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2章 章回53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严默拿出骨盘之际,他的脑中突然响起巫果的急迫叫声:“让战爹出来,快!”

    “你在搞什么?”严默虽然不明所以,但直觉让他第一时间把还在昏迷中的原战从第二实验室中挪了出来。

    “我要出世啦!”睡了好几天的巫果急得一塌糊涂,三天前他突然得到了一股完全超出他想象的能量来源,因为能量过于庞大,他都来不及跟两个爹说一声,一边大量吸食一边就美美地睡了过去。

    然后这股超出他想象的能量在被他消化了十分之一后,他就迫不及待且无法自控地要长出来了!

    严默暴躁:“这时候?!”

    准备出来和目送的众人看到原战突然出现,还没有来得及去想他从何而来,就见默巫胸前突然长出了一株小树苗!?那生长速度简直无法形容,就好像一瞬间冒出来一样。

    一股极为磅礴的能量也随之宣泄而出!

    人们还来不及惊讶,那小树苗已经又在瞬间长出了无数气根,把严默和原战包裹了起来。

    严默甚至来不及留下一个字的交代!

    众人:呃,这是在搞嘛?谁来解释一下?

    很快,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嫩绿藤卵就出现在人们面前!而之前宣泄出来的磅礴能量也在转眼间消失,只有少数人能略略感到周围的能量比之前更加浓厚也更加活跃。

    斯坦眼中闪过异彩,他的眼睛可以看到那些无所不在的阴魂看到巨卵出现瞬间,竟然全部发出尖叫躲出了老远,就算有他的命令,也没有谁敢靠近。

    而这一切变故都在几眨眼之间发生,从原战出来到他们一起被绿卵裹住,反应速度最快的人只发出了一声“啊”,九风倒是叫了声默默,就飞速冲了过去,可惜整只小鸟都撞在了绿卵表面,还被弹飞了出去!

    九风小爷怒了!

    外面的人看着巨卵不知所措,远处致力观察这边的有角人因为看不见堡垒内侧,自然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奇葩事件。

    倒是知道外面事情已了,出来善后的元洲抽空过来想要拜访严默二人,结果刚飞过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这个场景看起来好像有点熟悉啊。元洲努力从传承记忆中寻找类似的场景。

    元洲的到来也让不少人紧张起来,九风本来想去啄那个绿卵,却在看到元洲后赶忙跑去阻拦他:“桀!你来干什么?”

    元洲摸摸他的小脑袋,“别担心,我不是来打架的。你们都把有角人打蒙了,他们就算恨不得和你们拼命,现在也不会有人傻到直接对上你们。加上白角族和黑角族高层从中作梗……你们是不是和白角黑角两族有了什么约定?”

    九风表示他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元洲从天空落下,直接落到斯坦面前,对他点了点头,对这位西大陆赫赫有名的鬼巫,他闻名已久,以前也远远见过一次,但真正面对面的见面这还是第一次。

    斯坦对所有有角人都没有好感,他并不知道元洲的身份底细,但能感觉出来对方十分强大,而且……“你不是有角族。”

    非常肯定的疑问句。

    元洲心中惊讶,脸上淡笑,这位真不愧是有控魂之城的第一鬼巫,竟然没有经过任何提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伪装,除了自己族人,鬼巫绝对是第一个。

    “不愧是鬼巫大人。”

    斯坦毫不客气,“你来干什么?”

    “我来送诸位一程。”元洲也没有自己被轻视的受辱感,斯坦只活的年头就比他多许多,属于人类中非常特殊的极少异类,如今这样的特异人类在整个星球加起来都没有几个。

    “你担心我们不走?”斯坦冷笑。

    元洲坦言:“是。你们留在这里对有角人威胁太大,最主要的是我不想看到血流成河的场面出现,如果你们离开,有角族顾忌你们,反而不敢随便对无角人动手,无角人也会因为缺少你们这样的绝对武力,也不会轻易对有角人宣战。啊!”

    元洲突然轻声叫起来。

    斯坦等人全都莫名其妙地看向他,但也有少部分人,诸如祈鸿志等人则眼都不眨地盯着绿色巨卵,就怕错过什么变化。

    元洲终于从传承记忆中找到了类似场景,加上这份异样能量场,“这是……”巫运之果?

    总算元洲最后没把那四个字吐出来,可他脸上的诧异却怎么都掩饰不住。那两个人之前才问过他要怎么把巫运之果培育成/人,可这才过了多久?这阵势好像有点像巫运之果要化人出世的苗头?

    巫运之果出世是不是都会变成/人形,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巫运之果出生后的模样极可能受到培育者的影响,比如当年他们人面鲲鹏族培育出的那位,刚出生就有一对翅膀,也就是有了鲲鹏一族的特征。

    另外他当初还有一点他知道却没有告诉两人的事,那就是巫运之果的出世需要大量能量浇灌,当初人面鲲鹏族是集全族之力给那枚果子收集能量,这才能让他出世。他没有告诉两人这点,也是担心他们掠夺西大陆的能量资源来培育巫运之果。

    可如今巫运之果却像是要出世了,他哪来的大量能量?

    元洲也是亲眼看到星辰天降一幕的人,他也并不相信严默说的那星辰就是磐阿神降世的说法,可惜当他要赶过去时,被红角族大巫耽搁了一会儿,等他后面再赶到蓝山谷时,那座山已经变成平地,自然也没有找到星辰降落的痕迹。

    再结合现在,那么他是不是可以猜测巫运之果就是吸收了那天降星辰的能量,所以才会这么快就出世?

    “这是什么?”九风急性子,他刚才没有从绿卵上感觉到恶意,可他的默默和两个弟弟都在里面,他实在很担心啊。

    小白角苏门在手下面前装得十分镇定,可他的两只快要绞在一起的小手却出卖了他。桑叶等人保持沉默,只立在苏门身后把自己当柱子。

    元洲喜欢九风,就含糊地道:“他们提过的,你知道吧?”

    九原的丹凤眼吊起来,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突然喜悦大叫:“啊,是弟弟要出生了吗?”

    元洲:你哪来的弟弟?

    九风高兴坏啦,这下他也不想着要去报复绿团子,围着绿卵飞了好几圈,越看绿团子越可爱,“弟弟!桀!弟弟!默默要给我生小小两脚怪啦!”

    后狮等人嘴巴张得老大,可怜他们这些见识少的土著,他们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好吗。

    “山神大人,您是说默巫大人他、他……正在诞育神子?”后狮的脸亢奋到赤红。

    这又是哪里来的结论哦!元洲和斯坦一起瞅向后狮。

    斯坦知道那个育儿袋中有两个未出生的小生命,不过神子?这有点夸张了吧?

    后狮都要高兴疯了,竟然身体一转,冲进堡垒就喊:“神使默巫大人要诞育神子啦!神子就要降生啦!”

    不明情况和还不够资格来送行的众人:“神子?难道有角人的磐阿神要被我们神使大人给生出来了?这怎么行!神使大人就算要生,也应该诞育我们无角人的神子!”

    后狮暴怒,冲着那些胡思乱想的家伙一阵狂吼:“什么磐阿神!他也配让我们默巫大人生出来,你们没看到那小树苗把默巫大人和首领大人都裹进去了吗?要生,那也是他们两人的孩子!是我们无角人的神子!”

    而早就被白天那震撼的一幕幕给彻底洗脑的众无角人们,当时就“恍然大悟”地纷纷说道:“默巫大人和战大人那么厉害,他们肯定都是从神界而来,也许他们原来就是神,只不过重新降生来救助我们。他们两人生的,那肯定就是我们无角人的神子啦!”

    “对对,凭什么他们的磐阿神可以降生,我们就没有神降生。祖神大人肯定为了公平,让我们无角人的神子也诞生了。”

    “哈哈,没错,那些有角人肯定后悔死了,他们把他们自己的神子给或轰炸没了,而我们的神子却诞生了,哇哈哈!”

    所有“想通”的无角人这个高兴啊!

    于是,堡垒中开始欢天喜地地庆祝起来,人人奔走相告,跑去堡垒中心看神子降生场面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快,除了防守的战士,几乎所有闲着的无角人都跑出来了。

    如果严默此时知道自己被这样围观,他一定会后悔带这么多无角人过来。

    不过严默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他和原战两个在绿卵中被他们的大儿子折磨得苦不堪言,那个混小子竟然不顾原战还在昏迷中,非常凶残地伸出一根墨绿色细根插入原战肚脐,当然严默也没有被放过。

    源源不断的能量和营养从两位苦逼爹的身上被传给小树苗。

    昏迷中的原战身体发颤,竟然被硬生生疼醒。

    “默!”原战醒来,一把抓住深入肚脐的根系就要拔/出。

    巫果发出尖叫:“战爹,别!还有一点就好了,真的!”

    原战没看到自己的样子,但只看严默已经被吸取得容颜衰老、头发花白、连站都站不稳,就知道巫果那小混蛋有多凶残。

    “只吸我的能量!”原战命令长子。他和巫果也建立了精神联系,醒来很快就知道了前因后果。

    巫果陶醉又很忙地喊:“不行,要两个人一起。”

    他从严默腹中降生,反而更需要严默的能量和营养。他让默爹把战爹放出来,就是已经在帮默爹减轻负担了。当然严默的**能量比较特殊这点,他是不会说的。

    原战吃力地抱住萎顿倒地的严默,心疼得无以复加,他第一次后悔要孩子了,他现在把巫果掐死还来得及吗?

    “休想!坏战爹,你敢掐死我,我就……就离家出走!”

    原战连个表情都没给巫果。

    严默张开嘴,跟缺水的鱼一样,拼命吸收氧气,“……太亏了,要知道生个娃这么难,我……”

    “不亏啊,默爹你再坚持一会儿,等我出生,这株树苗会结出果子,那些果子都是天地间最纯粹的生命能量,我可以分你们……三分之一!”

    严默根本就不指望那几个破果子,他已经快被吸干,整个人都开始脱水,变得像干尸一样。

    原战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之前在他体内暴动的神血石能量这会儿倒是乖顺了下来——都给吸走不少,能不乖顺吗?

    巫果知道此次机会难得,而他也消化不了之前吸收到的庞大能量,早就伸出根须,把得到的能量分了三分之一到还在沉睡的嘟嘟身上,还有三分之一则放到了这株可以帮助他顺利诞生的小树苗上。而那股能量太霸道,他只能再吸取更多的两位父亲的生命能量来帮助调和,尤其是默爹的,避免他们被那股能量所伤。

    巫果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好哥哥,看,他为弟弟做了那么多,都没有说出来呢。

    严默掏出元晶,可该死的巫果竟然不稀罕元晶的能量,一点都没动。

    严默知道自己身体肯定有什么特殊之处,否则当初巫果不会钻到他肚子里,如今也不会在临出生之际,不吸取元晶能量,只吸取他身上的生命力。

    这个小混蛋还厚此薄彼,原战的情况明显要比他好一些。

    “巫果!”原战赤眼低吼。

    巫果回吼:“就快啦!”

    严默吃力地转头看原战,想要抬手抚摸他的脸,没有抬起来,“原来你老了是这个样子,竟然比年轻的你要好看,更……有男人味。”

    原战慢慢地抓住他的手,“等巫果出生了,我会一天照三遍地揍他。”

    巫果大叫:“坏爹!”

    原战真怒了,“坏个屁!信不信我杀了你!你还不停止,你默爹要给你吸干了!”

    严默眼中流出生理性的痛苦泪水,“他……他在帮嘟嘟……”

    嘟嘟没有完全醒来,可他却一遍遍传输了意思给他:哥哥是为了我,哥哥是好的,爸爸不要骂哥哥。

    原战弄不明白,“难道嘟嘟也要出生了?”

    “不。”严默大致明白了一点,“巫果现在做的……相当于给嘟嘟增加本钱……也就是……”

    “让他的神血更浓郁?”原战用他的理解接口。

    严默嘴角咧开一个很小的微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嘟嘟以后……会很……健康……啊啊啊——!”

    原战也在痛吼。

    两个父亲身体齐齐挺直,插入他们的腹中的根系被一点点拔/出。

    “嗖!”两条根系飞快收回小树苗体内。

    小树苗在这一刻放出了蒙蒙的绿色光芒,它的树叶间也肉眼可见地长出了几枚绿色的果实。

    一枚果实超越其他,越长越大,壳子也从绿色变成深紫。而其他果实则全部停止生长,只维系在小儿拳头大小。

    等到那枚果实长到约普通婴儿一半大小时,“咔!”

    深紫色的果皮裂开了一道缝,一只小小的脚丫在里面用劲踹啊踹。

    “啪嚓!”果实彻底裂开,一个胖嘟嘟的小不点从里面掉了出来。

    小不点掉到了严默肚子上,怔愣了一会儿,突然张嘴嚎啕大哭!完啦,他所有能力都使不出来了,以后他就要变成被一天打三遍还完全无力抵抗的可怜小孩啦,哇——!

    小树苗在小不点震耳欲聋的哭声中开始缩小,外面包裹的藤蔓从树枝上自动断落。

    原战撑着没有昏迷,也许是被他长子哭声给震醒的?他想挣扎着坐起来查看严默情况,可几次都没成功。

    小不点还在哇哇大哭,哭得可委屈。他不仅任何能力和能量都使用不出来,连他的传承记忆都被封了,他只知道以后他的传承记忆和他的能力都要通过他的成长来得到,他想称王称霸、吊打两爹……还早着呢!哇哇!谁还有他更凄惨啊,老爹看他的目光好可怕啊!

    默爹,你快醒来吧,再不醒我就要被战爹给吃啦!

    严默受损太重,完全没听到长子的凄惨心声,自然也没有看到,原本待在育儿袋中的小树苗在变小后突然跳出,然后一扭一扭地从他的胸口“走”到他的脸上,最后在他的眉心处停下。

    原战紧张起来,这小树苗想干什么?怎么看着这么妖孽?

    小树苗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可能觉得还是太大,又把自己给缩小了一半。

    这时,小树苗已经变成一枚只有半个拇指大的绿莹莹迷你小苗苗,看起来可爱得不得了,就像最好的玉天生生成了小苗苗的模样,让任何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会忍不住对它爱不释手。

    小苗苗抬起一条根,在严默眉心划了一下。

    严默眉心流出一滴血,小苗苗把根插/进那点伤口缝隙,把自己一点点给挤了进去。

    血滴消失,小苗苗也消失了,最后严默的眉心处什么都没有留下。

    原战无力也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妖孽的小苗苗钻进了他家祭司的眉心里。

    “巫果,那是怎么回事?对你默爹有没有伤害?”

    巫果哭得更大声。那是他的本体啊,竟然叛逃了,不对,他只不过能量吸收太多,就是分给嘟嘟还有很多很多,所以临时弄出了一个分/身,想要多储存一点能量,哪想到这个容纳了他一半能量的分/身竟然抛弃了他这个原主人,跑进他默爹的身体里了!

    哇哇!我才亏死了,亏大啦!

    狡猾的巫果千算万算,没算到他的分/身跟他一个德性,都天生知道什么对它最好。这不,他当年钻进严默肚皮里有多快,分/身的动作就有多快,而且还选择了眉心那个要命的地方,这显然是要彻底抛弃他这个原主人的节奏啊!

    巫果好伤心好伤心,再一想到以后要挨打,更是觉得日子没法过了。他的威武霸气,他的邪魅酷帅,至少在他学会走路前是别指望了。

    严默完全不知道巫果分/身的叛逃,他在昏迷中觉得脑袋一阵要被挤炸了似的剧烈疼痛。

    随后,“轰!”他的脑海似乎真的炸开了。

    一棵小树苗出现在他的魂海中/央。

    严默之前的魂海是一片飘浮在黑暗中的荒芜土地,土地上有一棵长着无数木针的褐皮树,一栋石屋。

    而如今,那片土地蔓延开来,竟看不到尽头在哪里。

    原本的褐皮树被小树苗一脚踹飞,小树苗堂而皇之地霸占住了中心位置,就连旁边的石屋都离它有了一定距离。

    那被踹飞了的褐皮树自己爬起来,随便找了一个角落,重新把根扎进去,淡定得一塌糊涂。

    新来的小树苗摇晃树枝,抖了抖,似乎在摆威风一样。褐皮树毫无反应,似乎压根就没把小树苗放在眼里。

    而随着小树苗的摆动,绿色的光点从给它的树冠落下,这些光点慢慢地落到地面上,渗入大地。

    而原本荒芜的土地竟然看着就变得肥沃起来。

    一枚果子摇摇摆摆,自动拧了一圈,吧唧掉下。

    昏睡中的严默似感觉到什么,当绿色的肥嘟嘟小果子消失在土壤里后,严默干瘪的身体立刻快速重新变得饱满、结实。而他苍老的容颜和花白的头发也迅速恢复年轻。

    一直抱着严默的原战似也受到了影响,跟着开始迅速恢复。

    这两人不但恢复了原来的样貌、能量重新变得充盈,他们的身体还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

    生命能量啊,世间最宝贵、最被各种生物窥伺的能量啊!他好不容易才把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霸道能量全部转换为生命能量,可如今竟然一大半都便宜了两个爹。

    趴在严默肚皮上的小不点:呜呜,叛徒!

    虽然他也打算给两爹吃果子补身体,但不是全部给他们呀,真是、真是太亏了!

    早知当时就不贪心偷那么多能量了,还不如留给两爹,通过他们的身体慢慢吸收。

    巫果懊悔得想撞墙,虽然他也受到了莫大好处,但独吞和分出一大半怎么可能一样?尤其那一大半还是自己叛逃的,呜呜!

    外面的人不知道绿卵里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能看到那个硕大的绿色藤蔓织成的大卵从一开始的嫩绿色变成了绿色、翠绿色、直到最后的苍绿色。

    没有人敢动绿卵,就算看也只能远远看着。

    九风不准任何人靠近绿卵,就是斯坦也一样。

    斯坦能从卵中感觉到里面有四个灵魂,两强两弱,而在过了大半夜后,其中一个淡弱的灵魂突然就变得强壮明显起来。

    缠绕成绿卵的藤蔓在清晨来临时变成了褐色。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绿卵上时,“啪嚓”,绿卵自己裂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