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3章 章回53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善良圣洁的神使大人怀抱神子,与他的战士一起沐浴在神的光辉下,响亮的婴儿啼哭声振聋发聩,传递出自由和生命的宝贵。

    真实场景:严默和原战刚刚恢复,那绿卵就裂开了,原战一跃而起,想要扶起严默,顺便抓过那个光屁屁小家伙,可小家伙滑溜得很,抓着严默的衣襟死活不放,还哭得越发大声。

    严默只好一手托着趴在他肚皮上哇哇哭泣,连个完整意思都无法传达给他的巫果小儿,一手借原战之力站起,随后面无表情地看向众人。

    不会说话的巫果小儿:“哇哇!”笨爹,赶紧把那些藤条收起来,那都是我的本体枝桠,不能给别人抢了!哪怕那是我已经脱落没用的。

    严默无法理解巫果的意思,很奇怪,巫果自从发出第一声啼哭,他可以感受到巫果安危和远近与否,却无法再与他进行精神上的对话。

    难道是因为巫果刚出生,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所以出于自我保护暂时断了精神上的联系?严默觉得自己推论的正确性相当高。

    巫果还在哇哇干嚎,严默捏了捏他的小屁屁,他不信有着自己基因传承的巫运之果在变成小孩降生后会变得真跟无知婴儿一样,虽然不知这小鬼在哇哇什么,但真的太吵了。

    巫果:……呜!好痛!屁屁肯定青了。早知如此,他才不要变成/人类小孩出生!这坑果子的世界哦!

    九风扑棱着小翅膀飞过来,“桀!弟弟!小弟弟!”

    巫果:你才是小弟弟!你全家都是小弟弟!

    九风开心地抖了抖小爪子,他的爪子上有一枚元洲送他的储物骨环,里面藏了很多好东西,其中有不少都是他特地给两个弟弟准备的。

    呼啦,一把死虫子飞出。九风操纵着风,把那把死虫子全部送到巫果嘴边:“弟弟,吃这个!可好吃啦!我特地给你留的!”

    巫果嚎得正开心?猝不及防下被喂了一嘴虫子!

    原战:干的好!

    严默也没来得及阻止,呃,只看他满含逗乐的笑颜,就知道这位压根就不打算阻止。

    恶!竟然喂他吃死虫子!虽然他身为巫运之果,什么都能吃,但吃虫子?!混蛋九风你给我记着!此仇不报……咦?正流着口水张大嘴巴、努力想要往外吐出虫子的巫小果同学砸吧砸吧嘴巴,抬起小爪子主动抓住死飞虫往小嘴巴里塞。

    死飞虫看起来恶心,但吃到嘴里香喷喷,最重要的是……好浓郁的能量啊!

    嗯嗯,不错,还有吗?再来几只!

    严默扒开他的小嘴看,见他牙床上竟然冒出了四粒糯米小牙,当即乐出来:“你为了吃也是拼了,这些死虫子就这么好吃?”

    九风和巫果一起/点头,当然巫果脖颈骨头还软,他只是加快了吃虫子的速度。

    九风看巫小果吃得欢,心里高兴:“还有一些,要留给另一个弟弟。”

    巫小果:都给我交出来!嘟嘟才不吃虫子!

    可惜没人能听到他的心声,他刚睁开不久的眼睛也无法射出凌厉的眼神。

    严默抬手,把九风放到巫小果怀里。

    九风想要和弟弟玩,小爪子轻轻勾了勾巫小果同学的软头毛……

    巫小果同学放声大哭!吃虫子也无法弥补头毛被扯的痛苦!混蛋九风,你等着!

    原战: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以后他大概不用想办法教训两个小家伙了?

    坏爸爸严默笑出声,把九风挪到自己肩膀上,轻声跟他说了一些和小宝宝玩耍的禁忌。

    这一家相处得开心,其他人全都眼巴巴地看着,想上前又不敢。

    斯坦抱臂而立,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羡慕。如果他也有一个孩子……

    元洲上来恭喜,严默表情微妙地接受,两人并没有多做交谈。

    除了元洲、斯坦、九风等少数几个,所有在场的无角人都跪下了,此刻,他们的心是如此欢喜、骄傲又安宁。

    胖嘟嘟嫩呼呼看起来却有点袖珍的神子大人窝在默巫大人的怀中,光溜溜的小屁屁对着众人,眼角还挂着泪珠,可众人愣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无尽力量。

    啊,我们的神子是多么……神子!众无角人找不出适合的形容词,只觉得神子哪儿哪儿都好,就连他只有普通刚出生婴儿一半的迷你身材,在众人眼里都是那么与众不同。

    无尽的赞美和虔诚的目光稍稍抚慰了巫果大人受伤的小心灵,可没等他好好享受西大陆子民的朝拜,他就被默爹交给了原战大魔王!

    是的,从今天的刚才开始,巫果把他另一位父亲放到了大魔王的位置上。

    以前原战对他有多好,如今这个大魔王看他的眼神就有多凶残!

    巫果奋力挣动四肢想要逃,可他刚出生的软绵绵的小身体别说逃跑,就是挥舞一下爪子都很难。他能一出生就睁开眼睛就已经很了不起!

    严默把巫果交给原战,只是因为众人看他的目光太怪异,让严默森森觉得自己在此刻变成了“圣母默”,他实在不想将来有什么“抱圣子图”流传于世,正好原战伸手要抱孩子,他就顺手把这枚目光焦点给交了出去。

    “哇——!”小小婴儿哭嚎得声嘶力竭,小小的爪子用力向严默的方向伸着,那小模样甭提多可怜了。

    严默嘴角抽搐:有这么夸张吗?别以为只有你原战爹会揍你哈。

    众无角人的心都给哭疼了,后狮忍不住乞求:“默巫大人,神子大人想要和您……”

    原战目光一扫,后狮吓得闭嘴。首领大人目光好可怕!

    九风飞过去,用真爪子抓巫果小手。

    嘶啦,嫩嫩的人类小手被抓出了三道血痕。

    只是想和弟弟握个爪的九风:“……啊?”

    记忆中雄霸天地,如今却饱受伤害的嫩娇巫果大人:“……呜哇——!”你们坑果子坑的没完没了了是不是,我要变回去变回去!哇哇!

    严默忍笑,抓住他的小爪爪亲了亲,“好了,没事了,九风又不是有意的,谁叫你现在这么嫩呼?”

    血痕消失,巫小果仍旧哭得抽抽搭搭,把小爪爪往前又递了递:还疼,再亲亲。

    严默没理解他的意思,无视了他的小爪子,该去安慰觉得自己做错事的九风。

    原战低头,看着被他大手托着的小小毛头,低声呵斥:“闭嘴!”

    小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

    原战满意了,轻轻拍打他小屁股三下,“以后要像个战士一样,别跟个软蛋似的只会哭。”

    “噗!”可怜的巫果大人哭出了鼻涕泡。大魔王战爹的手好重,打得他好痛!

    原战觉得自己动作轻得不能再轻,在他以为,刚才那三下跟轻抚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这位从没有做过父亲,也从没有带过这么点大婴儿的粗野男人,怎么会知道婴儿的肌肤有多么娇嫩,自然更不知道他近乎轻抚的力量对于婴儿来说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祖神在上,在原战大魔王还没意识到这点之前或者巫果大人能开口说话以前,可怜的巫小果同学只能生受他父亲的“爱抚”了。

    原战很满意巫小果的识相,拉开衣襟,跟揣只小崽似的把小小婴儿揣进怀里兜着。

    严默看他们父子相处“和乐”,原战也没有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要教训巫果,放心之余便也有闲心处理眼前的各种麻烦。

    其实麻烦就只有一个,就是敌我不明的元洲。

    严默出于对宝物的直觉,先把地上裂开的藤蔓全部收起,这才和元洲继续对话。

    元洲要求也不多,就是希望他们能赶快离开。

    严默似笑非笑,当着他的面走到骨盘面前——斯坦在看到异状发生时,就把骨盘给弄到了一边。

    元洲看看严默、看看骨盘、再看看围到骨盘面前的人,有点不解其意。

    “元洲兄,我九原人爱好和平、不喜侵略他人,但如果有谁故意招惹到我们头上,我们也绝不会姑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是我九原最基本的部落规则。这次我看在我的半师赞布、我徒弟苏门和九风的同族你的面子上,只杀了主凶,没有波及到有角族的普通子民,更约束了我方力量,没有让有角族出现难以挽回的损失,但这样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元洲要说什么,被严默打断:“我想你应该明白,就算你出手,最多也只能拦阻我们其中一个,可无论是我、原战还是斯坦大巫,甚至九风,都能对有角族的普通子民造成极为可怕的打击,也许骨兵和有角战士可以力抗他们,但力抗的结果呢?”

    元洲沉默,继而苦笑。他承认严默说的都是事实,而他被九风“拦住”没出来也是考虑到这点,他不想真的和严默等人撕破脸,更不想他们有借口大开杀戒。

    严默软和了语气:“元洲大人,我衷心地希望你能好好约束红角族人和其他有角族,我也衷心地希望两族和两大陆能去除敌对,建立友好关系。没有人真的喜欢战争,如果是民族特性,让某些人就喜欢干些损人不利己的事,你不妨告诉他们,强大的真正的敌人即将到来,但绝不会是我们无角族,更不是这星球上的任一生物。”

    元洲一愣,皱起眉头,“我不明白你说的真正的敌人的意思。”

    斯坦也看向严默。

    严默用目光示意斯坦以后跟他解释,继续对元洲说道:“你明白,如果你不明白,就回去问问你的同族长老或祭司等人,我相信他们中肯定有谁能告诉你详细答案。”

    元洲闻言有点心乱,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道:“我会回去问问。对了,你们回去需要我帮忙吗?我可以提供快速的骨鸟,也可以给你们通过中心大陆飓风带的临时骨牌。”

    “谢谢,不过不用了。”严默当着元洲的面激活了骨盘。

    光圈亮起,还好所有人都已准备好,九风飞到严默头顶落下,他现在不敢随便和弟弟玩了,就怕一不小心就把弟弟抓死桀!

    唉,弟弟太软太嫩怎么办?九风大人生平第一次有了烦恼。

    严默示意元洲往后站,离开光圈范围。

    元洲依言后退。

    其他无角人羡慕地看着后狮和祈鸿志等人,夕阳行礼,口称:“恭送大人!”

    其他无角人不管懂不懂这句话,也跟着同声高吼:“恭送大人!”

    光圈一闪,光圈内的人连同骨盘一起消失不见。

    略傻眼的元洲:“……破空门?”不对,破空门传送距离短,且地点不定,他们要回去东大陆不可能使用逃跑专用的破空门,那么这是?

    想问其他无角人,可其他无角人在用极为恭谨和羡慕的目光目送严默等人离开后,就一起变脸,一起用凶恶排外的目光怒瞪他。

    脾气不好的人直接喝他:“喂,红角人,这里是我们无角人的地盘,你该离开了!”

    元洲自然不屑于和这些比他弱了不知多少倍的无角人生气,他虽然没有问出答案,但心中多少也有了猜测,而如果他的猜测是真,那么……也许这次众神真的选择了无角人?

    再想到严默跟他说的真正敌人的事,元洲也待不住了,他打算回去把自己身上的责任交代一下,就立刻赶回中心大陆求见祭司大人。

    时间说长又似极短,说短又似乎极为漫长。

    不说其他人,就连严默和原战都眩晕了好一会儿,也许因为距离更远的缘故?

    四周一片漆黑,只天上的点点星光隐隐照出大地的轮廓。

    眼力好的人只借这点星光也可以把周围看得很清楚,这里像是一片荒野,远处隐约能看到一座不小的城池。

    原战摸摸衣服里面,看儿子像是睡着了——其实是承受不住晕了,随即警惕地打量四周,“默,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没有直接回九原?

    “空城。”严默答。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懂严默的人是谁,那肯定非原战莫属,只听严默吐出答案,原战就知道自家祭司大人想干什么。

    “好主意!”原战真心实意地夸奖。

    “那是,在自家地盘打仗最蠢了。反正九原还能支持一段时间,我们不如先把敌人老巢和一些据点给灭了!”严默恨恨道。

    传送门好归好,可用起来也极为让人肉疼荷包。严默在得知需要的元晶币数量和等级后,差点想要把同行人数的整数给减掉。

    超远距离传送,加上传送的人数不少,算上嘟嘟,共有六十九个生命体,严默用了足足七十枚九级元晶币才让传送门启动。

    七十枚九级标准元晶币啊!想想那些上城高层给他九级元晶币时的肉疼劲,想想只是几枚就跟要了他们命一样,七十枚九级元晶币在东大陆得是多大一笔财产?

    不止是东大陆,就是西大陆也同样,甚至因为他们大量使用元晶,导致高阶元晶更加稀少和宝贵。

    就算他从尼尔王和胡莲那里都弄到了不少高阶元晶,但高阶元晶不但稀少且再生困难,用一点就少一点,考虑到以后的漫长时间,他可不舍得随意挥霍这些高阶元晶。

    如果不是担心九原现状,他都打算先传送到人面鲲鹏的中心大陆,再从那里乘坐骨船或者骨鸟回去。

    肉疼荷包的默大祭司进入不讲理状态:如果不是某些人非要先对付九原,他就没必要这么赶着回来,如果他不急赶着回来,就不会损失这么多的高阶元晶,所以理所当然他要找某些人负责这笔“多余”的消耗。

    而空城将是他第一个讨债对象!
  • 背景:                 
  • 字号:   默认