人,有的是不想离开家人和族人,有的是不放心刚刚救出和找到的亲人,还有一个说他有必须要完成的承诺,暂时不能跟随他,等承诺完成后会再来找他。

    临走时,严默留下了一只大型骨鸟——他在心里已经把西大陆的无角人地盘当作了九原附属,而这趟要跟他回去的人,除了九原原班人马,还有:

    斯坦和二十七名魔战士和魔巫,这是严默想要带回去做打手的人手。

    后狮哭着喊着死活要跟着一起,严默想到要给这边培养几个人手,也就同意了。后狮也许有很多缺点,但这个粗暴蛮横的土著对他近乎脑残的忠心却也十分难得,将来如果把他激发出神血能力,再好好培养和洗脑一番,放回西大陆也可以帮他钳制其他更有野心的人。

    祈鸿志和他手下的护卫战士一直默默地跟随在严默身后,当严默宣布跟他回去的名单时,他们不吵不闹,就那么默默地看着他。

    严默本来就打算带上祈鸿志,再看其他人,心一软,就都同意带上了。祈鸿志和他的小队成员喜得跟要去神界一样。

    最后就是小白角和他的二十三名随从。

    确定名单后严默又处理了一些琐碎事情,在明月升起时终于宣布:“诸位,走了,跟我一起回九原,相信你们看到她绝不会失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